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六百零九章 聂云到此一游

  
      “离开这里再说!”
  
      明白这点,不敢犹豫,聂云身体一晃就急向剑之通道另外一头窜了出去。
  
      现在所有人都集在剑神之剑位置,也就是剑之通道尽头,只要来到通道另外一头,即便战斗力量散佚出来,也不会被立刻发现,安全不少。
  
      聂云逃的快,剑芒更快,才走了两三百步,就追了上来,当下也不转身,反手一招大悲七仙剑就打了出去。
  
      嗡!
  
      大悲七仙剑一荡,就和剑芒碰撞在一起,刹那间形成一道璀璨的烟花。
  
      “能量收缩!”
  
      灵级巅峰灵魂对这股能量猛地笼罩过去,瞬间将其压制在墙壁内,虽然也释放出一小部分,但现在距离倪虚等人已经远了,再加上阵法开启四处都有能量波动溢出,倒没被发现。
  
      “怎么护宗大阵又开启了?这次和刚才不一样,难道有外敌侵入?”
  
      “刚才宗主和倪虚、胡佳两位长老进去了,咱们快点,或许能知道些有用的消息!”
  
      刚将阵法第二波攻击挡住,聂云就看到两个普通弟子从外面走了过来。
  
      这两个和刚才众人一样出去,因为实力太低,回来的晚了,刚进入剑之大殿就发现整个宗门所有阵法再次开启。
  
      “嗯,绝杀大阵并不攻击剑神宗弟子,他们身上肯定有【剑意符】……”
  
      聂云眼睛一亮。
  
      应龙被抓住,身上肯定也有能够使用的剑意符,但这家伙身为云萱的属下,谁知有没有留下什么特殊手段?万一他剑意符拿出来,反倒被发现,就麻烦了,还是用这些普通弟子的安全一些。
  
      精神一动,灵级巅峰灵魂就悄无声息的将这两位弟子震得昏迷,同时对他们的灵魂扫了一遍。
  
      普通弟子元圣境实力只有灵级初期灵魂,对付这种实力的人,任何人都发现不了。
  
      “嗖!”
  
      聂云出现在一个弟子身后,轻轻一拂,一个剑意符就被拿在掌心,淡淡一笑,将这个弟子收进紫华洞府,而他则伪装之气运转,变成了此人的模样。
  
      剑意符出现在掌心,刚才追杀的剑气果然停了下来,犹豫了一会,缩了回去。
  
      “嗯?超师弟,这是在哪里,我怎么了?”
  
      解除对另外一个的灵魂控制,这人清醒过来,一脸迷茫。
  
      根据对这二人的灵魂扫描,聂云知道师兄叫段肖,师弟叫超,被收进紫华洞府的那个正是后者。
  
      “你怎么了?咱不在剑之通道吗?真是的,晕了吧!快点走,前面好像出了什么事,他们这么多人在干什么?”
  
      聂云淡淡一笑,声音悄悄加了一些仙音天赋,段肖只觉得脑子一阵迷惑,刚才的事情就全部忘了干净,点点头,也急忙向前方走去。
  
      距离剑之通道本来就不太远,很快来到众人跟前,只见倪虚长老等人站在剑神之剑的剑台跟前,等着宗主出现。
  
      “倪虚长老,你看那边!”
  
      突然,人群有人向前一指。
  
      “嗯?”倪虚长老眉毛一皱,顺着手指看去,一看之下顿时愣了。
  
      “剑痕石上什么时候又多了一道痕迹?”
  
      “一共八十七道痕迹,最近百年内再没有人达到心剑境界,怎么多出一道?”
  
      剑痕石距离剑神之剑并不远,这些人经常出入剑之大殿,对剑痕石上有多少印迹知道的很清楚,一眼就看出了不同。
  
      “这道剑痕好强大,似乎比其他的都厉害!”
  
      “你看这套剑术隐隐散发着令其他剑术都低头的气息,难道超过了其他八十七套?”
  
      “这不太可能吧,前面八十七套的主人,每一个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人物,事迹传诵千古,想要超过,也恐怕只有咱们剑道师的祖宗才可以,什么时候剑神宗出现了这样一位大人物?”
  
      “会不会是宗主刚才留下的……”
  
      剑痕石上新多出来的一道剑术,虽然看起来招数简单,但带着令所有人剑招都臣服的气息,好像虎在羊群,让其他剑术都不由自主的让开位置。
  
      “这是……【王剑留痕】?这……这怎么可能……”
  
      似乎没听到其他弟子的嘀咕,倪虚长老仔细看着剑痕石上新留下的痕迹,看了一会突然脸色一变,想起什么,“噔噔噔噔!”的后退了几步,脸色煞白。
  
      “倪虚,怎么了?”
  
      看到一向沉稳的倪虚突然这副模样,胡佳长老一愣,连忙问道。
  
      “这是……王剑留痕!”倪虚声音颤抖。
  
      “王剑留痕?有什么说法吗?”胡佳长老似乎没听过,一脸迷惑。
  
      “我跟在宗主身后,听宗主无意说过一次!”倪虚强忍住心的震撼,生怕其他弟子听到,随手布下一个隔音结界,压低了嗓子,道:“据说这块剑痕石是当年一位前辈在时空深处得到的特殊矿石,能够识别一个人对剑道的理解!想在上面刻画,至少要达到心剑境界,而达到这种境界的人,也会有强有弱!”
  
