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斩赤之荆棘王座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再现

  五月到来的时候,帝国各地的气温都慢慢开始变得炎热起来,烈阳的照耀下,万物生机盎然,但即便是在这样的日子里,蔓延帝国各地的战争仍然没有半点停息的势头,反而愈演愈烈。
  如今帝国三方乱起,被委以重任的哈维尔、艾斯德斯这两位帝国名将,分别率领麾下的军团东征西讨,迎战祸乱一方的安宁道和西方异民族。
  原本是一切顺利的大好形势,但没过多久,他们都因为各自的缘由而使得战局陷入僵持之中,一时半会儿根本无法从战争的泥潭中脱身出来。
  与此同时,革命军整整三十万军队从东南边境一路平推过来,终于来到了帝都最后的屏障——汜水关,与之对阵的则是帝国中号称最精锐的近卫兵团,由“帝国之柱”布德·埃利奥特亲自临阵指挥,这场面不可谓不浩大。
  革命军的部队在汜水关周边地区扎营的第二天,惨烈的攻城战便正式打响了。
  面对革命军势如狂龙的猛攻,布德的压力不小,但他不愧是久经战阵之人,十分沉稳地执行着原定计划,固守城池的同时,也早就清空了周边城镇的物资,使得革命军难以通过以战养战的方式自行补给。
  与此同时,远在西南军区的少将安德烈也收到了布德的命令,率领还留守于军区的三万多士兵不断从革命军的后方袭扰,不仅回避正面作战,还不时派出小支游击部队去截断革命军的粮食供应,令后者烦不胜烦。
  由哈维尔和布德联手布置的计划到目前为止都进行得很顺利,若是能让革命军一直处于像这样腹背受敌,并且军粮持续供应不上的状态,甚至不用艾斯德斯和哈维尔领军回援,革命军就会先行崩溃了。
  所以,即便得到消息说东西方战线突发了很多状况,援军到来的时间大概还要往后延迟一些,布德仍能沉得住气,他认为帝都这边的形势还算稳定,就算需要支撑更久的时间,他也自信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数遍整个帝国,布德的战略眼光也是数一数二的,他说没问题,自然是有自己的一番逻辑和考量——局面尚在掌控之中,这就是他所得出的结论。
  然而,此时正与近卫军团热火朝天开战的革命军中,却有一人具备着毫不逊色布德半分的睿智和战略眼光,在经过一番详细的调查后,便非常尖锐地找到了敌人布局中最为薄弱的环节,并且迅速采取行动。
  无论是刀剑的碰撞,还是谋略的交锋,在一切尚未尘埃落定之前,要下结论都还为时过早。
  -
  距离汜水关的战争非常遥远的西南千军城中,今夜的太守府依旧灯火通明,府内到处都是负责巡视的护卫和私兵,防御部署比之战争打响前高出了数个级别,恐怕连一只老鼠都无法在不被察觉的情况下溜进去。
  防卫森严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帝国现在到处都在打仗,而身为贵族,则大都是很惜命的,为了防备可能出现的暴民和乱兵,这样的做法委实无可厚非。
  不过此处是西南地区,这个地界在整个帝国范围内都是治安极好的,其实并不用担心这些问题,而太守府的防卫也确实不是因为这个而设置的,而是出于别的理由。
  太守府的书房内,一袭白色锦衣的青年贵族正借着灯光翻看着手中的文件,室内一片安静,只有纸页被翻动的沙沙声,他的神色认真而专注,不时还动笔写些什么,时间便在这样的氛围中悄然流逝。
  伊诺克·格雷戈里,千军城太守,正是哈维尔离开西南军区前委托重任的两人之一。
  在这一次帝都与革命军的战争中,作为和安德烈一样的参与之人,他的职责是在暗处负责后勤支援,并向前线作战的安德烈提供军机情报,虽然不属于万众瞩目的那一类,但在整个计划中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哈维尔曾在革命军内部安插了许多密探,尽管在一次内部的大清洗中被拔出了一部分,但仍旧剩下不少身居重要职位的可用之人。
  这些人将革命军中的一些机要情报通过某种渠道传递出来,再由对“暗影部队”拥有一定指挥权的伊诺克进行归纳整理,然后筛选出其中对当前战况有作用的信息交给安德烈,使其在情报信息方面拥有绝对的主动权。
  几乎可以这样说,安德烈之所以能如此嚣张地在革命军背后蹦跶,又是侵袭骚扰又是抢夺补给,而革命军却偏偏找不到有效的解决办法,伊诺克在整个过程中的运筹帷幄是至关重要的。
  长夜渐深,书房内依旧是落针可闻的安静,窗外护卫巡逻的脚步声依稀可闻,伊诺克将手中最后一份情报处理完毕后,随手搁置在旁,然后低头陷入沉思,又拿起笔不停在一张新铺开的宣纸上写写画画,两道眉毛时而紧皱,时而又舒展,像是在做着什么推演。
  良久之后,终于得出确切结论的伊诺克长舒一口气,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拿起书桌旁一杯已经凉掉的茶水喝了一口。
  他的动作随意,却又不失优雅,很明显是在长期贵族教育下所形成的深刻烙印,而事实上伊诺克在贵族的圈子里也确实是一个风云人物,就连哈维尔也曾经说过:这家伙简直就是“贵族”这个代称的模范人物,我可学不来他。
  “如此一来,下一步的计划就可以敲定了。”
  伊诺克放下茶杯,又拿起书桌上写满文字的宣纸从头看了一遍,最后点点头,眼里微微露出一丝冷意。
  “革命军……哼,以革命的名义自居,但做的事情却跟匪寇没什么区别,不过是一群犯上作乱的反贼罢了……待到我的计划完成,就将你们这些渣滓全部送入地狱!”
