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三百五十六章 打上乾庆宗
    林残师兄,你说那个聂云会不会发现宗主骗他,找回1来?”
  
      乾庆宗正午殿的路上,许安问向走在前面的师兄。
  
      “发现宗主骗他?呵呵,他就是个傻垩逼,不骗他骗谁?再说,就算发现了又能怎样?我们宗主可是秘境第二重的超级强者,精神又达到了灵级初期,就他那三脚猫的功夫,过来也是送死!”
  
      林残嘴角扬起,冷笑连连。
  
      “也对啊,他的实力的确不是宗主的对手,灵级灵魂实在太强了,每次见到师父,我都有种呼吸都喘不开的感觉,可怕!”
  
      想起宗主的可怕,许安点贞头,也笑了起来。
  
      “那是自然,咱们宗主如果称气海大垩陆第二,绝没人敢称第一,这辈子能成为乾庆宗的人你就庆幸吧,早晚有一天也肯定能突破至尊,达到秘境层次!”林残扬了扬头,高傲至极。
  
      “师兄,林残师兄,不好了……”,就在这时,门外知客的弟垩子跑了进来,大嚷大叫。
  
      “放肆,不知道现在是午休时间,大家都在休息吗?如此大叫大嚷没有规矩,我看你也不用在宗门待了,马上滚出去吧!”
  
      林残眉毛一皱,一巴掌就抽垩了过去,怒气冲冲。
  
      啪!
  
      这位弟垩子一个跟斗就摔倒在地,一脸委屈。
  
      “师兄,不是的……是聂云又来了,他说要找宗主………”
  
      “找宗主?就告诉他,宗主不在……”,林残哼了一声,不过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耳边传来一个绵绵的声音“宗主不在?什么时候你变成乾庆宗宗主了?”
  
      “啊!聂云?啊,原来是聂云兄!”听到这个声音,林残吓了一跳急忙转身果然看到少年正一步步走了过来,看向自己,脸上露垩出淡淡的冷意。
  
      “我们是师父的确不在,实在不好意思……”‘
  
      看到少年这副表情,林残连忙说道,不过话还没说完,就觉得胸口一冷,一个手掌已经刺穿了胸膛。
  
      “你……这里是乾庆宗,你……敢杀我,就是找死………”
  
      感受到身上的疼痛,林残不敢相信。
  
      “哼!”不理会他的喊叫,聂云力量一动,“嘭!”林残就炸成了一堆碎肉。
  
      “师父,救命,聂云……”‘
  
      看到如此场景许安吓坏了,再无之前的风度翩翩,一声吼叫,身垩体急速向前窜去,还没走出两步,就看到身垩体和头颅彻底分看。
  
      嘭!
  
      尸体掉在地上,彻底死了。
  
      聂云现在实力大进,对付这种秘境潜力榜的人,半招都用不到。
  
      “杀垩人了!救命!”
  
      “有人闯山!”
  
      嗖嗖嗖嗖!
  
      许安一死看到这一切的弟垩子顿时喊叫起来,一瞬间整个山峰响起了戒备的鸣叫声,十二子午大阵缓缓旋转,凝聚出灵气的光辉。
  
      “敢在乾庆宗杀垩人,聂云,你这是自己找死!”
  
      急速飞来的弟垩子认出了聂云,其中一个咆哮一声,站在空中气势凌人。
  
      “我不想杀垩人,只想讨个说法,你们宗主拿了我的东西,居然骗我,不给个好理由,今天你们就别想活了!”聂云淡淡说道。
  
      “给你个理由?放屁,你算什么东西?我们宗主骗你就骗你了,还想找理由,我看你是找呢………”
  
      空中的弟垩子一声咆哮,不过他和林残一样,话还没说完就觉得体垩内一阵膨垩胀,“嘭!”的一下就炸成了一堆血肉,天女散花一样的撒落下来。
  
      “住手!”
  
      这个弟垩子刚刚死亡,就听到个巨大的呼啸当空响起,随即三个人影快速从远处飞了过来。
  
      “我倒是谁,原来是紫琼皇和荒尘两位,难怪乾庆宗宗主敢骗我,原来有二位在里面!”
  
      看到飞来的三人,聂云认出了两个。
  
      最前面一个,实力最强,灵魂隐隐达到灵级,应该就是乾庆宗宗主了。
  
      “聂云,你上次要换水灵气息,我让人注入了七七四十九道气息,不但耗费心血,还损伤了水灵珠的本源,你不但不知恩图报,竟然跑到这里任意杀垩人,你难道真以为乾庆宗是软柿子,你想捏就捏?”
  
      乾庆宗主看向聂云一声冷笑。
  
      “损伤水灵珠的本源?耗费心血?哈哈,你还有脸说!”
  
      听到乾庆宗主这话,聂云怒极反笑。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怎么?你看出来了?哼,你看出来又能怎么样?不错,我是骗你,那也是你愿意上当,实话告诉你,本来我还不想和你撕破脸皮,既然你如此不要脸,那就给我死吧!”
  
