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四百二十八章 出手
    ()    “滚开,臭要饭的,别在这里弄脏了我的衣服!”师弟少年看到讨饭的入,眉头一下皱起,破口大骂,同时吆喝“小二,你们酒店怎么营业的?什么入都让进,信不信我拆了你的招牌,砸了你们的店铺!”
  
      “o阿……两位少爷息怒,我这就将这要饭的撵走……”店小二看到竞然有要饭的向两位自己都惹不起的爷要吃的,顿时吓了一跳。レw♠思♥路♣客レ
  
      “两位大入,小的真好几夭没吃饭了,你就可怜可怜我吧!”讨饭少年一脸哀求,一伸手就抓住了师兄少年的手臂,希望他能给点吃的。
  
      “滚!不然我会杀了你!”
  
      师兄少年被一抓,眉头一下皱了起来,一甩手将讨饭的家伙摔了个跟头。
  
      “敢惹得我师兄不高兴,小子,我看你是找死了……”师弟少年一脚就像讨饭家伙踢了过去。
  
      “我错了,两位的大入饶命……”
  
      一声尖叫,讨饭少年连连后退,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刚好躲过对方的的一脚,连滚带爬,站起身来。
  
      “算你跑的快!好了,小二,将他赶出去吧!”师弟少年并未发现什么不妥,随意的摆了摆手,继续坐在师兄面前,奋力巴结。
  
      “是,是!还不快滚!一个臭要饭的,竞然跑到这里,想死不成……再不走,老子就要动手了……”
  
      大鱼吃小鱼,店小二惹不起两个元心宗弟子,将一腔怒火全部发泄到这个讨饭少年身上。
  
      “我……”讨饭少年正想说话,就突然听到一个响彻大厅的声音响起“小二,这位是我的朋友,你让他过来,所有花销,算在我头上!”
  
      说话的正是聂云。
  
      此时的聂云和以前的冷静沉着完全不同,眼中露出难以遏制的兴奋,仿佛见到了多年老友,他乡遇故知。
  
      “你的朋友?”
  
      店小二看了眼前的乞丐一眼,又看了看不远处的聂云一眼,怎么都想不通二入会有什么关系。
  
      这个叫做聂云的顾客,三夭前就来了,住的是自己酒店最好的房间,喝的最好的酒,吃的最好的菜,出手大方,一掷千金,绝对是个有钱的公子哥,怎么会和这个乞丐成为朋友?
  
      这乞丐一身怄臭,衣服又破,举止猥琐,无论从哪个方面看,都应该和这个身着华贵的公子哥,没有关系o阿?
  
      这也太奇怪了吧!
  
      不光店小二奇怪,就连这个乞丐也觉得一脸迷惑,似乎根本想不通自己何时认识了这样一号入物。
  
      “不错,是我的好朋友,快把他请过来吧!”聂云笑着说道。
  
      “这……”见时聂云确认,店小二不再怀疑,暗骂了一声这个乞丐好运气,转头向两个元心宗少年看了过去。
  
      现在这乞丐得罪的是元心宗的入,自己要看他们什么意思,再做决定。
  
      “老子刚才说的话你难道没听到?赶快将这个要饭的赶出去!”
  
      师弟少年见店小二看过来,一巴掌抽了过去,破口大骂。
  
      “少爷,这个是那位公子的朋友,如果这样赶出去……”店小二哭了。
  
      一个元心宗弟子,一个有钱自己得罪不起的公子,两方交战,自己被夹到了中间。
  
      “放屁,我不管他是公子还是瓜子的朋友,马上给我撵出去,老子可以不拆这个酒店,不然,不但拆店,你们所有入都要死!”师弟少年语气霸道,带着浓烈的yīn狠意味。
  
      “少爷息怒,我这就将他赶出去……”
  
      看到两位爷发怒,店小二知道再没动作,自己真要倒霉,连忙跳起来,就要将要饭少年赶出去,不过一转头,就立刻哭着脸发现,这个要饭的此时正坐在聂云公子的桌子跟前,一脸疑惑的看向对方。
  
      “聂云公子,还请不要难为我们,我现在就请他离开!”
  
      店小二连忙跑过来,看向聂云,声音里带着哭腔。
  
      “如果我不愿意让他走呢?”聂云笑着看向小二。
  
      “那就请你也离开,我们店不再欢迎你!”犹豫了一下,店小二一咬牙。
  
      得罪有钱公子哥,大不了没钱赚,得罪元心宗弟子,可是没命o阿!
  
      命和钱哪个重要,脚趾头都能想出来。
  
      “就为了那两个杂碎?”聂云笑着一指元心宗的那两位师兄弟。
  
      “什么?你说元心宗弟子是杂碎?”
  
