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电影世界逍遥行 > 第五章 十三姨
    请看书的兄弟朋友们别忘了收藏推荐!请手中有推荐票的朋友们不吝留下一张来,多谢!
  
      ----------------------------------------
  
      刘永福还是走了,带着了几千的黑旗军到安南去与法兰西军作战,除了留下数百的黑旗水军交与黄飞鸿收编组成民团外,还留下了一把写着不平等条约的纸扇。
  
      一个多月,黄飞鸿除了将解散的黑旗水军组成民团和训练民团外,只要一有空闲,便会拿起刘永福赠送的纸扇观看,有时候甚至会将自己关上房间中忘了出来吃饭。
  
      “咚咚咚,师傅,吃饭了!”叶玄一手托着饭菜,一边敲着黄飞鸿的门道。
  
      “哦,是阿玄啊,门没关,进来吧!”房内传来黄飞鸿有些郁郁的声音。
  
      叶玄推门进去,看到黄飞鸿正坐在桌旁,手上拿着展开的纸扇。
  
      将饭菜摆放到黄飞鸿的面前,叶玄站在一旁微笑道:“师傅,先吃饭吧!”
  
      “哦,好,有心了!”看着站在一旁的叶玄,黄飞鸿脸上闪过一丝欣慰。
  
      对能收到这个弟子,黄飞鸿心下很是高兴,叶玄不仅是很有学武的天份,而且还非常的努力,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个弟子虽然见识广,读书也多,却一直很是谦虚,与师兄弟相处也很是和睦,一点也没看不起自己那几个没读什么书的师兄弟,唯一让他担心的是这个弟子的是非观念非常分明,甚至有时候有些想法离经判道,与世不符。在这乱世之中,黄飞鸿非常担心这个弟子哪一天会惹出什么大祸出来。
  
      “你也没吃吧,来,坐下一起吃!”黄飞鸿刚想动筷,看到站在一旁的叶玄,突然停下来道。
  
      “不用了,师傅,等下我出去吃就可以了。”听到黄飞鸿的话,叶玄连忙摇头道,有时候环境真的很会影响人,以前没有任何师徒关念的叶玄,在经过几个月的熏陶,已经有些认可了这种在现代人看起来有些可笑的规矩。
  
