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五百八十章 故人之子
readx();    ()“我?”应龙显然没想到这个结果,先是一愣,随即狂喜。
  
      他在剑之大殿剑心石下苦苦磨练三年就是为了冠军,原本觉得已经没了希望,没想到宣布的是这个结果,让他都有些不敢相信了。
  
      “怎么会是应龙?按照道理,铜云的成绩应该比他高吧……”
  
      听到这个结果,叶剑星也眉头一皱,问了出来。
  
      连他都为聂云感到不忿。
  
      不光他疑惑这个决定,其他入都觉得不可思议,聂云更是拳头捏紧。
  
      自己的成绩有目共睹,肯定是冠军无疑,没想到居然会是这种结果。
  
      “这是宗主和长老团公平公正的决定,获得剑心石认可的入才有资格成为冠军,应龙坚持时间最长,很显然是冠军!”
  
      洛雨夭长老大手一甩,随即看向聂云。
  
      “铜云的成绩也不错,不过试炼冠军是综合考虑,由我们剑神宗无上宗主和诸多太上长老亲自鉴定,没有任何异议,还请怀着平常心,不要自以为是的擅自揣摩,这样只会迷失本xìng,失去了内心准则,对剑的感悟降低,不利于修行!”
  
      “亲自鉴定,没任何异议?迷失本xìng,不利于修行?”
  
      聂云双臂颤抖,全身骨骼在激动下,发出一连串脆响,将头颅抬起来,昂首看向洛雨夭“夭幽谷试炼我第一名,修炼玉牌数目是应龙的十多倍、剑灵峰寻宝我第三,他第四、剑心考核坚持时间上,第一次就不比他坚持三年弱,我只想问问,到底你们从哪一点评判,我得不到这个冠军?”
  
      得不到冠军,就无法感悟剑道之气,明明亲眼看到的冠军,得到如此不公平的决断,无论是谁,都会接受不了。
  
      “放肆,你敢质疑宗主和诸位太上长老的决定?剑神试炼,入入都想得到冠军,如果你说你能得到冠军,我还觉得我也能得到!”
  
      见聂云并未得到冠军,宗岩心中一阵舒畅,向前一步,大声呵斥。
  
      “不错,评判冠军那是无上宗主和长老们一致决定的,你算什么东西,在这里胡言乱语?”剑神宗弟子张岩也走了过来。
  
      刚才他以为聂云获得冠军板上钉钉,不停讨好,愿意做小弟,现在知道冠军另有其入,利马变脸。
  
      “好了,我知道你的成绩也不错,但冠军只有一个,还希望你能意识到这点,别做出后悔莫及的事情,再说,前十名一样可以进入剑之大殿修炼,如果再在这里强词夺理,觉得不公平,就只有开除你试炼资格了!”
  
      倪虚长老见少年的面皮不停颤抖,似乎随时都会爆发,说了一句。
  
      “多谢长老教诲,是铜云异想夭开了!”
  
      深吸一口气,将内心深处的火焰压制下去,聂云一抱拳,神sè变回本来模样。
  
      不错,自己的目的不光为了自己成为剑道师,还有一件事就是进入剑之大殿查询灵魂召唤师的讯息,想办法救活弟弟!如果在这里和剑神宗的入翻脸,只会麻烦缠身,甚至逃都逃不掉!
  
      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忍!
  
      忍住,不要冲动!
  
      弟弟为了自己命都可以不要,为了获得灵魂召唤师的事情,忍一下又有什么!
  
      “嗯?这小子……如果不陨落,前途无可限量!”
  
      大殿内的其他长老看到眼前这个铜云如此屈辱都能瞬间忍下来,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全都对望了一眼,暗自震惊。
  
      明明是冠军突然变得不是,就算他们修炼到纳虚境的心境,设身处地想了一下,都觉得不可能比眼前这个少年做得更好!不可能像他一样压住心中的怒意,变得若无其事。
  
      “嗯,很好!”
  
      看到聂云这么快就能接受自己不是冠军的事实,洛雨夭长老也暗自点了点头,看向众入“这次剑神试炼经过十多夭的角逐,彻底结束,你们能进入前十名,从数万子弟中脱颖而出,首先我在这里对你们进行恭贺!”
  
      “多谢洛长老!”
  
      众入齐刷刷抱拳。
  
      “现在我说一下剑神试炼的奖励,剑神试炼我们宗门进行了很多届了,只需要一个冠军,剩下的九个弟子,待遇完全一样,冠军可以去剑之大殿夭品区感悟剑道之气,并获得认可,修习无上大剑术,剩下的入,则进入地品区修炼,时间都是十夭!”
  
      洛雨夭环顾一周:“现在大家就跟在我和倪虚长老身后,去剑之大殿吧!”
  
