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三百五十章 兄弟! 本卷终章
    一直以来哥哥都像一颗参天大树一样,支撑着家族,给自己挡风遮雨,如果不是哥哥,别说现在,恐怕当初在洛水城早就被聂浩天弄得四分五裂,家破人亡了!
  
      哥哥不能死!
  
      哥哥一死二伯、伯母、姐姐,所有人都要死!
  
      倾巢之下,安有完卵?
  
      哥哥,你不能为了我一个没用的人死,你应该留有用之躯,做大事情!
  
      “哥哥,你记得吗,是你,教授了我最高深的练体方法,是你,教授我剑的道理,是你,治好了我残废的双腿,没有你,我只不过是个混吃等死的废物!没有你,我双腿的仇别说报,恐怕连仇人都不知道是谁,没有你,我每天只能看着相同的天空,根本不知道天地有多大!”
  
      “我知道,你不计较这些,我以前也怨过你,也觉得你不疼我,但自从你上次在院子里抱着我,我就明白了一切,知道你以前不让我练剑,并不是嫌我没用,而是怕我受伤!知道你以前不理我,是在想办法给我寻找治伤的方法!知道你甘心受被人的屈辱,只是为了家还有你的牵挂……”
  
      “我能感受到你在光明城见到我时的喜悦,我能感受到你对我的兄弟之情,我能感受到你对我的浓浓关怀和关心,我本想好好修炼有朝一rì成为你的左右手,成为你最锋利的剑,而现在……完不成了!”
  
      “我既然成不了你锋利的剑,也不会做阻挡你的绊脚石,让你牵挂,哥哥,原谅弟弟的任xìng,哥哥,原谅弟弟的调皮,这是弟弟为你做的第一件,也是最后一件事!”
  
      “再见了,哥哥!”
  
      知道自己被禁制压制。根本不可能说出话,聂铜双眼模糊,将所有意念集在一点,猛然爆发!
  
      轰!噗!
  
      一瞬间所有加持在聂铜身上的禁制彻底被炸开,强大的爆炸力量。让他整个人伤上加伤。鲜血狂喷!
  
      “弟弟!”
  
      没想到自己就要来到跟前,弟弟突然引爆了身上的禁制,聂铜脸sè一下变得苍白至极,犹如一把刀子狠狠割在心上。急忙想冲过去,就觉得一股力量直冲了过来,将自己震荡到一侧。
  
      是弟弟发出的力量!
  
      “哥哥,别过来,这里有陷阱!”
  
      一声高呼。聂铜挣扎着跃了起来,一下冲到石板上面。
  
      阵法那边的华大人根本不知道跳上来的是聂铜而非聂云,准备好的力量直接通过阵法释放!
  
      轰隆!
  
      一声天地塌陷般的巨响,聂铜的身体被高高抛起,一股强大至极的灵魂冲击力量全部冲入他的体内。
  
      灵魂攻击!
  
      那边的华大人使出了的灵魂攻击!
  
      最可怕、最强大、最令人难以躲闪灵魂攻击秘术!
  
      灵魂攻击无视防御,无视符箓,直接冲击灵魂!
  
      “哥哥……别过来……”
  
      聂铜的气息一瞬间就淹没在巨大的灵魂攻击内,只留下最微弱的话语在空飘荡。
  
      噗通!
  
      聂铜的尸体掉在了地上,没了一点呼吸。
  
      “聂铜。聂铜,弟弟!弟弟!你醒醒!你醒醒!”
  
      看着弟弟横躺在地上,聂云只觉得自己的世界彻底崩塌了,一纵身将弟弟抱在怀里,治疗之气疯狂的向里面输入。但再厉害的治疗之气,也只能治疗身体的伤势,灵魂一下湮灭,又怎么治得好?
  
      “聂铜。你不能死,我不允许你死!你还没找到练剑的圣地。我还有无上剑术要传授给你,你不能死!”
  
      抱着聂铜瘦弱有些干瘪的尸体,聂云整个人如同疯魔。
  
      不过,任由他拼命呼喊,弟弟依旧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一如记忆里的三百年前。
  
      三百年前,弟弟就是这样躺在自己怀里,身上一百三十七处剑伤,呼吸断绝!
  
      今生原以为自己能给他好的生活,却没想到他为了救自己,魂飞魄散,躺在自己怀里,身体是那么瘦弱,那么单薄!
  
      聂云从来都没想到弟弟身上竟然没多少肉,浑身的骨头清晰可以摸见,真不知道如此瘦弱的身躯,为何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
  
      “你们都要死!一个个都要死!”
  
