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南明鼎革 > 第106章 借刀杀人

  中午的时候杨麟风尘仆仆的赶回来,刚刚坐下,钱邦芑就追问道:“大人,昨天你说派兵攻打合州,请问是否已经派兵,如果有什么难题,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啊。”
  从丫鬟手里接过茶杯,杨麟猛喝了半碗,然后放下道:“钱御史,钱监军,我这个人与别人不一样,既然昨天承喏了,怎么可能耽误呢?
  军令已经下达,水军明天就能到达钓鱼城,骑兵营大概在三天后,而步军第3营现在驻防大足县,调动起来非常麻烦,但我料想该部将在五天后到达前线,以配合水军对钓鱼古城进行攻击。
  此仗我已经全权委托武胜县知县,水军营陈怀西指挥,钱御史若是有什么不放心的,也可以移师到前线,就近观察啊。”
  钱邦芑文官出身,虽然被任命为监军,但带兵打仗非其所能,现在听杨麟如此爽快,且不动声响的就安排妥当,除了建议让自己两个护卫随军之外,别的也没有什么。
  杨麟看了看大家案几上的东西,笑道:“两位大人虽非行伍出身,但不愧正班科举出身,见识不凡啊。
  两位大人为军中用度担忧,这几个月下来,本官也常常为此担忧不已啊。
  光是义勇军就有五千张口,若是加上军械、后勤的,加上各地官府衙门的,如此更多了啊。“
  两人相视一笑,连忙拱手,表示不敢当。
  杨麟拱了拱手,面色严肃说道:“两位大人,刑房这两天发现居然有一奸商藏在我顺庆府,该与朝廷官员勾结,表面上经营公盐买卖,实际上从事私盐买卖勾当。
  更为可恶的额是该奸商在马柯、马元利两支流寇入侵我顺庆府的时候,竟然资助马柯五千两白银,资助马元利五千两白银。
  钱监军乃皇帝钦封的御史,希望钱御史能够秉公处理。”
  整个大堂众人表情迥异,顺庆同知史谨宸大惊,连忙站起来质问道:“杨麟杨汝贞,你说的是谁?谁与谁勾结了,这,这要讲清楚说明白的。”
  而钱邦芑虽然感到问题严重,但惩恶扬善本来是自己一贯坚持的主张,再说了很多事情越辩越明,万不可因此而得罪杨麟。
  杨麟已经派兵攻打合州,若是不合杨麟之意,谁知道会闹出什么变故?
  想了想,钱邦芑硬着头皮接受该案,而杨麟以公事繁忙为由,安排刑房的罗梦科协助办案。
  至于范文光,则让其前往广安州,以襄助广安知州李时开清理土地,清查户口,推行新政。
  而与此同时,富商苟伟怡被抄家,苟伟怡及其主要亲信被分别关在不同监牢里面,苟家的十余个商铺贴上官府的封条。
  钱邦芑连夜审判了几个帮苟伟怡打理生意的掌柜,慢慢的事情脉络弄清楚了。
  苟伟怡富商出身,其家经营着绸缎生意,前世顺庆府被称为丝绸城,如此足见丝绸行业之发达。
  苟伟怡在十年前高中举人,在进京赶考的时候,与在巴州任职的知州史谨宸认识,两人结为莫逆之交。
  六年前史谨宸因为政绩突出,被提拔为顺庆府同知,而苟家丝绸生意遭遇变故。
  在崇祯十二年这年,苟家有十余车的蜀锦准备运到广东,以卖给佛郎机商人,但当时张献忠率军入川,苟家的这十余车上等蜀锦就这样被流寇所劫掠。
  在古代,蜀锦是中国四大名锦之一,也是中国最古老的锦缎,不论是南京的云锦,苏州的宋锦,还是广西的壮锦都是在蜀锦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可以说上好的蜀锦在古代就是软黄金,其价值不菲。
  往日顺庆府大户苟家一时陷入困境,为了振兴家业,苟伟怡找到时任顺庆知府的史谨宸,希望能够搞到一些盐引,以表面贩卖官盐,私自上走私盐业。
  而此时史谨宸虽然官职越做越大,靠知府的年俸与下面官吏孝敬难以支撑其贪欲,两人一拍即合,史谨宸帮忙搞到200引官盐(每引300斤),而苟伟怡则自此从事私盐贩卖。
  不论是川南自贡县,还是潼川州都多盐井,而官府则根据鱼鳞册上的户数发放盐引,各地实际人数常常是官府鱼鳞册上的一倍以上,再加上私盐走私利润忒大
  在封建王朝,食盐走私巨大利润常常吸引众多人铤而走险,从事食盐走私活动。
