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王之玉 > 五

  “你真的发现了那飞猴的藏匿之处了?”1号首长瞪大了眼睛惊喜地问道。
  “嗯,他们藏在一个山洞里,那飞猴和一个女人还有一个小猿猴,就藏在这座山的这个部位。”阿杰手拿着杆向墙上的地图指着。1号首长和高局长同时把眼睛移到了阿杰手中杆尖所指的地方,“张先生,您是怎么发现的?”1号首长兴奋地问道。
  “主要是阿兰的功劳,还有那两个玉虎坠子,当然了地鼠也有一份。”阿杰之所以把地鼠说进去是为了减轻他盗墓的罪行。
  “能细说一下吗?”高局长也很想知道其中的奥密,忍不住也问了一句。
  望着1号首长和高局长那期待的眼睛,阿杰张嘴道:“是阿兰首先发现了那两只玉虎有雌雄之分,然后我俩各握同一性别玉虎,手心相触,先是打开了我的大小周天,然后我们又、又、又------又打开了天目,于是便发现了那飞猴!”阿杰说到这里脸有些发红了,
  “那天目是怎么打开的啊?”高局长追根刨底起来。
  阿杰看了一眼高局长,吱唔了半天,又是挠头又是摸耳朵,憋得满脸彤红也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还是1号首长聪明,他看见阿杰那为难的样子好像知道了其中的一些原由,忙解围道:“武林秘籍,那哪能随便泄密,各家各派都是这样!”
  “对!对!是这样的。”阿杰符合地点了点头。
  高局长听了便不再问了。
  “张先生,今天辛苦您了!回去休息吧,我再和高局长他们研究一下明天的作战部署,明天就看您的了!”说完把阿杰送到了门外。
  翌日,一大早阿杰他们便启程了,他和地鼠阿兰还有大丑坐在一辆大军用吉普车里,呼啸着朝柳林镇驶去------
  “张先生,您说得那个山洞是不是在那个怪石的下方?”1号首长站在山下,把手里望远镜递给了阿杰。
  阿杰接过了望远镜照着1号首长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报告首长,那个山洞就在那个怪石下方100米处。”阿杰观测了一会儿用士兵的口吻答道。
  “好!我们的士兵带上警犬兵分三路马上向那个山洞进发------”1号首长穿着伪装服向手下的人发出了命令。
  “张先生,您的天目现在是否可以开启,我想知道一下那飞猴现在在什么地方?”1号首长那期待的目光看向了阿杰。
  阿杰听了这话愣了一下,朝左右看了一下全都是人,心想:这该怎么发功啊!阿兰绝对不会同意啊!他踟蹰起来,不停地挠起了头。
  “张先生有什么难处吗?”1号首长贴近了他,小声问道。
  “嗯,”阿杰点了点头,然后把嘴伸到1号首长的耳边小声道:“需要阴阳*。”
  “什么?”阿杰的声音太小,1号首长没有听清楚回问道。
  “就是说需要我和阿兰两个人,在一个僻静的地方没有人打扰才行!”阿杰把话的内容做了改动。
  “那到我的车里去,行吗?那车玻璃,外面的人是看不到里面的,然后我们外面的人再离那车远一点,你看行吗?”
  阿杰想了一下,开口道:“那试一下吧!”然后走向了那辆大吉普和阿兰商量去了。过了一会儿,阿兰扭扭捏捏,很不情愿地被阿杰拽着走向了1号首长黑色轿车中。1号首长见他俩进入了车中,便把手一挥,大家撤离了轿车附近。
  “你看这怎么做!这是‘办事’的地方吗?”车门刚关上,阿兰便发起牢骚。阿杰听了她的话又看了一下车内环境,说得对啊!狭小的空间,在这里宽衣解带,这“事”能办成吗?这该怎么办?突然,他灵机一动向阿兰说道:“这样吧,我们用舌吻!”
  阿兰听了扑哧一笑,心想这文化人可真能想,这下面事用上面代替能行吗?
