笔趣阁 > 梦醒桃花岛 > 273 小故事 善 下
    当善成为了一个等级更高的魔的时候,我和其他的几个人,与他之间的配合打得就更加完美了。一个生存能力更加强大的血法魔,比起一个等级较低的魔对整个队伍的意义要大很多。因为魔族的血量成长是仅次于人族的,而且等级高了以后,他的法力更高,当他达到二转一百级的时候,连续出两次阎罗追命法术成为了可能。我们这一支队伍到后来开始打一些三转队,在与三转队的pk当中,我们队完成了连续两回合都会持续出手的状态。第一回合的时候由于攻击力有限,对方可能只会倒下两三个人,甚至一个都不倒下的可能性都有。但是当对面被我们打残血了以后,第二回合继续采取这样的攻击方式,我们这个血法队的胜算就明显大多了。在善连续两回合出阎罗追命的情况下,我们面对的队伍在三回合开始的时候往往只留下四五个人而已。而我们这边始终都是非常完整的阵容。这样的优势,是我在幻想着这个血法队战术时候甚至都没有想到过的。换句话说,这就是比预想中还要好的效果。
  
      这样的验证,让我们看到了血法魔在于血法队当中的重大意义。这让我看到了血法队由于血法魔的存在,以弱胜强的机会更大。因为我们队伍在多次试验中打败了三转的队伍,这样的表现,已经证明战术是确实有效的。
  
      从此之后,善就更加执着于战术的研究,他开始与更多的人搭档,面对更多的对手,不停的测试血法魔的作用。在练级当中,血法魔确实不是很受欢迎,但是无论是帮战还是pk,或者是切磋战斗当中,善这个血法魔由于多次的出色表现在服务器里传开了声名。
  
      血法魔战术开始渐渐为人所知,而善也成为了服务器里面比较出名的一个战术大师。时间长了以后,人们渐渐的都以为血法魔是善发明的,却渐渐的忘记了这个战术其实最早是由我所提出。
  
      那个时候我已经即将离开西游了,可是即便是如此我也不希望我的战术思想被别人剽窃为自己的。于是有一天,我便把善约到了修罗古城。
  
      枫兮雁语:“善,我想问你,你真的一定要把这个血法魔战术,在服务器里跟大家说是你创造的吗?你不觉得这样的行为,会十分让人感到不爽吗?”
  
      善:“我知道这个战术最初是你提出来的,但是你并没有任何的条件实践这个战术,最后能够把这个战术发扬光大推广出去的,就是我不是吗?一个战术如果没有经过实践的验证,你认为这会成为一个靠谱的有效的战术吗?你难道不觉得在这个战术的建立过程当中,我所起到的作用并不比你小吗?”
  
      枫兮雁语:“我从来没有说过你对这个战术的贡献比我小,我只是在说,这个战术最初提出的人毕竟是我不是吗?你要知道,作为一个写字的人,我最想要得到的就是别人对我思想的承认。这不仅仅是在文学作品当中,包括在西游的战术当中,有些明明是我说出来的事情,我当然希望大家所知道的所记住的是我的名字不是吗?如果你继续这样用我的思想来创造你的名声,你可知道我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善:“我不管你会有什么样的感觉,至少你的这个战术我是拿来用在了帮派的身上不是吗?作为梦醒桃花岛的护法,你难道不应该为这样的事情感到高兴?或者说难道你很快就要遗弃这个帮派,很快就要离开?”
  
      我惊呆了。我不知道善是什么时候开始察觉到我有这样的想法的,但是他所说的没有错,或许我就是因为即将离开,所以才不希望我在这个地方被人忘记吧……这个所谓的战术思想,虽然确实是我的,可是实际上我更希望它会使得整个服务器在我离开之后一直流传着我的名字不是吗?这种人虽然走了可是名声依然在此地流传的感觉,才是我尊重所想要得到的。
  
      或许那就是一种虚荣心吧……这种虚荣心,让我终究不愿意失去对于这个战术的命名权和被人承认是战术发明者的首发权。
  
      不过这不也是人之常情吗?有谁愿意自己的思想被人剽窃呢?
  
      ——————
  
      慢慢的,善或许也是想通了。他说:“那好吧。其实我也从来没有说过这个战术是我发明的,这么说的人,其实都只是因为看到一直以来都是由我在执行这样的战术,所以才以为是我发明的吧。我所做的只不过是没有把他们的这个观点纠正过来,没有否定他们而已。如果你真的对这个名声这么看重,那么我就在世界频道和帮派频道都发出声明,说明这个思想是你首发的,这样可以了吧?”
  
      枫兮雁语:“不必了。”
  
      善:“为什么?”
  
      枫兮雁语:“确实不必了。我想来想去,你对于这个战术确实有着很大的功劳不是么。而且最关键的是,我的确准备就要走了。如果说在这个服务器里面,还有谁知道我是这个战术的真正发明者,或许就是宝宝,中场核心,武盈盈,还有你,以及其他很少数的一些人。你们这些跟我一起战斗的队友,能够知道这是我的发明就可以了,其他的那些不相关的人,我也没有必要站在他们的面前出什么风头。毕竟是一个快要离开的人,有些事情或许再低调一点会比较好吧。谢谢你。其实我也想通了,即将要离开的人也不需要再在这个地方停留,也不需要再有什么瓜葛。只要你向我承诺,以后不再说这样的战术是你发明的就可以了。”
  
      善:“我从来没有这么说过。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再向你发个誓也可以。这个战术,我以后绝对不会向其他人说是我的发明。那是你的东西,我不喜欢拿。”
  
      枫兮雁语:“谢谢你。”
  
      善:“没关系。不过其实我也想告诉你,我也很快就要离开了。”
  
      枫兮雁语:“为什么?”
  
      善:“你走了,我还跟谁去实践血法魔的战术去?”
  
      ——————
  
      对呀,我走了,他跟谁去实践血法魔的战术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本就是这样的奇妙,有的人,他的存在,其实就是依托着另一个人的存在而变得有价值。一旦另外的那个人不复存在了,那么他恐怕也不再值得在这个地方存在下去。
  
      虽然我与善之间的关系并不好,可是这并不代表着在他的心中也不重要。
  
      有的时候成就一个人的,不一定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