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天邪神 > 第35章 身世
    药事房和南院的火都起的格外诡异。这明显是有人恶意纵火,但附近的人却愣是没有一个看到什么可疑的影子。连一个一直守在药事房门口的萧门男子也完全没有看到有谁进出药事房。
  
      但好在火势并不是太猛烈,很快就控制了下来。萧云海快布置了一番,然后便心急火燎的喊上萧古,重新奔回萧玉龙的小院。
  
      推开房门,萧云海还未来得及张口喊萧玉龙的名字,整个人就如被天雷劈中,呆在了那里。
  
      萧玉龙已不在床上,而且如死狗一般歪歪斜斜的趴在地上。他全身是血,双腕、脚踝处分别一道血黑色的粗痕,双手双脚全部扭曲。他的整张脸都已被鲜血糊上,两边耳侧只剩残余的两堆血肉,鼻子和上唇都已消失不见,口中吐着血泡,两只漆黑的眼眶中流出着红、白、黑相间的液体……他的下体,更是完全被鲜红染红。
  
      萧古全身颤抖,双腿在酸软中直接半跪到了地上。他一生从医,大伤小伤见过无数,却从未见过如此残忍血腥、惨绝人寰的画面。而从萧玉龙此时的肤色上,他看的出萧玉龙还没死……而且生命迹象一点都不弱……但这样的惨状,比死上百次千次都要凄惨。
  
      萧云海全身颤抖,心胆欲碎,脸色已苍白的毫无血色。似是隐约感觉到有人的靠近,萧玉龙的身体抽搐了一下,那张冒着血泡的嘴里溢出一声犹如砂纸摩擦般难听的绝望呻吟……
  
      萧云海身体猛然一晃,他踉跄着上前一步,忽然如疯了一般的狂吼起来:“是谁!!!是谁!!是谁!!!”
  
      “给我滚出来!我要把你千刀万剐!!万刀凌迟!!断子绝孙!!”
  
      萧云海的咆哮蕴藏着无尽的怨恨和癫狂,就如忽然疯了一般,他感觉到自己的胸腔几乎要炸开,全身的血管都似要爆裂,看着趴在地上,全身被废,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亲生儿子,他恨不能大哭一场,更恨不能自己真的就这么直接疯癫!
  
      “是谁!到底是谁!给我滚出来!!滚出来……啊!!!!!”
  
      凄厉无比的大吼声中,萧云海猛然前冲两步,将房间的后窗完全震裂。而这时,他忽然现手边的墙上竟有两排血红色的字……用他儿子萧玉龙的血写下的字。
  
      “萧老狗!为恭贺你的狗儿子马上登上萧宗,特献大礼,还请笑纳。”
  
      “呃啊啊啊啊啊!!”
  
      萧云海狠狠一拳,将写着血字的墙壁轰然砸裂,他凄厉的大吼一声,口中猛然喷出一道血箭,然后两眼一翻,重重仰倒在地上。
  
      ------------------------
  
      残虐萧玉龙后,萧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把萧泠汐为他做的那些衣物,和自己所有的积蓄放入天毒珠中。他的积蓄不多,一共18oo黄玄币。
  
      离开前,他犹豫了一下,将那床他和夏倾月一起盖过的毯子也收入天毒珠中。
  
      “住了十六年的地方……以后,应该不会再来了吧。”
  
      萧澈有些留恋的看着这里好一会儿……他留恋的当然不是这个萧门,而是这里有着太多和他和萧泠汐的回忆。在他十一岁之前,这里不仅仅是他的房间,也是萧泠汐的房间。那时,他们日夜厮守,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一起……
  
      一直停留了好久,萧澈才回到隐匿状态,翻墙进入后山区域。
  
      距离星隐丹失效,还有一个多小时。他会使用这枚星隐丹,最主要的原因是想去见萧烈和萧泠汐,确认他们的安全。单单一个萧玉龙不值得他浪费一颗星隐丹。虽然他重生回来的第一天就一下子找到两株星隐草,但他很确定,星隐草这等天地奇物,整个天玄大6加起来都不一定过十株。
  
      虐杀萧玉龙,仅仅是顺便。为自己,更为爷爷和小姑妈遭受的一切取回一点利息……仅仅是一点利息!!
  
      他真正想杀的,是萧狂云!只是,现在的他纵然借助星隐丹的神奇能力,也根本不可能杀的了萧狂云。他虽然不知道萧狂云的玄力,但他纵然是个草包,毕竟也是出自萧宗,玄力必然要过萧玉龙不知多少个档次。
  
      但现在不能,总有一天他会让自己能……这笔债,他誓要千万倍的讨回!!他不是之前那个懦弱自卑的萧澈,他意志里成分更多的,是那个一人傲对天下群雄的云澈!逼死他师傅,他誓要天下所有宗门陪葬!而伤他至亲,他誓要萧门、萧狂云终生后悔!
  
      他虐杀萧玉龙的手段无比残忍,足以让绝大多数见到那个场面的人全身虚汗,噩梦连连。但在他眼中,那根本就称不上残忍,这是触碰他逆鳞的人必须付出的代价!!
  