  “来,快点,大家还都在等着呢!”说着阿杰便掏出了兜里的玉虎坠子,打开了车棚上的灯,让阿兰分出了那玉虎的公母,然后把那‘母’坠子塞到了她的手里,自己握住那‘公’的坠子,便抱着阿兰接吻起来-------过了一会儿,阿杰印堂上的松果体果然又被打开了,只见他双目微闭,额前的屏幕的上出现了三个黑影,慢慢的那三个黑影变得清晰起来——这是离山洞口不远处的一片林子中,飞猴走在前面,手里提溜着两个山鸡,小样跟在后面,手里牵着一头驴。驴上还坐着一个女人,她打扮得花枝招展,涂着红红的嘴唇,手腕上还戴着一个翡翠手镯,正不停地在吃着山果。慢悠悠地朝洞口走去------
  “看到了!看到了!”杰哥轻轻地推开了阿兰,开口说道。
  “真的看到了!你这法子真可行?这可太好了!上面做要比下面做方便多了!”
  阿兰如释重负,高兴的在阿杰的额头上又亲了一口。阿杰顾不得回答她的话,急忙打开车门对着远处的1号首长直招手------
  “快说说你看到了什么情况!”1号首长气喘咻咻地跑了过来拉起阿杰的手就问。
  “他们三个从山林里打猎刚回来,现在还没有走到洞前。”阿杰的话刚说完,1号首长便迫不及待的对身旁一个全副武装臂上带着一个白色袖标的人说道:“命令3号4号5号直升飞机立刻起飞,目标是那怪石下的洞口。”
  “是!”那戴着袖标的下属一个敬礼,便拿起了报话机喊了起来------
  “张先生,我们也飞过去!”说完1号首长拉着他就往自己的车前走,
  “我那两个副手还有我带来的那条狗都得带过去。”阿杰向1号首长说道。
  “好!可以,你过去跟他们说一下,告诉司机跟住我的车,出发!”1号首长说完便跑向了自己的车。
  阿杰忙跑向了大吉普,上车后他向司机说了几句,车子便立刻起动跟在了1号首长那黑色轿车的后面。
  这时空中三架直升飞机发出“隆、隆、隆”地声响朝山上飞去------
  没一会儿,阿杰他们坐的车子在一处空地停了下来,1号首长在空地上一架直升飞机前对着阿杰直招手,阿杰立刻领着大家朝直升飞机跑了过去------
  刚打完猎回到洞中不久的袁攀岩正准备收拾一下山鸡烤着吃,忽然听到天上传来了“隆、隆、隆”的响声,他扔下山鸡跑出洞口查看,玉珠和小样也跟了出来,只见天空中四架直升飞机正向洞口的方向飞来。“不好,他们发现我们了,赶紧走!”
  他喊了一句便赶紧跑回洞内收拾东西,玉珠也跑回来帮他一起收拾。当他俩带着常用的东西走出洞口时,小样已将拴在洞前树上的那头驴牵了过来,袁攀岩扶着玉珠上了驴,小样牵着驴就朝密林中跑去,他背着东西跟在后面-------
  没有一会儿,四架直升飞机飞到了洞口的上方盘旋着,有一架已放下了软梯正朝下降低着高度。
  “他们已经离开了山洞正朝着密林中逃去。”阿杰微闭着双眼发着功,内气在周身高速循环起来,额前的屏幕也开启了-------
  “他们已经逃向了密林,那我们应该怎么办?”1号首长向阿杰问道。
  “让两架飞机跟着我们就行,那一架的人就去搜山洞吧!”阿杰回道。
  1号首长略迟疑了一下,还是把命令用报话机传了下去。
