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零开始的大法师 > 第五十八章 江中左

  “李帅……李帅……啧啧啧。”
  李信陵听到这个名字,脸上的轻蔑与嘲弄甚至都不曾想掩饰。
  这个名字对于整个碧蓝星域,特别是东平星上的军人,都是一个充满着传奇色彩的称呼,甚至代表了曾经的那个光辉夺目的时代。
  可他并不喜欢这个名字,或是说,他并不喜欢这个名字所代表的那个人。
  传奇?辉煌?亦或是心生崇敬?
  不,都不是。
  这个名字带给他的,只有从最深的心底冒出的寒气。
  他不会忘记,二十一年前的雨夜……
  碎碎看着他,缓缓说道:“你还是这么恨他。”
  停顿片刻,她接着问道:“他知道你已经回了东平吗?就在他的属地,这片无人问津的废墟里。”
  “他当然不会知道,不提他是不是想知道我的行踪,就算他真的想知道,我也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李信陵盘起了腿,从兜里掏出一根破旧的烟点燃,橘红色的光晕在昏黄的房间里一山一灭。
  “若我想让他知道我回到了这个星球上,那我何必蜷缩在这个不受监控的废墟之地里,我会直接突袭到他的府邸上,用刀狠狠地切开他的脖颈,让他在死前为自己的自私悔恨。”
  碎碎看着面前胡子拉碴,不修边幅的中年人,微微叹了口气。
  谁能想到,就是这么一位邋遢的男人,在二十一年前也曾是位翩翩贵公子,流连在首都以及各大行星的贵族女士圈中,风流俊朗。
  可惜,仇恨会彻底改变一个人。
  曾经颇有名望的贵公子,在仇恨的催生下,用了十数年的时间,以革命为原由,聚集起一支实力强悍的革命大军。
  追随他的人都被他想改革的热情所点燃,只有寥寥无几熟悉他的人,才会知道所谓革命,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
  只有拥有了这个借口,他才能握有足够的兵力。
  去复仇,去……杀人。
  杀李帅。
  “你到现在都还想杀他。”
  李信陵不以为意地摆摆手:“不用试图劝我,这把火在我心里燃了整整二十一年,你以为凭你这个小屁孩的几句话就能把它给熄了?”
  “可你没办法杀他。”碎碎用着杯中残余的酒液,在柜台桌上指指画画。
  “以近身战实力,虽然他已经老了,但你未必是他的对手。以战甲论战,连我都没有把握能凭仗机能的优势彻底压倒他,更别提你这个战甲在四年前就被我捅了个稀巴烂的人了。再论人,你现在能够集结的人,包括暗杀者能有多少?在东平星这块主场上,他的住所被精锐军队围成了铁桶,你根本连见他一面的做不到。”
  “够了!”李信陵猛地一掌拍在桌上,就着些许醉意,高声道:“我曾经有机会的!我曾经有一支不输于他的精锐军团!可那在四年前被你给毁了!”
  “你没有机会。”
  碎碎摇头,尽是无奈写在脸上:“我能做到的,李帅同样能够做到,无非只是用时长短,四年前你的革命军兵力看起来确实实力雄厚,但在后勤管理上简直一塌糊涂,否则我也不会如此轻易地便能逼迫你进行最终决战。”
  “说来说去,你还是想让我放弃。”李信陵嘲弄道。
  “我只是把真实的情况分析给你而已,我怕你在这片乌糟的地方待久了,连脑子都被锈蚀了。”
  碎碎叹了口气:“他毕竟是你哥。”
  哐当。
  数个玻璃酒杯以及酒瓶被他大手一挥,尽数扫到一边,落在地上,杯瓶的质量很好,即便是摔在地上也没有破碎,只是发出声响。
  面目狰狞的他,连说出来的话,都透着狠厉。
  “他,不,是,我,哥!从二十一年前!他走出了那道门开始,他就已经不再是我哥!而是一个我彻夜未眠都想手刃的仇人!”
  怒吼的声音如同一道休止符。
  让两人之间的谈话就此中止。
  再度归于沉默。
  很久很久。
  直到碎碎向他伸出了一只手。
  李信陵愣了:“干嘛?”
  “烟,给我一支。”虽是平淡的叙述,但从碎碎口中说出,总能透着让人无从拒绝的压迫感,恍若天生。
  李信陵掏了掏兜,拿出另一根一模一样的破烟,以及一支火机,嘴里还嘟囔着:“小屁孩儿一个,还学会抽烟了。”
  碎碎只接过了烟,把火机放在了一旁,将烟放在嘴边,唇合上,微泯住,让烟叶的未燃的味道顺着液体滑进她的嘴里。
  良久,她才松开唇,指间一拨,将烟从嘴边弹落到地上。
  “我不会抽烟,只是很喜欢这种味道。”
  李信陵心疼地看着地上的那支连点燃都未曾点燃的烟,很想把它捡起来,只是现在做出这个动作,未免有轻薄碎碎的动机,谁知道这个小女孩会不会借此发阵疯,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是根本不想与她交手的,只得认命般地作罢。
  “不抽你早说,别浪费我一支烟啊,这种破地方你知道烟有多难搞吗?不行,你必须赔我。”
  “我没带钱。”
  碎碎很干脆地指了指旁边呼呼大睡的艾尔兰:“要钱,你找他。”
  “说了这么多,你们到底是来这儿干嘛的?”
  “我们想要寻找一个小岛,不过现在看来,当年的地图标注已经失效,随着岛屿崩溃,海陆迁移,沿海地貌变化了许多。”
  碎碎说道:“所以我想知道,这块地方沿海那片多出来的陆地,到底是不是曾经的北方群岛漂流到此,演变出来的。”
  “北方群岛?”
  李信陵摸着胡子思考一会儿:“如果你说的北方群岛,是炼金时代的那个北方群岛,那么我可以告诉你,群岛解体后,确实大部分都漂流到了这块海岸上,不过不是全部,我不知道你们想要寻找的那个小岛是否在这里能够找到。”
  这个答案,碎碎并不满意。
  “你现在一个情报头子,连这点消息都不能确定的?”
  “拜托,我是情报头子,更是很高级的那种情报头子,打听的消息都是很上层的,谁有功夫去研究一块破地方的地理?”
  碎碎有些失望。
  “不过,我倒知道有一个人,应该能够帮上你们。”
  李信陵笑的贱兮兮的。
  “谁?”
  “江中左。”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