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天邪神 > 第34章 星隐,以血祭恨 下
    “啊!!!!”
  
      一大片血花从萧玉龙的小腹部位爆开,本处在醉酒状态的萧玉龙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从床上一下子掉落下来,双手捂腹,在地上痛苦的翻滚着。
  
      门被猛然推开,还没走远的萧阳在听到惨叫声后仓皇冲了回来,在看清眼前的状况时,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双手慌乱的哆嗦起来:“大……大哥!”
  
      他想要去扶萧玉龙,却又不敢擅自去碰他,一阵惊慌后,他以最快的度冲了出去,外面很快传来他的狂吼声:“门主……门主!萧玉龙……萧玉龙遇刺了……门主!!”
  
      夜幕之下,萧阳的声音传出了很远,让原本很是安静的萧门一下子变得混乱不堪。看着倒在地上哀嚎的萧玉龙,萧澈冷然一笑,推开门,不紧不慢的走了出去。
  
      没过多久,萧云海、萧古、还有几大长老便猛然冲了进来。看到被短刀刺腹,全身染血的萧玉龙,萧云海的头猛的懵了一下,踉跄了冲了过去:“玉龙……玉龙!!”
  
      “父……亲……”萧玉龙的意识并没有消散,酒也完全醒了,他伸手抓着萧云海的衣袖,出痛苦虚弱的声音。
  
      “快!快把他扶到床上!”萧古一边说着,一边快打了药箱。跟来几个长老也是满脸震惊……是谁!这是谁干的!!
  
      萧玉龙被扶上床平躺,萧云海和大长老以玄力强行让他的伤口止血。萧云海面色扭曲的说道:“萧古,情况怎么样?”
  
      萧古一直眉头紧锁,听到萧云海询问,他长叹一声,道:“性命没有大碍。刺杀的人也显然没准备取他的性命,但这一刀……太阴毒了。正好刺在了玄脉的‘玄心’之上。这里被刺开,玄脉就会像一个被扎破的气球,不但玄脉受损,所有玄力也全部泄尽。”
  
      “什……么!?”
  
      “所有玄力也全部泄尽”让萧云海如闻轰雷,脸色霎时变白,他强自镇定,带着丝丝希冀问道:“那……要多长时间才能恢复?”
  
      萧古摇头:“是玄力泄尽,而非耗尽,根本不可能恢复。但总算幸运的是,玄脉的损伤还可以修复,修复之后,可以再……从头练起。”
  
      萧云海的身体猛然的一晃,萧玉龙的脸色也布满了绝望之色。
  
      这一刀没有要了萧玉龙的命,却废了他全部的玄力!而且,还是在这他最重要的人生转折期!
  
      如天上掉馅饼般,萧门忽然得到了一个可以入萧宗的机会。萧玉龙费尽心思抢到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终于可以一飞冲天,但却在这美梦即将实现的前夜,被废掉了全部玄力……他们用脚趾头都想的到,萧狂云怎么都不可能带一个玄力尽废的废物回萧宗!
  
      “是谁……到底是谁……竟然这么狠毒!!是谁!!!”
  
      萧云海脸色铁青,全身抖。原本他还因萧玉龙马上要去萧宗一事心情前所未有的大好,他还趁下午的时间,迫不及待的亲自把萧玉龙明日的行装都准备好了。没想到,天堂之路才刚刚踏了两步,就一下子跌回了地狱。
  
      “门主,你先冷静!玉龙他现在还有意识,他或许会知道是谁下的毒手。”萧离黑着脸说道。
  
      萧云海如梦方醒,迅来到萧玉龙旁边,沉声问道:“玉龙!你有没有看清到底是谁刺伤的你!”
  
      此时,萧玉龙的腹部已被萧古缠上了一层绷带,伤势暂时稳住。他摇头,痛苦的说道:“不知道……我根本就没有看到任何人……”
  
      “没有看到任何人?”萧云海眼睛瞪大。这时,萧成忽然目光一闪,惊道:“快看那边窗户!”
  
