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佣兵团的危机 下
    ()    “飞行?至尊强者?”
  
      看到飞来的人影,房间里的众人同时瞳孔一缩。
  
      能够飞行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对方是至尊强者!
  
      “嗯?是霍刚?一个小小柳城泽死亡,应该牵扯不到他吧!他怎么会来这里?”
  
      看清老者的容貌,聂云眉毛皱起。
  
      霍刚正是霍家的老祖,dì dū三大家族之一霍家的最强者!
  
      前世的时候,自己曾亲手屠杀三大家族和神风帝国皇室,将其杀死,所以能够认识,按照道理,这家伙身为至尊强者,地位尊崇,一般都在家族深处修炼,来一个小小佣兵团……
  
      就算柳疾飞是他的老部下,也应该没这么大的脸,让他跑过来逼迫铁岩佣兵团的人吧!
  
      难道……元jīng之气!
  
      柳城泽不知积攒了多少年才积攒的元jīng之气,柳疾飞身为他哥哥肯定知道!
  
      元jīng之气可是对至尊强者都有用的东西,恐怕也只有这个才能勾引的这个老家伙出手!
  
      只是……聂云还是有些奇怪,为何柳疾飞这么确定元jīng之气会在铁岩佣兵团的手上!
  
      “铁岩拜见前辈,不知前辈是……”
  
      心“咯噔”一声,铁岩犹豫着问道。
  
      霍刚身为霍家老祖,至尊强者一般很少出来的,铁岩并不认识!
  
      “放肆,见到霍刚大人还不跪下,还敢问东问西。铁岩,你真好大的胆子!”
  
      又一个冷哼响起。厅外又走来一个人。
  
      这人看起来四十来岁,面白无须,模样和魏晨有些相似,一进门就看向铁岩,嘴角扬起露出淡淡的冷笑。
  
      珞雍佣兵团团长,魏晨的父亲,魏天!
  
      “霍刚,霍家老祖?”铁岩脸sè一下变得苍白。
  
      霍刚可是至尊巅峰强者。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至尊强者不都是不管世事,专心冲击天道的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自己是气宗巅峰,配合女儿那头黑云豹的话,应该能够战胜魏天和柳疾飞二人,可对上至尊强者,一招就能被对方杀死,丝毫没有反抗的可能!
  
      “柳城泽是帝国排名前三的炼丹大师。被人击杀对整个帝国来说,都是巨大损失,小小佣兵团竟然不配合帝国调查,还真以为有了气宗巅峰妖兽,就能纵横天下不成!”
  
      霍刚冷哼着就从空走了下来,一转身坐在大厅的主位上。看向众人宛如皇帝看着臣子。
  
      “大人……我们不是不配合,而是我们宝库……实在不方便让别人观看!”
  
      铁岩心虽然恼怒,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好低头解释。
  
      别人要看你媳妇的身体,而且还是来了一群。你却不能反抗,不能呵斥。心的郁闷可想而知!
  
      “不方便?我看是心虚吧!哼,我弟弟炼药二十多年提炼了不少元jīng之气,吸一口就能让人寿命延长五年,被你们直接掠走,不敢给检查宝库,是怕被查出来吧!”
  
      柳疾飞插话。
  
      “元jīng之气?原来如此,原来是想贪墨我们佣兵团的元jīng之气,yù加之罪何患无辞!”
  
      听到对方把话挑明,铁岩终于明白过来,拳头捏的“咯咯”作响,吼了一声。
  
      “佣兵团的元jīng之气?这是怎么回事?”
  
      见铁岩这副态度,聂云都有些愣了,忍不住低声问向跟前的铁兰。
  
      “我们佣兵团前段时间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一个宝藏,从得到了一些元jīng之气……”铁兰轻轻说道。
  
      “知道你们拥有元jīng之气的人都有谁?”
  
      聂云问道。
  
      “我也不知道,当时是和珞雍佣兵团争夺的,我想魏天应该知道……”铁兰沉思了一下,说道。
  
      “魏天知道?是这样啊……”
  
      听到这个消息,聂云终于将心的疑惑想明白。
  
      达到至尊级别,虽然肉身真气形态都发生了变化,寿命也有所增加,却并不是永生不死,最多也就能活二百来岁!
  
      一般天赋不弱,都要到一百岁左右才能达到至尊,二百来岁就死,肯定都心有不甘,就因为这样,元jīng之气的重要xìng也就凸现出来。
  
      尽管吸一口能够多活五年,多吸也不会叠加,可就算五年对至尊巅峰强者来说也是好的,或许就能在五年内突破桎梏,寿命再次延长!
  
      洛雍佣兵团和铁岩佣兵团本就有仇,魏天没得到元jīng之气,自然心存贪念,不知用什么方法联系上了霍刚,而此时柳疾飞正好因为弟弟的死,找到dì dū……
  
      两两商议之下,瞬间找到了由头,达成了共识!
  
      击杀柳城泽的凶手到底是谁,柳疾飞肯定也不知道,毕竟聂云杀人是不会留下蛛丝马迹让他查询的!
  