  伊诺克是文士,精通内政之外,更为擅长的则是谋略和智计,这些日子以来安德烈的所有行动,都有他在幕后运作的影子,而这一次,为了击溃革命军,他又拟定了一个新的计划。
  没错,是击溃,而不是拖延时间等候援军到来。
  伊诺克从来都是一个有野心的人,贵族的虚名并没有让他感到满足,他想要追求更多的东西……比如载入史册,比如名垂千古,还比如坐上大臣之位。
  为了实现这些目标,伊诺克做出了很多努力,其中就包括和哈维尔这个前途无量的将星交好,将自己和他绑在同一辆战车上,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这无疑是一场赌博,而幸运的是他赌赢了。
  但这些还不够,伊诺克还需要进一步证明自己的能力,眼下这场战争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若是他能在哈维尔和艾斯德斯这二将回援帝都之前,先一步用自己的谋略将革命军的部队击溃,如此的功绩,毫无疑问能让他在帝国中声名大震,甚至有可能成为帝国历史上最年轻的大臣——只要他能做到的话。
  这当然不是异想天开,伊诺克是个务实之人,所提出的每一个计划,自然也在相当程度上具有可行性。
  他打算以安德烈对革命军后方的侵袭骚扰为假象,分出一支部队从一条横跨黑风山脉的密道通过,在革命军总部目前兵力空虚的现在,一口气端了他们的老巢。
  即便是革命军的反贼,他们也都是有家人存在的,只要能够控制住这些人,然后再利用这一点大做文章,让那些正在全力攻打汜水关的士兵,甚至将军都听到这个消息。
  到那时,敌方军队则有极大的可能性会爆发哗变,就算革命军的高层能用雷霆手段勉强控制住局势,军心已散的部队,还能什么用呢?
  到那时,革命军将会不攻自破!
  当然,这个计划说来简单,真正运行起来肯定是会出现很多问题的,而这一切都需要伊诺克强大的运筹能力先行做好一系列的准备和布置,前期工作若是完成得顺利,等到计划正式执行的时候,则必定是势如破竹。
  脑子里还在细细构思着自己的计划,揣摩着个中关键环节,思绪飞扬间,伊诺克又想到明天写信时该用什么样的措辞,才能让安德烈答应偏离原定的计划流程,陪他冒险干这一票,以那家伙的死脑筋,这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伊诺克放下手中的宣纸,又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冷茶,也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了些许违和的地方,原本随意坐在椅子上的身体也稍微端正了一些。
  似乎……有些太安静了。
  伊诺克眯了眯眼睛,又侧耳仔细倾听了一阵,还是一片令人难以忍受的寂静,没有任何声音,就连护卫巡逻时若有若无的脚步声都消失了,死一般的安静。
  有问题!
  伊诺克眉头一皱,正要起身去外面看看究竟,然而下一刻,只听哐啷一声,却见书房的门从外面被粗暴地推开了,随后刺鼻的血腥味悄然飘入房内,令他整颗心顿时沉了下去。
  书房的门口处,一个褐发少年迈着染血的步子慢慢走了进来,他面容清秀,身披风衣,右手握着一把染血的钝刀,像是才杀过人。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则是他那一双仿佛龙兽般的十字血瞳,其中的煞气即便是杀人无算的刽子手看到也会不由得胆颤心惊。
  伊诺克并不认识这个少年,但如果哈维尔在这里,必然能一口叫出他的名字——塔兹米!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