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天邪神 > 第17章 我是神医,你信吗?
    夏倾月到底是不是初玄境十级的玄力,萧澈很清楚,但萧玉龙却是当然不会知道。天  籁小说夏倾月起了真怒,刚才的一记至少用了七分的玄力,看着倒地的萧玉龙,她收回手掌,淡然道:“看来萧大少并不是很擅于切磋,请回吧。”
  
      趴在地上的萧玉龙直接懵了过去……他本以为以自己入玄境三级的玄力,调戏一个夏倾月还不是手到擒来,怎么也没想到才一个照面,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生了什么,整个人就已经狼狈不堪的倒在地上,他瞪大眼睛,赫然看到眼前的地面上落着两颗带血的大门牙。
  
      萧玉龙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面容一阵痉挛,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么狼狈不堪。可以说以他萧门大少的身份,这辈子还从未如此狼狈过……还是在他最仰慕,最渴望得到的女人面前。不过萧大少毕竟是萧大少,他硬生生的把口中的咸血咽下,脸上居然还露出了相当温和俊雅的笑:“夏小姐初玄境十级的玄力果然名不虚传,在下刚才的随手试探,倒是有些小瞧了,那么,这一次,夏小姐可要注意了。”
  
      掉了两颗大门牙,萧玉龙说话时口中直漏风。说完,他已经双手抬起,直接把全身的玄力都调动了起来……他很天真的以为,刚才之所以吃了个大亏,完全是自己随意出手,而夏倾月却是毫不留情的全力出手所致。以他入玄境三级的玄力,怎么可能对付不了一个初玄境十级的夏倾月!
  
      萧玉龙脚步前移,三个错步后,双手齐出,直缠夏倾月的手臂而去。他的举动让夏倾月在厌恶之余,耐心全消,右臂猛然甩出,随着红袖的飞舞,一股微带冰冷感的玄力狠狠的扫在了萧玉龙的脸上。
  
      这股玄力并没有带冰云诀,但也绝不是萧玉龙能接下来的。
  
      “砰”的一声,萧玉龙的右脸直接陷了下去,整个人向后飞起,如被抽飞的陀螺般在空中至少转了七八个圈,然后重重的落在院外,三颗带血的牙齿也从先后落下,两颗直接砸在萧玉龙的脸上。
  
      “切磋已经结束了,不送。”夏倾月目不斜视,仙音冰寒。
  
      萧玉龙整张右脸通红一片,犹若染血。现在,他就算是个傻子也该明白他入玄境三级的玄力在夏倾月压根就不够看。他捂着剧痛的右脸站起,有些惊惧的看了夏倾月一眼,喘着粗气,没有再说一个字,跌跌撞撞的离开。
  
      萧玉龙一路来到了药事房,刚要进门,却现萧澈刚好从里面走了出来,左手提了个药罐,右手提了个包裹。一看到萧玉龙,萧澈立马一脸热情的迎上去:“玉龙哥,你怎么来这里了?哎呀!玉龙哥,你的脸……这这这……生什么事了?”
  
      看到萧澈,萧玉龙猛一咬牙,冷哼一声,直接冲入药事房中。少顷,里面传来萧门席药师萧古那震惊失措的声音:“大少爷……你这这这……是谁这么大胆子,竟然对你下这样的毒手!”
  
      “无妨……在后山练功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下来……”萧玉龙的声音里透着明显的痛楚。他当然没脸说出自己现在的德性是因为调戏夏倾月而被夏倾月教训。
  
      “这还无妨!?颊骨有不小程度的碎裂,牙齿掉了五颗,还有三颗被震断至少一半……这些都是没办法再长出来的啊……”
  
      萧澈还没有走出太远,传到耳中的声音让他的背脊一阵凉飕飕的。
  
      这女人……下手也太特么狠了!
  
      毒死自己的弑心散有十之**是来自萧玉龙,本来想借夏倾月的手先给他来点小教训……这尼玛哪里是教训?简直是往死里揍啊!
  
      想到今天清晨自己还拿爷爷当挡头去牵她的手,萧澈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回到自己小院时,夏倾月正静静的站在院子中。看到他回来,她淡淡出声:“萧玉龙来过。”
  
      “啊,嗯,这个我知道。刚刚在药事房见过他了。”萧澈小心的看了一眼夏倾月的脸色,很是谨慎的说道。
  
      夏倾月没有再理会他,微微闭目,身体周围,盘踞着一层冰冷的寒气。
  
      “倾月老婆,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萧澈向前一小步,开口说道。
  
      “?”夏倾月毫无动静。
  
      “你的玄力到底是什么层次?”能把萧玉龙虐成那狼狈样,至少也该是入玄境五级!十六岁入玄境五级……这要是传开,流云城还不彻底炸了锅。
  
      夏倾月依旧毫无动静,完全没有要回答他的迹象。
  
      被无视的萧澈一脸的郁闷,看夏倾月的样子,应该是在静默的修炼着冰云仙宫的独属玄功冰云诀。他不再说话,把手上的东西往地上一放,身子向后一倚,双手抱胸,一脸悠然的看着安静中的夏倾月。
  