      斜对的窗户上,赫然多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萧云海手按在上面,全身杀机毕露。
  
      “很显然,是有人一直藏在窗户后面,待玉龙进来后,趁着他醉酒,投射这把短刀伤了玉龙!”萧离慎重的说道:“这个院子位于萧门偏中部的地方,竟有人能悄然潜入这里进行刺杀,而且刺杀之后居然也没有被觉身影……这个人,要么对我们萧门极为熟悉,要么,根本就是我们萧门内部人所为!!”
  
      说完,萧离的目光似无意的分别瞥了萧博、萧泽、萧成一眼。
  
      萧离的话让萧云海心中猛的一震……萧门在流云城的属于一等修玄家族,要潜入萧门刺杀宗主之子,无论难度、风险都极其之大。而萧玉龙平时在外温文有礼,口碑极好,会是谁,又是因为什么理由刺杀他?
  
      而如果刺杀者是萧门的人,那么就一下子变得很好解释了!!
  
      若是萧门中人所为,“潜入”就变得无比简单,也能轻易抓到萧玉龙醉酒的这个时机。而理由……自然是嫉妒萧玉龙要被带回萧宗!废了,或杀了他,萧宗就会另择他人!刺杀者也就有了机会!
  
      想到这些,萧云海的心里一阵冷,警惕暴升……因为身边的二长老、三长老、四长老,都有着巨大的嫌疑!他们做梦,都想着能把自己的孙子送到萧宗去!如今面对萧宗来人这个天载难逢的机会,他们做出多么丧心病狂的事都不奇怪。
  
      “萧古,玉龙现在的伤势怎么样?”萧云海咬着牙,强自镇定道。
  
      “伤口已止血、敷药,已无大碍。以玉龙的体质,小半个月就能恢复个七七八八。只是这修复玄脉,可能要花上几个月的时间。到时候,玄力也都要从新修起。”萧古如实说道。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震天般的惊慌呼叫声:“着……着火了!!着火了!!药事房,还有南院……都着火了!!”
  
      “什么!!”
  
      萧古猛的转身,然后不要命般的向外跑去。药事房里囤积着无数的药材、丹方,这都是他视若生命的东西。萧云海等人也是大吃一惊,因为南院,正是门主和几大长老居住的地方!
  
      四大长老二话不说,直接狂奔出去。萧云海微微踌躇后,对萧玉龙急声道:“玉龙,你的伤已没什么大碍,好好休息,其他不要多想,我一定会尽快抓到那个刺杀你的凶手!!”
  
      说完,萧云海也快步穿门而出,直奔南院而去。那里有着他这大半辈子积攒的所有重要之物,此时听闻着火,不亲自过去,他岂能安心。
  
      房间里顿时只剩下萧玉龙一个人。玄脉被破,又是重伤,萧玉龙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别说挪动身体,全身虚弱的连小指头都几乎无法抬起。他呆呆的看着屋顶,目光灰暗一片,他多么希望这是一场噩梦……
  
      踏、踏、踏……
  
      明明应该没有了人在,但萧玉龙的耳边,却忽然传来了一个低沉的脚步声。这个声音让他毛骨悚然,竭力的将头偏向声音的来源……他看到了一个正在向他走近的人影……一个绝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萧……澈!?”看着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了他床前的人,萧玉龙双目死死的瞪大,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明明已被逐出萧门,永不得再踏入……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星隐”的三个小时中,除非是被动解除隐匿状态,否则萧澈在这段时间内可自由取消和重新进入隐匿,直到三个小时效果结束。他站在萧玉龙床前,冷冷的看着他:“萧玉龙,你看上去很惊讶啊。”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萧玉龙的声音嘶哑晦涩。他挣扎着想要坐起身体,却只堪堪叹起了半只手臂,便又彻底软倒下去。
  
      “我怎么会在这里?”萧澈笑了,笑的很是随和,但落在萧玉龙眼中,却让他感觉到一股从身到心的森然。他缓缓的拿起那把被萧古从萧玉龙身上拔出的短刀,指向了萧玉龙:“当然,是来向你讨债的。”
  
      “讨债?什么债?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萧玉龙的身体一阵抽搐,忽然,他瞳孔一缩:惊恐道“刺杀我的那个人是你?不……不可能!不可能!!”
  
