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六百五十一章 胥允老祖

  
      竟然是云萱!
  
      此时的云萱哪里还有睿智冷静的模样,浑身狼狈不堪,紧身的盔甲此时也碎裂了好几处,露出了雪白的肌肤。
  
      不过让人奇怪的是,她现在的实力并不是至尊级别,而是破空境!
  
      当初聂云的确将她的实力打的倒跌回去,虽然没破坏气海,但硬生生将实力打的后退,想要再修炼回来,几乎不可能,即便能够成功,没有几十年、百年、千年苦功绝对不可能实现,而现在竟然好端端在这,说不出的诡异。
  
      “啊……”
  
      突然,云萱脸色狰狞的抱着脑袋,毫无形象的蹲在地上,痛苦的哀号,似乎灵魂都被撕裂一般的绞痛,仔细看去她的灵魂气息居然弱了好多,原本至少是灵级巅峰第四级别的灵魂,而现在居然只有灵级巅峰第三级,并且好像连境界都没巩固好,随时都会跌落变成第二级。
  
      聂云当初对付他,并未施展灵魂压迫和攻击,为何她的灵魂降级了?难道施展魅音天赋多了,也会让灵魂降级?
  
      痛苦持续了一段时间,云萱连续吞下好几枚丹药后,这才得到了缓解,脸色好看了一些。
  
      “不行,掌教之位是我的,我一定要夺回来!”
  
      调息了一会,云萱酥胸一起一伏,急呼吸了一会,手腕一翻,掌心多出一枚剑形的玉牌。
  
      “聂云,虽然你得到了掌教印,又获得了无上长老的支持,但……做梦都想不到,我手里会有【剑神印】吧!哼,只要焚烧这枚玉印,我就能找到胥允祖师,倒到时候,我会让你把从我手抢去的,全部拿回来……”
  
      云萱似乎已经听说了聂云成为剑神宗掌教的事,吼叫声,手指一点,剑神印就燃烧出一团火光,随即化作灰烬。
  
      过了一会,“轰隆!”一声,一个空间通道就出现在她面前。
  
      深吸一口气,云萱知道这肯定是胥允老祖施展大手段前来迎接她的,当即纵身一跃就进入了空间通道,下一个就出现在一个虚空天桂下面。
  
      这个虚空天桂和红黄蓝黑四大长老所在的桂树完全不同,要小上好几圈,而且桂树的叶子一会变成黄色纷纷落下,一会变得碧绿,盛开着飘香的桂花。
  
      云萱来到不足十个呼吸的时间,叶子竟然黄了三次,又绿了三次!
  
      “胥允老祖,求你救救宗门吧!”
  
      知道时空深处时间流不一定,云萱也就从震惊恢复过来,抬头看向桂树下坐着的一个老者,“噗通!”跪在了地上。
  
      桂树下的老者,皮肤干瘪,形容枯槁,虽然看起来行将就木,但云萱知道,这个瘦弱的身躯内爆发的力量,绝对比那天的聂云更加强大!
  
      “你是……宗主云萱?”
  
      缓缓睁开了眼睛,老者看了她一眼,认了出来。
  
      当初云萱即位的时候,曾见过一面,时间尽管隔得久了,依旧记得。
  
      “是啊,老祖,求你救救宗门吧!”云萱眼圈微红,再加上现在的样子,凄惨无比,楚楚可怜。
  
      “化云宗来攻打了?”不理会她的凄惨,老者问道。
  
      “没有,但……”
  
      话还没说完,老者继续问道:“宗门大阵破了?”
  
      “也没有……”云萱摇头,连忙道:“但是老祖,如果你不出手……”
  
      “宗门弟子死伤很多?”老者继续道。
  
      “也没有,可……”
  
      “滚!”
  
      似乎不想听她的叽歪,老者说完就再次闭上了眼睛。
  
      “胥允老祖……”没想到这个老祖如此怪异的脾气,只问了几句就让自己滚,气得云萱全身哆嗦,却没有丝毫办法。
  
      “老祖……”
  
      但来了一次,如果就这样走了,云萱实在不甘心,连忙磕头再次喊道,喊声还没结束,一个巴掌就抽了过来。
  
      嘭!
  
      只一下,云萱就横躺在地上,嘴角溢血,也是老者认出她是宗主,才手下留情,否则,光着一下,肯定变成了肉饼。
  
      “我说过,滚!”胥允老祖眼皮也不睁,语气带着冷漠。
  
      “可是……老祖今天不出手拯救宗门的话,就算打死我也不走!”云萱犹豫了一下,突然一咬牙“不知老祖还能想到陈旭不?”
  
      “旭?”老者一愣,睁开了眼睛。
  
      “是!”见老者这副模样,明显对陈旭比对自己好,云萱又气又狠,不过还是低下了头“旭现在被人击杀,炼化成了剑灵,老祖,你一定要为他报仇啊!”
  
