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五百七十七章 剑心考核 下

  
      “剑神宗无上老祖明鉴,今天宗门弟子感悟剑道,特请剑心石来考核,还请允许!”
  
      娇躯一晃,云萱就站在剑心石跟前,双手合十,诚恳一拜。
  
      剑心石是开山祖师留下的,是剑神宗最珍贵的灵兵法宝,即便云萱是宗主,也非常尊敬。
  
      轰隆!
  
      她的话音结束,剑心石陡然射出十道光芒,眨眼功夫,就在四周形成了十个一人多高的门户。
  
      每个门户里面都有一个无数剑气形成的通道,剑光四射,阐述着天地至理。
  
      “你们十个人分别走进这十个门户,感悟其剑道,磨砺剑心,记住,坚持的时间越长,领悟越多!”云萱后退了一步,转头看向聂云等人淡淡说道。
  
      “多谢宗主提点!”众人同时应了一声,各自选了一个门户,走了进去。
  
      一进入门户,聂云立刻感受到一股无形的剑招扑面而来,分叠呈现,充斥自己的心灵。
  
      门户里的通道仿佛全部由剑构成的世界,各种剑意、剑术密密麻麻,令人无暇他顾,也没时间想别的,只能一步步跟着剑道的轨迹不停向前。
  
      “这些剑招都非常简单,应该是普通剑术!”
  
      通道刚开始出现的剑术都非常简单,应该只是些普通剑术,越向里走越难,紧接着就是精英剑术、至尊剑术。
  
      “脚下竟然不受控制……”
  
      走到精英剑术区域,聂云就感觉到自己的双脚已经不受控制,不停向前走动,漫天剑意扑面而来,让自己心灵震颤,随时都会崩溃。
  
      看到越来越多的剑意、剑术扑面而来,饶是聂云心灵坚固,也觉得头晕眼花,有些恶心。
  
      现在通道的剑术已经太过深奥,自己都完全领悟不了了。
  
      “这么多剑术,我是不可能领悟的,太多了,没想到剑道竟然如此复杂、繁琐,以我现在的修炼度,就算再来百年、千年,恐怕也只能领悟剑道的皮毛……”
  
      “我自认为得到陈旭的武技之髓对剑道理解已经很深了,现在看来,什么都算不上,九牛没有一毛!”
  
      “两世为人,前世对剑术也了解极深,没想到才懂得这么点……”
  
      “这些年到底修炼了什么?一点用处都没有,剑意、剑术练了这么久,才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是个废物!”
  
      “原来修炼的这些都错了,而且和真正的大道相差十万八千里,自喻天才,我看是蠢材,还有什么资格修炼剑术?”
  
      ……感受到剑术越来越多,剑道奥义堆积如山,聂云逐渐觉得失去了自我,对剑道的理念一瞬间破碎。
  
      原本以为自己凭借武技之髓能够施展无上剑术就算很厉害了,而现在在如此多的剑道奥义面前,渺小的如同可怜虫,不堪一提。
  
      这难道才是真正的剑术?如果这是剑术,以前自己修炼的是什么?
  
      垃圾?垃圾都不如?
  
      “练了这么长时间,就练成这种东西,和小孩过家家一样,我还有什么可骄傲的,以后再也不练剑术了……”
  
      突然,心升起这样一个念头。
  
      这就好像一个人苦苦追求多年的东西,为之付出了无数心血,却在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走的路全部是错的,这种打击,实在太大了!
  
      聂云现在的状态就是这样。
  
      他如果只活了一世倒也罢了,修炼的时间短,没有这种感觉,而现在两世为人的记忆,两世对剑道的理解,重叠在一起,竟然全都是错的,这种挫败感,让他难以接受。
  
      坚固的心灵开始失守,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涌上心头。
  
      “算了,我练剑的天赋如此之差,也没资格继续修炼下去,现在我就将手的剑封起来,再也不用……”
  
      恍惚,聂云手腕一翻就将幽冥剑取了出来,手掌一震就打算将其彻底封印。
  
      呼!
  
      还没彻底封印,聂云就感到幽冥剑一股热流传了过来,这股热流虽然很薄弱,但却如同情人间的呢喃,一进入身体,体内的武技之髓就陡然一震。
  
      “嗯?”
  
      聂云瞬间清醒过来。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这就是剑心考验?”
  
      心顿时明白过来,暗呼一声好险。
  
      如果不是幽冥剑关键时刻引动体内的武技之髓,恐怕自己剑心就会彻底崩溃,以后终生再无法修炼剑道。
  
      剑心,是一个人对剑道的向往,自己一修炼就开始怀疑是不是走岔路了,又怎么可能将剑术练好?
  
      明白怎么回事,聂云感激的看了幽冥剑一眼,如果不是剑的剑灵,危急时救了自己,这次真就完了!
  
      深吸一口气,将刚才的心悸缓缓压住,把幽冥剑放回纳物丹田,再次抬头向漫天的剑意看去。
  
      此时清醒过来,和之前的理解就完全不同,原本纷乱不堪的剑意,抽丝剥茧般,找到了规律,衍化成一套套完整的剑术。
  
      这些剑术最低都是精英巅峰级别的,甚至还有就很多至尊巅峰级别,进入脑海,和武技之髓结合,就被聂云理解融会贯通。
  
      “回身反潜剑术、视灵回旋剑术、九曲剑术……”
  
      不一会功夫就有数百套剑术进入聂云脑海,经过淬炼犀利,聂云觉得自己对剑术的理解也越来越深。
  
      “嗯?头疼,接受不了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聂云开始觉得头疼欲裂,脑海再无法接受更多剑意,剑招。
  
      剑术虽然很好,但是一个人接受能力有限,一天能接受上百套剑法,已经算是超出极限了。
  
      滋滋滋滋!
  
      聂云接受不了,不想学了,可是漫天的剑意依旧扑面而来,根本不容他喘息的机会。
  
      “啊……啊!”
  
      刚才还觉得剑术是享受,眨眼功夫又变成了摧残,聂云抱着脑袋一阵嘶吼,想要挣脱剑意入侵,却无能为力。
  
      呼!
  
      就在自己觉得承受不住的时候,眼前一阵天旋地转,漫天的剑意消失,再次回到了剑神殿。
  
      “出来了?好可怕……”
  
      挣扎着站起身来,叹息一声,聂云刚抬起头来,就看到所有人都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自己。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