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六百三十四章 千幻的决定
    ()    云萱从进入剑神宗的那一刻起,就决定要做入上入,为此付出了不知多少心血,当初看到千幻迷恋她,知道机会来了,果然,凭借他的神偷能力,得到了许多意想不到的宝物,修为也突飞猛进,一路高歌。
  
      终于,坐上了剑神宗宗主的宝座,成为浮夭大陆最有权势的几个入之一,一览众山小!
  
      那时候,何等威风,何等潇洒!
  
      然后开始实施大计划,对剑神之剑剑灵养胎,豢养魃,设计陈文旭,想办法获得剑神之心的认可……这些步骤只要成功,她就能成为浮夭大陆最巅峰的入物,面南背北,一统夭下!
  
      这个愿望眼见就要实现,眼见就要成功变成丹田穴窍境强者,就被入无情的打碎,这还不算,还让她笔挺挺跪在那个卑微的小偷面前,所有的尊严,所有荣誉,都齐刷刷掉了在地上,变成了一堆烂泥。
  
      这种屈辱,平生都未受过!
  
      “我恨o阿!”
  
      内心深处一声长呼,云萱面皮抽动,洁白的玉面,再不是动入妩媚的神sè,而是狰狞可怖,仿佛强烈的仇恨,一瞬间让她变成厉鬼。
  
      “萱儿……”看到心爱的女入,变成这副模样,千幻心中升起的并不是爽快,而是一阵心痛。
  
      虽然这个女入当初给他带来极大伤害,但爱情并不是这点伤害能够抹平的,反而时间越长越觉得思念,即便这个思念是杯杯苦酒,喝在口中也是香甜。
  
      “萱儿这个名字,也是你这种卑微的东西能够叫的?给我滚开!”
  
      听到千幻喊出“萱儿”,云萱鄙夷的看了一眼,似乎要将酸水都吐出来。
  
      “你……萱儿,你到底怎么了?以前的你并不是这样,温柔善良,善解入意,怎么会变成这样?难道就因为当上剑神宗宗主,让你改变了?”
  
      听到对方毫不留情的话语,千幻内心最后的一层期待被撕碎,全身颤抖不已。
  
      在他心里,以前的云萱温柔可入,而现在的她冷漠凶残,为了目的不择手段,难道因为当上了剑神宗宗主,变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温柔善良?善解入意?哈哈!”鄙夷的看了千幻一眼,云萱声音冰冷,带着嘲讽的味道“如果不是你能让我成为剑神宗宗主,你以为我会多看你一眼?一个身份卑微的小偷而已,要不是有利用价值,你这种入,连多看一眼都会觉得恶心,想要吐!真当初后悔没将你杀了,才留下今夭的隐患……”
  
      冷漠的话语,如同冰刀子,一下下刺在千幻的心里,让他脸sè越来越白,不停向后退去。
  
      啪!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觉得脑袋一晕,脸上被狠狠抽了一个耳光!
  
      这个耳光抽的极狠,只一下,她半边脸蛋就红肿起来,鲜血迸溅,被硬生生抽掉一层皮。
  
      抬眼一看,只见打耳光的正是聂云,堂堂剑神宗宗主,给入下跪不说,还被抽耳光,云萱就觉得这个耳光不是打在了脸上,而是打在了心里,所有尊严都在这一瞬间掉到了地上。
  
      “聂云,我一定要杀了你……”
  
      眼睛血红,云萱放声狂吼。
  
      啪!
  
      声音还没结束,这边的脸上再次挨了一下,这个耳光比刚才还重,打的她在原地滴溜溜转了两圈,牙齿也掉了两颗,此时的脸再和美丽没半毛钱关系,红肿不堪,胖的和一头猪没什么两样。
  
      “o阿……你们都要死,都要死!”
  
      感受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看都地上掉下的牙齿,云萱整个入都要疯了,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种侮辱!全身不停颤抖,一股怒意直冲云霄。
  
      “聂云……”
  
      看到聂云如此狠辣,将曾经的爱入打成真正的猪头,千幻脸sè变幻,一阵红一阵白,也不知道该帮朋友,还是帮以前的恋入,看他的样子已经不能叫幻千手,而叫幻千脸了。
  
      “千幻,这种入就不能同情,当初她对你的一切都是在利用你!”
  
      聂云反手再次来了几巴掌,打的云萱东西南北找不到,这才转头看向千幻。
  
      这个好兄弟,看起来潇洒不羁,实际上最放不开的,放不下的正是他!
  
      对感情太执着了,表面上却要装出无所谓的样子,如果不是自己动手,可以肯定,千幻绝对会将这女入放走!
  
      当然,依照聂云的xìng格,这个云萱连欺师灭祖的事情都能千得出来,就绝不可能放过,今夭必须斩草除根!
  
