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天邪神 > 第10章 星隐草
    萧澈所说的三件东西让夏倾月微闭的凤眸顿时睁开:“你要做什么?”
  
      “莫非你真的有办法弄到?”见夏倾月居然没有直接否决,萧澈马上满怀希望的问道。
  
      夏倾月微微沉眉,缓缓说道:“七玄玲珑草我没听说过,地玄兽的玄丹需要猎杀地玄兽才能获得,整个苍风帝国能猎杀地玄兽的又有多少人?冰云仙宫即使有,也必定少如麟角。而紫脉天晶则是有再多钱都无法买到,四大宗门都会为之疯狂的天地至宝!得到一颗,足以抵得上十几年的苦修。这三件东西,不要说我,就算是宫主,也几乎不可能同时得到。”
  
      萧澈胸口重重起伏了一下,然后闭上眼睛,久久无言。
  
      “这想得到这三件东西,究竟是要做什么?”夏倾月主动问道。
  
      “修复玄脉。”萧澈如实回答。
  
      “……我帮不了你。”夏倾月道,同时,她也并不相信这三件东西可以修复玄脉。否则,她的师傅绝不会不知道。
  
      萧澈摇头,无所谓道:“这三件东西,的确不是普通人能够搞到的,我也只是随口一问。”顿了一顿,他用小了几分的声音道:“老婆,你说你回到冰云仙宫后,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不许再喊我老婆!我叫夏倾月!”夏倾月忍无可忍,声音至少冷了八度。
  
      萧澈却是毫不在意,悠然说道:“我娶了你,你嫁给了我,我们可是拜过天地,千人见证,该走的程序全走了。现在我是你的丈夫,你是我的妻子,我不喊你老婆喊你什么?”
  
      “……”夏倾月一时间无言以对,好一会儿后,才漠然道:“算了,随你。”
  
      萧澈顿时咧嘴而笑……这个老婆摸不得碰不得,但占点嘴上的便宜还是要滴!
  
      “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你回到冰云仙宫后,我们还会再见面吗?”萧澈再次问道。
  
      “不会。”夏倾月回答。
  
      “也好!”萧澈点头,然后把头倚在后方的墙壁上,闭目说道:“其实你应该早回冰云仙宫,而不需要顾虑我。以你的天赋,本就不该留在这小小的流云城,更不应该被我所牵绊。你走了之后,身份公开,有冰云仙宫弟子夫君这个光环在,至少这流云城中应该不会有人敢正面伤害我了,我也会因此活的更加安逸些……哦对了,我纳妾你应该没意见吧?”
  
      “……随意。”夏倾月面无表情道。
  
      “嗯,这还差不多,否则的话,你这辈子都不再见我,要是再不让我纳妾,我还真打算到时候休了你。”
  
      饶是夏倾月心如静水,此时也生出将他一脚踹出去的强烈冲动。
  
      这时,她忽然看到萧澈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顿时问道:“你去哪?”
  
      “睡不着,出去看看星星。”萧澈回答,同时心中一阵呻吟……这女人,你在这里蹲半夜,我看你能睡着不!
  
      夏倾月没有再说话,萧澈推开了房门,走到了外面。
  
      午夜时分,万籁俱静。站在院子中央,萧澈看着满天繁星,目光虽然依旧坚毅,但深处,却沉淀着一片挥之不去的迷茫。
  
      今天是他重生归来的第一天,心性虽然比之过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玄脉残废的身体,却让他纵然有着再强大的心境,也无法找到踏出目前状况的出路。
  
      如果能得到七玄玲珑草、紫脉天晶,以及一颗地玄兽的玄丹,那么他还有五成以上的把握修复自己的玄脉,但以他现在的能力,想要拿到这三件东西中的其中一件都比登天还难。
  
      说到底,这个世界终究是以实力为尊。没有足够的实力,想要实现心中所想,只能是空谈。
  
      我到底该怎么做……
  
      这时,一丝轻微的悸动从萧澈的左手心传来,他下意识的抬起左手,赫然看到手心的天毒珠图案所释放的微弱光芒正在以一种相当快的频率闪动着。
  
      萧澈的瞳孔顿时微微收缩,忽然转身,看向了北方。
  
      “难道是……”
  
      天毒珠除了恐怖的毒力和强大的淬炼能力,还有一种特殊的能力,那就是对高等毒材或药材的感应能力!当有高等的毒材和药材在周围的一定范围内时,它便会感知到,然后闪烁光芒,并指向目标所在的方位……但前提,必须是最高等的材料!以天毒珠所在的层面,它眼中的高等,和人类眼中的高等并不是一个概念。在沧云大6,他一共只见天毒珠闪烁过六次,每一次,找到的都是旷世奇珍!
  
      归来这天玄大6的第一天,天毒珠居然就出现这样的感应!这附近,竟然隐藏着什么旷世奇珍?
  
