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火影之傀儡操控师 > 第三百七十四章 华山论剑 九
    既然已经打算在武学或者修道、甚至未来的修仙上有所作为,欧阳克自然希望把握机会,先天之境无论的在武道上还是修道之上都是一个极为重要层次境界,欧阳克自然也希望自己能突破到。X23US.COM更新最快
  
      反正他是有着无数次机会的,哪怕这一世错了也无所谓,重要的是体验,只有尝试过了下次才能做得更好。
  
      因此欧阳克一开始也希望通过先天功达到先天之境。
  
      只可惜研究之后他发现先天功从一开始就插手了人体血精、元气与神的修炼和培育,虽然立意高远,但其根本就是一门专门为苦修士或者真正的入门道士亦或者和尚修炼的神功,其对心境的要求直接决定了它的层次,一旦大成直入先天之境的把握至少在七层以上是不假,但先天功三层却不是那么容易修炼的。
  
      先天功第一层,静修百日,时时冥想禅定,在禅定如一的情况下修炼先天功即可入门。
  
      先天功,第二层,明静,要求内心时刻禅定如一,不起波澜,随着心境越发凝练功力也是水涨船高,无有瓶颈。
  
      第三层,看破,需历经心劫,看破红尘执念,心中坚定唯一道途之后,先天功即可顺利打通任督二脉接应天地元气已成先天之道。
  
      事以先天功虽然看着好,但欧阳克可不会忘记王重阳本人的事迹,结合他对先天功的研究加上王重阳的事迹,欧阳克知道除了真正的道士或者和尚亦或者真正一心一意全心武道的人外,这先天功还真就别想了。
  
      因为第三层心境的最后一关才是真正的关键,如果心劫过不去,那么第二层心境也必然会随之而破,到那时候离散功而死也就不远了。
  
      而心境这东西,怎么说呢!对欧阳克来说并不是什么好理解的东西,他懂,也知道,但就是不悟,双方的道路从欧阳克本尊赤神帝那里开始就不是一条线上的人了。
  
      极端的情绪或者意志亦或者执念才是最适合他的最求,同时因为分身的关系他也不可能一心唯武。
  
      因此这些受到太多红尘世俗观念的低级佛道武学,欧阳克也最多不过是借鉴,或者依靠本尊高超的境界带来的掌控力勉强学到七八成,发挥出个十成罢了。
  
      真正对他有补益的当是那些极端心性的魔道武学或者以本心本性为中心理念的高深佛道武学。
  
      他丫的本性就是要修魔功的。
  
      时间漫漫,一日的功夫就在两边人的交谈之中缓缓过去了。
  
      黄昏时分,肩膀上带着伤的周伯通带着几个小道童给众人送晚饭上来了。
  
      “伯通,今天辛苦你了。”王重阳看着受伤的周伯通,宽慰的说道。
  
      “嘻嘻,不幸苦,师兄的事,师弟一定会做好的。”周伯通笑嘻嘻的说道。
  
      “师兄身上的伤势还好吗?”一旁的欧阳克开口问道。
  
      “还好,已经处理过了,都是我不小心被人偷袭了,下次肯定不会给那个无赖机会的,不用担心。”说道这,周伯通狠狠的瞥了一眼黄药师。
  
      “今天是药师失礼了,因为周兄要考察黄某的武功,而黄某之前也不认识周兄自然是只能全力出手了,因武功绝技的关系,看着确实是有些偷袭的嫌疑,还请周兄勿怪啊!”
  
      “不如等华山论剑之后,黄某带周兄去江南玩上几天算作道歉如何。”黄药师虽然自傲,但已经从洪七等人那里打听出全真教的情况后自然也不会愿意无故得罪他们。
  
      尤其是周伯通原本以为是个心性有问题需要小心的家伙竟然真的是一个一直保持着赤子之心的顽童,虽然有着成年人的外表,但实际上来说就是一个小孩子,黄药师就更不好意思欺负他了。
  
      “啊!谁要你道歉,下次我可不会再给你机会了。”周伯通撇着嘴说到。
  
      说完又有些犹豫的再次说道:“不过你真的要带我去江南玩几天吗!”
  