  阿杰来到了驾驶员的旁边,双手握着玉虎坠子指挥着飞行的方向,当飞机飞到一个山牙口的时候他对着飞行员讲:“把飞机降到最低的高度,我要下去了!”说完他来到直升飞机的门旁,把那两个玉虎坠子戴在脖子上塞在了衣服里面,对着1号首长说:“我在这里下去,你让另外两架飞机里的特种队员跟随着我!”说完,他拉开了飞机的舱门一个鱼跃跳了下去,像是一只雄鹰在空中飞翔,两只胳膊还不时地摆动调整着自己的姿态------
  “杰哥,多加小心啊!”阿兰看着跳下去的阿杰向他大声地喊道。
  机上的人员惊呆了,他们被阿杰如此敬业的精神感动着。“快!马上放下悬梯,让我们的队员下去-------”1号首长手拿报话机向另外两架飞机上喊着。
  正逃向密林中的袁攀岩认为,只要是进了密林丛中你们就别想抓到我,此时他正得意着,没有想到天上的飞机跟踪而来,莫不是是那个高手又来了,可是他的法宝玉虎坠子已经被我夺下来了,难道他还会有什么别的法器?想到这他赶紧把手朝戴在脖子下面的坠子摸去,准备发功,刚闭上眼睛,忽然听到在前面牵着毛驴的小样发出了一声尖叫。他猛地睁开眼,只见小样的前面站着一个人,正是在公园了打败了他三个手下和自己交过手的那个人。
  “我们又见面了!”还没等他先开口,阿杰先说话了。
  “上次放你一命,今天你又过来找死,那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袁攀岩把身上的包朝地下一扔,一个腾空跃了过来对着阿杰就是一掌,只见一道火光冲着阿杰的面门飞了过来——阿杰一看不好,急忙把头朝一边扭去,一股热流从耳边飞去,后面的树木噼里啪啦地倒了一片------
  不好!看来那飞猴也已经掌握了那玉虎坠子的功能了,阿杰变得谨慎起来,一个起跳跃在了一颗大树上想躲藏起来。没有想到那飞猴的眼力是如此的好,他对着树上的阿杰又是一掌——说时迟那时快,阿杰倚着树杈双掌对着那飞猴便推了过去,瞬间两股力量对在了一起,产生了巨大的能量,只听“噗—”地一声响,一个火球在离地面不远处升了起来,玉珠和骑着的驴被掀倒在了地上,一阵烟雾过后阿杰不见了。
  袁攀岩跑到玉珠的面前,赶紧把她从地上扶了起来,还好,伤得不是太重,只是那条驴伤得不轻,肚子上开了一个大口子鲜血直流,四只蹄子在不停地乱蹬,“猿哥,不要管我,你和小样快跑吧!”玉珠在他怀里说道。
  “我就是死了也不会把你扔下的!”猿哥的话掷地有声,方显出男子汉的气概。阿杰在一颗树后听到不由得在心中赞叹起来。这时天上直升飞机的“隆、隆、隆”声越来越大,特警队员们正从软梯子上下来------小样朝天上看了看,又发出“嗷、嗷”
  地叫声,袁攀岩知道那是它在说快走。于是他背起了玉珠,小样从地上拿起了一个挎包朝前方跑了起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从另一架飞机下来的特警队员正好落在了他们前面。“不许动!举起手来!”士兵们手里举着小巧的冲锋枪,还有两人各端着一把粗管的武器瞄向他们。
  袁攀岩背着玉珠一手握着坠子转过头向小样发出快跑的眼神,小样意会地点了点头,于是他们便朝两个方向跑去-------这时只听“噗、噗”两声闷响,那两个端着粗管武器的枪里射出了两张大网来,一张扑向了袁攀岩,只因他背着玉珠行动不便,被那网给套住了,另一张网却没有套住小样,它机灵地跑向了一颗大树的后面,那网被树给挡住了,手拿冲锋枪的士兵只是对它瞄了瞄,却没有开枪,看着它逃走了,因为他们接到的命令是:不许开枪,抓活的!