      “你居然还有脸问我该讨什么债!”萧澈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犹如恶魔般的狰狞,他的五官在扭曲中变得可怖,拿着短刀的手也轻轻的颤抖起来,无尽的杀意、怨恨在此时毫无保留的宣泄……
  
      “在我成婚那天,你用弑心散毒杀我!如果不是我被命运眷顾,现在的我早已是个死人!!”
  
      “你为了自己能飞黄腾达,巴结萧狂云,不惜陷害我小姑妈,逼散我和夏倾月,也将我逼出萧门……呵,把我逼出萧门也就罢了,如果不是因为夏倾月是冰云仙宫弟子,她的师傅又刚好在附近!夏倾月将遭受厄运,而我的小姑妈,也将在背负冤屈后被带回萧宗,受尽屈辱!我爷爷将孤苦无依,终生饮恨……”
  
      “萧玉龙……你说……我该向你讨什么债!!!!”
  
      “我要怎么对待你,才能让你还清这笔债!!!!”
  
      在怨恨的咆哮声,萧澈的短刀举起,猛然刺向了萧玉龙。
  
      “住……住手!!啊!!!!”
  
      明晃的短刀划过萧玉龙的双脚,血花四溅中,将他的两根脚筋无情的切断。
  
      萧玉龙生一声喋血般的惨吼,在地狱般的剧痛般剧烈的痉挛起来。看着他痛苦的样子,萧澈的脸上满是快意,刚刚刺下的短刀再度举起,一声低吼,猛然斩向他的双手,两道血光顿时喷溅而起,萧玉龙双手的手筋也被凶残的切断。
  
      “啊啊啊!!!!”
  
      萧玉龙的惨叫如恶鬼嚎哭般凄厉,他四肢染血,整个人陷入了痛苦和恐惧的深渊。他没想到这个平时羸弱自卑的萧澈竟然是真的要杀他,而且出手竟然是这么残忍狠毒。
  
      “不……不要……饶了我……饶了我……我还不想死……不想死…………”
  
      萧玉龙的脸色已是苍白如纸,两只瞳孔因痛苦和极度的恐惧而放大了十几倍。萧澈再次举起刀,残忍的笑了:“死?不,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我怎么舍得让你痛痛快快的死呢!我不但不会让你死,还会让你长久的活着……让你生不如死的活着!让你用后半辈子所有的痛苦,来记住触怒我,伤害我亲人的下场!!”
  
      “这一刀,我要你目不能视!!!”
  
      嗤嗤!!
  
      迅疾的两刀,迅疾刺入了萧玉龙的两只眼睛,将他两颗瞪大的眼球直接绞成黑白相间的浆糊。
  
      “呜啊啊啊啊啊啊!!!”
  
      这一声惨叫仿佛来自地狱,惨烈到了极点,足以让听到的人全身战栗,头皮麻。而萧澈却是满脸的笑,仿佛在听来自天堂的仙乐。他把刀拔出,眼眸眯起,淡淡笑道:“啧啧,多么中气十足的叫声,好好享受自己现在的叫声吧,因为你以后……再也不出这么好听的叫声了。”
  
      哧啦!!
  
      “这一刀,我要这辈子都口不能言!!”
  
      短刀狠狠的刺入萧玉龙的口中,拔出之时,一截血红色的舌头与十几颗牙齿一同飞出。
  
      “这一刀,我要你这辈子耳不能闻!!!”
  
      哧!!!
  
      刀光闪过,血光纷飞,萧玉龙的两只耳朵离体飞出,洒着鲜血落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这一刀,我要你……断子绝孙!!你这种卑鄙小人,不配有后!!”
  
      被血染红的短刀举起,倾斜落下,狠狠的刺入萧玉龙的胯间…………
  
      “呃啊啊…………”
  
      萧玉龙全身僵挺,连口中嘶哑到极点的叫声也缓缓的沉寂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