      “要是真的话,那我周伯通也不是不可以原谅你的。”
  
      “当然,药师可是很有诚意的,周兄什么时候有空,药师一定带你去。”眼看着周伯通小孩子的赌气模样,黄药师嘴角轻俏的无声笑道。
  
      “师兄,你看我是不是应该接受他的道歉呢!”周伯通转头看向一直看着自己的王重阳,笑嘻嘻的坎坷的说道。
  
      “之后几天你要是能安分的听话的话,那我也不是不可以同意你过去。”王重阳想了想说道。
  
      虽然知道周伯通的不安分,但看着他受伤的肩部,王重阳也就心软的答应了下来。
  
      毕竟对这个赤子之心的师弟,王重阳教导了多年,但也一直都没有什么效果,因此之前王重阳也不是没有想过要不要试着把他放出去见见江湖,兴许能成长起来。
  
      只是之前周伯通武功没有大成,王重阳怕他出事,而王重阳自己也不可能跟着他出去,所以就一直没有实行这个念想。
  
      不过要是有人能替他稍微看顾一些的话,王重阳也是很希望周伯通可以出去走一走的。
  
      只是要看住周伯通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一个有着二流武力的熊孩子,要看住的话,不光需要比他更强的武功而需要足够的才智才行,王重阳可是见过周伯通不少次耍孩子脾气,撒泼打滚的样子。
  
      而黄药师在王重阳眼中显然就是一个不错的人选,他本身能打伤周伯通就表明他的武功是比周伯通强的,这样才能拿捏住总是不安分的周伯通。
  
      同时一天的交流下来,虽然没有像洪七三人那样和黄药师有深入交流,但只是少数的几句,王重阳也能感受到黄药师是个各种杂学都十分精通的人物,因为王重阳自己也是个差不多类似的人。
  
      这样一个有才华而又武功高强的人愿意带周伯通去玩的话,那王重阳觉得自己也没什么不放心的。
  
      “真的,师兄,你说的哦!可不能反悔的,不然师弟我肯定会钱瞧不起你的哦!”周伯通不敢置信的赶忙说道。
  
      “师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王重阳沉声说道。
  
      “呵呵呵,师兄我不是怀疑你的意思,只是我这不是高兴吗!你别见怪啊!”周伯通讪讪的笑了两声说道。
  
      “看来伯通师兄是憋坏了啊!”欧阳克插嘴轻笑道。
  
      “那是,师弟你是不知道啊!师兄我一直跟着师兄,除了这次下山,我已经五年没有下山了,之前就算下来也都是跟着师兄的,那有自由可言啊!”一听欧阳克的话,周伯通也不顾及就在一旁的王重阳,直接对欧阳克抱怨的说道。
  
      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直接让王重阳原本轻笑的笑脸当即就是一僵,偏偏周伯通还丝毫没有自觉的有继续诉苦下去的趋势。
  
      “咳咳,伯通下面应该还有事你先去待着吧!”王重阳重重的干咳了两声说道。
  
      “啊!有事!不会啊!我上来的时候,明明什么事也没用的啊!”难得从欧阳克嘴中听到了理解的言语,正打算好好说到说到的周伯通一脸傻愣的说道。
  
      “这智商果然还有待历练啊!”周围的几人无语的憋笑道。
  
      “你再不去,那就回终南山再清修几年吧!”王重阳面无表情的说道。
  
      “啊!别啊!师兄,我这就去,还不行吗?”一听王重阳的话,周伯通当即大喊道。说着人就已经翻身朝着山下而去了。
  
      寒风中依稀还能听到几句模糊的抱怨声。
  
      “刚刚说好的不反悔的,竟然有想变卦,还是周伯通聪明,先一步走了。”
  
      “让诸位兄台见笑了。”听到周伯通那边的几句抱怨,王重阳一脸无奈的对黄药师等人说道。
  
      “哪里!周兄赤子之心可是难得之人,道兄能得此师弟实乃是道兄之幸,我等艳羡不已啊!”洪七开口说道
  
      学武之人,除了身体上的资质外和智慧悟性上的天资外最讲究的就是心性了,然而无论是什么样的心性要求,其核心就是要求修炼者专心一致的去练武。
  
      只有专心,全身心的投入才能取得最大的成就,然而人心杂乱,欲念横流,又有多少人是可以真正全心全意的投入到枯燥乏味而危险重重的练武之中呢!
  
