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天邪神 > 第21章 同床共枕
    习惯是一种很可怕的东西,它会在不经意间悄然篡改着一个人的心灵。,ybdu,
  
      迎亲时,萧澈想要搀扶夏倾月,被她无情冻住了手臂。第一次对她喊声“老婆”,让她差点大发雷霆,第一次牵她的手,萧澈都能感觉到来自她的冰冷杀气……
  
      而这才几天的时间,萧澈口中的“倾月老婆”喊的越来越顺溜,她已听之任之,不管她心里怎么想,但表面上总归是完全接受了这个称呼。而不要说被他牵住手掌,就连在他面前脱衣服,都已不是那么别扭。
  
      这几天,萧澈毫无疑问的睡在墙角,不过地上铺着厚厚的毯子,也总算睡得不是那么难受。而每到凌晨三时,他都会主动醒来,用银针而对她进行“调理”。这几天,她已越来越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体质发生了多么惊人的变化。
  
      光线暗淡,但夏倾月的裸背依旧如若玉质,肤光胜雪。萧澈手持银针,指尖飞舞,不多时已是大汗淋淋。两刻钟后,又一次“通玄”完毕,萧澈将银针全部收起,口中长长出了一口气,虚脱之下,他的大脑忽然一晕,身体一晃,整个身体直接扑在了夏倾月的裸背上,一股无法形容的温软柔滑感顿时从他的胸前传来。
  
      夏倾月猛然睁开眼睛,眸中闪过一抹怒色,她刚要发力将萧澈远远震开,忽然察觉到他此时的气息竟是无比的虚弱……比之之前任何一次都要虚弱数倍。
  
      夏倾月的玄力顿时收回,只用很小的力气将萧澈推开,然后瞬间拉上衣服,转身伸手将萧澈的身体撑住,看着他道:“你怎么了?”
  
      萧澈的脸色苍白的看不到一丝的血色,两只眼睛也是半睁,似乎连完全睁开的力气都已失去。他微一摇头,虚弱的说道:“没事……只是力气和精力都有些……过度透支而已……让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夏倾月的眼眸微微晃动,心中再次出现了一丝不该有的疼痛感。第一次为她施针后,他就全身脱力。而一次脱力,或许可以相对容易的修整过来。但这几天,他每天都要对她施针,每一针,都要用上他最极限的玄气。他的身体本来就弱,这样连续的虚弱……又怎么可能撑得住。这极有可能,会对身体造成永久性的损伤。
  
      “……你不需要为了我这么拼命。”夏倾月眼神复杂的说道。
  
      萧澈咧了咧嘴,笑了起来:“不,你有资格……因为你是我……名媒正娶回家的老婆!”
  
      夏倾月:“……”
  
      萧澈闭上眼睛,缓缓养着力气,用很轻的声音道:“虽然,你嫁过来,只为报恩,从不把我当你的夫君。但我却没有办法不把你当我的老婆。除非我休了你,否则,对自己的女人好,也是男人最基本的责任和尊严之一……”
  
      说完这些话,萧澈的胸口一阵暖呼呼的……我去!连我自己都被感动了,我就不信你这个女人的心里半点感觉都没有!
  
      半晌,他没有听到夏倾月说话,睁开眼睛,轻喘几口气,带着一副可怜相说道:“倾月老婆,我现在可能有些走不动了。你能不能……把我扶到那边去。”
  
      他的眼神,示意向那个墙角……他睡觉的地方。
  
      夏倾月看了那张铺在地上的毯子一眼,心中的那丝不该有的疼痛感又隐隐加深了几分,她摇摇头,身体转向床边:“你睡床上吧,我睡那里。”
  
      一听这样的话,萧澈立刻急了起来,不知哪来的力气,以最快的速度伸手抓住了夏倾月的手臂:“不行!绝对不行!虽然你各方面都比我强……但我是男人,你是女人!我身为一个男人,怎么能做出自己睡床,让女人睡地的事!你要是睡那里,我宁愿睡到院子里去!”
  
      声音很急,更是透着一种无法不容辩驳的坚决。说完,他还挣扎着起身,作势要下床。
  
      夏倾月的脸色顿时浮现出一种复杂的神情,她贝齿微咬,在短暂的挣扎后终于做出了决定,伸手将萧澈虚弱的身体向里轻轻一推,然后拉过大红的毯子,同时盖在了自己和萧澈的身上。
  
      “不许碰我。”夏倾月在床的外侧躺下,背对萧澈,不让他看到自己此时的表情。
  
      萧澈默默的笑了起来,他以最快的速度摆好一个最舒适的睡姿,美.美的闭上了眼睛:“放心好了。以你的玄力,我就算想,也不可能把你怎么样……呼,同床共枕……这样,才算是夫妻嘛……”
  
      夏倾月:“……”
  
      “好累……倾月老婆,我先睡了……唔,明天让小姑妈给我做一份雪参母鸡汤大补一下……唔……”
  
      萧澈的声音越来越小,在他声音完全落下时,呼吸也已变得格外平稳……已是在过度的疲累之中安然睡了过去。
  
      夏倾月悄然转过身来,看着萧澈近在咫尺的面孔,眸光一阵复杂至极的颤动……
  
      从加入冰云仙宫开始,她就决心一辈子禁情禁欲,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和一个男子同床而眠。他也一直坚信着自己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在嫁给萧澈之前,她甚至不会允许萧澈碰触自己分毫……
  
      但现在,她却和他睡在同一张床上,而且心里,竟然没有太多的无法接受感……
  
      我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是因为对他的那种愧疚感?
  
