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九十四章 兄弟
readx();    “聂云少爷,你还是先出去吧……”
  
      “未经通传就闯进议事大殿,就算告到城主府,也是你的错,好汉不吃眼前亏,千万不能意气用事!”
  
      一些和支持杨彦的长老的这大、二两位长老这样,咄咄逼人,生怕彻底得罪聂家,好心的劝了一声。
  
      “诸位长老的好意我心领了!”听到这几个长老的好心劝告,聂云笑了一声,转头向大长老、二长老“就凭你们两个垃圾货色也想将我赶出去,脑子没进水吧!”
  
      “你说我们是垃圾货色?找死!”
  
      听到少年的话,二长老脸色顿时绿了,额头上青筋迸出,双眼赤红宛如发狂的疯狗。
  
      “说你是垃圾货色,是抬举了,应该说是屎一样的东西,我劝你少在这里臭气熏天,赶快滚出去,不然一旦动起手,变成死人就不好玩了!”
  
      聂云轻轻一笑。
  
      “变成死人?我变成死人的是你!今天大家都到了,这小子对我不敬,我必须教训他,否则我们杨家的颜面何存!”
  
      二长老虽然暴怒,还是有些忌惮气宗境界的聂啸天,吼了一句,将大义的虎皮拉倒身上。
  
      “你好废话!”
  
      聂云无奈的摇摇头,身体一晃,突然化作一道长线,突兀出现在二长老面前。
  
      “什么?”
  
      二长老没想到他拥有如此快的速度,脸色一下变了,双手猛地向前平推,浑厚的力量笔直向眼前的身影狂涌。
  
      “趴下吧!”
  
      面对攻击聂云躲都不躲,一伸手,兵甲境初期巅峰的力量顿时毫无保留的释放了出来!
  
      啪嗒!
  
      二长老一跟斗趴在地上,脸色煮熟的茄子一样,呈酱紫色,整个人趴在地上如同一只被打伤夹着尾巴的狗!
  
      “敢在聂家议事大殿对聂家长老动手,放肆!”
  
      大长老没想到少年一只手就将二长老打的爬到在地,气得哇哇乱叫。
  
      “放肆?放肆你个头啊,想动手动手便是,少拿些大话给自己撑场面!”聂云摇头。
  
      “你……好!好!既然你自己找死,就休怪我心狠手辣!告诉你,兵甲境每一个级别都犹如天上地下,不知的了什么机遇就敢在这嚣张,你也给我趴下吧!”
  
      大长老被彻底激怒,双手一翻强大的真气如龙临渊,撕破空气就向聂云当头咬下!
  
      “算了,你也一块吧!”
  
      轻哼一声,聂云拳头一挺,满空的真气顿时消散,大长老就和二长老一起并排趴在地上,丧家犬一般。
  
      “既然你们不想听从族长的约束,我今天就废了你们,省的杨家多出害群之马!”
  
      将二人打趴下,聂云并没留后手,手掌一伸,就各在二人气海上拍了一下。
  
      咔嚓!咔嚓!
  
      两个脆响,大、二两位长老就立刻气海崩塌,一身修为化为流水。
  
      “啊……我的力量,我的实力!”
  
      “我不甘心……”
  
      气海被破,两大长老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惨叫出声,声如杜鹃。
  
      “杨彦族长,这两个废物我帮你处理了,要杀还是要关在牢里,永远不放出来,就由你决定了!”
  
      如果这两人是聂家的长老,聂云会毫不留情斩杀,不过现在毕竟在杨家,不能做到太绝。
  
      “杀了,关在牢里永远不放出来?”
  
      听到少年如此随意的话语,一出手就将两个兵甲境的长老废除,大厅内所有人都嘴角抽搐,一时间大殿寂静的落针可闻。
  
      太狠了!
  
      “好,来人,将这两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拉倒刑法台吊起示众,三天三夜后,凌迟处死!”
  
      杨彦和聂云接触的时间长了,也知道该出手的时候犹豫不决,会给以后造成麻烦,当下一摆手喝道。
  
      “吊起示众,凌迟处死……”
  
      听到族长的安排,众人更是抽搐,貌似……族长更狠!
  
      一时间跟大、二两位长老一心,想要为他们出头的长老,全都悄悄下来,生怕牵连到自己。
  
      “对了,刚才说到聂云少爷要借血龙战甲,不知各位长老怎么?”
  
      见立威成功,可以想象以后家族会越来越好带,杨彦心中暗自满意,继续问道。
  
      “借!”
  
      所有长老异口同声的喊道。
  
      不借能行吗?我们还没活够啊……
  
      很快,聂云就将血龙战甲拿在了手上,一之下果然不错,淡黄色的甲胄上,一条血红色的纹路犹如巨龙一般随时都会跃起飞翔,密密麻麻的鳞片紧密插在上面,好像能将一切攻击都挡在外面。
  
      “不错!有了这东西,洛倾城就算遇上气宗强者的偷袭,都不会有事!”
  
      用真气在战甲上转了一圈,发现防御力惊人,聂云眼睛一亮。
  
      “聂云,你要去做什么,带上我吧!”正打算将血龙战甲收进纳物丹田,就到杨彦一脸着急的走了过来。
  
      “带上你?算了,比较危险,还是不带了!”
  
      杨彦现在只是出体境巅峰,即便配合烈焰斧和蚩霄神斧武技,也最多能和成罡境中期的人战斗,这种实力,在进入洛曲墓这件事上,没太大作用!
  
      洛曲墓妖族打主意这么久了,自己等人要去的话,肯定会有很多麻烦,因此去的人实力不能太差,否则,自己也照顾不过来!
  
      “就因为危险才要带着我!咱们是兄弟,兄弟出生入死,我却在家里安心当族长,我做不到!”
  
      杨彦拳头捏紧。
  
      “你……不怕危险?”听到他的话,聂云心中一动。
  
      “不怕,死也没什么!”杨彦一哼。
  
      “好,既然你这样说,就跟我们一起吧!”听到对方宣誓般的话语,聂云眼圈一红。
  
      什么是兄弟?
  
      兄弟会在明知道很危险的情况下,毅然毫不犹豫的站在你身边,兄弟会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为你撑起一片天!
  
      这就是义!
  
      这就是情!
  
      这就是兄弟!
  
      “你们要干什么,怎么不带上我?”
  
      二人话音刚落,就听到一个淡淡的笑声,一个青年也大步走了过来。
  
      冯霄!
  
      “这次非常危险,弄不好就会死亡!”
  
      “算我一个!”
  
      冯霄淡淡一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ps:凌晨更新求各种票票,不要吝啬,全都投过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