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求死

  
      将弥弘至尊打成重伤,聂云长出了一口气,这才觉得头脑发晕,胸口因为急促呼吸肺部疼痛。
  
      按照道理,他现在的实力还不如弥弘至尊,想要战胜对方,根本没有可能,之所以一招就将其击败,正是心理战术用到了极致。
  
      从对方布下禁波元气阵,聂云就猜出对方肯定忌惮自己那位莫须有的师父,于是大喝一声,逆转无名法诀模拟夺天造化秘境强者的气息,乱其心神,这才一举得手。
  
      要不然,真正战斗起来,恐怕自己连一招都没使出,就要被对方活活击杀了!
  
      被聂云一句话就吓住,倒不是弥弘至尊胆小,而是他得到的消息,前者的师父实在太可怕了,一开始心就有了不可战胜的阴影,再加上逆转无名法诀产生的气息强大,才让其出现了短暂的失误。
  
      高手对决,一点失误都不能发生,出现如此巨大的错误,成王败寇,自然败得一塌糊涂!
  
      “我父母他们被关在了哪里?”
  
      强忍住过度透支力量带来的不适,聂云一伸手就将弥弘至尊抓了过来。
  
      至尊强者生命力极强,即便内脏碎裂、气海破碎,短时间内也是死不了的。
  
      “称王败寇,你用计谋打败了我,我输得心服口服!”弥弘至尊倒也光棍,并没想着自杀之类的举动,不过聂云还是不放心,手指连连点来,将他全身穴道全都封住,封住这么多穴道,别说现在,就算他全盛时期,想死也没有可能了。
  
      “你母亲、弟弟等人的确是我派人抓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天玑剑!”
  
      “果然是你?他们在哪?”聂云眼睛一亮,抓在弥弘身上的手指陡然捏紧。
  
      自从父母被人抓了之后,自己一直打听,到今天终于有人承认,心的激动可想而知。
  
      “那曰我去罗家,无意听到罗家的两个后辈说起洛曲墓的事,这才动了心思!”没回答聂云的问话,弥弘尊者淡淡说道,语气像是和老朋友谈心,说不出的诡异。
  
      “罗家的两个后辈?难道是罗羽和罗辰?不对啊,他们并不知道我去了洛曲墓……”
  
      重生以来,和自己有过交集的罗家人,无外乎罗羽和罗辰,一个追踪师,一个治疗师,他们怎么知道自己去了洛曲墓?
  
      “恐怕是这两个家伙被我教训一顿后心有不甘,专门找人在洛水城打探,我将佟王击杀,再加上宁王逃走后故意散发消息,让他们知道并不难……”
  
      心一动,聂云明白过来。
  
      自己重生的曰子太短,在洛水城还没建立一个铁桶般的势力,这就导致整个城镇鱼龙混杂,凭借罗家在神风帝国的势力,混入几个人,肯定无法察觉的!
  
      有心算无心,他们自然能得到想知道的一切。
  
      想通这些,聂云摇了摇头。
  
      前世的自己,是个孤胆英雄,为了防止牵挂,做任何事都独来独往,也就导致自己与社会脱节,在外人眼是个怪胎,现在看来,想要保护好父母亲人,光靠一个人是没用的!
  
      如果之前自己就彻底掌控了洛水城,一旦有什么异常就能发现,也就不会导致父母等人被抓了!
  
      “洛曲是数百年前气海大陆最有名的至尊强者,当时百位至尊同时抢夺天玑剑,被他得到后就销声匿迹了,没想到竟然让我知道了消息,自然欣喜若狂,动了手!”
  
      说到这,弥弘尊者吐出一口鲜血,脸色说不出的怪异。
  
      “百位至尊同时抢夺天玑剑?这东西到底牵连什么秘密?”聂云一愣。
  
      “于是我就联合刺客工会、帝国皇室将你父母以及洛占豪抓了过来,逼迫他们说出天玑剑的下落!”
  
      “他们现在在哪?”聂云急忙问道。
  
      “在哪?在……”弥弘尊者声音低了下去。
  
      “嗯?”聂云眉头皱起,俯下身子。
  
      “在……死吧!”弥弘尊者脸色突然狰狞起来,掌心不知何时多出一个至尊符箓玉牌,对聂云就扔了过去。
  
      “哼!”
  
      聂云早有防备,手掌猛然迎了上去,浑厚的真气轰然击向玉牌。
  
      他知道至尊符箓玉牌蕴含着一位至尊全身的力量,威力无穷,稍有不慎就会殒命,也没留后手,全身的真气释放,形成了一团炙热的气流。
  
      呼!
  
      真气团和玉牌撞在一起,并未想象的一样,发生爆炸,玉牌反而一击下变成粉末,强大的力量,在原地炸出一个巨大的坑洞。
  
      “糟了!”
  
      看到这种情况聂云顿时明白过来。
  
      弥弘至尊扔出的这个根本就不是至尊符箓玉牌,故意这样做,只是一心求死,让自己将其杀了而已!
  
      面对至尊符箓,自己肯定会全力施展力量,他全身经脉尽断,气海被废,如何抵挡这种攻击?
  
      低头看了一眼已经被自己一掌炸成碎肉的弥弘尊者,聂云心忍不住一阵烦躁。
  
      眼见马上就知道父母等人的消息了,结果就因为这样,又断掉了!
  
      “不对!如果是弥弘做的,为何会有浮天大陆的人出现?又怎么会牵扯到妖族?神圣大陆?”
  
      刚站起身来,聂云突然想通了关键。
  
      弥天宗不过神风帝国的小宗门,如何能和浮天大陆的人挂钩?又怎么会牵扯到妖族?
  
      之前弥弘至尊说的时候,自己没注意,现在想想,恐怕这个弥弘说的也未必是实话。
  
      “你们几个还有什么话说?”
  
      弥弘至尊死亡,聂云将剩下重伤的三人捏了过来,眼露出冷漠之意。
  
      “我什么都不知道,放过我吧……”
  
      “我也不知道,一切都是弥弘至尊干的……”
  
      “我只是听命令行事,也不清楚……”
  
      三大至尊知道死亡就在眼前,连连摆手。
  
      “既然不清楚,留你们也没用,全都给我死吧!”
  
      冷哼一声,掌心力量一吐,风裕、罗天翔、莫彦青三大至尊强者就被狂涌而来的真气炸成碎肉,死的不能再死。
  
      既然留着也没用,还不如杀了!
  
      反正仇已经结下了,指望宽宏大量能让他们放弃报仇?简直做梦!
  
      将代表神风帝国最高武力的四大至尊全部处理掉,聂云这才盘膝坐在地上,疯狂吸收灵气,恢复受伤的身体。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