  在明朝食盐为官府重点管制战略物质,官府一般向灶户支付6钱4分银子,或者半担粮食,以购买一引食盐(约300斤),这称为窝本,如此官府从灶户处购得的食盐成本也不过2厘多钱一斤。
  除此之外,每引食盐需要缴纳3两银子的税银,外加3两银子的公使银,如此每引食盐需要缴纳6两6钱税银,分摊到每斤为2分2厘的税银(约为22个铜板)
  但于此相对应,在市面上食盐销售价格为1钱银子每斤(宋朝为60个铜板),如此食盐从灶户处到最终销售市场,其价格翻了50倍。
  即便扣除缴纳官府的相关税赋,食盐价格也鬼了5倍。
  私盐贩卖每引盐在世上上也能买到60文铜钱,其价格不过官盐的6成,但也有200%的利润。
  因此,想办法获得盐引一直是达官贵人、地方官僚发家致富的不二法门,只要有门路,每引盐只需要缴纳6两6钱银子(300斤,平均每斤食盐不过2文铜钱而已)而已。
  由于有史谨宸的支持,苟伟怡光明正大的从事食盐贩卖活动,而在各地零售的食盐,一律以官盐名义进行贩卖,这可不是200%的利润,这是10倍的利润啊。
  通过贩卖私盐,苟家声势远超以往,短短不到数年功夫,苟家成为顺庆府最大的盐商,最大的绸缎商,短短数年功夫,苟家通过走私私盐获利保守估计在20万两纹银以上。
  为了报答知府史谨宸鼎力支持,苟伟怡更是给了对方10万两纹银的好处费。
  在上次推举知府的会议上,苟伟怡强行出头,其种种异常表现,引起杨麟注意,在确认其为顺庆府最大的私盐贩子之后,这两个月杨麟秘密安排人员打入盐铺,了解其内情。
  这次看到御史钱邦芑来回顺庆府,顺势让钱邦芑出来审结此案,不但打击史谨宸及其支持者,避免形成另外派别,更为重要的一举解决军需银两匮乏问题。
  通过第一天观察,发现钱邦芑虽然非常讨厌,但还算一个正派的御史,若是发现这样一个大的贪官,大的奸商,必然乐此不疲,顺利的完成案件审理,而避免打击政敌的恶名声。
  果然,在审理过程中钱邦芑不遗余力,为了显示自己清正廉明,其手段更是令人大为观止。
  这次抄家,光是封掉的盐铺就超过10余家,绸缎铺8家,查抄的银子足足超过10万两。
  而史谨宸虽然表面上为官清廉,但这次抄家所得15万两纹银,看见史谨宸藏在官衙中,藏在私宅中成箱成箱的白银,钱邦芑感到颇为震怒。
  推行新政之后,顺庆府一年税赋收入也不过26万两白银,这还是理论上的,实际上能够收上来20万两已经顶天了。
  而从苟家史家查抄的白银就足足超过25万两之数,真是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看着史谨宸、苟伟怡一干人犯被装上囚车游街示众,听到史谨宸咆哮不休,口口声声因为政见不同,杨麟借钱邦芑之手打击自己,污蔑自己。
  声言杨麟嚣张跋扈,行为乖张,即便未来平定大西军之乱,恐怕也成为朝廷的祸患。
  史谨宸、苟伟怡坐在囚车里面被押到刑场,看到老百姓疯狂的将各种杂碎扔在囚车上,看到史谨宸、苟伟怡等一干人犯人头落地,杨麟感到自己手心冒汗。
  三年清知府,十万白花银,说的是任凭你是一个清廉的官员,但三年知府任上也可以贪污十余万两白花银。
  在明朝时期贪污横行,就像前世贪官动辄以亿计算那样,史谨宸贪污,苟伟怡官商勾结也许不算严重,但因为政治需要,或者看重其丰厚家底而遭到审判,最后落得砍头的下场。
  虽然按照这个时代的法律,史谨宸、苟伟怡罪有应得,也许按照这个时代法律,杨麟没有冤枉对方。
  但未来看不见的政治对手,也会这样讲究游戏规则吗?
  还有,自己言行,可能在前世算正常的,但在这个时代人看来没有问题吗?
  杨麟感到好怕,感到自己在黑夜中,不知道来路在何方?
  史谨宸、苟伟怡伏法之后,杨麟最初会以为自己会变得好过一点,但有的时候感到自己好冷,完全没有过去那份激昂。
  
  公告:笔趣阁免费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wanbenheji (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