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天邪神 > 第45章 新生玄脉
    赤黑色的血珠没入云澈体内的那一刻,以他胸口的血印为起点,几十道如血痕一般的暗红色纹路沿着他的身上疯狂蔓延,转眼之间蔓延至他的全身,他的胸口、双手、双腿、脸上、耳上、甚至瞳眸之上,都布满了魔纹一般的血色纹路。、ybdu、
  
      “呃呃呃呃……”
  
      那一瞬间,云澈如被万刃刺身,无比剧烈的疼痛感从他全身的每一个角落疯狂传来,让他发生一声痛苦的嘶叫,全身大幅度的战栗起来,他眼前的视线也忽然变得模糊,直到完全变成一片暗红之色……
  
      一股吞噬的力量从他的体内痛苦的传来……云澈对人体构造无比之熟悉,那个被吞噬的部位,分明就是他已经残废的玄脉!玄脉的作用是承载玄力,即使没有了玄脉,人依然可以存活,但永远不可能修起一丝玄气。玄脉虽不关系生死,但那毕竟是身体的一部分,残废的玄脉被逐渐吞噬,无疑于内脏被一点点的撕裂、毁灭,其痛苦程度,可想而知。
  
      茉莉刚才说,这滴邪神不灭之血会吞噬原本的玄脉,然后生成新的玄脉……现在玄脉被吞噬着,但至少证明她没有说谎……如果真的可能形成新的玄脉,这点痛苦,又算得了什么!!
  
      无法形容的剧痛持续着,那是一种根本无法用语言形容,完全超出人类承受极限的痛苦。这种痛苦持续、再持续……残废的玄脉被吞噬的速度很慢,以这种速度,要完全吞噬掉,至少要半刻钟的时间。
  
      我不需要什么邪神之力,不需要有比常人更强的玄脉。只要能让我拥有和其他人一样,甚至稍微弱一点的玄脉都可以……若能实现,纵然再痛苦十倍!我也绝对甘愿!!
  
      可怕的痛苦让云澈全身的神经剧烈的抽搐着,但他的内心,却一片平静……甚至,一片振奋!
  
      当邪神之血被茉莉点入云澈体内时,茉莉就唇瓣勾起,露出一个很是……幸灾乐祸的笑。
  
      以她从这滴不灭之血中得来的记忆,它一旦入体,就会强行吞噬这具身体原本的玄脉……而吞噬玄脉,其过程,其痛苦不啻于用刀子将原本的玄脉一点点切掉、粉碎……切掉、粉碎……这无疑是一种惨绝人寰的酷刑,一种足以让绝世高手都滚地哀嚎的极致之痛。
  
      你以为你刚才用眼睛亵渎我的身体,我真的就已经放过你了吗?这枚邪神之血的确会让你拥有新的血脉,但也会代替我,给予你最残酷的惩罚!!
  
      茉莉残忍的笑着,看着红色的魔纹布满他的全身,看着他的眼球一下变成暗红色,看着他全身战栗起来,看着他脸色痛苦的扭曲…………慢慢的,她的笑容却一点点的冷凝、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越来越深的惊讶之色。
  
      他的四肢在颤抖,全身的肌肉都在痉挛,五官更是在扭曲中几乎挤到了一起,额头之上,豆大的汗珠以吓人的速度滑落着……无法想象要承受多么巨大的痛苦,身体才会出现如此触目心惊的反应。
  
      但,除了最初那一声痛吟,之后,云澈就再也没有发出一声的痛苦之音,就连一丝丝都没有!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分钟……三分钟……五分钟……茉莉的神情,终于变成了彻底的震惊。
  
      吞噬玄脉……如此可怕的痛苦之下,他竟然始终没有发出一次惨叫声!
  
      汗水已经浸湿了云澈的全身,他全身上下的每一处皮肉都在痛苦的打着哆嗦,但他紧咬的齿缝间,却无比惊人的没有任何声音溢出。而他扭曲的面孔之中,竟还隐隐的透着一丝……兴奋!
  
      他明明应该痛不欲生,生不如死……怎么可能是这样的反应!
  
      明明一个玄脉都废掉的凡人,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可怕的意志力!
  
      不对!这是人所能拥有的意志力吗!这样的痛苦,就算是我的父亲,也绝对没有可能承受的如此从容!
  
      这个凡夫俗子……被天毒珠依附的人……他到底是……
  
      这一刻,茉莉在震惊中发现,她完完全全小看了这个人。他的身体很弱,他的玄力微小不堪,但此时的他,却表现出了与这些完全不符的恐怖意志力。之前,她一直在不解着为什么身为玄天至宝的天毒珠竟然会依附在这么一个再低微不过的人类身上,此时,她开始有所感觉……似乎并不是天毒珠的灵性消失,更不是天毒珠的灵性已经疯了……
  
      半刻钟过去……
  
      布满云澈全身的暗红色魔纹忽然闪动起赤色的光华,而他扭曲的五官也在这时终于开始一点点缓和下来。
  
      玄脉吞噬已经结束,随之而来的,是新玄脉的生成。
  
      在之前被吞噬的地方,他感觉到新玄脉的成长,而且成长的速度很快很快,是玄脉被吞噬速度的十倍还要多。刚刚存在不久的空荡感很快便被一种全新的充实感取代,他所承受的痛楚也如潮水般快速的退散着。
  
