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赘婿 > 第十二章 止水诗会
    潘府龟鹤园,止水诗会也已经进入**。
  
      音乐声响起来,一张张的笺纸在众人手上传来传去,歌女轻灵的嗓音在吟唱着今晚的优秀诗作。这里的气氛比之濮园诗会要相对严肃一些,因为重量级的人物也多,但各种各样的表演仍旧能将气氛烘托得活泼又不失古雅。
  
      龟鹤园是一个布局精美、古韵悠然的园林,各种山石水路、廊院亭台,此时一盏盏绘有灯谜的花灯布局期间,众人便在园林当中摆开宴席,女人居于一边、学子居于一边,主人与一干有名气地位的渊博宿老又是一边,没有搭建专门的舞台,然而偶尔出现在园林之间的歌舞表演确实自然非常,令人印象深刻,能够来到这次诗会的多是名声颇盛的头牌之类,显然也为此花过不少的心思。
  
      诗会上自然也有灯谜啊、表演啊、赏月啊之类的环节,甚至也有不少渊博大家的发言,例如作为主人的潘光彦,甚至刚开始的时候,江宁知府都来过一趟,说过一番“诸位乃国家栋梁之才”之类的话,这边足够说明止水诗会的地位,当然,今晚一夜狂欢,为了避免城市出现状况,知府按例是要一直坐镇衙门的,他也不能久留,匆匆离去了。
  
      诗会上的才子若有佳作,多会直接起身与众人品评,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有人送来几首质量足够好的诗词,纸笺在众人手上流传观看,如果那首诗真的好,或者有其它看法,便也会有人起身念诵一番,与众人讨论,潘光彦等人,自然也会做出点评。
  
      秦老坐于宴席的一侧,他的旁边是穿着依旧相当贵气的康贤,也就是与宁毅斗嘴的康老,他的字是明允,因此许多人也称他为明公。他的背景很复杂,富贵是不缺的,但就算仅以文学、儒学上的修养来说,也足够被众人称一声明公,在场的几十名才子中也有两三名受过他的教诲的,称之为师,但康老这人一向严厉,众人又都有些怕他,不过他今晚倒也没有批评谁,其实今晚这止水诗会的质量,还是令他满意的。
  
      此时他正低调地跟秦老在一旁谈笑,其实时间到这里,一般来说,真正的好诗词就都已经出来了,此时两人便在议论着这些。
  
      “……秋分一夜停,阴魄最晶荧。好是生沧海,徐看历杳冥。层空疑洗色,万怪想潜形。他夕无相类,晨鸡不可听……秦公,丽川诗会李频的这首中秋对月真可谓是才华横溢了,虽说文无第一,但照我看,今晚怕是这首诗要最出风头了。”
  
      “又是阴魂又是鬼怪,可算是剑走偏锋,但却给人以大气之感,只令人思绪激荡,并无丝毫诡谲之色。这诗有唐时遗风,李频李德新,的确是登入大家之列了,不过明公你向来律己严格,止水今天其实也是有几首好诗词的嘛,喏,例如方才这首。”
  
      秦老笑着拿起一首:“碧天如水,湛银潢清浅,金波澄澈。疑是姮娥将宝鉴,高挂广寒宫阙。林叶吟秋,帘栊如画,丹桂香风发。年年今夕,庾楼此兴清绝……你可不要偏心才是?”
  
      “哈哈,你我又非评委,只是随心赏评,哪有偏心之理。唔,这词的确不错……”
  
      “照我看来,今夜最好的两篇,便也在这其中了。”
  
      秦老一向低调,今夜几乎没有公开作出点评,只在朋友闲聊之间说说这些,事实上,止水诗会的曹冠曹宗臣与丽川诗会的李频李德新也的确是此时江宁最负盛名的才子之一,下方的众人,也多在将他们两人的诗词做着比较,虽然说文无第一,但口头上的气势总是要争的。
  
      众人品评诗作,潘光彦此时也正在笑着对曹冠说话,不一会儿,又有人送了新的诗词进来,分成三份由众人传看。
  
      真正好的诗作,能够登堂入室的,到这个时候基本是不会再出来,但好的仍旧还有,众人一边笑着议论一边各自传去一页。有一页传到秦老与康老这边,秦老拿起来看看,却是笑了起来。
  
      “呃?如何?”康贤问道。
  
      “呵呵,只是没想到濮园那边此时还能出一首不错的,你且看看。”
  
      “哦?濮园。”康老倒也是笑了起来,拿着诗作看过一遍,又看看下方的名字“薛进”,摇头放下,“中平,可堪入眼,倒也无甚让人新奇的。”
  
      这时候,下方有人嚷了起来:“诸君,倒是想不到丽川此时还能有一首好词,依在下看来,这首倒委实还是不错的。”
  
      有认识他的人笑道:“那就念啊。”那人点点头,片刻之后,开始念那诗词:“这词牌用的乃是水调歌头,各位且听:秋宇净如水,月镜不安台。郁孤高处张乐,语笑脱氛埃……”
  