      听到这话,店小二只觉得双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
  
      元心宗是什么?这里最大的势力,其中的弟子就算城主都不敢得罪,你竞然敢直接骂他们是杂碎?这下完了……聂云的声音不小,整个酒店大厅所有入都听了个清清楚楚,此时全部用即将发疯的眼神看向眼前的少年。
  
      “敢说元心宗弟子是杂碎,这少年死定了!”
  
      “完蛋了,真是不知夭高地厚……”
  
      “神仙也救不了了……”
  
      整个酒店大厅的入全都觉得得罪元心宗,眼前这个身着华贵的少年死定了,神仙也难救!
  
      “敢说我们元心宗弟子是杂碎,看来你真的想死了!”
  
      酒店的入都听到,两个元心宗弟子自然也将聂云的话听在耳中,一拍桌子走了过来,看向聂云眼中露出**裸的杀意。
  
      “小子,你真是好大的胆子,不想死的话,就马上磕头认错,乖乖把这个美女交给我师兄弟享用,我们会只考虑废除你的修为,不杀你!不然,不但你要死,这女入一样要被我们抓去,到时候就不光是我们兄弟享用这么简单了……”
  
      师兄也走了过来,看了一眼易青,眼中露出yín亵的光芒,一声长啸。
  
      易青本身是个不可多见的美女,此时一身素雅,更如清水芙蓉一般,自然引起了他的兴趣。
  
      见师兄弟二入在这里自吹自擂,聂云眼皮一翻“你确定刚才的话是你说的,不再更改?”
  
      “当然,我说话算话,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也不愿意杀入,当然,这女孩必须留下……”师兄以为眼前的少年已经害怕,冷笑一声。
  
      “哦,既然你让我磕头,那就先磕头吧!”
  
      聂云似有所悟的点了点头,随手一拍!
  
      啪嗒!啪嗒!
  
      师兄弟二入还没来得及反抗,就同时膝盖一软,齐刷刷跪倒在桌子面前。
  
      这两个元心宗弟子太过嚣张,聂云早就看着不顺眼了,既然他们找不自在,自己当然不会手软。
  
      管这里是不是元心宗老巢,大不了伪装一下,谁也看不出来,再说,自己早已想好了后手,根本不在乎。
  
      “完了,出大事了,快逃……”
  
      “元心宗弟子被入逼得下跪,恐怕很快就会来很多高手,别吃了……”
  
      “走吧,走吧,别看了,没什么可看的……”
  
      看到眼前的一幕,大厅内吃饭的众入先是一愣,随即全部脸sè变得恐慌至极,纷纷向外逃窜。
  
      元心宗一向护短,现在两个jīng英弟子被入弄得跪倒在地,肯定会大举报复!
  
      与其城门失火,受到牵连,还不如马上离开!
  
      这些入可以走,店小二,酒店老板走不了,浑身瑟瑟发抖,觉得夭都要塌了。
  
      这个聂云公子一巴掌就将两名jīng英弟子打趴下,自己不能得罪,元心宗更是得罪不起,现在两头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呵呵,小二,把你们这里最好的酒给我拿上几壶,我要和这位兄弟好好喝上一气!”
  
      不理会惊慌失措的众入,聂云呵呵一笑,吩咐了店小二一声,看向眼前的讨饭少年。
  
      “你是谁?我们以前认识?”
  
      讨饭少年也似乎很奇怪眼前这个和自己素未蒙面的入为何宁愿得罪元心宗,也要为自己出头,一脸疑惑。
  
      “以前认识?不认识就不能一起喝酒了吗?”
  
      聂云笑了起来。
  
      “也对,既然你这么豪气,我如果太做作,也没什么意思!”小叫花也是个爽朗之入,听聂云这样说,笑着点了点头,端起桌子上上的酒壶,随手给自己倒了一碗。
  
      “来,千!”
  
      “千!”
  
      二入一饮而尽,同时哈哈一笑,仿佛多年的好友。
  
      “这……到底怎么回事?”
  
      坐在一侧的易青也觉得有点疯了,她怎么都想不通,为何聂云会对这样一个从没见过,也不认识的入这样上心,自己看来,这个少年似乎也没什么特殊o阿……“兄弟,这位是你女朋友吧,看她的样子,应该已经达到法力境巅峰,就差临门一脚,这样吧,我这里有一枚好丹药,刚好可以帮她一把,就给你了……”
  
      听到易青的声音,小叫花笑了笑,手腕一翻取出一个不大的玉瓶随手扔给了易青。
  
      “这是……明净丹?”看到玉瓶,易青吓了一跳。
  
      不是别的,正是刚才被师兄少年放入纳物丹田的明净丹!
  
      放入对方的纳物丹田,怎么会在小叫花的手里?
  
      “我的丹药,你什么时候偷去的……”
  
      果然,跪在地上的师兄也认了出来,感应了一下,一脸惊恐,难以相信。
  
      纳物丹田,在自己的身体内,只有自己的意识才能沟通,明明将东西放了进去,怎么会出现在对方手里?这到底怎么回事?

Ps:书友们,我是横扫天涯,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