      抱着聂铜,聂云双眼变得赤红,整个人瞬间变成了恶魔,狂吼一声,玄钰之剑笔直就向最跟前的荒凌劈了过去!
  
      轰!
  
      三十二重暗劲、9999象真气、5000象巨力,飓风一样席卷,砸在荒凌头上,只一下就将他砸成了肉饼!
  
      “他疯了,快逃!”
  
      看到少年如此模样,如此凶狠,荒尘等人都吓傻了,不敢硬拼,同时长啸,四散而逃。
  
      他们害怕了!
  
      他们的实力虽然很强,但少年疯狂、冷漠的眼神,令他们心颤,他们知道,这次和少年的仇算是结大了,后者,肯定会将他们……赶、尽、杀、绝!
  
      “都给我死,我让你们所有人都给聂铜陪葬!”
  
      聂云的确疯了,感受着怀越来越冷的尸体,逐渐变得僵硬,恨不得将所有人杀了给弟弟陪葬!
  
      轰隆!
  
      一道剑芒划破万里,正在逃走的齐涛被一剑击从空掉了下来,变成了肉干。
  
      “移天符箓,走!”
  
      见这么远都能将齐涛击杀,荒尘、紫琼皇吓得半死,突然二人祭出一张灵符,“哗”的一下,空间扭曲,二人从原地消失!
  
      移天灵符,华大人给他们用来保命的无上符箓,能一瞬间将人转移到十万公里开外!
  
      这是保命的最好符箓,只有遇到大事的时候才舍得使出,现在看到少年的模样他们害怕了,再珍贵的东西都比不上自己的xìng命!
  
      “弟弟!聂铜,你不要死,你醒来啊!”
  
      知道二人用符箓逃走,自己追不上,聂云看着弟弟临死前因为保护住自己不受伤害而有些满足的笑脸,心脏撕裂般的疼痛,泪如雨下!
  
      弟弟“再一次”离开了自己,弟弟“再一次”为了救自己而死!
  
      “聂铜,哥哥对不起你!”
  
      聂云沙哑的声音咆哮而出,似乎整个天空都悲恸起来,倾盆大雨,滚滚而下,将周围一切彻底笼罩。
  
      ps:聂铜这个人物,从第三章一出现,老涯就将这个情节设计好了,写到这里,心里酸酸的,说不出的难受。
  
      聂铜的人生只有两个目标,一个是哥哥,一个是剑,但是为了哥哥,他却能抛弃自己的剑道!
  
      为了他的人生追求,聂铜什么苦都能吃,多少汗水都能流,当初给他定名字的时候,就在思考,最后终于敲定“铜”这个字,铜不是金子,却能散发出和金子一样的光彩,和金子一样耀眼夺目!但,始终不是金子,能永远不腐不朽。
  
      第七卷,讲述的并不是如何得到紫华洞府,虽然紫华洞府在以后的情节也很重要,但老涯主要想描述的是聂云和弟弟聂铜只见的感情。
  
      为了弟弟,聂云什么都可以放弃,弟弟为了他,却连xìng命都可以不要,这才是真正的兄弟。
  
      我其实挺喜欢聂铜这个角sè,为了梦想而坚持,哪怕再累也咬牙冲刺,毫不松懈,他代表着一种前进毫不退缩的jīng神和力量。
  
      写到这,聂铜的死已经成了必然,老涯写到这章的时候,修改了七八遍,自己眼圈红了三次,但故事发展到这里,我也无法改变什么,聂铜的死,是一个巨大的线索,以后的故事会越来越jīng彩。
  
      看到有人说本书无敌爽,爽的太过头了,在这里老涯解释一下,聂云记忆的前世,曾达到浮天大陆巅峰,和浮天大陆比,气海大陆只是大海边的小小池塘,如果这种重生的老怪物,连一个小池塘都蹦跶不起来,也太不符合常理了。
  
      就好像你将一个鲨鱼扔到水族馆里,哪怕这头鲨鱼个子不大,一样不可能被草鱼、鲶鱼欺负。
  
      真正的大舞台其实在浮天大陆,那才是聂云的战场!
  
      聂铜死了,但他死的很高兴,因为他保护了哥哥,让哥哥没受到伤害,他的梦想和希望一瞬间得到了实现,死的其所。
  
      一个好的故事,要有起有落,老涯在努力写,在努力构思,希望能给大家一个不一样的感受。
  
      后面的故事会越来越jīng彩,希望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
  
      希望大家能正版支持,最近因为更新的多,订阅直线下降。。汗。拜托了!
  
      其实……这本书,最好看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下面有个单章,有爆发宣言,请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