      听到少年讽刺的话语,乾庆宗主知道事情败露,也就不在伪装,嘿嘿冷笑。
  
      “聂云,识趣的马上跪下,将在我们哪里掠夺的宝贝和紫华洞府乖乖交出来,或许还能活命,不然,乾庆宗主一旦出手,你必死无疑,就算你师父也救不了你!”
  
      荒尘也趁机大叫,脸上说不出的爽快。
  
      “紫华洞府不是你这种小人物有资格占有的,快点拿出来,别等后悔莫及!”紫琼皇也冷笑连连。
  
      “看来你们今天是不打算和我善罢甘休了?”
  
      听到三人的呵斥,聂云面无表情,看了过去。
  
      “不错,今天就算你想善罢甘休,也绝不可能了!自己敢找过来,简直就是作死!”
  
      “之前还忌惮你师父会不会出手,现在看来,这样你师父都不出手,他应该已经离开气海大垩陆了吧!哈哈,有你师父保护,我们或许还会忌惮几分,现在就你一个小子,难道以为我们会怕你吗?”
  
      荒尘和紫琼皇笑得肆无忌惮。
  
      “不用你们怕,你们死就行了!”
  
      聂云淡淡一笑,身垩体瞬间化作一道流光,刹那间就出现在荒尘面前,强大的灵魂力量带动着手臂,猛然就向前方抓了过去。
  
      “想偷袭,做梦!气海十大古脉之首,荒古血脉,荒古绝天杀!”
  
      看到少年瞬间出现在眼前,荒尘面色不乱,一声长啸,双拳猛地击出!
  
      这两拳带着秘境强者特有的力量,煮沸江海般的气劲,呼啸向聂云冲来。
  
      在他看来,这一拳动用了身上全部的力量,不成功则成仁,气海十大古脉之首荒古血脉的最强攻击,发挥的淋漓尽致,只要眼前的少年被打中,绝对会直接爆头,死的不能再死!
  
      不过少年爆头的模样他没看到就感到手掌一紧,定睛看时,就发现自己最强的绝招,竟然被两根手指轻轻捏住。
  
      轻垩松的模样,就好像捏住了一根油条,一个包子。
  
      “两根手指就捏住我的拳头,这不可能,不可能,”川。”
  
      感受到手指上带来的力量越来越大,让自己无法挣脱,荒尘脸色变得非常难看,根本不敢相信!
  
      在这对手指中,荒尘就感觉像是被夹住的黄花鱼,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死吧!”
  
      冷哼一声,聂云手指轻轻一弹!
  
      嘭!
  
      只一下,荒尘的脑袋就彻底炸开,脑浆崩飞,溅的满空都是。
  
      “什么?”
  
      “一招就杀了荒尘?这“.这到底怎么回事?”
  
      看到荒尘的脑袋炸开,乾庆宗主和紫琼皇全都吓了一跳。
  
      荒尘实力虽只是秘境第一重中期巅峰,但身为一个帝国的老祖,保命手段无数,就算乾庆宗主想要杀他,都恐怕要花费不少心血,怎么眼前的少年只一下,他就死亡,甚至连反垩抗的力量都没有?
  
      这也太可怕了吧!
  
      “灵级中期?这”……这不可能!我不相信!”紫琼皇还在疑惑,乾庆宗主已经通垩过少年身上的灵魂波动,看出了聂云灵魂的变化,脸色变得苍白,连续后退了几步。
  
      “什么?灵级中期?”听到乾庆宗主的话语,紫琼皇也吓了一跳,眼中露垩出浓浓的恐惧,转身就要逃走。
  
      “紫琼皇你要干什么,咱们一起动手,不然,两人肯定都要死在这里!”
  
      乾庆宗主没想到自己竟然惹出这样一个怪胎,大吼一声拦住紫琼皇,双手一扬,立刻出手!
  
      他这一出手立刻显示出和荒尘的不同,周天的空气像是变成了液体一般,粘稠起来,巨大的手掌夹带着一股法垩力,如圣如天,级别低的人一陷入其中,就会从内心深处生出一种无力感,根本不能反垩抗。
  
      夺天造化秘境也有九重,第一重法垩力境,第二重元圣境,元圣境,气海内的丹垩田运转,能从空气中汲取元圣粒子,改变身垩体结构,让人形成元圣之体。
  
      周而复始为元,崇高智慧为圣,元圣之体能让人的耳目口鼻全部进化,真正的成王成圣,无论细胞活力,还是力量都达到一个巅峰!
  
      元圣之体比法垩力境强大的太多,一招下去,本身就高一等级的肉垩身就能让人无力反垩抗。
  
      不过聂云不同,灵魂已经达到灵级中期,级别本身就比对方高,灵魂力量加持在手臂上,双掌猛地向前一分!
  
      “元圣之体?秘境第二重元圣境也不是我的对手,给我破!”
  
      轰隆!
  
      粘稠的空气瞬间就被强大的灵魂力量撕扯成两半,长剑一抖,玄钰之剑就出现在乾庆宗主的头上,手掌一扬就砸了过去!
  
      知道乾庆宗主修成了元圣之体,防御惊人,聂云也不客气,这一下用了全部力量和100重暗劲,长剑看起来轻飘飘,却带着就连秘境强者都不能躲闪的巨大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