  阿杰赶紧来到了扑倒袁攀岩的那个网前,将玉虎坠子从他脖子上给拽了下来,只有他知道那坠子的威力。特警队员们赶紧上前将袁攀岩绑了起来,一个手拿报话机的人向1号首长报告着消息。1号首长命令道:立刻押着罪犯走出深林,直升飞机停在林子外北面的一处平地上。
  两个端着冲锋枪的士兵在前面开路,袁攀岩和玉珠被押在中间,阿杰和另外几个士兵在后面,他们开始朝林子外走去,林子里没有路崎岖不平,走起来很艰难,一个士兵手里拿着指南针在看着,不停地指点着前面开路的人。在走到了一处断崖前,突然,崖上飞落下来许多乱石,大家抬头一看:只见一大群猿在崖上面手中举着石块向他们砸来,大家蒙了,赶忙藏在了树后躲避着上面飞下来的石头。那个背着报话机的士兵赶紧拿起话筒,喊道:“报告1号,报告1号,我们遇到了袭击,请求支援,请求支援-------”大家躲在了树后刚摆脱了袭击,还未缓过神来,这时,突然又有一群鹰向他们袭来,它们张着利爪飞来飞去在他们身上又抓又啄,大家慌作一团-------
  身背报话机的通信兵终于接到了命令:在确保罪犯安全的情况下,可以向猛兽开枪驱赶它们。通信兵把命令传了下来,顿时枪声大作,崖上的猿和空中的鹰被击毙击伤许多纷纷从涯上和空中掉下了来,剩下的便逃之夭夭。袁攀岩和玉珠知道这是小样干的,平时它就喜欢交朋友,不是把许多猿招到洞里来,就是把打猎剩下的东西给盘旋在洞前的鹰吃,久而久之它们便成了朋友。两人的眼睛直盯着从崖上掉下来的猿,生怕小样中弹,还好,没有看到小样的身影。
  枪声逐渐停了下来,阿杰他们又启程了,不过这一次他们走得更加小心翼翼,生怕再遇到什么袭击。林子里出奇的静,只有他们走路的沙沙声,大家的心都悬了起来,刚走出崖前,前面开路的士兵似乎听到了什么动静,大喝一声:“什么人?”
  “是我们,自己人!”大家抬头一看,原来是援兵过来了。大家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杰哥,怎么样?没受伤吧!”地鼠也跟援兵一起过来了,“还好,只是被鹰抓去了一块头皮。”阿杰一手捂着头走了过来,“我看看,”地鼠翘起了脚朝杰哥的头上看去。“没大事,出了林子包扎一下就没事了!”地鼠安慰道,说完他掺着杰哥朝林子外走去。马上就要走出林子了,大家心中很是高兴,“看直升飞机停在那里!”一个士兵用手指着林子外面喊道,大家把目光投了过去。这时一个影子举起一块大石头从后面慢慢跑向了阿杰。
  来袭击阿杰的是小样,那个从天而降立在它面前,和它的father斗法最后炸倒了玉珠和驴子的人就是他!最后导致father被擒。小样对他恨得是咬牙切齿,它呼唤来的猿和鹰就是想把阿杰置于死地,没想到特种兵手中的枪又把他的伙伴击毙许多。它发誓要报仇!当袭击它们的枪声停止后,它便从崖上跑进了林子尾随而来。它悄悄地跟在后面他们早就想下手,只是因为他们警觉性很高没有机会,现在机会来了,他们看见了林子外的飞机丧失了警惕。它便从地上抱起了一块大石头朝阿杰快步跑来,在它和阿杰还有两三步的距离时,它便举起了手中的大石头用出了吃奶的劲朝他的后脑勺砸去——此时的阿杰正偏着头去看林子外的直升飞机,这一偏不要紧却无意识的把地鼠的头碰了一下,地鼠的头被碰得偏向了一边,巧了!他眼睛的余光正好看见小样扔向阿杰后脑勺的大石头,他容不得多想,大叫了一声:“杰哥,快躲开!”便对着那石头扑了过去——只听“噗”地一声闷响,地鼠倒在了地上-----当阿杰和特警队员们转过头来的时候,小样已经逃之夭夭。