      弟弟有元jīng之气,铁岩佣兵团也有,正好就将罪责推到他们身上,一来能让霍刚名正言顺的抢夺,二来自己也能得到不少好东西!
  
      这些思绪在脑海一闪而过,聂云就笑了起来。
  
      其实,聂云想的虽然不完全对,却也和事实相差不大了!
  
      霍刚这次能来就是为了元jīng之气!
  
      “将你们宝库打开吧,如果没有元jīng之气,我也不为难你们,让柳疾飞继续调查,如果有的话,哼!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霍刚一摆手打断了众人,话语的声音不大,却带着不容反抗的威严。
  
      “有元jīng之气就表示柳城泽是我们杀的,这是哪门子道理?”
  
      之前和聂云争吵的孟权年少天才,也是个桀骜不羁之辈,听到对方这样说,喊了出来。
  
      元jīng之气又不是柳城泽一家有的。有这东西的就表示杀了柳城泽,这还有什么道理?
  
      “哪门子道理?我就是道理。我说的话就是道理!”
  
      霍刚眼睛眯起,一道jīng光就shè了出来,正孟权的胸口!
  
      嘭!
  
      孟权不过兵甲境初期,如何能挡得住至尊强者的攻击,一口鲜血喷出,倒飞出去,脊背重重撞在墙壁上,胸骨断裂。脸sè煞白!
  
      兵甲境和至尊巅峰差距实在太大了,两者根本不可同rì而语!
  
      “孟权……”
  
      看到自己人因为公平质问,就被对方一道目光就打成重伤,铁岩佣兵团的所有人都从内心深处感到一阵屈辱。
  
      感到屈辱又能怎么样?
  
      和至尊强者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对方只要一根手指,就能将所有人都碾死,根本不花费任何力气!不然也不会说出我的话就是道理这种言语!
  
      霸道、嚣张!
  
      直到现在所有人都明白过来。对方提出柳城泽只是个借口而已,真正要的就是佣兵团的元jīng之气!
  
      “嘿嘿,铁岩团长,我听说柳城泽大师,不但丢了元jīng之气,就连很多宝藏也都没掠夺了。我看你还是乖乖交出来吧!”
  
      魏天见老对头吃瘪,兴奋的嘿嘿笑出声来。
  
      “不错,我弟弟这些年的积攒全部被人缴械一空,损失不下数千万两白银,现在交出来帝国或许还能不知你们的罪。一旦我们自己查出来,铁岩佣兵团从今天起也就从神风帝国除名了!”
  
      柳疾飞军旅出身。说话也不拐弯抹角。
  
      你弟弟被人杀了,却让我们交出东西,恐怕真要带你们去宝库,看到好东西恐怕就会说是你们的,就要搬走吧!
  
      抢劫!
  
      这简直就是**裸的抢劫!
  
      “霍刚大人,进入佣兵团宝库可以,但是你们如何确认哪些宝物是柳城泽的,还是我们本身就有的?可否先列个清单,再去检查?”
  
      强忍住心的怒火,铁岩抱拳看向霍刚。
  
      听到铁岩的话,房间内所有人都心忍不住赞叹一声。
  
      不愧是铁岩佣兵团的创始人,老江湖,一句话就抓住了最关键的事。
  
      不错,你们说柳城泽的东西被抢了不少,可也要列个清单啊,如果能够对上,你们就拿走,对不上,就是我们佣兵团的!
  
      虽然这样做非常屈辱,却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还是那个例子,别人非说你老婆是他的,说身上有标志,要脱衣服检查,脱衣服检查可以,你先说她哪个地方有标记,一旦检查没有,那不好意思,这是我老婆!
  
      你不说标记,先脱光衣服,摸一遍还要享用后才能确定……你当我什么人?欺负人也要有个限度吧!
  
      “列清单?你的意思我想要贪墨你们小小佣兵团的东西?”
  
      霍刚冷哼,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身上的气势浪涛般横着压了下来,让大厅内所有人都觉得呼吸急促。
  
      “不敢!”
  
      强忍住威压,铁岩咬牙说道。
  
      “不敢?我看你到是很敢啊!霍刚大人能检查你们宝库,算得上你们荣幸,还敢让大人列清单,我看你是想死了吧!还不赶快带路!”
  
      魏天一声大喝!
  
      “你……”
  
      铁岩浑身颤抖,拳头捏的“咯咯”作响,血液一下冲到了脑门。
  
      多少年了,自从他达到气宗巅峰觉得已经站在帝国巅峰,不用再受别人气了,现在却发现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都那么可笑!
  
      对方不列什么清单,想拿什么就拿什么,想怎么诬陷自己,就怎么诬陷,就因为对方是至尊!
  
      气海最巅峰强者!
  
      “还不快点,乖乖狗一样前面带路,将抢走的宝藏全部交出来,还能免除一死,否则,你们今天全都要死,一个不留……!”
  
      柳疾飞哈哈一笑,脸sè狰狞,话语再没太多遮掩。
  
      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大厅内一个淡淡略带质问的女孩声响了起来。
  
      “你还不出手吗?”(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