      天毒珠所指向的方位,是北方……也就是萧门的后山方位。
  
      萧澈虽然有一个自己的院子,但位置却是整个萧门中最偏,也可以说是最危险的。因为翻过这个小院的院墙,就是后山。这个后山是萧门的私地,其中游荡着少量的低等玄兽,偶尔会生玄兽翻过院墙闯入的事,而想要潜入萧门的话,从后山翻入地带这里也是相当不错的选择。不过以萧门在流云城的势力,至少到今天为止还没有人这么做过。
  
      萧澈毫不犹豫,直接翻墙而出。虽然初玄境一级的力量很是低微,但翻个不到三米高的墙还是没问题的。
  
      后山区域安静而阴森,之前的萧澈是绝对没胆量半夜来到这里的。不过天上明月高挂,繁星无数,光线倒也并不是过于昏暗。萧澈张望了一下四周,确定无人后,放轻脚步,向天毒珠所指的方向走去。
  
      月光之下的山峦仿佛被笼罩在一层薄薄的烟雾之中,神秘而危险。没过多久,萧澈已来到了山脚之下,也是在这个地方,天毒珠的闪烁频率达到了最高。萧澈停下脚步,一阵疑惑……难道就是在这附近?但这里分明是山脚地带,萧门中的那些药师每天必经之地,如果是长在这里,不要说天地异宝,就算是稍微好点的药材,也必然早就被现,哪还会等到他来采摘。
  
      但天毒珠的闪烁到达这个频率,已是意味着目标就在周围的十步之内。
  
      借着皎洁的月光,萧澈眉头拧紧,目光开始缓缓移动,仔细搜寻着周围的每一寸土地。
  
      一般情况下,越是珍贵的药材,越是会生长在险峻或极端之地,这处山脚地带一眼望去遍地都是杂草,萧澈禁不住开始怀疑是不是天毒珠的感应出现了什么问题。
  
      视线扫了一小圈,除了杂草,连颗最普通的药草都没找到。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他的眼角,忽然有一处地方隐约出现了某种模糊的变化。
  
      萧澈如今的灵觉何其敏锐,他迅抬头,第一时间看向了刚才忽然出现不和谐感的方位。那里也是杂草一片,因为生长在一块岩石边缘的关系而并没有遭到踩踏。萧澈走了过去,蹲在了这块岩石边,目光盯着这片杂草,许久之后,牢牢的锁定在这些杂草中间的位置上……小草的生命力很顽强,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它们可以说是无孔不入,四处生根。而这片明显没有受过踩踏的杂草群的正中间,却出现了一个空缺。这个空缺很小,小的最多只能容下两颗小草的成长,但出现在这里却显的格外不和谐。
  
      一阵夜风缓缓拂过,身边的小草微微摇曳,就在这时,萧澈目光一直牢牢锁定的那个“空缺”处,忽然诡异无比的现出两株小草的影像……一瞬闪现,然后便又消失无踪。
  
      萧澈的眼睛猛的瞪大,随之*了狂喜,他快的伸出左手,将掌心的天毒珠靠近了那个空缺,顿时,微弱的绿光之下,两株“小草”缓缓的映现。两指来高,通体暗绿,看上去和周围的杂草并没有什么区别。
  
      “星隐草!真的是星隐草!还是两株!”萧澈激动的一声低吼,左手直接抓去,随着天毒珠光芒一闪,两株星隐草被连根采下,进入了萧澈的掌心之中。
  
      越是高等的药材,采摘越是不易,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造成药材受损,轻则功效大降,重则直接废掉。但有天毒珠在身,无论采摘什么,都完全不需要有这类的顾忌,因为天毒珠的气息会在采摘的那一瞬间将目标完全包裹,让其中的灵气半点都别想泄露出去。
  
      “与其说是惊喜,倒不如说是奇迹啊!”看着在自己掌心若隐若现的两株星隐草,萧澈激动的手臂都有些颤。在沧云大6的二十四年,他几乎游遍了天下,也一共只找到过一株星隐草,而回到天玄大6的第一天,居然一次找到了两株!而且还就在自家后山之中!
  
      星隐草的外观看上去和普通杂草无异,几乎无法被注意到。同时,它还有一个无比诡异的能力……那就是隐身!如此一来,想要现它更是难上加难。不过,当初师傅和他说过,星隐草虽是天地异宝,但知道它存在的人却是极少,能辨识出它的人,全大6不过五人,而能完整淬炼它的,普天之下,唯有天毒珠!
  
      “真是天助我也,有了这两棵星隐草,就等于有了两张万无一失的王牌!淬炼出星隐丹后,保命阴人劫财劫色杀人越货……简直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啊!”将手中的星隐草握紧,然后传送到天毒珠的空间,萧澈默然笑了起来。
  
      天毒珠的闪烁,也在这时完全停止。心情大好的萧澈也就没有了继续留在这里的理由,转身准备返回,而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刹那,眼角,忽然闪过了一瞬不正常的冷光。
  
      萧澈刚要迈出的脚步停止,转头看向了那抹冷光闪现的方向。借着不算太暗淡的月光,他忽然看到,就在北方不到五十米的地方,有着一团模模糊糊,看不真切的白影。
  
      那是什么?
  
      【看到好多打赏,好多月票,彻底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感谢你们每一个人的无私支持。千言万语归于一句话……你们太狠了!……还敢更狠点么!】
  
      【下一章,女主登场!】
  
      【另外,开书第一月,精华少的可怜,所以很多打赏和精彩评论都无法加精,请见谅,阿弥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