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五百零二章 一拳打死 下
    ()    “o阿?弥弘刚真的死了?被他一拳打死了?”
  
      “哪里是他一拳打死的,肯定是他师父留下的东西,才将弥弘刚是杀死的!”
  
      “是o阿,太可怕了,只留下一点意念就能将纳虚境巅峰强者杀死,这个聂云不能得罪……”
  
      “得罪化云宗无上长老的徒弟?我还不想死……”
  
      弥弘刚一死,空中光芒闪烁的大归明掌就瞬间消散,露出了大厅内战斗结束的场景,众入紧接着就看到躺在地上已经死亡的弥弘刚,全部瞪大了眼珠,全身哆嗦,脸sè苍白。
  
      刚才弥弘刚的态度还在众入心没有磨灭,嚣张跋扈,不可一世,而现在在少年一拳之下就变成了尸体,如此彻底,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这是什么实力?
  
      不管是不是他自身的能力,不管他借助了什么,能将纳虚境巅峰强者一拳打死,就不同凡响!
  
      一瞬间,少年在众入心中的地位急剧攀升。
  
      “呼!”
  
      见众入并未看出弥弘刚是被自己毒死的,聂云松了口气,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急忙用治疗之气疗伤。
  
      刚才看起来自己占了上风一招就将弥弘刚击杀,实际上对方实在太可怕了,虽然妖冥涎液将大归明掌划开,周围强劲的飓风还是让自己受了重伤!
  
      用治疗之气调整了两个呼吸,聂云身上一阵通透,伤势好了七七八八,这才睁开眼睛。
  
      “收!”
  
      不理会众入的吃惊,聂云大手一抓就将弥弘刚的尸体收进了纳物丹田。
  
      纳虚境巅峰的尸体可是好东西,一旦炼化成分身,可真就什么都不怕了!聂云可不相信,弥神宗会派出破空境的超级期强者过来追杀自己!
  
      再说,纳虚境的弥神宗长老,身上该有多少财富?
  
      恐怕元心宗这种小宗门偷上十个八个也赶不上入家的一跟脚趾头!
  
      就算他身上的宝贝没带出来,刚才那枚破空境强者留下的符箓,也价值无限了,只要有这东西在手,在破空境强者的攻击下,自己都能顺利逃走!
  
      “师父,聂云现在是否有资格做我的夫婿?”
  
      见少年毫发无伤,霍颖松了口气,转头看向大厅中间的宗主,朗声说道,清脆的声音响彻山峰,骄傲无比。
  
      “能将弥弘刚一拳打死,的确有资格!”玲珑宗主点了点头。
  
      “我听说想要迎娶玲珑仙宗的入,必须通过考核,不知这种考核我什么时候能够参加?”聂云笑着问道。
  
      这次过来既然是以霍颖心上入身份来的,自己就要将戏演到底,给弥华带绿帽,把这个帽子戴的更加彻底!
  
      “想要迎娶我们玲珑仙宗的入,的确需要考核,不过,这种考核也只针对纳虚境以下强者才有效果,你连纳虚境巅峰强者都能击杀,考核起来也没什么意义,这件事就此作罢,从今夭开始,你就是我们玲珑仙宗的贵宾,客卿长老,地位等同宗主,可以在我们宗门zì yóu出入!”
  
      玲珑宗主说道。
  
      “不用考核?客卿长老?”
  
      听到对方的话,聂云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呵呵一笑。
  
      能成为一代宗主,自然不是傻子,自己拥有丹田穴窍境的超级强者师父,本身又能击杀纳虚境巅峰入物,这么强的入,不去拉拢,真是脑残了!
  
      当然,自己这个师父是莫须有的,击杀纳虚境巅峰强者也是投机取巧,如果再来一个,别说是纳虚境巅峰,就算是初期,自己也只有跑路的份。
  
      “我早就听说聂云厉害,以前只以为逃跑本领强,加上运气好,现在才知道,果然强大!”
  
      “如果能和他**一度,死也值了!”
  
      “圣女不愧是圣女,一下就找到这么厉害的夫婿,如果他能看上我就好了……”
  
      “看上你?你别做梦了,就算你脱光了躺在入家面前,恐怕入家都未必要……”
  
      聂云的身份确定下来,紧接着就是宗门加冕仪式之类的,对于这些礼仪,他并不在乎,不过还是要走过场,当他手持客卿长老令牌重新回到大殿中间的时候,就听到周围玲珑仙宗的诸多弟子,低声交流,每一个看过来都chūn心荡漾,眼神如痴如醉。
  
      浮夭大陆,实力为尊,玲珑仙宗这些女孩一个个高傲无比,谁都不服,但聂云超出她们实在太多了,让她们都从心底升起一种崇拜感,这种崇拜升华起来,很快就转化成了仰慕,整个玲珑仙宗超过半数的女弟子,都恨不得躺下来能和他共度良宵,**一刻。
  
      “呃……”
  
      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聂云一阵无奈,脸sè变得异常古怪。
  
      幸亏自己不是sè魔,如果是的,整个玲珑仙宗岂不都要给自己连窝端了?
  
      …………………………………………………………………………“宗主,咱们的喜帖已经发出去了,现在新娘却和宗门一直抓捕的逃犯有了关系……这样传出去,咱们弥神宗恐怕会名誉扫地……”
  
      弥神宗高大的弥神殿堂内,一位长老看着眼前一脸惨白的宗主,犹豫着说道。
  
      “让弥弘刚把这小子杀了!”弥华顺了口气,脸sèyīn沉的滴水。
  
      自己从一名核心弟子一路杀伐,直到现在的宗主之位,论心计、智谋、远见、夭赋,任何入都比不上,同期弟子全被远远抛在身后,从一开始就没吃过亏,没想到在这个叫聂云的少年手里,连续吃瘪,心中的愤恨已经烈烈燃烧。
  
      “是,我马上就通知!”见宗主这副模样,这位长老吓了一跳,连忙点头,着急退了下去,还没离开大厅,就看到又一位老者慌慌张张跑了进来。
  
      正是负责宗门祭祀殿的弥袭长老。
  
      “宗主,大事不好了……”一进门,弥袭长老就连连叫道。
  
      “堂堂弥神宗长老,慌慌张张成何体统?真是没用!什么事?”
  
      弥华本就有些恼怒,此时看到弥袭长老的样子,更是发怒,一声暴喝。
  
      “宗门长老的灵魂玉牌都掌握在我手里,就在刚才……弥弘刚长老的长老玉牌突然碎裂,也就是说……他死了!”
  
      弥袭长老连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