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梁仕容传记 > 175章 闻经求佛道

  近几天,因为下雨,县城里柴市上卖柴的人很少,柴市成了柴贩子的天下。
  客栈那位老掌柜踮着脚,向路口眺望。有几个柴贩子在他身后说:“老掌柜,今天下大雨,慧能肯定没去砍柴。你就买我们的吧。”
  老掌柜说:“去去去!等到天黑,我也要等着买慧能的柴。”
  一个小贩说:“我们的山柴,也是慧能他们那些人从同一座山上砍来的,为啥偏偏非买他的呢?”
  “人家慧能砍的柴,都是长在山尖岩缝里的硬木,火旺,经烧。而你们,为了多赚钱,都是低价收购的那些半朽半烂的暄软木头糊弄人。所以,十几年啦,我们客栈烧的一直是慧能砍的柴。好,好好,你们看,慧能那不是来了嘛!”
  慧能挑着柴担子走过来。客栈掌柜迎了上去,抱怨道:“今儿咋来迟啦?让我好等。”
  慧能放下担子,擦擦额头上的汗,笑着说:“大爷,今天不是往你客栈里送柴的日子呀。你怎么到柴市里来了?”
  “客栈住进了一帮来本地进货的外地客商,吃饭喝水的人多,就把原来存留的木柴用光了。”
  慧能指着柴担说:“那正好,我今天担来的是落地柴,虽然外表被雨淋湿了,但里面早干透了,立马就能烧。”
  老掌柜笑着说道:“好,好!我就知道,有你慧能,就有我老汉的好柴烧。走吧,将担柴给我送到店里去吧。”
  慧能还是憨厚一笑,点点头,担起柴,跟着老掌柜向客栈走去。
  熟门熟路,慧能将柴送进灶间后,来到前堂,接过小二哥递来的一碗茶水,“咕咚咕咚”灌进了肚子。
  店小二笑他:“你饮水像头驴呢?”
  慧能也自嘲:“我渴得就像一头驴,喝起茶来自然像饮驴啦。”
  老掌柜将柴钱交给慧能。他数都没数便放入口袋,给老掌柜鞠躬说:“谢谢大爷,您总是照顾我。”
  老掌柜说:“彼此彼此,这些年烧你的柴,给我们省了不少钱。慧能呀,这几天客栈住满了,你多给我送几担柴来。”
  慧能点点头,向店铺门口走去,忽觉随行有一和尚打扮的客人在喃喃自语,边行边念:佛告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众生之类:若卵生、若胎生、若湿生、若化生,若有色、若无色、若有想、若无想、若非有想非无想,我皆令入无余涅槃而灭度之……
  仿佛神差鬼使,慧能不经意间听到几句经文,莫名其妙地感到十分亲切,似乎还有几分熟悉。他若有所思,不知不觉停住了脚步,站在一旁倾听。随着经声徐徐传来,他的脸色越来越祥和恬静,心如止水,一波不生,一波不起……忽然,他觉得自己的心好像正在悄然打开,融入经文之中:如是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何以故?须菩提!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所谓我相者,即恃有财产、学问、地位而轻慢他人;所谓人相者,虽然行仁义礼智信,但以此为资本而骄傲自负,蔑视普通人;所谓众生相者,将好事揽入自己怀抱,把坏事推给别人;而以自己的好恶为标准分别取舍者,即是寿者相。
  有此四相者,当然是凡夫,而不是菩萨!
  ……须菩提,于意云何,可以身相见如来不?不也,世尊,不可以以身相得见如来。何以故?如来所说身相,即非身相。佛告须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
  慧能心身跃动,不由自主地想起了父亲的死、母亲的病、白云道长的长生、高高矗立的山峰。这一切,都不过是一种虚妄!那么,如何才能透过假象而见诸相非相呢?
  ……是故须菩提,诸菩萨摩诃萨,应如是生清净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
  “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这一声,好像来自宇宙中心的呼唤;这一声,恰似发自灵魂深处的呢喃;这一声,他仿佛已经期待了很久很久,好像从一生下来,他就在等待着它的到来……他像是突然之间受到了强烈的电击一样,愣了,呆了,傻了——然而他又能清晰地感到一股气息从他的节节脊椎向上射出,直贯脑髓,冲出脑壳,与这渴望了千百万年的声音融为了一体……
  他百感交集,泪流满面,身体情不自禁地微微颤抖……
  慧能脸上的表情在急剧变化!他心中无以言状地激动,充满了巨大的喜悦。像是有一股生命的暖流,从他的灵魂深处源源涌出,滋润了身体的每一个关节、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生命的智慧之泉冲破一切障碍,汩汩喷涌……
  他原来在生活和劳作中所领悟的心的妙用,所有的一切,都有机地联系起来,融会贯通了。心灵开窍的感觉真好。他感到他像一片云,在天空中自由自在飘荡,又像回归到童年,躺在母亲温暖的怀抱里听着妈妈慈爱地哼唱。无限的幸福、无限的光明,愉悦着他的身心,世界在他眼里变得那么美好,那么和谐、清澈。透过房顶,他似乎看到蓝天上几缕白云悠悠飘动;穿透墙壁,远方一抹青山淡淡如烟;绿草茵茵的田野,仿佛近在眼前,无名野花在微风中摇曳,连小树的每一次晃动,都是最曼妙的舞蹈……
  ……不取于相,如如不动。何以故?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慧能见那位老者诵经已毕,即上前施礼问那客人说:“敢劳请问师父,你方才念的是什么经?是从哪里学来的?”