      萧门此时已经乱做一团,刺耳的警声经久不息。而这也正是萧澈想要的……他虐杀萧玉龙,在萧门内部纵火,还有一个原因便是逼萧门全门召集令……全门召集令下,守在后山的人也必须全部回去。
  
      如他所料,他没走多远,便看到四个萧门之人心急火燎的迎面而来,如风一般的从他身边冲过,直奔萧门方向。
  
      萧澈加快脚步,直奔后山思过峡而去。
  
      思过峡,是萧门用以紧闭门内犯错子弟的地方。里面阴暗潮湿,夏日燥热,冬日冰冷,好在入口狭窄,不会有太过凶猛的玄兽闯入。
  
      在萧澈的记忆中,被关入思过峡的人并不多,而且时间最久的,也没有过两个月。但萧门中人明明知道萧泠汐是被嫁祸,依然要把他们紧闭十五年……
  
      十五年……人这一辈子能有几个十五年?萧泠汐今年只有十五岁,如果一直被紧闭里面,那么她人生最美丽的时刻,都将在阴暗冰冷孤寂中渡过……这是何其残忍的酷刑。
  
      解除了隐匿状态,萧澈看着思过峡的入口,双手一阵攥紧……他怎能允许爷爷和小姑妈一直被禁闭在这个地方……但是,现在的他,根本没有能力将他们救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忍着、恨着……
  
      深吸一口气,萧澈走向前去。没有隐匿,他的前行也自然带起了脚步声。脚步声引起了思过峡内萧烈的注意,他警觉的看向外面,当目光与萧澈碰触时,他猛然一怔,失声道:“澈儿!!”
  
      “啊!”
  
      一个少女的惊呼声传来,随之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萧泠汐的身影很快出现在萧烈身侧,她的面色微带憔悴,头也有些散乱,看到萧澈,她手指掩唇,整个人呆在那里,只一瞬间,大量的泪珠开始在她的眼眶中打转……
  
      “小澈!”她一声呼喊,猛的冲了过去,一下子扑在萧澈的胸前,双臂用力的抱紧他,“呜呜”的大哭起来。她本以为,自己要被关十五年紧闭,萧澈又被逐出萧门,她要至少十五年不能再见到他,没想到,就如做梦一般,他又忽然出现在了眼前。
  
      萧烈走了过来,满脸的激动:“澈儿……你……你怎么来了?是萧门又让你回来了吗?”
  
      萧澈摇头,轻拍着萧泠汐娇软的后背:“是我偷偷回来的……不过爷爷放心,萧门内部现在出了大事,所有人都被召集回去了,没有人会现我的。”
  
      “……”萧烈点了点头,萧门内部出了什么大事,他问都没有问。因为他现在对萧门已是心若死灰,纵然被灭门,他也不会有太大的动容。
  
      思过峡里有多个山洞,或深或浅。里面的布置都非常简单,唯一能入眼的也只有那几张冰冷的石桌而已。
  
      萧泠汐这一哭简直天昏地暗,萧澈一直没有阻止她继续哭下去,让她尽情的把一切的委屈、害怕、担心、彷徨全部泄出来,否则,在这里久了,她或许会忧郁成疾……毕竟,她还只是个十五岁的小女孩而已。
  
      在萧泠汐停止时,她都哭的几近昏厥过去。
  
      萧澈与萧烈面对面坐在石桌前,萧泠汐依在萧澈的身侧,双手抱紧他的手臂,螓靠在他肩膀上,也不管萧烈就在旁边,始终不愿意松开,生怕他再一次从自己世界里消失。
  
      “你们被关进来之后,他们有没有耍什么手段?”萧澈担心的问道。
  
      萧烈摇头,安慰的笑道:“放心好了。冰云仙宫的那位楚仙子暗示会在萧宗离开前保护我们,有这个威慑在,他们岂敢伤害我和汐儿。而萧宗的人走了之后,他们就更不敢了,毕竟,我流云城第一高手的名头还摆在那里,呵呵。”
  
      “那就好。”萧澈点头,心里对夏倾月的师傅存了一份感激。
  
      “夏倾月是一个好妻子,她到最后,都没有撕毁那份婚书。”萧烈有些惆怅的说道。
  
      “……”萧澈默然的点头。
  
      三人一时之间沉默了下去。经过今天这天降之祸,他们今后的命运无疑会天翻地覆。心中有千言万语,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爷爷,我想知道……”
  
      “你是想问,你的亲生父母是谁?对吗?”萧烈面色平静,直接顺着他的话说道。
  
      “嗯,”萧澈点头,目光凝实的看着萧烈:“我相信我不是被平白无故捡来的……爷爷,你一定知道些什么对不对?”
  
      萧泠汐也抬起眼眸,带着满脸的惊讶看着萧烈。
  
      萧烈默默的看着萧澈,许久,才轻轻叹息一声,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我本来以为,这个秘密会在我心里一辈子,永远不会再有第二个人知道……现在,萧门已容不下你,而你,也长大了,知道了也好,认祖归宗,本也是子孙本分……”
  
      “你的亲生父亲,他姓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