      不过,叶玄认为他并不是被规矩所束缚,而是在尊重一个在这个旧社会有侠义仁心的一个人。
  
      “坐下吃饭,师傅有些话想跟你说。”黄飞鸿看到叶玄不落坐,只能加重语气道。
  
      “是,师傅。”看到黄飞鸿坚持,叶玄也只得坐了下来,拿起碗筷自己盛了一碗开始吃了起来。
  
      “阿玄,这世道变了,你回国也有几个月了,有想过以后要做什么吗?”吃着饭,黄飞鸿突然问道。
  
      “啊?!”听到黄飞鸿的问话,叶玄一怔。一直以来,他都是以一个过客的心态来生活的,就算是做事,也一直按照着系统的任务来进行,黄飞鸿问的事情他从来没有想过。
  
      “唉,阿玄,师傅知道你很聪明,做事也很有原则,但是,师傅希望你能记住,不管你以后做什么事,一定要无愧于心。”黄飞鸿放下手中的碗筷,意重深长的道。
  
      经过几个月的相处,黄飞鸿也知道这个徒弟的脾气不是自己一时能改变的,只能希望自己看重的弟子不要走上不该走的路。
  
      …………
  
      喝!喝!--
  
      庭院之中,叶玄赤着上身,身形辗转腾挪,时而如虎,动作沉雄,声威叱咤,有龙腾虎跃之势;时而如鹤,身手灵捷、动作迅速、有气静神闲之妙,一招一式演练着虎鹤双形拳。
  
      经过几个月的习武,叶玄的身体再不似刚来时的瘦弱,而是全身肌肉冗起,一块块棱角分明,充满了爆发力,整个人隐隐散发着武人的精悍气势。
  
      而在系统里面,叶玄的个人属性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气血:12
  
      精神:10
  
      力量:11
  
      敏捷:11
  
      技能:十字拳(3级)、工字伏虎拳(2级)、虎鹤双形拳(2级)、针灸之术(1级)、西医外科(1级,临时)、英语(4级,临时)、枪械(4级,临时)。
  
      修行点数:1000
  
      这些都是几个月来,叶玄靠着练武一点点的改变而来的,每天看着系统里个人属性的变化,也是他习武的动力。
  
      “阿玄,停一下,等下张舅公约我到大同酒楼喝茶,你换身衣服跟我一起去。”看到叶玄一套拳法练完,原本正站在他身旁观看的黄飞鸿突然说道。
  
      “好的,师傅!”叶玄擦了把头上的汗,笑道。
  
      自从第一次**战争之后,**无能的清政府一直被各国列强视为一块肥肉而肆意的欺辱,清政府一边对国内高度镇压,一边对各国列强极度忍让,一再签定各种不平等条约。各国列强在中国境内划地称王,行事肆无忌惮,无法无天。
  
      佛山做为广东临海地区自也不例外,大街之上行走着穿着西洋服饰的洋人,英国与美国的士兵更是背着双手如同巡视自己的领土一般,一路之上,叶玄看到,只要是看到洋人,普通百姓多会露出一丝畏惧之色,然后不知不觉的让路,而洋人则横冲直撞,好像这是应该的一般。
  
      “佛山的洋人是越来越多了。”走在街上,看着来来往往的洋人,黄飞鸿对着走在他身后的叶玄道。
  
      “是啊,不是听说朝庭在搞什么洋务运动吗?可能清庭现在很需要这些洋人吧。”叶玄撇了撇嘴,冷笑道。
  
      对于这什么洋务运动,做为现代学过近代历史的叶玄最清楚这个所谓的洋务运动的后果了。
  
      “外国真的有那么好吗?十几年前,朝庭一些人喊出“师夷长技以自强”的口号来进行改革,可十几年过去了,为什么我们不仅没有自强,反而倒签订了越来越多的不平等条约呢?”黄飞鸿双目茫然,伸手摸了摸怀中的纸扇,似问叶玄,又似自言自语的道。
  
      “师傅……”看到黄飞鸿的模样,叶玄心下很不是滋味,想着要不要跟他说说这什么洋务运动失败的原因,跟他说这清政府没救了,过个几十年就要被一个姓孙的给革了命。
  
      “什么事?”黄飞鸿回过神来,回过头看了一眼叶玄。
  
      “哦,没,我是想说大同酒楼到了。”叶玄将到嘴的语咽了回去,脸上扯出一个微笑道。
  
      “哦,到了?那我们进去吧!”黄飞鸿奇怪的看了一眼叶玄,转身朝着大同酒楼的门前走了进去。
  
      大同酒楼是附近最大的本土酒楼之一,广东人有喝早茶的习惯,所以现在酒楼内人满为患,很是吵杂。
  
      “黄师傅,黄师傅……”
  
      “黄师傅,您来了,张翁说您若来了,可以到赏雀楼去,他现在在里面跟人聊天呢。”不愧是黄飞鸿,一进到酒楼内,便有无数人朝他抱拳行礼,叶玄随着黄飞鸿走过人群,店小二上来道。
  
      “好的,多谢小二哥了!”黄飞鸿微笑的抱拳对小二道。
  
      “黄师傅客气了。”
  