      “将旭炼化成了剑灵?”老者目光一下变得阴寒,云萱只觉得浑身冰冷,好像瞬间置身到了冰天雪地之。
  
      “是!我心里想救他,却也没救出来……而且,这人还将奉歌先祖的尸体豢养成僵尸王者魃,任其残骸生灵,如果不是我出手阻止,肯定会酿成大祸……”云萱再次痛哭。
  
      “奉歌?”老者脸色沉得更加可怕。
  
      奉歌和他是同一辈人物,七千年前,奉歌因为和妖人作战,身死命陨,而他之所以活下来,正是前者出手相救。
  
      仔细说起来,奉歌还是他的救命恩人,只不过这件事历史太久远了,门内无人得知。
  
      “老祖,这人不但做出这些丧心病狂的事,还将红黄蓝绿四大长老迷惑住,把我赶了出来,夺走了掌教印,当上了宗主……”
  
      见他的面色变化,云萱知道话有了效果,继续添油加醋。
  
      “这人是谁?”过了一会,老者问道。
  
      “他叫聂云!”听到问话,云萱眼闪过一道兴奋、阴毒之意,连忙将头低下“他是化云宗无上长老的弟子,早就包藏祸心,心机深沉狠毒!”
  
      “化云宗无上长老的弟子?”老者若有所思,抬头看向了时空更深处,仿佛想要看到什么,嘴巴念念有词,自言自语一般,不知说些什么。
  
      “老祖,这个聂云肯定是化云宗的歼细,过来就是向掠夺我们剑神宗的!必须杀死……”
  
      云萱知道必须趁热打铁,连忙喊道,不过,话还没说完,就再次看到一个手掌横空拍了下来。
  
      啪!
  
      云萱脸上再次一疼,又一个跟斗摔倒在地,这次和上次聂云抽的一样,牙齿掉了好几颗。
  
      “老祖……”
  
      没想到这个胥允老祖如此喜怒无常,二话不说就抽自己耳光,云萱气得又怒又恨,却没任何办法。
  
      这里是时空深处,没有丹田穴窍境实力,出去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再说,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她也不知道,即便想回浮天大陆,没有方向回不去啊!
  
      “啪!”
  
      脸上再次一疼,又是一个跟斗。
  
      啪啪啪啪!
  
      老者有条不紊的抽着,好像抽云萱耳光十分高兴。
  
      “老祖……为什么打我,你要说清楚,你难道对杀害陈旭的凶手置之不理,却要打死我这个受害者……”挣扎着趁耳光间歇的时候,云萱狂吼。
  
      她都觉得快要疯了,这到底怎么回事?自己是来告状的,而不是来挨打的……听到这个喊声,老者若有所思,停了下来。
  
      见他停手,云萱知道刚才的话有了效果,松了口气,急忙取出一枚丹药吞下去,恢复伤势。
  
      恢复伤势的空隙,老者没有继续出手,而是继续看着时空乱流深处,也不说话,也不动,宛如僵尸。
  
      “呼!”
  
      服下丹药调息了一会,云萱觉得恢复了一些,无论精神还是什么都有了好转,这才继续道:“老祖,你一定要替我做主,现在我能依靠的就只有你了……”
  
      云萱声音凄惨无比,宛如杜鹃,只是……杜鹃的声音依旧没有结束,老者又动手了。
  
      啪啪啪啪!
  
      又是一连串有条不紊的耳光……感受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云萱真要疯了,看来刚才对方不是听到自己的话,改变了注意,而是场休息,让自己恢复一下,然后继续……“你到底什么意思?好,算我找错了人……”
  
      咆哮着云萱站了起来。
  
      不管怎么说她都是破空境强者,抽耳光只要不伤重要所在,还是不会死的。
  
      “那你回去吧!”老者停了下来,开口。
  
      “什么?”云萱又愣了,眼前这个老者不会修炼成神经病了吧,这么容易就让自己走了?
  
      “哗啦!”
  
      不理会她的疑惑,老者单手一划,空间再次出现一个通道,和刚才的一模一样。
  
      “走!”虽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云萱也知道这次失败了,对方一定不会帮助自己,当下也不犹豫,一纵身就向通道内跳去,才刚跳起来,就觉得一股大力袭来,随即气海一阵轰鸣。
  
      “你……你毁了我的气海?”云萱感受了一下,顿时一晃差点气死过去。
  
      刚才老者随手一掌,就击破了她的气海,所有修为毁于一旦。
  
      老者根本不理会她,手掌随便摆了摆。
  
      呼!
  
      云萱就在不甘的眼神沿着通道飞了出去,随即,通道关闭,再无任何气息。
  
      将云萱打的死狗不如,又破了她的气海,废了丹田,老者静静在原地坐了一会,缓缓站起身来,手掌向前一伸,再次划出一个通道,走了进去。
  
      “聂云……剑道师,看来我还真要去看看!”
  
      伴随人影消失,一个淡淡的声音在桂花树下响彻不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