      这一看就是整整一刻钟过去。
  
      夏倾月以往常待闺中,修行冰云诀时,除了她的师傅会偶尔在旁指点她,其他时间都是一人静处,绝无其他人打扰……更不要说被一个男人双眼直勾勾的看着。
  
      她虽然闭目静立,凝神收心,全身冰云诀流转,但依然能感觉到萧澈就站在那里看着她,而且是一直看,一直看……目光几乎没有片刻的移开。那直刺刺的目光一遍遍的扫过她全身每一个部位,让她根本无法完全静得下心来,全身各种不自在……毕竟,她还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女孩,要她做到真正的心若止水实在有些强人所难。
  
      整整一刻钟,萧澈还是站在那里目光直直的看着她。夏倾月终于再也忍耐不住,美眸睁开,侧目冷声道:“你老看着我做什么!”
  
      “等着你主动和我说话啊。”萧澈一脸无辜道。
  
      “……”夏倾月忽然有了一股要杀人的冲动。
  
      “咳咳,其实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说,刚才又怕打扰你练功,所以只好一直等着了。”萧澈直起身来,满脸的真诚。
  
      “……什么事?”夏倾月强压怒气道。
  
      “嗯,是这样。”萧澈的表情变得认真起来,他向前几步,走到夏倾月身前,侃侃而道:“今天清晨,我在握住你手的时候……哎哎!不不不许动手!我这是在说正事,正事!”看到夏倾月眸中忽然露出的杀气,萧澈连忙倒退了好几步,神色也变得戒备起来……刚才萧玉龙那惨样就是血淋淋的教训啊……总算夏倾月没真的动手,萧澈小舒一口气,接着说道:“握你手的时候,我顺便试了下你的脉象,现很有问题,非常有问题。”
  
      他的话没有让夏倾月的眸光出现一丝一毫的波澜……压根不信。
  
      虽然今天早上被他牵住手时,的确感觉到他在偷偷摸她的手腕,但他一个全流云城都知道的萧家羸弱男,知道个毛线的脉象。
  
      但萧澈接下来的话,却是让夏倾月心中微震。
  
      “每日凌晨三时,你是不是都会从睡梦中醒来?而且醒来后的两刻钟内全身冰冷,四肢酸痛。”
  
      夏倾月眸光一动,下意识道:“你怎么知道?”
  
      萧澈继续说道:“还有,自从修炼冰云诀后,每次玄力突破,接下来大概两三天内,是不是都会全身冰冷,四肢酸痛,食不下咽,夜难安眠?”
  
      夏倾月的眸光再次剧烈动荡……因为萧澈说的,分毫不差!
  
      “还有……”萧澈脚步移动,一直走到院门的方向,直到半个身体都被挡在了院门外,才一脸正色道:“上一次的……嗯……啊……大姨妈是不是大概晚了七八天?”
  
      夏倾月:“!a#¥%……”
  
      没有感觉到来自夏倾月的杀气,萧澈这才小心翼翼的从院门外又走了回来:“这次相信我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夏倾月微微蹩眉道。
  
      “脉象!”
  
      “你会看脉象?”
  
      “我说我是个神医,你信不信?”萧澈一脸真诚的说道。
  
      “想开玩笑的话,去找你的小姑妈吧。”夏倾月面无表情的侧过目光。
  
      萧澈当然不会指望夏倾月相信,她要是真信了那才有鬼:“这些可都是很严重的病状,你就不问问怎么调理?”
  
      “不必了。”夏倾月冷然出声:“冰云诀是冰云仙宫独属玄功,奥妙无尽。而初修冰云诀,身体难以适应寒气,都会或多或少出现一定的负面反应。这在冰云仙宫,是人人皆知的常识,所有师姐妹,甚至师傅师祖一辈,都是如此。冰云诀达到一定境界,这些负面反应自然会全部消失。”
  
      “嗯嗯,你说的没有错。”萧澈深以为然的点头,然后笑呵呵的说道:“不过我也总算有些明白为什么一入冰云仙宫就必须禁情禁欲了……因为冰云仙宫的女人就算有了男人,也根本不可能生育嘛。这传出去多有损冰云仙宫颜面,还不如直接断了冰云仙宫弟子找男人这条路,也就能把这个相当不光彩的秘密一直保下去咯。”
  
      夏倾月的柳眉猛然斜起,目光骤然变冷,她第一次,对萧澈生出了真正的怒气:“住口!我可容忍你胡言乱语……但绝不许你辱及我的师门!你再说半句这类的话,我绝不原谅!”
  
      之前一副小心翼翼、畏畏缩缩姿态的萧澈此时却是半点畏惧的神色都没有,然而淡淡一笑,悠然道:“我有没有说错话,我自己很清楚。我还可以告诉你……玄力越强,寿命则越长。但,从你的脉象上,我可以无比确定,同等玄力,你们冰云仙宫之人的寿命,要比其他宗门的短上近三分之一,甚至更多!”
  
      “我说的对,还是错?”
  
      萧澈的话如同在夏倾月的耳边响起一记惊雷,让她那双美丽的眼瞳出现了刹那的收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