      “你看这个当初梵云长老留下的剑术,就比紫真长老留下的高明,正是因为二人理解的心剑已经不同!”
  
      说到这倪虚随手指了两道剑痕。
  
      剑痕石上刻画的剑痕,虽然个个代表剑道,但也有强有弱,不能一概而论,梵云长老留下的剑术,很明显高于倪虚指的另外一条。
  
      “这个我知道,怎么了?”胡佳点点头,依旧有些不明白。
  
      “既然剑痕石留下的剑术有强有弱,也就会有王者!”倪虚脸色难看。
  
      “王者?”
  
      “不错,【王剑留痕】正是指的这些剑痕最厉害的剑术,你看周围这些剑痕,是不是向其臣服?”倪虚点头。
  
      经过提醒胡佳这次仔细看上去,果然发现了不一样,之前的八十七道剑痕似乎都在向最后这道剑身臣服,宛如臣服着无可置疑的君主。
  
      “果然!”
  
      能在剑痕石上刻画的人,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人物,这些人的剑痕竟然向最后这个臣服,这种震撼,饶是胡佳长老沉着,依旧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道剑痕的剑术,似乎并不高明,和无上剑术差的很远,勉强是个至尊级别的剑术,但却能让所有人臣服,只有一种可能……”倪虚嘴唇颤抖。
  
      “剑道师!”
  
      胡佳也明白过来,瞪圆了眼睛。
  
      在剑痕石上刻画痕迹,让其他都臣服,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留下这套剑法的人肯定和老祖一样,是位剑道师!
  
      因为只有剑道师这种天地厚爱的特殊天赋,才有可能让桀骜不驯的前辈们,同时认输。
  
      “不光是剑道师,他似乎……还炼化了剑神之剑,如果猜的不错,这上面的剑痕,一定是用剑神之剑刻画出来的!”倪虚接着道。
  
      “炼化剑神之剑?”胡佳再次一震,仔细看去,再次让他看出了不同,最后一道剑痕带着一股至高至上的气质,似乎刻出剑痕的剑,拥有令人害怕的威力。
  
      整个剑神宗能有这种令万剑臣服气息的,只有一个……剑神之剑!
  
      剑神之剑是当年剑神宗老祖留下的宝物,其的灵姓高傲至极,剑神宗这么多年的历史,没被任何一位宗主或者弟子炼化过,现在竟然被人炼化……剑神宗门规记载,能炼化剑神之剑的立为宗主,剑道师立为宗主,而现在两者兼得……难怪倪虚会震惊的后退几步!谁意识到这点也会害怕啊!
  
      难道……剑神宗要变天了?
  
      两位长老胡思乱想,可能他们做梦都想不到,聂云的幽冥剑是一柄不下于剑神之剑的王者之剑,而上面的剑痕,正是此剑刻画出来的。
  
      “怎么了?”
  
      两大长老正在悄悄传音就听到一个冷漠的声音响起,扭头一看,只见云萱宗主一脸阴沉的走了过来。
  
      在天品区,她断定肯定是千幻来了,用尽了手段,甚至不惜开启绝杀大阵,最后千幻都没出现,让她心憋着怒火。
  
      本打算出来就安排倪虚等人四处探查,谁知就看到这两个家伙交头接耳,脸色古怪,毫无长老尊严,脸色难看的问了出来。
  
      “宗主!”
  
      看到她过来,正在议论的弟子也全都把嘴闭上。
  
      “宗主你看!”
  
      倪虚迎上来,向剑痕石上一指。
  
      “嗯?”
  
      云萱抬头看了过去,冷漠的脸上越来越阴沉,似乎快要滴出水来。
  
      “装神弄鬼,一点障眼法都看不出来吗?这些剑痕不是真的,咱们宗门现在还没人领悟心剑意境!”
  
      过了一会云萱一声冷喝,手指一点,掌教印飞了出去,猛地就向最后一道剑痕划了过去。
  
      看威势,真要被撞上,这条剑痕肯定会被直接抹平,彻底消失。
  
      嗖嗖嗖嗖!
  
      这道剑痕似乎也知道了危险,猛地从剑痕石上射出剑芒,在空凝聚起来形成一道剑芒。
  
      剑芒带着宏大、威严、王者之气,瞬间和掌教印撞在一起!
  
      “哼!”
  
      云萱秀眉一蹙,手上加力。
  
      轰隆!
  
      剑痕再强毕竟只是死物,只一下就被掌教印抹平。
  
      嗖嗖嗖嗖!
  
      就在云萱松了口气的时候,异变陡升,被抹平的剑痕突然一震,露出了一行字迹,看到这行字,云萱身体一震,呼吸急促。
  
      因为只有六个字——聂云到此一游!
  
      (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横扫天涯,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