  直升飞机快速地朝云南驻军的一所医院驶去,只可惜飞机还没有降落地鼠的脉搏便停止了跳动,那大石头砸在了他的太阳穴。
  阿杰抱着他的头泣不成声,泪水潸然而下,阿兰也跟着在哭泣,1号首长和特警队员们脱帽为他致哀------
  在对袁攀岩的审讯中得知核机密图纸并没有丢失,而且是还没有打开过,并完好无损的藏在某一地方。可是藏图纸的地方他却不肯说。公安人员对他居住的山洞和附近的林子进行了仔细地搜查,一无所获。审讯的人员为了撬开他的嘴用尽了所有办法,罪犯袁攀岩说了:要想得到图纸,必须答应他一个条件,那就是无条件的把玉珠释放了,并且永不追究她的责任,而对于自己他没有提出一点要求。1号首长和指挥部的其他成员开会研究了一下,觉得玉珠确实没有犯罪的行为,她是洗浴中心的一个按摩女,和袁攀岩相识是工作关系,后来去了深山里和袁攀岩还有动物门在一起,是因为她在洗浴中心为袁攀岩服务和相识,受到外人的嘲笑和白眼,不得已把孩子送给了公婆才去的,确实没有一点犯罪的行为。
  于是会议上决定无条件释放玉珠,并不追究她的任何责任。当把会议的决定告诉了袁攀岩之后,袁攀岩又提出了一个要求:想再见一次玉珠,然后带他们取出图纸。当天的下午玉珠来了,看守所的人员给了他们一个小时的时间让他们单独在一起。二人相见抱头痛哭,猿哥对玉珠说如果有来生一定会娶她为妻,还说小样很可能以后会来找她的,到时候一定要照顾好它!玉珠哭着答应了-------
  一个小时后袁攀岩戴着镣铐被带上了直升飞机,飞机轰鸣着向袁攀岩过去藏身的山洞飞去------
  图纸被找了回来,经技术专家鉴定装图纸的袋子确实没有被打开过,只是山洞中有些潮湿装图纸的袋子受潮变形。图纸被立刻送到了核研究所,所长看到失而复得的图纸被原封未动回来了很是高兴。他给护送图纸的所有人员摆了一桌子好酒好菜,并给1号首长打来电话表示感谢和祝贺!1号首长在电话中还得知被袁攀岩打成重伤的两名科学家,目前已经脱离了危险正在康复中。
  第二天1号首长在军区的礼堂里为前来擒‘贼’的全体官兵举行了庆功会,会议开始前他们脱帽为地鼠默哀了一分钟。张阿杰和阿兰受到了表彰,并分别奖励了人民币80万元和50万元,地鼠的家人将获得100万元的慰问金,只是因为地鼠不是军人烈士的称号无法获得批准,阿杰虽然感到很是遗憾但也没有办法,第二天,地鼠的灵柩将被直升飞机送往他的家乡,在那里举行追悼会。
  庆功会结束后,阿杰领着阿兰和大丑在柳林镇的街上逛着,他俩要给地鼠的老娘买一些慰问品,在查到的资料上得知,他的老娘已经70多岁了孤身一人,现在跟着大儿子一起生活。地鼠这个居住在陕西一个偏僻的乡村,为了生活每天打拼30多岁了至今还没有成家,为了救自己,他的命搭了进去,自己却活了下来,他喜欢的女人却要成为自己的老婆。阿杰心中感到无限愧疚--------
  逛了很久两人回到了自己的住所,一打开门大丑进到了房间里面便狂叫起来-----
  这是怎么了?阿杰对着房间查看起来,窗户被打开了一条缝,他忙向挂在衣架上自己的一件外衣兜里掏去,坏了!那个从飞猴身上夺回来的玉虎坠子没有了!
  一定是袁攀岩养得那个小猿猴将玉坠子偷走的,那小东西聪明的很!这部队的招待所大门设有岗哨,一般人进不来,它一定是在墙外的林子中荡进了围墙,从窗户上爬了进来。它来的目的无外乎有两个;一是想杀死我,为袁攀岩报仇;二是偷走玉坠,想借助那坠子的神力救出袁攀岩。阿杰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了阿兰,阿兰听后惶恐不安:“那它今天晚上会不会再来?我们向1号首长报告吧!”
