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元心宗来人

  
      “好了,喝了你一碗酒,承蒙你出手,我也用丹药做了报答,告辞,后会无期!”
  
      将丹药扔给易青,小叫花也不多说,将碗放下,猛地站了起来,就要离开。
  
      “呵呵,别走这么快啊,老朋友不管怎么说都要叙叙旧吧!”没想到小叫花喝了一碗酒就要离开,聂云摇摇头,笑着说道。
  
      “老朋友?你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小叫花眉头皱起。
  
      “不认识?呵呵,别开玩笑了,幻千手,咱们可是在一起待了好几年……”
  
      说到这聂云突然停了下来,一脸尴尬。
  
      和这个幻千手待了好几年,是前世的事情,今生貌似的确还不认识……哎,多年没见过老朋友,第一次看到,又是在无意碰上,实在太过高兴,竟然把这茬给忘了……“你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听到眼前的少年一口喊出名字,小叫花并未激动,反而眼睛猛然瞪圆,露出了**的杀意。
  
      “咳咳,这件事说来话长,我的确没有恶意……对酒当歌,人生几何,你最喜欢喝的是醉仙居的醉仙酒,我没说错吧!”看到脸上变色,聂云知道他顾虑什么连忙说道。
  
      “你……”幻千手愣了起来。
  
      自己喜欢喝醉仙酒几乎没人知道,怎么眼前这人知道的这么清楚?
  
      “你不喜欢别人叫你幻千手,自己给自己留了个名字,叫千幻!”知道自己说对了,聂云呵呵一笑。
  
      不错,这人正是聂云前世的至交好友,神偷千幻!
  
      千幻是他最好的朋友,如果不是千幻将无数珍惜药材、丹药偷来给他,试想一下,凭借他三个丹田的天赋,又怎么可能练到丹田穴窍境巅峰?
  
      就算九转涅槃功很厉害,可没有足够的积累也无法突破吧!再说,浮天大陆宽阔无比,有好功法的人浩如烟海,这么多人都没达到如此境界,他仅有三个丹田就达到了,由此可见千幻前世对他的恩情之大。
  
      “你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我这么多事情?”幻千手眉头皱起。
  
      做为神偷,害怕别人认出自己,今世的他还不认识聂云,听到喊出名字,自然有所警惕。
  
      “我是聂云……这个手势,你最喜欢的……”
  
      见自己说的越多,对方戒心越大,聂云突然响起前世二人经常一起玩的手势,手掌伸了出去,做了一个动作。
  
      这手势将自己的脉门交给对手,等于把姓命交托给了对方,需要二人配合默契、相互信任才能完成,否则,一旦其一方动手,另外一方必死无疑!
  
      “这……”看到聂云这个手势,幻千手脸色一下变了。
  
      其实他的童年非常难过,从而导致对任何人都不相信,之所以喜欢这个手势,就是因为敢和自己这样做的人,肯定对自己毫无顾忌,自己也对他没有戒心,可以完全相信!
  
      “来吧!”
  
      聂云笑着说道,眼神带着兄弟之间的真诚和信任。
  
      “你不怕我趁机将你杀了?”幻千手拳头攥紧。
  
      “呵呵,如果你想杀我,就来吧!”淡淡一笑,聂云手掌伸出,浑身的脉门全部露在外面,没有丝毫遮拦。
  
      “你……”
  
      看到眼前的少年毫无戒备,自己完全可以将其击杀,眼神纯洁没有任何杂质,充满着对自己的信任,这种眼神,自己虽然没见过,却触动了内心隐藏最深对友情的渴望!
  
      从小没有朋友,也最渴望有朋友,最希望朋友之间那种相互关怀和信任!
  
      可惜,自己是个神偷,任何人都不敢相信!
  
      眼前这个少年,一口说出自己的身份,眼却没有贪婪和功利,甚至将全身的脉门都放在自己面前,让千幻原本警惕的心瞬间消退下来。
  
      而且少年眼神清澈将脉门给他,只是让其相信的一部分原因,还有一个原因,连千幻都觉得惊奇,那就是不知为何,自己感觉和眼前这人已经认识很久了一般!似乎冥冥有种感应,觉得可以信任,值得信任!
  
      “我相信你了!”
  
      这种感觉下,鬼神神差,幻千手将手掌伸了过来,“啪!”的一下,兄弟二人的手掌紧紧握在一起!
  
      一如记忆里两百多年前!
  
      “难怪他对我不感兴趣,原来对男人有兴趣……”
  
      看到手掌紧紧握在一起的两个人,一侧的易青突然想到了什么,黯然神伤。
  
      也难怪易青这么想,自己自认不丑,一路上对他也关怀备至,就算是瞎子都能看出自己的心意,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对方不但没有丝毫举动,似乎还刻意逃避……而现在,人家这个叫做幻千手的人,还没搭理他,他就主动伸手过去,将自己的脉门放在人家眼前……不是看上他了是什么?
  