      汗水不再流下,肌肉的痉挛也停止了,就连脸色,也变得平静下来,云澈闭合着眼睛,全身一动不动,如果细看,甚至可以看到他的嘴角正挂着一丝平和的淡笑。
  
      沉静之中,云澈启动内视,欣喜的看着在自己体内快速成长的玄脉。这一刻,他对茉莉的话再也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怀疑。玄脉重生,这不可思议的事此时正在自己身上无比清晰真实的呈现着。
  
      人之玄脉从人出生开始缓慢成长,一直到十四岁左右完全成型,而他新生的玄脉却如雨后春竹,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便已完全成型。
  
      成型的玄脉无论大小、形状之上都和云澈所熟知的人之玄脉一模一样,至少通过内视完全看不出任何不同。在他细致的感知之下,很快便找到了五十四玄关的所在……就连分布的位置和感觉,也和常人的玄脉无任何不同。
  
      同时,这五十四玄关,一共开启了十一个,就天赋而言,中庸略微偏上。其中没有蕴藏丝毫玄力:初玄零级。
  
      没有什么所谓的邪神之力,更没有什么不一样的玄脉属性,完全就是一个最普通的玄脉。但云澈却没有丝毫的失望,而是狂喜的内心翻江倒海,全身血液沸腾……因为这是一个完完整整,没有丝毫损伤的新生玄脉!
  
      也意味着,他终于可以不再是个永远不可能摆脱初玄境一级的废人!
  
      虽然目标依旧很遥远,但三年之内让萧门全体下跪的誓言,已绝不再是难若登天!
  
      爷爷,小姑妈,我终于不再是个废人了。你们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吧……等着我。三年之内,我一定回到你们身边,让你们再也不受欺凌!让那些欺凌你们的人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云澈在心中大声呐喊着。
  
      云澈身上的暗红色魔纹在这时停止了闪烁,然后一瞬间全部消失,云澈也终于睁开了眼睛。
  
      “新生玄脉的感觉如何?”茉莉眯起星眸看着他……这段时间里,她已经很仔细的看了他很久。他比她大三岁,也只是个半大的孩子,除了长相还不错,再没什么其他出彩的地方……却不知为何竟有着那么恐怖的意志力?难道他曾经经历过地狱吗?
  
      “真的成功了!”云澈双手攥拳,很是激动的说道。马上,他又话音一转,疑惑道:“不过,你确定这是所谓的‘神之玄脉’?明明和普通的玄脉没有任何区别。”
  
      “开启了几个玄关?”茉莉却没有回答他,反问道。
  
      “十一个。”云澈回答道。
  
      茉莉的眸中闪过刹那的失望之色,她淡淡的说道:“本公主以身体毁掉,还差点丧命为代价换来的东西,最终却便宜了你。但它在你的身上,也就只能达到这个程度了。你以为神之力是什么人都有资格碰触的吗?想要开启这个邪神玄脉的特殊能力,就必须要这五十四玄关全开!它若能在你身上‘先天’开启二十个玄关以上,本公主还有办法在三十年内助你完成,但‘先天’十一玄关,就算给本公主一百年的时间,本公主也不可能做到。”
  
      “五十四玄关全开?”
  
      这样的话别人听在耳中,都会直接被惊掉下巴。五十四玄关全开,那可是传说中的天灵神脉!苍风帝王千年历史都从未出现过一个!而云澈却是表现的很平静,反而用一种相当怪异的眼神看向茉莉:“你确定五十四玄关全开就行?嗯,我看看!”
  
      说完,云澈抬起左手,掌心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上,一声低语:“天毒……净化!”
  
      天毒珠瞬时释放出一抹碧绿色的光芒,融入到了云澈的体内,直达他新生的玄脉……
  
      先天开启的玄关数量基本注定了一个玄者这辈子所能达到的高度,因为后天玄关开启实在太难太难,超高等的灵丹妙药、机遇、运气,缺一不可。以外力来强通玄关,将伴随着极大的风险,稍有不慎,就会对玄关造成不可修复的永久性损伤。
  
      天玄大陆,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玄者后天都没有额外玄关的开启。
  
      但,天毒珠是何等的存在?
  
      以它无与伦比的净化能力,通彻闭塞的玄关简直易如反掌,而且不会有半点的风险!在流云城时,他以银针向夏倾月的五十四玄关之内渡入天毒珠的净化力量,不但将她封闭的玄关全部开启,那些先天开启的玄关也全部进行了净化,让她的玄力变得纯净无比,不会有丝毫杂质。
  
      不过夏倾月毕竟是他人,施展起天毒珠的净化能力多少会有些麻烦,每次都把他累死累活。
  
      但净化自己的玄脉,那简单的简直跟玩自己的手指头一样。
  
      天毒珠的净化力量在云澈的指引之下顺畅的在他五十四玄关各走了一圈……云澈几乎都能听到闭塞玄关通透时的“次次次次次”声……
  
      不到半分钟,新生玄脉的五十四玄关全部开启。
  
      “好啦,现在已经五十四玄关全开了。然后该怎么做?”云澈一脸轻松的说道。
  
      说完之后,他半天没有等到茉莉的回答,一抬眸,却发现茉莉的星眸已经大大的瞪开,看他的眼神……犹如在看一头奇形怪状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