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六百四十八章 五杀成魔

  这个人脸足有一个房间大小,双眼血红,耳朵细窄尖长,鼻子隆起略带弯钩,一出现就散发出浓浓的魔气。
  “魔人!”
  看到这个人脸,聂云知道这才是血脉纯净的魔人,这种模样的魔人在浮天大陆早就销声匿迹了。
  “我的后辈!”
  魔人一出现就发出鼓鸣似的声响,闷雷一般,响彻心灵。
  “能练成风雷魔翼,说明你的血脉至少是王级,能将这套身法传于后人,也是我的心愿,希望能好好将这套身法发扬光大!”
  魔人说着魔族的语言,外人听起来,如同特殊的密咒,聂云却能听的明白。
  “这套身法一共五重,当你修炼到极限的时候,会有新的发现,到时候自会知晓!”
  似乎只留下了映像,不知道具体什么人修炼了,魔人的头像说完这几句话就“呼”的消散,从空中消失,再也看不见。
  “魔人心直口快,做任何事情直接爽朗,的确和人族不同!”
  看到映像说完话就消失,并没有其他废话,聂云点点头。
  魔人在浮天大陆的名气并不好,是因为他们想爱就爱,想杀就杀,不遵守礼法,不遵守规矩,不顾及任何情谊,亲情、友情、爱情……对他们来说,都不重要,只要敢阻拦,尽可斩杀!
  杀天、杀地、杀人、杀情、杀心!五杀成魔,纯正的魔族文字,“魔”这个字,就是由五个杀字构成的。
  据说当年一代魔王,就为了突破,去掉心灵羁绊,弑父、弑母,杀兄、杀弟,甚至将儿子都杀了,还没有成功,最后硬生生斩掉双手、双眼、双耳,这才领悟天地大道,浴火重生。
  当初的聂云被称为血狱魔尊,也正是因为状态和魔人很像。
  前世的他,亲友、父母全部死光,没什么顾忌的,只要遇到妖人,就斩杀,妖人已经成了他心魔的存在,再加上灵犀炼体诀本身就是魔功,结果就越来越沉沦,要不是与她相恋,用她纯净的灵魂感染,恐怕早就沉沦阿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他认为我有魔人王族血统,可能也和灵犀炼体诀有关!”
  将脑海中关于前世的记忆抛开,聂云想起魔人刚才说的修炼限制,心中疑惑,想了一会,明白过来。
  既然有限制,就说明即便是魔人,也不是随意能够修炼的,自己能够练成,肯定也和灵犀炼体诀有关。
  “我现在只练成了风雷魔翼第一重,就有如此实力,一旦练到第五重,肯定实力还会增加,不过……当务之急并不是继续修炼而是想办法寻找佛门的宝物或者武技修炼,否则,一天只能动用十次,实在太可惜了……”
  聂云摇摇头。
  现在的自己,感觉像是上了贼船,修炼魔族功法,就要修炼佛门功法,一旦不平衡就会出现碾压情况,苦不堪言,想停也停不下了。
  幸好金刚琉璃体,能让人灵魂纯净,不然,一直修炼灵犀炼体诀,肯定和前世一样,达到大成之日,也是坠入魔道之时!
  佛魔同修,虽然争执起来痛苦不堪,但小心一些,就不会出问题,而坠入魔道,万劫不复,就麻烦了。
  “小虎,这是一些丹药,按照顺序吃,你是我第一个妖宠,好好修炼,争取超过它们几个!”
  停不下就停不下,现在这种情况即便想阻止也阻止不了,既然这样,就不去找麻烦,让心里添堵,转头将小虎召唤了过来,把刚在藏宝阁得到的丹药递了过去。
  “谢主人!”
  见主人递过来的丹药,小虎大大眼睛眨了眨,露出了一脸的感激。
  “呵呵!”聂云知道其他几位妖宠都有了机遇,它虽然不说,内心一定极其渴望,当即笑了笑,身体一晃就从紫华洞府钻了出来。
  回到藏宝阁,手掌一抓就将禁制撤除,似乎感到了禁制产生的能量波动,红衣长老不一会就走了过来。
  “宗主,那本书你……能修炼?”
  看到聂云心满意足的样子,似乎有了很大突破,红衣长老有些疑惑。
  “我以前曾经修炼过一套魔族功法,和这套能够相互配合,产生效果!”聂云也不过多解释,随口说了一句,突然问道:“对了,这本书从哪里弄来的?”
  这套魔族身法,单从效果就知道非常厉害,即便在魔族也算得上顶尖,如此厉害的法诀,怎么会到了人类剑神宗的手里?