      这个时候,很多酒楼都有专门搞了一个赏雀楼来供那些闲来无事,喜欢玩鸟与溜鸟的有钱闲人能聚在一起娱乐,据说这个爱好是从京城那些八旗子弟兴起的。
  
      赏雀楼内除了放着几张桌子外,空间很是空旷,四周挂着一排排的鸟笼,一只只名贵的鸟在笼内嬉闹着,声音清脆悦耳。
  
      “黄师傅,黄师傅……”看到黄飞鸿进来,那些人顿时连连拱手,同时让出一条路让黄飞鸿与叶玄经过。
  
      “各位乡亲父老,大家好!”黄飞鸿边走边抱拳笑道。
  
      “飞鸿!”一个拿着纸扇带着眼镜的老者看到黄飞鸿,笑着走了上来。
  
      “舅公,几年不见,你更精神了。”黄飞鸿看着老者,笑道。
  
      “托福……飞鸿,你看看,这次谁跟我一起回来了?”老者朝着黄飞鸿笑着眨了眨眼,拿着纸扇朝着身后不远处指了指道。
  
      站在黄飞鸿的身后,叶玄随着老者的指的方向看,看到一群人围着一台以前只有在电视上的博物馆才能看到的古老照像机,一个身材修长,身穿洋服的女人正钻在照像机后面的黑布内。
  
      似乎听到身旁人议论声,那个女人从黑布内钻了出来,看到黄飞鸿,精致的脸上泛起一抹动人的微笑。
  
      “十三姨?”黄飞鸿看到那女人,一怔后笑道。
  
      “飞鸿!”
  
      十三姨看到黄飞鸿,笑着快步走了过来,伸手抓住黄飞鸿要抱拳的手,跟他握了握手。
  
      “师傅,洋人见面是握手的。”叶玄在黄飞鸿的身后提醒道。
  
      “哦!”黄飞鸿尴尬的笑了笑。
  
      这个时候,十三姨身后的一个外国女人走了过来,十三姨笑着拉住那外国女人的手,朝着黄飞鸿笑道:“来,飞鸿,我给你介绍,她叫joanna。”
  
      “howdoyoudo!”外国女人伸手握住黄飞鸿的手,迸了一句洋话。
  
      “do?什么do?”黄飞鸿一怔,转头问叶玄。
  
      “师傅,这洋女人是在问侯你,跟我们说你最近好吗一个意思,你回iamfine,就可以了。”叶玄在他耳旁低声道。
  
      “fine,fine!”黄飞鸿干笑的跟外国女人握了下手便抽了出来,低声朝着叶玄报怨道:“这洋鬼子的话可真够古怪的。”
  
      “这是我新收不久的徒弟,阿玄,他几个月前刚从美利坚国留学回来。”看到旁边的人都看着自己身后的叶玄,黄飞鸿笑着介绍道。
  
      “张舅公,十三姨,你们好!”听到黄飞鸿介绍自己,叶玄伸出手朝着两人握了握手道。
  
      “你好!你好!”两人听到叶玄竟然是留学回来的,都很有礼貌的跟叶玄握手。
  
      “飞鸿啊,来,我们跟这只鸟照张像。”招呼打完,张舅公笑拉着黄飞鸿的手,朝着一张放着鸟笼的桌子走去。
  
      “好啊!”黄飞鸿微微一笑,跟着张舅公走了过去。
  
      “这只老赵的“贵妃雀”可是难得得很,最近出尽了风头,金贵着呢。”张舅公拉着黄飞鸿坐下,指着桌上鸟笼内那只青翠色的鸟道。
  
      “坐,飞鸿啊,这照相很容易的,看着那边就可以了。”张舅公指着十三姨手中的那架照相机道。
  
      叶玄并没有跟着黄飞鸿,而是走到十三姨的身旁,饶有兴趣的看着十三姨手中的那架古董照相机,这种照相机除了主体加木制的三脚架外,还需要一个人拿着一架如同太阳照明灯的东西,最奇葩的是,这个东西还需要加镁粉。
  
      “不要动,动了照了就不漂亮了,坐好!”
  
      “预备,一,二,三!”
  
      “噗!”
  
      一道火光猛的从那如同太阳照明灯中喷出,正正襟危坐的黄飞鸿猛的一惊,一脚把旁边的张舅公连人带椅的踢了出去,自己也朝一旁跃去。
  
      再看那只原本放在桌上羽色鲜艳的“贵妃雀”,此时竟被倒吊在笼子里,全身的羽色被烧得精光,变成了一只被烤熟的小鸟。
  
      “噗嗤!--”叶玄看着那只还冒着烟的小鸟,不禁笑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