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地狱电影院 > 第十一章 第一个剧情的改变
    康斯坦丁站在耶稣基督像的下方,面容满是庄严肃穆。
  
      他将厚厚的一本英语版《圣经》抱在胸口,就这样缓缓伫立着。
  
      此时……
  
      在他的身后,礼拜厅的大门,忽然“吱呀”一声,就这么轻轻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开了。
  
      虽然外面的雨声不算小,但在这还算安静的教堂内,这点声音,康斯坦丁显然不可能没有听到。然而他依旧犹如一尊雕塑一般伫立在原地,宛如什么也没有听到。
  
      门,一点点地敞开,然后门后面,却是什么都没有。
  
      康斯坦丁胸口的十字架,开始绽放出了圣洁的光芒。
  
      礼拜厅内点燃的蜡烛,忽然熄灭了一根,随后,是第二根。
  
      康斯坦丁的面容,依旧如常,他的表情丝毫不变,接着,他翻开了眼前的《圣经》。这时候,最后一根蜡烛也熄灭了。
  
      “你们要将一切的忧虑卸给神,因为他顾念你们。务要谨守、警醒,因为你们的仇敌魔鬼,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你们要用坚固的信心抵挡他,因为知道你们在世上的兄弟也是经历这样的苦难。那赐诸般恩典的神曾在基督里召你们,得享他永远的荣耀,等你们暂受苦难之后,必要亲自成全你们,坚固你们,赐力量给你们。愿权能归给他,直到永永远远。阿门!”
  
      (以上文字摘自《新约·彼得前书》)
  
      等到康斯坦丁将这段文字说完后,蜡烛,又重新开始一根根地重新点燃。
  
      而礼拜厅那敞开的大门,又重新关闭上了。
  
      康斯坦丁将眼前的《圣经》缓缓合上。
  
      “无论你们如何处心积虑,都不可能染指天国的疆土。”
  
      随后,他再度看向头顶的耶稣基督,似乎这就可以为康斯坦丁带来无比强烈的信心。
  
      与此同时……
  
      在普罗维登斯酒店内,格蓝迪涅等七人已经来到了第七层。
  
      作为“异旅人”的克劳斯,他所能够测算出的极限,也就是克列莫应该在第七层以上,更具体的细节,已经不可能再计算出来了。
  
      踏在柔软的地毯上,格蓝迪涅走在队伍的最前方,走向距离电梯最近的一个房间。
  
      “格蓝迪涅。”这时候,亚斯蓝却是走到了格蓝迪涅前面,说道:“你是团队的利刃,而我就是盾牌。所以,我站在前面就好。”
  
      “亚斯蓝,你……”
  
      “这件事情,没有商量余地。”
  
      说完以后,亚斯蓝就提前一步,走到了那个客房门口,将手微微抬起,接着……客房的大门,就被他隔空直接推开!
  
      这是一个看起来很是普通的酒店房间。里面一尘不染,空无一人。
  
      亚斯蓝走了进去,随后,就是格蓝迪涅。
  
      “我说……难道就这么一个一个房间地找?那也太浪费时间了吧?”这时候,卢修斯·沃伦诺斯也开始有微词了:“我们必须要抓紧时间狩猎恶魔,不是吗?”
  
      亚斯蓝压根没有去理会卢修斯,而是仔细注意着这个房间。
  
      然后,他缓缓走到了浴室门口,拧开门把手,走了进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已经浑身腐烂到几乎只剩下一点骨头的尸体,蜷缩在淋浴间内。隔着玻璃,亚斯蓝可以清晰看到,尸体的头部已经只有一点朽烂的皮肉还连在腭骨上面,甚至连性别都辨别不出来了。向下看去,他却是见到,在已经化为骨头的左手无名指上,还佩戴着一枚钻石戒指!
  
      亚斯蓝默默来到淋浴间前,在胸口画下了一个十字。
  
      “这个世界……还有多少活着的人?”亚斯蓝看着那尸骨,只感觉浑身冰冷,“还是说……我们是这个世界最后的活人?”
  
      其他人也来到浴室,看到了这一幕。
  
      “别感慨了,提克洛,”卢修斯显然在逃亡的路上对这种场面已经是麻木了:“有太多的人死去了,见一个就感怀悲伤一下,那还有完没完?”
  