  “我也不知道,传说是剑神老祖留下的,至于怎么得来的,没有明确的记载……”红衣长老摇摇头,似乎对这东西也知道的不清楚,话说了一半突然道:“哦,我想起来了,我记得当初宗门一位前辈好像说过,是从一个什么【九龙坠天之地】得到的,据说那里到处都是倒挂的星河,河水都是朝天上流的,呃……至于是什么地方,我真不清楚!”
  “星河倒挂?河水倒流?”听到这话,聂云笑着摇摇头。
  什么九龙坠天,星河倒挂,河水倒流……这种地方连前世的自己都没听说过,肯定是假的!
  无论是宗门,还是王朝,有时候为了让更多人加入,让弟子更加崇拜,都会过度渲染,将一件普通的事情,渲染的非常厉害,实际上并没有什么。
  不说其他,就拿浮天大陆流传的消息来说,到处盛传自己至少是秘境七八重的实力,怎么怎么击杀十二位天桥境,击杀弥弘刚,事实上自己差点死亡,人们反倒不知情。
  沿着藏宝库一路前行,走了整整一天,其他宝贝,聂云也取了不少,例如用来飞行的飞行灵兵,这次是上品灵兵级别,比龙骨神舟强大太多了。
  也有一些秘籍,丹药……零零总总一共拿了十几件。
  至于其他宝贝,也都非常不错,但对现在的聂云来说,并非急用,也就不想多拿,毕竟就算自己是宗主,也不能太狠了,将整个宗门数万年的积累全部扫荡一空吧!
  “红衣长老,咱们藏宝库怎么没有一些极强的符箓,和制作符箓的玉牌?”走着走着,聂云想到什么,突然问道。
  符箓玉牌有时候功效很大,就好像之前遇到金光风雷兽,要不是破空境的符箓玉牌,恐怕死的肯定是自己!
  堂堂剑神宗藏宝库,转了这么长时间,居然一个符箓玉牌都没看到,甚至连制作这东西的材料都没有,的确让人奇怪。
  因为承载的能量不同,威力不同,制作符箓玉牌需要的特殊材料也不尽相同,就好像纳虚境和破空境符箓玉牌需要的材料肯定不同!
  聂云本来想趁在祭祀之地拥有丹田穴窍境巅峰战斗力,多制作几个符箓玉牌保命,正因为没找到合适的玉牌载体,一直没来得及弄,本以为剑神宗藏宝库会有这类东西,却没想到找了一天都没找到。
  “这也是老祖留下的规矩,他说身为剑修,要想着勇往直前,一直留有底牌,不能背水一战,前进的动力就弱了,所以,他规定宗门不允许炼制符箓玉牌,至于宗门弟子也有些人偷偷携带,那都是悄悄炼制的!”
  红衣长老苦笑着解释。
  “呃?这样啊……”
  没想到剑神老祖竟然有这样的规定,聂云一阵无语。
  留有底牌和背水一战没任何关系,关键还要看自信和决心,如果信心不足,没有决心,即便对方不如自己,一样不是对手。
  哎,看来不能炼制玉牌了。
  丹田穴窍境巅峰强者一出手天塌地陷,日月无光,能将如此力量硬生生封印在一个小小玉牌上,足见对玉牌的要求极高,如果不提前准备,就算剑神宗这样的大宗门,想要找到合适材料,也非常困难。
  “宗主,前面就是藏宝阁最后一间了!”二人又转了半天,红衣长老向前一指道。
  “最后一间?这么快?”聂云一愣。
  本来以为能在这里找到令无名法诀运转的东西,没想到转了这么长时间居然没有。
  “嗯,是盛放各种铸造材料的地方,宗门的铸造师就是在这里领取宝贝,铸造灵兵的!”
  红衣长老解释。
  “还是过去看看吧!”聂云又不是铸造师,对铸造材料本来不感兴趣,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去看看。
  能让无名法诀运转的特殊气息非常古怪,从气海大陆一路走来,遇到蕴含这东西的物品,千奇百怪,或许这些铸造材料里面就有。
  剑神宗收藏的铸造材料果然很多,饶是聂云心性平淡,进去都被吓了一跳,不说其他,就连他视若珍宝铸造玄钰之剑的玄钰,都有一堆,看样子,铸造出上百柄玄钰之剑都绰绰有余。
  “看来也没有……”
  很快将这个房间也转完,聂云并未发现能让无名法诀运转的东西,心中有些失望。
  他怎么都想不通,当初在气海大陆这种小地方,都能找到许多,到了剑神宗这种大宗门,反而没有了!
  “算了,出去吧!”
  摇摇头,正打算离开房间,猛地停了下来。
  因为……无名法诀突然间,轻轻晃了一下。
  ps:距离对方越来越远了,已经差到71票了,难道坚持二十多天,就在最后几天被翻盘?
  老涯不甘心!冲刺啊!
  让咱们再冲上去!RS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