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其实我是个驯兽师
    姜游气宗中期实力,在加上外功强悍,一对铁手号称不败,在魏晨心中被人打伤的可能小!
  
      现在脸sè变成这样恐怕是在修炼什么功法!
  
      只不过……练功你什么时候练不行,非要和一个陌生小子握手的时候练,连自己的话都不听,这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少爷,好像……姜副团长不是在练功,而是被人捏成这样的……”
  
      听到魏晨的嘀咕,刚才说话的佣兵团擦了擦头上的冷汗急忙说道。
  
      练功,谁他妈练功练成这样?真要这样的话,那是走火入魔吧……
  
      “被人捏的?”
  
      魏晨顺着声音的意思看去,果然看到姜游正和那小子握手,不过二人全都一动不动,身上没有任何真气,从自己的方向看,根本看不出是谁在捏谁。
  
      “胡说八道什么!姜副团长一双铁手神风城都有名,你难道以为一个养气境的小子,不用真气能将他打伤?”
  
      转头呵斥了说话的佣兵一顿,魏晨一脸自信。
  
      姜游掌上功夫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非常清楚,当初曾亲眼看到不用真气一巴掌将一块钢铁拍成铁饼!
  
      如此强劲的外功力量,说被一个少年捏的面目发黑,打死他都不相信!
  
      “呵呵,杨云,不错的名字,我算认识了!”
  
      刚呵斥完说话的佣兵,就听到一声大笑,随即就看到姜游身上真气一荡,二人相握的双手分开。
  
      此时的姜游脸sè恢复如初,似乎之前一点事情都没发生一般。
  
      “姜副团长,久仰久仰……”
  
      聂云抱拳应了一声,后退到人群,不在说话。
  
      “姜副团长,将这些人给我全部杀了!”
  
      见姜游并没任何异常,魏晨想起刚才的耻辱,再次吼了出来。
  
      “魏晨,你想反悔?”
  
      铁岩佣兵团的众人这才注意到魏晨,听到他这样说,全都脸sè一变。
  
      姜游真要听他的动手,自己等人弄不好全要死在这里!
  
      “哈哈,反悔?这个世界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我就算反悔你能将我怎么样?铁兰,你个们,你不是很高傲的吗?不是一直在装吗?我今天我就让你在我身下变成婊子……”
  
      魏晨脸sè狰狞的狂吼,不过吼声还没结束,突然一个手掌横着抽了过来!
  
      啪!
  
      可怜的家伙斜飞了出去,再次一头插进杂草。
  
      “我们珞雍和铁岩并称神风帝国三大佣兵团,应该互敬互爱怎么可能自相残杀?再说,打赌输了,我们就要马上离开,绝不会做不守信诺的小人!”
  
      姜游双手背在身后,一脸正气,似乎刚才魏晨的话让他非常生气,触犯了他的原则,这才含怒出手。
  
      “这……”
  
      铁兰等人你看我我看你都觉得快要疯了。
  
      魏晨和姜游不是一伙的吗?这两个家伙到底唱的哪一出?
  
      不过不管唱哪一出,只要不对自己等人动手就行!
  
      “好了,铁龙副团长,铁兰小姐,这次是我们鲁莽了,我们愿赌服输,告辞!”
  
      不理会铁兰等人的惊讶,姜游对铁龙一抱拳,招呼众人抬起已经变成猪头的魏晨,大步向谷外走去。
  
      虽然魏晨是少爷,可要论权利和实力的话,还是姜游强上一些,珞雍佣兵团众人不敢违背他的命令,急忙将魏晨架了起来,带着向谷外走去。
  
      不一会一行人就彻底消失在黑暗里,什么也看不见。
  
      “这个……姜游怎么变了个人似地?”
  
      “不会因为看到小姐能控制铜臂巨猿害怕的走掉了吧!”
  
      “这不可能啊,他们既然能降服这头巨猿,又怎么可能怕别人控制?”
  
      看着珞雍佣兵团的人逐渐走远,彻底消失,廖峰等人都觉得莫名其妙,不明所以。
  
      今天这事也太富戏剧吧,刚才听到魏晨咆哮要杀光自己等人,自己就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却没想到姜游突然反水,不但阻止住战斗,还将魏晨揍了一顿……
  
      这到底怎么回事?
  
      相对于众人的疑惑,铁龙和铁兰却同时眉头皱紧看向不远处这个实力并不强的少年!
  
      他们虽然也不明白姜游为何会突然反水,可也猜得出,肯定和这个少年有关!
  
      这个少年和铜臂巨猿说了两句,巨猿反水,又和姜游说了几句,姜游也反水,不会这家伙是个蛊惑师吧?
  
      想到这二人同时生出了之sè。
  
      蛊惑师也是特殊天赋的一种,拥有蛊惑丹田和三寸不烂之舌,一旦让他停下说话,就算意志坚定的贞女也能被说成荡妇,心态淡然的道士也能被说成赌徒!
  
      这种天赋的人尽管没有太强的战斗力,可口舌之利却胜过百万雄师!
  
      据说当年一位帝王就被一个蛊惑师蛊惑,做出了错误的决定从而失去了江山!
  
      如果这家伙真是个蛊惑师,那可真要小心了,他的每句话恐怕都没有真的……
  
      “你到底什么人,蛊惑师?”
  
      铁兰看向聂云忍不住问了出来。
  
      云,只是个小家族的人而已,怎么可能是蛊惑师……”听到问话,聂云这才明白对方想些什么,苦笑一声。
  
      刚才铜臂巨猿之所以能听铁兰儿的话,是因为自己过去不但将姜游的真气化解,还用治疗师的手段将巨猿身上的伤势治好了!
  
      巨猿虽然高傲,可对救命恩人还是很感激的,在聂云的吩咐下自然会听铁兰的话。
  
      至于姜游反水,很简单,他过来握手,想要试探自己的实力,却被自己捏的死去活来!
  
      如此一来他知道了自己的真实实力,自然不敢再肆意妄为!
  
      只是……没想到自己隐蔽的施展了实力,却引起这样的误会,蛊惑师……自己怎么可能是这种臭名昭著的人物!
  
      “不是蛊惑师?那你怎么会让铜臂巨猿和姜游反水?”
  
      铁兰似乎不相信。
  
      “我其实……我其实和你一样,是个驯兽师!”聂云只好将自己一部分实力显露出来“刚才我驯服了铜臂巨猿,他听我的话自然会反水,至于姜游……他知道不是巨猿和铁龙前辈的对手,自然要离开了!”
  
      “驯兽师?你释放驯兽之气给我看看!”铁兰一脸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