  “1号首长已经回京了,图纸找回来袁攀岩抓住了,案子就算结了,兵力都已经撤了,还是不跟他们说了,我们今天晚上小心一点就行了。”阿兰听了阿杰的回答赞同地点了点头。阿杰说完便将窗户关好,把兜里的那一对雌性玉虎坠子掏了出来,将那“母”的坠子戴在了阿兰的脖子上,“这两个坠子咱俩一人一个,让它保佑着我们吧!”说完,把那“公”的坠子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天色慢慢地暗了下来,两人从招待所的食堂里吃完饭,回到自己的房间感觉有些累了,便去卫生间了洗了个澡就上床了。床上阿兰风情万种挑逗着杰哥想“办事”
  杰哥没有那个心情,地鼠走了,明天就要护送着他的灵柩回到他的家乡,心里酸酸的,哪还有心情“办事”呢?阿兰看出了杰哥的心事便没有再争取,安慰了他一番然后对他说:“要不,我们把地鼠的娘接过来吧!我们养活着她!怎么样?”阿杰听了感觉这个主意不错,便点头称是。看着眼前温顺又善良孝顺的阿兰,便情不自禁地把她揽在了怀里。
  阿兰被杰哥搂着*又升了起来,以为杰哥会有下一步的动作,便美的闭上了眼睛在等待着,结果等了一会儿见他不在继续,便说道:“杰哥,我们再来个阴阳*吧!看看那个偷走了玉坠的小猿猴现在在哪里,省得我睡觉的时候提心吊胆的!它要是再来了怎么办?”说完装出一副担心的样子。
  杰哥听完阿兰的话,心想也对啊!那小猿猴心狠手辣,地鼠就是被它给害死的,要是它再来了没有个防备怎么能行!再来一个阴阳*这样不仅可以满足阿兰的要求增进两人的感情,还可以再试一下天目是否可以打开,岂不是一举两得。想到这他便骑到了阿兰的身上,两人手各握一坠子办起了“事”来。没有一会儿,阿兰便欲仙欲死哼哼起来-------
  阿杰的天目慢慢地打开了,额前的屏幕中看到一个小猿猴在一个山洞中独自一“人“手拿玉坠在轻声啜泣,那景像令人怜悯。阿杰是个厚道的人,看见它那可怜的样子不仅为它伤心起来,便从阿兰身上下来了。
  “怎么!不做了?”阿兰在下面问道------
  第二天吃完早饭,直升飞机载着地鼠的灵柩朝他的家乡飞去,高局长还有四个特警队员陪同前往。阿杰坐在地鼠的灵柩旁泪水止不住地又流了下来,大丑温顺地用鼻子在他的身上蹭来蹭去------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飞行,直升飞机在地鼠所住的村庄前的一个空地上降了下来,事先得到消息的县长领着镇上和村里的干部们早就等候在了那里,当四个特警队员抬着地鼠的灵柩走出直升飞机时,喇叭响了起来,地鼠的家人还有乡亲们一行人,头缠白带,举着幡浩浩荡荡朝灵堂走去-------
  灵堂设在村委会的办公室里,地鼠是英雄理应受到重视,他的遗像前摆满了香火和供品,他的哥哥嫂子妹妹还有侄子们腰缠白布跪在遗像两侧。人们依次来到灵堂前默哀举躬-------追悼会大会上县长亲自致悼词,宏扬了他那舍生忘死救人的英雄气概,并号召乡亲们学习他那大无畏英雄主义精神--------
  追悼会结束后,高局长县长领着镇乡村干部还有阿杰和阿兰,来到了地鼠哥哥的家看望了地鼠的娘。高局长代表侦破组送上了一百万元慰问金的支票和礼品,县长也送来了慰问金,阿杰和阿兰也把自己买了的礼品送了上去,并从自己的奖金里也拿出了一部分送给了老人,两人跪在老人家的面前肯请老人去城里和他们一起生活,并答应给她养老送终。
  老太太虽然失去了自己的儿子,心中很是悲痛,但看到党和政府这么隆重的为她儿子举行追悼会,县长亲自致悼词,并送来了这么多的慰问金,她得到了安慰。她为自己能养这么一个儿子感到自豪和光荣,她拉着高局长和县长的手回谢着,并回绝了阿杰和阿兰的好意,只是告诉他们以后能够经常来到她儿子的坟前,烧点纸钱就行了。阿杰和阿兰哭着答应她,并告诉她以后会常来看望她老人家的。
  阿杰和阿兰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城市,恋情火速升温,一天当两人正在一商城里购买婚礼用品时,阿杰接到了高局长的一个电话,说:云南某看守所来了一个电话告诉他,你们送来的那个叫袁攀岩的犯人有一天在放风的时候,大墙外飞来了一只鹰,像是捎给了他一个什么东西,随即那鹰领着袁攀岩飞出了8米高的大墙,逃走了。武警部队派出了一个连的官兵在林子搜了两天两夜,连个影也没有搜到------
  当天晚上阿杰和阿兰又做了一次阴阳*,当阿杰的天目打开时,额前的屏幕又看到袁攀岩和玉珠还有那个小猿猴正在山坡上的一处草丛中奔跑嘻戏着------天空上有一轮圆月亮亮的。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