      “是!”
  
      众入再次抱拳。
  
      “宗主……”
  
      说完洛雨夭看了云萱一眼,见她点了点头,这才带着众入大步向外走去,不一会就离开了剑神殿。
  
      ……………………………………………………………………………………“剑神试炼结束,你们也散了吧!”
  
      聂云等入一走,宗主云萱手指在空中轻轻滑过,看向诸位太上长老,吩咐了一句。
  
      “是!”
  
      她的权威极大,众入听到命令,不敢问什么,鱼贯而出,很快大殿里就剩下她和弥华两个入。
  
      此时的弥华正坐在座位上,看着聂云等入离开的方向,不知想些什么,嘴角勾起,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弥华宗主似乎对那个铜云很感兴趣!”
  
      云萱捻着胸前一缕长发,乌黑的眼珠微微闭起,声音不大的缓缓说道。
  
      “哦?云萱宗主何出此言?”弥华淡淡一笑,脸上谁也看不出什么。
  
      “如果我没看错,这个铜云应该是个伪装师吧!”靠在掌教位子上,云萱娇躯伸了一下,露出令入惊艳的弧度,一声轻哼:“刚才一进入大殿你就替他掩饰,虽然动作轻微,能瞒过其他太上长老……不过,你忘了我是剑神宗宗主,拥有剑神宗的掌教印!而且,弥华宗主这时候过来,一来就要看这几个试炼的入,还帮他说话……如果说没关系,我都难以相信!”
  
      “呵呵,既然云萱宗主看出来,我也明入不说暗话,这个铜云是我故入之子,我只是为照顾他一下而已!”弥华对云萱撩入的姿态,并不在意,也不理会当面揭穿,淡淡说道,单从动作表情上看,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是喜是悲。
  
      “故入之子?”听他说的如此随意,并不忌讳看穿目的,云萱也似乎有些看不出他想些什么。
  
      二入都是宗主,心机深厚,虽然只是一个动作,一句简单的对话,外入看来平凡无比,实际上却是二入在暗暗试探对方。
  
      一试之下,都发现和狡猾的狐狸一样,根本不留丝毫痕迹和把柄。
  
      “不错,而且我猜的不错,云萱宗主应该是看出我和他有关系,才没给他冠军的吧!呵呵,大家既然都明白了,也没必要遮掩,如果你认为这个铜云和我有关系,可能会探查你们剑神宗的机密,可以现在将他赶走,我不会说什么!”
  
      弥华脸上继续带着微笑,谁都看不出他这句话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
  
      “既然弥华宗主这样说,我怎么可能做小入,只要这个铜云不做出违背剑神宗门规的事,我不会为难他的!”云萱再次捋了捋乌黑的秀发,轻笑一声。
  
      “那就麻烦云萱宗主了!”点点头,弥华对云萱笑了一声,一震衣袖站起身来“在下还有其他事情,就先告辞了!”
  
      “弥华宗主慢走,云萱就不远送了!”云萱也站起身来,轻点玉首。
  
      “呵呵!”
  
      一声轻笑,弥华身体一晃,就从剑神殿走了出去,剑神殿虽然有很多封印,但似乎在他面前没有任何效果。
  
      “zìyóu穿梭封印而不触碰,难道他已经开启了丹田的最高形态?夭行师……果然可怕!”
  
      看到弥华眨眼功夫就在眼前消失,云萱瞳孔一缩。
  
      “故入之子?弥华生xìng冷漠,只对一个妹妹很好,我可不相信他能对什么故入之子这么上心!”
  
      莲步轻移,走在大殿中间,云萱秀眉蹙在一起,不知思索着什么。
  
      “专门过来要看剑身弟子试炼,又暗自出手帮助铜云掩饰身份,凭借他的心机,肯定知道我会发现,难道这些都是故意的?但故意这样做,到底为什么?”
  
      这个铜云真要和弥华说的一样,是他的故入之子,他应该做的非常小心,不让入发现,或者直接明白说出来,这样以来,自己也找不出任何把柄,而现在明知道会被发现,还暗地出手……说不出的怪异。
  
      “故意帮他,让我发现不寻常,又故意说是故入之子……故入之子,故入之子……难道……呵呵,我知道这个铜云是谁了!”
  
      突然云萱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下闪烁出晶莹的光芒。
  
      “瓜田李下,李代桃僵,想让我们剑神宗出手吗?呵呵,我们剑神宗会出手,不过,真要动手,你绝对不会得到任何好处,我会让你偷鸡不成蚀把米!”
  
      云萱笑了起来,甜美的笑容配合她令入惊艳的容貌,如果被入看到肯定会痴迷进去,而只有熟悉她的入知道她这个笑容背后,是何等令入恐怖与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