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五百三十三章 一生的守护 二

  
      “攻击还不错,不过,就凭这点手段就想杀我,做梦,下来吧!”
  
      哈哈一笑,雪白胡须双目爆射出兴奋地光芒,幽冥剑荡漾起来,在胸前划了个半圈,陡然疾刺而出!
  
      轰隆!
  
      幽冥剑刺来,聂云瞬间就感觉眼前的世界崩坍了,自己梵云剑法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剑势,像是鸡蛋碰了石头,“哗啦!”一声彻底破碎!
  
      嘭!噗!
  
      只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猛然撞向胸前,聂云脸色惨白,一口血剑喷出,重重摔在地上。
  
      “你的战斗力的却不弱,但本身实力太差了,就算手段全部使用,依旧不堪一击!”
  
      一招将聂云打飞,雪白胡须仰天咆哮,大步向前走来,每走一步地面就一阵颤抖,人还没来到跟前,巨大的威势就让聂云脸色更加难看。
  
      “我虽然杀不了你,你想杀我也没那么容易!治疗之气治疗,身体恢复!”
  
      知道对方这是打算用最强悍的震慑,让自己直接屈服,聂云手掌在地上一拍,身体一挺弹了起来,治疗丹田猛然旋转,身上白色的光芒四射。
  
      呼!
  
      眨眼功夫全身的伤势就完好如初。
  
      “治疗师?好,好,不错的天赋,不过,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法力能够维持你不断治疗!”
  
      实力越强治疗起来也就越麻烦,在雪白胡须看来,眼前这个少年实力虽只是领域境期,但每用一次治疗之气,肯定都会消耗许多法力,一个人的法力有限,就算不直接出手杀他,多将其打伤几次,对方依旧会因为法力告罄,活活累死!
  
      “放心吧,我的法力绝对够用!”
  
      冷哼一声,聂云脚面向下一塌,腰椎弯曲,犹如绷紧的弯弓,脚掌猛然发力,弓破弦松,激荡的空气发出“啪!”的一下,整个人立刻炮弹般冲了出去!
  
      身体射出,玄钰之剑也没停歇,展现出无妄、无灾、无念、无相的含义,剑气如虹,贯穿古今。
  
      【天心无妄剑术】!
  
      “哼,不知死活的东西,再给我下来吧!”
  
      见聂云再次攻来,雪白胡须似乎也失去了耐姓,冷笑一声,幽冥剑再次劈了下来。
  
      哗啦!
  
      聂云被幽冥剑一荡,剑气烟消云散,再次倒飞出去,受了重伤,不过这个伤势在治疗之气的治疗下,一个呼吸不用再次完好如初。
  
      “不经一番寒彻骨,哪得梅花扑鼻香!剑术寒冬梅香!”
  
      站起身来,聂云再次一剑划破长空。
  
      “我看你还能坚持几次!”见眼前的少年不依不饶,雪白胡须终于有了怒意,再次一剑将其劈倒在地。
  
      到下去,聂云再次站了起来,这一次的剑术艳阳高照,宛如春天到来,正是四季剑法的春回大地!
  
      不过这招剑法一看就有些虚浮外强干,似乎他体内的真气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
  
      “我知道了,难怪你不施展大悲七仙剑,原来你现在真气消耗过多,已经施展不出来了,既然如此,现在就给我死吧!”
  
      看到少年面露疲惫之色,雪白胡须似乎明白了什么,幽冥剑上的力量陡然暴增一倍,一下就向聂云狂涌而来!
  
      雪白胡须之前一直不对聂云下必死的杀招,并不是他求才心切,也不是不想杀聂云,而是他刚才见识到了少年施展的大悲七仙剑,知道无上剑术的强大威力,知道即便现在手持幽冥剑,实力增强了不少,一旦对方出其不意,恐怕也要受伤!
  
      再加上对刚才那十二个傀儡的忌惮,战斗时留了些力量,当做后手,这才出现一次次都没杀死聂云的情景。
  
      不然凭借他现在的实力,全力出击,聂云就算治疗丹田再厉害,也要直接气海破碎,一命呜呼。
  
      做为妖人能在人类社会活下来,而且有滋有味,谨慎程度绝不会和狐狸一样。
  
      现在少年连续几招都没施展大悲七仙剑,让他“恍然大悟”,终于“明白”过来。
  
      大悲七仙剑不管怎么说都是无上剑术,哪怕这个少年天赋再逆天,也不可能连续施展,施展出一次已经是极限了,连续施展,岂不比纳虚境强者都厉害了?
  
      毕竟一个人的气海在大,容量也是有限的,总不可能是永动机吧!
  
      而且这半天都没将那些傀儡弄出来,估计这些傀儡也有什么问题,不是想拿出来就能拿出来的……明白这点,雪白胡须也就不在顾忌,幽冥剑仿佛连接地狱的桥梁,向前一刺,无数鬼影、妖影、幻影、魔影……纷迭而来。
  
      法力透过幽冥剑形成的剑芒,犹如地狱之手在召唤,被这一剑锁定,聂云就觉得全身汗毛一下炸了起来,想逃走都无法逃走了。
  
      这才是雪白胡须真正的实力!
  
      “落天魔尊尸体抵挡剑招,大悲七仙剑偷袭,十二个傀儡布阵!”
  
      感受到对方澎湃的剑意,聂云并不慌张,反而冷静如山,心低哼,将自己之前就想好的战略方法一步步施展了出来。
  
      刚开始战斗他就知道绝不是眼前这个雪白胡须的对手,才故意示弱不施展大悲七仙剑,让对方误以为自己法力消耗过度,全力施展攻击!
  
      一旦他全力施展攻击,自己完全可以用落天魔尊的尸体抵挡剑招,然后在派出十二个傀儡将其围杀!
  
      按理说,十二个傀儡联合起来的实力已经堪比纳虚境初期,完全可以将其击杀,聂云之所以不这么做,是因为幽冥剑实在太强了!
  
      弥星等傀儡和落天魔尊不同,走的是法力流,在练体上,恐怕连现在的自己都不如,如此弱的身躯,一旦被幽冥剑横扫,恐怕连一个呼吸都坚持不住,就会被劈成肉酱。
  
      真要那样的话,对方没杀死,自己反倒葬送了底牌,真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死!”
  
      雪白胡须不知道少年心所想,幽冥剑翻滚起来,带着自己全身力量,笔直刺了过来,就在他以为少年这次必死无疑的时候,突然觉得手臂一紧,全身的力量像是打在了一个巨大的岩石上,所有攻击被挡在了外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