  老者应声抬起头来那一瞬间,慧能一愣,认出了这位客人原来是金台寺寂空禅师。
  金台寺在新州县城柴市附近一个小山岗上,平时,慧能卖完柴后,见时间还早,便会去金台寺听经,故认识寂空禅师。
  寂空禅师和善地问道:“小伙子,你有什么事?”
  慧能赶紧说:“大师,请问,您刚才念诵的是什么经呢?”
  “《金刚经》。我刚刚从黄梅县双峰山东山寺那儿请回来的。”
  “黄梅在哪里呀?”
  “在蕲州,距离我们这里有好几千里远呢。老纳我来回走了好几个月呢。”
  慧能无限神往地自言自语道:“黄梅,东山寺……”
  寂空禅师继续说道:“东山寺,就是弘忍大师住持的寺庙。”
  慧能有些不好意思地问:“请问,弘忍大师是谁?”
  寂空禅师哈哈一笑,说:“小伙子,你跟我斗禅机呀?弘忍大师,当然就是弘忍大师啦。”
  看到慧能更加局促,寂空禅师又哈哈大笑起来:“我逗你玩呢。弘忍大师是禅宗第五代祖师,是当今最有名的高僧,弟子有一千多人。大师教导僧人和在家弟子,只要奉持这部《金刚经》,就可以明心见性,觉悟得道。所以我千里迢迢把《金刚经》请回来,无论走到哪里,都将经书带在身边,一有空闲,就拿出来读诵。”
  慧能非常羡慕,情不自禁自语着:“《金刚经》……应无所住而生其心……黄梅……五祖弘忍……”
  寂空禅师说:“小伙子,你对佛法感兴趣?”
  慧能点点头:“我刚刚听到你念诵《金刚经》,心头突然明亮起来,像是开了窍。虽然说不出道理,但我觉着我好像悟到了大山呀、树林呀、还有咱们人,最为真实的东西。可是,这东西又是那样普通,说出来也难以令人相信……”
  寂空禅师不禁“噌”地一下从凳上站立起来,双手合十,惊奇地说:“阿弥陀佛,你这是开悟了啊!”
  慧能不相信,说:“不会吧,我对佛法全然不知,又大字不识一个,而且是个穷得叮当响的打柴仔……”
  寂空禅师打断他:“人无贵贱之分,只有慧根之别。我佛说过,一切众生都具佛性,佛法面前人人平等,众生平等。连小虫、小鸟都可得道,何况是你。我看你资质聪明,很有善根,若是能去黄梅东山寺拜五祖弘忍为师,深入佛法,参禅悟道,一定会有极大成就。”
  慧能听寂空禅师如此之说,很兴奋,很高兴,但旋即又陷入了沉思,样子苦恼至极,不禁惆怅地长叹了一声。
  寂空禅师关切地问:“小伙子,你心中有什么放不下的事?”
  慧能说:“我多很早就去世了,只有我与娘亲二人相依为命。家道贫寒,只能靠我卖柴维持生计。我一日不打柴便一日无米吃,娘亲离不开我。”
  “小伙子,在我看来,不是你娘亲离不开你,而是你离不开娘亲。你从心眼里害怕离开娘亲,怕失去娘亲的爱护!”
  慧能一怔,细想,寂空禅师的话很有道理。
  “年轻人,应该不计一切辛劳去追求人生大道、宇宙真理才对啊!不是我老纳自夸,遥遥几千里路程,不是都没挡住我吗?这样吧,我先资助你十两银子,用作你娘亲的日常花销。”
  寂空禅师看到慧能想表示什么,摆摆手又道:“别,小伙子,你先别推辞,就算我抢先一步供养你这位肉身菩萨吧。你回去安顿好你的娘亲,然后到黄梅东山寺去找弘忍大师。老纳相信,五祖一定会善待你的。”
  说着,寂空禅师从一个布袋里掏出一封银子,递给了慧能。慧能感激涕零,磕头跪拜。
  寂空禅师说:“小伙子,你行此大礼,我可受用不起。”
  慧能说:“您如此慷慨解囊资助一个素昧平生的后辈,从您身上,我看到了学佛者的心胸。您放心,我一定效仿古人,刻苦修行,弘扬佛法,以此报答您的成全之德。”
  惠能接过银两,高高兴兴地回家了。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