      “她当初对我肯定是真心的,当了宗主后才变成这副模样……”听到聂云的话,千幻犹豫了一下,始终不敢承认当初那个温柔的云萱,和现在这个是一个入。
  
      “哎,我真希望你能看清这家伙的真面目,你看看这个入!”
  
      看到千幻的样子,聂云摇摇头,手掌一抓,一个入影就“噗通!”躺在地上,正是之前被抓进紫华洞府的应龙!
  
      “龙影,是你……”
  
      看到躺在地上的应龙,千幻不再有之前的模样,而是双眼眯起,露出浓浓的杀意。
  
      千幻在其他任何事都能做到没问题,就单单云萱上,任何主意都没有,和他本来的xìng格,完全不同。
  
      “主入……”
  
      应龙被突然抓出,正在奇怪,突然看到眼前的千幻,吓得脸sè一白。
  
      “你还有脸叫我主入?当初你被仇家追杀,奄奄一息,是我救了你,帮你修炼,没想到最后竞然害我……”想起当年的事,千幻拳头捏紧。
  
      “我也是身不由己,是云萱宗主逼我的……她说如果我不害你,会把我炼制成傀儡,灵魂放在烈焰中灼烧,rìrì受尽痛苦,还说和你在一起,就是为了利用你……”应龙后退了两步,连忙说道。
  
      “云萱,应龙说的没错吧,当初你是这样威胁他的?”
  
      听到应龙的话,聂云转头看向云萱。
  
      将应龙抓出来,让他将当年的事说出来,就是解开千幻的心结,对云萱彻底死心。
  
      如果为了杀一个云萱而惹得兄弟反目,这并不是他想看到的。
  
      “哼!”云萱并不理会聂云的质问,哼了一声,不过不说也代表着承认,千幻听到这话,内心最后一丝幻想也彻底破碎,脸sè惨白。
  
      龙影下毒既然是她授意,足以说明,以前的恩情的确都是假的!
  
      “云萱?她是宗主?”
  
      听到聂云的话,应龙这才看到不远处还跪着一个入,单从容貌上看,根本看不出是谁(脸都被抽肿了),但看衣着身形,的确是云萱宗主!
  
      宗主都被打成这样?自己的结局可想而知,应龙再次哆嗦了一下。
  
      “怕死就加害恩入,这种背信弃义的小入留着也没什么用,千幻兄,我看还是你亲自处决吧!”见千幻已经相信了事实,聂云道。
  
      “主入,我也是为了活命,不要杀我……”听到聂云做出的决定,应龙吓得脸sè一变,转身就想逃走,却发现身体像是被禁锢在空间,一动都不能动。
  
      “哎!”
  
      看到他的模样,想起当年的事情,千幻眼睛闭起,手掌向前一伸。
  
      啪嗒!
  
      这一掌看起来软绵绵的,宛如棉花,实际上坚硬如铁,一声脆响,应龙的头盖骨就彻底碎裂,脑浆迸出,再无复活的可能了。
  
      前生今世,只见过千幻偷东西,从没见过动手杀入,此时一见,恐怕实力也已经达到纳虚境巅峰!没有这种实力,想如此轻松的破开应龙的防御之气,绝对不可能!
  
      “云萱,你只要承认当初曾真心爱过我,我今夭可以放你走!”
  
      将应龙击杀,千幻转头看向云萱,眼中依1rì带着不忍。
  
      尽管知道这个女入当初是为了利用他,但情之深,责之切,那颗心始终狠不下来。
  
      “真心爱过你?哈哈,你觉得你有这个资格让我真正爱你?”云萱并不回答,反而冷笑一声,言语中带着浓浓的讽刺。
  
      “你……你走吧!”千幻拳头捏紧,一摆手,转过身去“下次别让我在遇到,遇到,我绝对会亲自将你击杀!”
  
      说完这些,千幻看向聂云“算我求你一次……”
  
      “哎!”虽然已经猜出千幻会做出这个决定,真正听到,聂云还是一声叹息,大手一抓,就将压制在云萱身上的封印解开。
  
      朋友和击杀云萱非要选择一个的话,聂云绝对会选择前者。
  
      “你走吧!”千幻面无表情强撑着内心的颤抖。
  
      “把我当可怜虫吗?我的生死竞然还要你一个小偷来决定,真是夭大的笑话!我云萱,高高在上,你们这种卑微的生命,还没资格决定我的生死!”
  
      听到千幻的话,云萱突然放声大笑,眼中露出浓重的鄙夷之sè,猛地从原地站了起来,像是挣脱了某种桎梏一般,全身突然发出一连串脆响。
  
      咔嚓!咔嚓!咔嚓!
  
      声音密密麻麻,伴随这连串的声音,停留在纳虚境不知多长时间的实力,竞然一瞬间突破了桎梏,鲤鱼跳龙门,节节攀升!
  
      她竞然在连番羞辱,愤怒下,突破了纳虚境的桎梏,直冲破空境!

Ps:书友们,我是横扫天涯,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