      或许吧……
  
      心思烦乱的想着,不知不觉,她也沉浸入睡梦之中。她没有发觉,身边明明躺着一个男人却这么快就能入睡,意味着她的潜意识里,对萧澈已几乎没有了任何的戒备与排斥之心。
  
      这一觉,萧澈一直睡到了日上三竿才醒来。睁开眼睛时,夏倾月已经不在身边,房间里,也没有她的身影。
  
      虽然休息了一整晚,但身上依然泛着相当严重的酸软感。萧澈坐起身来,重重的呼出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在这样下去,身体还真有累垮的可能,我似乎多少是有点过于逞强了。”
  
      “不过,也只有这样,才能让她主动为我找寻那三件东西了。”
  
      萧澈下床,换了一身衣服,脱去外衣时,他握了一下脖子上挂着的吊坠,短暂的怔了一会……在他重生回来的第一天,重叠的记忆就让他对这个吊坠产生了巨大的疑问。因为在沧云大陆的那一世,他的脖子上也有一个吊坠,而且和他现在所戴在身上的一模一样!吊坠似乎是银制,可以从中间打开,然后露出两面光洁的小镜子,但也仅此而已,没有什么其他特别之处。
  
      在沧云大陆,他的师傅告诉他,在捡到他时,脖子上就戴着这枚吊坠。而他现在身上的这枚,也是他在记事时就戴在身上。爷爷告诉他,这是他的父亲萧鹰不知从何得到,在他出生后就戴在他的身上,也就是父亲的遗物。
  
      两世……一模一样的吊坠……到底是怎么回事?
  
      换好衣服,萧澈意识进入天毒珠之中。碧绿色的世界里,那个赤色头发的女孩依旧保持着最初的姿态安静的漂浮在那里,完全没有醒来的迹象。
  
      这两天,他旁敲侧击的问爷爷和夏倾月有没有哪里存在着生长红色头发的人,得到的回答都是“从未听说过”,这让萧澈对这个女孩的身份产生了更多的好奇和疑惑。不过,他并没有将这个女孩的存在告诉任何人。
  
      换了一身轻便的衣服,舒展了一番身体,萧澈的鼻间忽然传来一股诱人的鲜香味道,让他瞬间泛起了口水。他循着味道,一眼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那个汤罐,火速冲过去,打开盖子,一股热气伴着勾人的美味缓缓升腾。
  
      “雪参鸡汤……呼!还是小姑妈最好了!”萧澈顿时一阵饥肠辘辘,拿起筷子就狂吃起来。吃到一小半时,房门被推开,一身浅黄衣裳的萧泠汐俏生生的走了进来,看到萧澈的吃相,她张了张唇,道:“咦?鸡汤?好香啊!好像还有雪参的味道,小澈,谁给你做的鸡汤?哼哼,还居然不告诉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偷吃!”
  
      萧泠汐的话让萧澈顿时一愣:“小姑妈,难道这个不是你送来的?”
  
      “当然不是!”萧泠汐说完,眼神顿时变得怪异起来:“在这萧门里面,会给你**汤的,除了我,哼……好像就只有可能是你的倾月老婆了!看来,你们的夫妻关系相当好唷。”
  
      萧泠汐的话中,明显夹带着一股酸酸的味道。萧澈放下筷子,低语道:“她……怎么可能……会给我熬鸡汤……”
  
      这根本不科学!
  
      “哼!才不管是谁给你做的,反正你本来就喜欢喝鸡汤,全部喝掉就是……我是来告诉你,萧宗的人下午就会到了,现在整个萧门都在准备,你到时候也一定要小心一点,千万千万不要不小心冒犯萧宗里的人。”萧泠汐很严肃的说道。
  
      “知道了,大不了我不出门就是,反正他们也不可能选中我。”萧澈一脸无所谓的应声。
  
      “不出门是不行的。”萧泠汐冲着他晃了晃雪白的玉指,正色道:“听门主说,萧宗来的那个大少爷要审阅我们萧门的所有人……一个都不可以少!到时候,千万不可以失了礼数。”
  
      “这个就更不用担心了,小姑妈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向最懂礼貌了。”萧澈笑着回答,然后又开始低头狂吃。
  
      “好吧。那我先去老爹那里帮忙了,你喝完鸡汤后没事的话,也一起过来好了。”萧泠汐说完,转而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