      难怪他不喜欢自己,原来自己和他不是姓格不合适,而是姓别不合适……如果给聂云知道她心的想法,绝对会直觉吐血死亡。
  
      男人之间的兄弟之情,有时候是女人根本无法理解的。
  
      “既然相信我,那就喝酒!”见幻千手看向自己的眼神,回到两百多年前,聂云心说不出的爽快,举起酒坛就大口喝了起来。
  
      自己这次到极光城,本打算过几天就走,没想到居然会碰到前世的好友,真是人生一大机遇!
  
      想起前世和他第一次见面,他偷了别人东西被抓,是自己将其救下,然后才成了至交好友,没想到今生场景虽然不太像,依旧是他在偷东西被自己看见……神偷千幻,拥有伪装天赋,潜行天赋,神偷天赋,纳物丹田……多种特殊天赋,其神偷天赋能够从别人纳物丹田偷取东西,神不知鬼不觉,厉害无比!
  
      “喝酒!”心警惕放下去,幻千手也点了点头,端起酒壶,大口喝着。
  
      对他来说,眼前的少年虽然举止很怪,但敢把他的脉门放在面前,说明对自己无比信任!
  
      为了这份信任,自己都值得相交,和他浮一大白!
  
      俗话说酒是男人感情的催化剂,的确如此,一开始幻千手还有些顾忌,喝了一会,立刻觉得豪气满胸,觉得眼前的聂云越看越顺眼,差不多就要成为至交兄弟了。
  
      “就在这,苏荣师弟刚才给我传讯,就在这里!你们看……苏荣师弟!”
  
      就在二人喝的正高兴,酒店外面响起了说话的声音,随即几个人大步冲了进来,当看到地上正在跪着的师兄弟二人,全都眼睛瞪圆,看向眼前的两男一女,肺都快要气炸。
  
      “朱强师兄救我……”
  
      看到来者,刚才的师兄少年苏荣连忙喊了出来。
  
      “该死,跪在地上我们元心宗的脸都让你们两个废物丢尽了!”
  
      看到跪在地上的师兄弟二人,叫做朱强的师兄,气得脸色铁青,宛如挂上了一层浓浓的寒冰。
  
      “怎么回事?”
  
      骂完二人,朱强师兄一转头看向正站在一次打哆嗦的店小二和酒店老板,眼睛眯起。
  
      “元心宗的诸位大人,这都是那位少爷做得,跟我们小店无关,还请原谅……”老板连忙点头。
  
      这个老板是个法力境期强者,这种实力虽然不算太弱,但在极光城却什么都算不上,根本没有任何话语权。
  
      “啪!”
  
      老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朱强师兄一巴掌抽的飞了出去,重重跌在地上,抽搐了几下,断绝呼吸。
  
      “不管是不是你的事,敢在这里看元心宗的笑话,就必须死!”
  
      朱强师兄一声长啸,眼杀机凌然。
  
      元心宗是方圆数亿公里内最大的宗门,极光城又是它的老巢,现在在老巢里出现这种情况,传出去,丢人可就丢大了,所以,必须将知情者斩杀,封住外传的嘴巴!
  
      “小子,是你让我们元心宗弟子给你下跪?真是好大的狗胆!”
  
      将老板击杀,朱强师兄看向聂云,浑身的杀意沸腾,一股股杀气笔直冲上房间,将整个酒店都笼罩在内。
  
      “兄弟,这件事是你因为我引起的,就由我来解决吧!”
  
      聂云还没说话,神偷千幻就笑着说了一声,打算出手。
  
      “呵呵,不用,几个乱叫的小家伙而已,没什么!”聂云呵呵一笑,看向眼前的朱强“知道我是谁吗?就在这里大呼小叫,不守规矩!难道想死了不成?”
  
      “不守规矩?你是谁?”
  
      听到这话,朱强拳头捏了一下,尽管怒火燃烧,还是强行忍住问道。
  
      虽然元心宗在极光城霸道无比,但整个浮天大陆比元心宗厉害的势力多了去了,或许这位真是某个大势力的少爷,自己得罪不起。
  
      还是小心一些为好。
  
      “我是谁?呵呵,老东西,还不出来告诉他我是谁!难道真想惹得我生气?”
  
      聂云一摆手,随口叫道,像是在喊一个仆人、下属。
  
      哗啦!
  
      话音刚落,一个高大的老者就从酒店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这个老者,朱强脸色同时一变,露出了浓浓的敬畏之意,身上哆嗦,连忙鞠躬。
  
      “啊……精英弟子朱强……拜见元疆长老!”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