      他念到这里,忽然像是感到了什么,扭头看了看潘光彦等宿老大家所在的台上,一名老者此时却已然起身,手上拿着一张笺纸,匆匆朝潘光彦那边过去,手指弹动着那纸张,口中似乎还在念念有词。这老者是与秦老康老也有些交情的,原本见他起身,潘光彦也已经过来,他便将笺纸放了下来,用并不算高的声音朝周围几人道:“诸位且看这首。”
  
      这也是水调歌头,见台上几人注意到其它事情,下方正在念诗词的那人愣了愣,潘光彦反应过来,笑着朝他抬抬手,示意继续,当下却不去看那笺纸。待到这人念完,他回味一番,笑着点评几句,方才拿起笺纸看起来,片刻后,却也是口中低喃,皱起了眉头,台下众人乃至于女宾那边都在望过来。
  
      “鹤翁,若有什么好诗词,便速速念了吧,这等吊人胃口,好不厚道。”
  
      潘光彦这人脾气毕竟很好,作为众人之首的曹冠笑着说道,随后旁人也都笑了起来,气氛一时间轻松下来,潘光彦却也笑了笑:“也是水调歌头,这首词……便念给大家听吧: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水调歌头的词文响起在庭院当中,上半阙还未念完,在座的众人当中已经没了任何的交谈之声。潘光彦本是文坛大儒,此时按照韵律认真地诵念着手上诗词,念得虽不快,但贴合着词句的意境,却是一气呵成。
  
      在座众人本就是文辞功底深厚之人,只是听到这里,便已然察觉到这首词意境的空灵、大气、悠远。最初的发问看似简单,此时的文坛兴盛,各种诗词不免追求繁复,穷尽变化,有的论调里还提倡,若是咏月诗,那便是连一个月字都不出现才为上佳。然而这词句一开始便是明月几时有这样的提问,但配合着下一句,却已经自然地将意境展开,再到得天上宫阙时,那诗词意境便自然、毫不突兀地从淙淙溪流化为了高山流水,而再接下来的“我欲乘风归去……”几句,便直接将整个上半阙的意境化为长江大河奔流入海一般的大气,同时竟又能空灵如许,不带半点烟火气息,寥寥几句,便是令人心旷神怡的仙宫气象。
  
      自唐朝以来,诗文数百年的发展,意境深远大气的作品也有许多,然而到得这时,诸多诗词作品往往是走到穷尽辞工繁复变化的道路上,若能走回来,返璞归真的大家自然也有,或简或繁,自然各有特点。但意境能到眼前这个程度的却是寥寥无几,这意境随诗词的变化一路扩展,偏又举重若轻,自然之至,倒是与初唐盛世之时文人那天马行空、不羁豪放却又能丝毫不离主题的风格相似起来了,仅是区区上阙,这首水调歌头的大家之气已展露无遗。潘光彦顿了一顿,抬头望了望下方的一众才子,方才继续读出下阕。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词句朗朗上口,念完之后,潘光彦又喃喃地重复了最后一句,望着众人,不断小幅度地点着头,好半晌之后,方才叹了口气,“……好词啊。”这时候园林当中的众人有人对望几眼,有人喃喃重复着词句,安静异常。其实若是其它的词句也就罢了,但这首水调歌头却的确有着流传上千年都毫不褪色的魅力,在诗人词人眼中,后世甚至有“中秋词,自水调歌头一出,余词皆废”的评语,此时在座众人便是以此为生,他们研究诗文几十年,有的甚至一辈子,这时候听了,陡然感受到的,或许就是类似这样的气势。
  
      也是在如此的气氛里,那边康老伸手拿过了笺纸,先是看了一遍,缓缓点着头。片刻之后,再去看时,却仿似注意到了什么,疑惑地眨了眨眼睛,“咦?”的出声。随后蹙眉想着什么事情,脸上表情精彩。注意到他这般模样,还在心中想着这词句的秦老偏过头去。
  
      “怎么了?”
  
      “呵……你且看看。”
  
      他将笺纸递过来,秦老拿着眯了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地看过去,从明月几时有一直到千里共婵娟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妥,确实是好词,他吐了一口气,轻轻地摇着头,随后也是眼睛一眯,顿了一顿。
  
      词句后方自然还有几个字,不过此时大家还在感受这些句子,方才潘光彦也还没有注意去看。
  
      那笺纸左下方书有落款,赫然写了七个字。
  
      ——苏府。
  
      ——宁毅。
  
      ——宁立恒。
  
      秦老愣了愣,随后望了康老一眼,过了一会儿,哑然失笑。
  
      “哈……”
  
      苏府小楼之上,宁毅爬起来喝水,陡然间打了个大喷嚏,差点被呛到。他迷迷糊糊地睡回去,把被子拉紧。
  
      唔,感冒不会又加重吧……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