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恐怖篇章 > 第一百零七章 乌鸦嘴的灵验

  “我说我们也不要在这胡乱猜测,要不要去看看。”王超提议道。
  “但是咖啡还没有来?”江流有些迟疑。
  可能是这次灵异事件的发生,江流心里开始有些转变,对于身旁所发的事情他开始变的有些冷漠,不在去关注周围所发生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害怕自己又再一次卷入其他事件中。
  “不就两杯咖啡吗,这不是还没上来吗,退了。”
  王超明显就是属于那种爱看热闹的人,催促江流赶紧做决定。被烦的实在不耐烦的江流,只好答应王超。起身付了帐后,两人便走出了咖啡馆。
  一处咖啡馆,王超就问江流:“对了,我们不知道哪里出事了啊?”
  江流无奈地指了指向一个方向走去的人群说:“跟着人群走,在华夏有一点比其他国家都要强。”
  “哪一点?”王超疑惑的问道。
  “看热闹的人群。”江流开了一个玩笑,只不过这个玩笑明显不好笑。听到解释的王超眼神有些不对劲的看着他,看着江流直难受,只好加快步伐跟着人流走去。
  走了大约七、八分钟,两人便看到前方有一大群人聚在一起。两人连忙向人群挤去,挤了大约五六分钟,两人无奈的发现阿门根本突破不了眼前这些看热闹的老人的障碍,平常看时身娇体弱的老人,在这时候表现出两他们两个年轻人都佩服的力气。
  “怎么办?挤不进去啊。”王超站在人群外恼火的说。
  “凉拌,既然挤不进去,偶们就走吧。”江流明显不想去看热闹,想让王超离开这个地方。
  谁知王超看着那密不通风的人群,暗骂一声。对江流说:“我就不信我一个年轻小伙挤不过这些老大爷,老大娘们!你在这里等我。我就不信了。”
  说完也不理会江流,有一股脑的挤进人去,江流在人群外看着狼狈的王超大喊:“挤不进去就算了,你别自己发生什么事情了。”
  话还没说完,江流就轻轻的扇了自己一巴掌。他还记得先前在资料室里自己乌鸦嘴的情况,生怕自己刚才说的话灵验了。
  这次可能是王超用了死力气,终于一点一点挤进了人群里,虽然惹到其他人一阵谩骂。但是王超显然当做没听到,继续向人群里挤去。
  江流无聊的在人群外等待着王超,等了大约五、六分钟,一直到江流听到警笛声,他才看见王超从人群里挤出来。只不过出来后的王超,脸色明显看起来有些不对劲,看起来有些像恼火的表情。
  看着这,江流心里就是一沉觉得可能是出了什么事情,连忙跑过去问:“看见什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王超这时才发现江流,抬起头看着江流,张了张嘴说;“出事了。”
  听到这话,江流心去算是彻底沉了下去,心中暗道自己果然有乌鸦嘴的潜质。
  “你到底在里面看见了什么事情,怎么出来后,脸色就不对劲。”
  “是贾仁。”王超苦笑的说:“里面死的人是贾仁。”
  一时间,江流仿佛被闪电劈中一般,整个人愣愣的站在原地,傻傻的看着王超。直到王超把他拉离原地才回过神,着急的问王超:“你说什么?”
  “哎,贾仁死了,是被楼上的掉下来的一跟建筑钢筋,直接穿喉而死。”
  “不可能,不久前他不是还活生生的吗,怎么可能突然说死就死!”
  江流不相信王超的话,想要自己去看看现场,只是还没等他动起来,就被王超拉住。
  “不用去了,是真的。”王超不知道这时候该说些什么,沉默了半天才说:“这时情况我们不是早就做好准备了吗。”
  【是啊,我们不是早就做好准备了吗。在找到贾仁的时候,我们不是就已经知道他可能会因为我们的原因死亡。】
  看见江流冷静下来,王超犹豫的说道:“这事不怪你,偶们只是为了活下去....”
  说着说着王超就说不下去,两人沉默的站在原地。
  过了很久江流再次迈开步伐向案发现场走去,王超疑惑的说;“你要去干什么?”
  “怎么说,他也曾帮助过我们,我想看看他。”说完江流便继续向案发地走去。
  王超看着江流的背影,发现此时的江流跟以往他所认识的江流有所不同。但是仔细一看,却又没发现什么,仿佛刚才只是他的错觉。
  原本看热闹的人群,因为警察的到来早已被驱散开来。十几位警察拉开了一道警戒线,示意人群往后退去。江流刚走到警戒线前,就被一位警察拦住。
  “先生你好,现在禁止进去,请你配合一下。”
  “你好,警察叔叔,我可能认识里面的人。”江流解释道。
  警察听到这话,眉头轻微邹了一下问道:“你认识里面的死者?”
  “对,警察叔叔,我刚才看了一下,里面死亡的那个人我们认识。”
  王超的声音这时候从身后响了起来。
  “这样啊,那你们进去吧,只不过请不要拍照。”
  警察有些不相信江流和王超两个人的话,但是看看他们的表情也不像撒谎的表情,只好相信他们,只不过不让他们照相。
  江流同意警察的要求后,警察便带着两人向案发现场走去。靠近现场,江流首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这个熟悉的身影在今天早上的时候还在跟他们愉快的交谈。只是没想到,短短几十分钟的离开,三人就阴阳相隔。
  这时候江流才那就,贾仁的死法异常的奇怪。他的脖子向上仰着,视乎在往上看什么东西,嘴巴大张着,嘴里还差着一根有拇指粗细的褐色钢筋。
  贾仁脸色的表情充满了恐惧,似乎在死前看到了某种恐怖的事情。更让他感到奇怪的是,贾仁死的样子很奇怪。贾仁的尸体到现在竟然是站着的,按理说当一个人死亡后,身体应该是会瘫倒在地,可是现在却直立立站在哪里。
  看见这么怪异的死法,江流觉得贾仁的死亡好像在暗示着什么,又或者说在这种怪异的死法其实是在警告两人?
  
  混血女主播直播后忘关摄像头私_生活视频遭曝光!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meinvmei222(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