      那些真正能做到这一点的人都是天生练武修道的道种人物,几乎就是属于传送之中的天才人物,只要能成长起来至少也是一个祖师级别的人物。
  
      然而这种人除了典籍古书上的记载,在这个世上真正被人见过的却是几乎没有,只有最接近那种层次的赤子之心是在各大门派中真正有记载也有流传的。
  
      赤子之心,心如顽童,永远都是一心专一的心性,如果能将其引上练武修道的路途基本上除了某种先天有要求的奇功绝技,和内功真气的积蓄上优势不是十分大外,这种人在修炼上基本上是一直都没有修炼瓶颈的。
  
      只要他肯练就一定能练成,简直就和老天爷也儿子一样让人嫉妒又羡慕。
  
      这一点对黄药师这等孤家寡人自然是感悟不深的,但像洪七和段智兴这等一帮之主、一国之主而已就十分渴望了。
  
      “呵呵呵,洪兄说笑了。”王重阳笑着说道:“丐帮人员众多,岂会没有人才。”
  
      “顽石再多又哪里比得上美玉啊!”洪七羡慕的说道。
  
      “哎,我说你们两个就别再说这些了,到现在还爱没有人上来,看了就是我们几个了,明天就要比武交手了,还是需要定个章程出来才是。”一旁的欧阳锋开口说道。
  
      知道欧阳克天资才华,早就已经被震惊了多次的他早已经免疫了这方面的事情。
  
      “区区赤子之心那里比得上我侄子那个妖孽啊!还是华山论剑来得实在。”欧阳锋心中想到。
  
      “不错,时间也差不多了,我等是该定个章程出来了。”同样对人才弟子什么的不感兴趣的黄药师赞同的说道:“不知重阳真人有什么想法吗?不妨说出来听听。”
  
      “重阳确实是有些想法,可以说与诸位听听。”王重阳点了点头说道。
  
      “请”众人开口说道。
  
      “既然是争夺天下第一,那么自然是要让所有人都服的才行,因此我的想法是我们每一个人都与其他人交手一次,每次交手一天时间,日出动手,日落歇手。”
  
      “五天,我等六人即可全都交手一遍了。”
  
      “这样一来大家互相之间对其他人的功力也应该都有了一个十分细致的体会和了解了,自然就不会出现不服之类的情况。”
  
      “五天之后,无输者,且得胜数最多的两人再交手一次以决定最后的胜负。”王重阳缓缓说道。
  
      听到王重阳的话,其他人对视了一眼后,相继都觉着这个方法不错,每个人都交手了一遍,那么自然也就不会有不服的事情发生了。
  
      “毕竟大家都是骄傲之人,就算输了一招半式的不甘心肯定有,不服输也会有,但也绝对没有脸当面反悔的不承认。”
  
      “这到确实是最合适的方式了。”欧阳锋开口点了点头说道。
  
      “嗯,我等也没有异议。”洪七等人对视了一眼说道。
  
      “如此大家歇息一晚后就各自选定对手吧!反正都要交手的这点就不用贫道多说了。”王重阳最后说道。
  
      他不需要选择,因为他是王重阳,华山论剑的举办者,不用说王重阳也知道在场的众人最想要对战的就是他自己了,因此他只需要调整好状态等明天早上看是谁先挑战他就可以了。
  
      看着已经进入调息状态的王重阳,洪七等人当即将目光注视在他身上,随后又朝着其他人身上看了看,再而后才各自收回目光,调息了起来。
  
      欧阳克看着众人无声之下的调息,知道他们恐怕已经在自己心中想着明天挑战的对象了,因此他也无所谓的调息了起来。
  
      反正他已经另有安排,就算正规手段拿不到,欧阳克也觉得九阴真经是逃不出他的手了,因为把握十足,所以稳坐钓鱼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