      “走吧,亚斯蓝。”格蓝迪涅也同样露出不忍的神色,但他也知道,卢修斯说得没错。
  
      “我知道了。”
  
      他们就这样,离开了这个房间。
  
      而他们,没有一个人注意到,在浴室的镜子里面……淋浴间内,其实根本就空空如也!
  
      走出这个客房,他们继续一个个客房进行检查。为了提高效率,七个人分散开,去搜索一个个房间。毕竟卢修斯说得没错,现在时间是非常宝贵的。
  
      深泽梨绘衣此时进入了一个客房。刚将门强行破开后,她就看到,房间相当凌乱。地面上堆满了各种杂乱的物品,而床上的被子则是被堆在了一起。
  
      这时候,梨绘衣一眼看到,那堆被子下面,伸出了一双腐烂的赤脚!
  
      她走到了床前。
  
      (按照剧本的红字内容,我接下来……必须要掀开这条被子。)
  
      深泽梨绘衣伸出手去,缓缓将被子,一点点拉开。
  
      “神父说不让我们动尸体……只是将被子拉开,不要紧吧?如果这是克列莫的尸体,那我们也没必要再浪费时间了……”
  
      随后,她干脆闭上眼,一把将被子拉开!
  
      (按照剧本的描述,倒数三秒后,将眼睛睁开……)
  
      然而,当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是看到……
  
      被子下方,什么都没有!
  
      “怎……怎么可能?刚才我不是看到了那双脚……”
  
      深泽梨绘衣一把将被子狠狠甩开!
  
      她连忙就回过头,冲向大门!
  
      但这时候,被她破开的大门,居然重新锁了起来!
  
      而她无论用什么手段,都破不开这扇门!
  
      “救命,救命!救救我,快救救我!”梨绘衣惊恐骇然地不断叩击大门,向外面求救,可是……
  
      没有人来救她!
  
      她恐惧地看向后方,然后,更恐怖的一幕出现了!
  
      被她甩在床上的被子,忽然间,居然高高地隆起!似乎被子里,有什么东西在!
  
      “我……我没有碰尸体……我没有碰尸体啊!神父,我没有违背你的指示!不!”
  
      她立即紧咬牙关,然后握紧胸口的十字架项链,抽出了一张符咒!
  
      那张符咒,迅速地开始燃烧,接着变成了一把利剑!然后,她狠狠一步踏出,将那利刃,刺向了那隆起的被子!
  
      利剑将那隆起的被子一把刺穿!
  
      脓臭的鲜血,从被刺穿的被子破洞上喷洒而出,淋了她一头一脸!那强烈的恶臭令她难以忍受地呕吐起来!
  
      但是,梨绘衣显然也清楚,不这么做,就活不下去!
  
      她将剑刃,继续狠狠地插入被子中!
  
      继而,她的双目,也开始变得深邃起来,宛如自成一个世界!
  
      但就在这时候,那隆起的被子疯狂挣扎起来,随后狠狠地压向梨绘衣!
  
      整个被子将梨绘衣压倒在地上后,被子将她的身体覆盖住,然后梨绘衣也被拖入了被子中!
  
      就在这个时候……
  
      被子里面,猛然绽放出强烈的光辉!
  
      一只沾满鲜血的手,狠狠撕开被子!
  
      然后,梨绘衣沾满鲜血的面孔挣扎了出来,她手上的剑将整个被子都被撕开!
  
      她接着对准地面就大吐特吐起来。而那被子下面的“东西”,却是已经不见了。
  
      “‘恶魔’……”
  
      她挣扎着从床头柜上撕下一张面巾纸,顾不得先擦脸,就先将胸口那染血的十字架擦拭干净!
  
      (历史上,深泽梨绘衣这个角色每次都是继克列莫·希尔塔之后第二个死亡的角色,而我安/倍深瞳,是《天堂地狱》历史上,第三个在电影开头活下来的深泽梨绘衣演员!)
  
      浑身是血的深泽梨绘衣重新站了起来。此时她已经将早上吃的东西,全部都吐了出来,胃里面的胃酸几乎都吐出来了。
  
      但是……’
  
      她活下来了!
  
      但她知道,她并没有成功杀死那“恶魔”,只是勉强将它驱逐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