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六百七十四章 短暂交锋
    这个胡奎和臧红衣脸也太大了吧,到哪都要被撵!
  
  
  
      “走吧,城主的贵客,肯定是刚才那几个化云宗核心弟子!”
  
  
  
      “这种大人物咱们惹不起,还是离开吧!”
  
  
  
      “哎,吃个饭都要看脸色,化云宗核心弟子的面子可真大……”
  
  
  
      酒楼内的众人听到歉意的声音,全都摇摇头,转身向外离去。
  
  
  
      虽然能在这里消费的人地位都不低,但和化云宗这种天下第一宗门比,就差的远了。
  
  
  
      很快整个大厅就剩下聂云一个。
  
  
  
      “这位客官,还请离开,城主府要宴请贵客,你看……”酒店老板看到这个少年正一口口喝酒,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脸色一变,连忙走了过来。
  
  
  
      “在你们这里喝酒,难道还要看身份高低贵贱?别废话,把你们这里最好的酒给我拿出来!”
  
  
  
      聂云眉头一皱,一声冷哼,身上纳虚境初期巅峰的实力立刻毫无保留的释放出来。
  
  
  
      尽管不想惹事,但也想看看前世跟在身后,唯命是从的小人物,今天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
  
  
  
      不管前世胡奎、臧红衣是自愿投靠妖族,还是被迫被妖灵附体,前世要不是因为他们两个,绝不会那么凄惨,即便今生前世不同,心中的芥蒂也不是能够轻易抹除的。
  
  
  
      再说,城主包同敢这么做,将所有客人都轰出去,肯定也是得到了对方的默认。
  
  
  
      化云宗一向以名门正派自居,注重声誉,如此大讲排场,和邪魔歪道和那些纨绔子弟又有什么区别?
  
  
  
      看来这二人并没有在自己面前表现的那么乖巧。
  
  
  
      “纳虚境强者……这……”感受到对方身上散发的气息,酒店老板吓了一跳,知道凭借他的本领惹不起,当即什么话都不敢说,将美酒拿了出来。
  
  
  
      玄金城实力最强的城主也不过天桥境巅峰,这个酒店老板也就领域境巅峰,在纳虚境面前,什么都算不上,也就不敢废话。
  
  
  
      这次拿的酒比刚才好的多,正是忌酒人家的雪果酒。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还有人没走?”
  
  
  
      刚将酒上来,就听到外面脚步声响起,随即包同城主和臧红衣等人大步走了进来。
  
  
  
      一看到酒店里竟然还有其他客人,包同眉毛一下竖了起来。
  
  
  
      “城主……”酒店老板正想解释两句,就看到包同脸色一沉,冷哼“废物!”转身向聂云走了过去。
  
  
  
      “这位,这家酒楼我已经包下来,限你三个呼吸内,马上离开,否则,后果自负!”
  
  
  
      来到聂云面前,包同朗声说道。
  
  
  
      他说的声音严厉,眉宇间带着上位者的气息,只要没有问题,被呵斥的人肯定会感到害怕,转身离开,谁知这位喝酒的少年,依旧自顾着喝酒,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好像没听见一样。
  
  
  
      “没听见城主说话吗?聋了还是哑巴!”
  
  
  
      包同还没继续说,他身后一个属下就窜了上来,一拍桌子,大声呵斥。
  
  
  
      “滚!”
  
  
  
      懒得和这种小喽啰废话,聂云一边喝酒一边轻哼了一句。
  
  
  
      咕隆!咕隆!
  
  
  
      他的声音刚落,包同的这个属下,就连滚带爬的滚了出去,模样可笑至极。
  
  
  
      灵级巅峰灵魂施展仙音师天赋,又岂能是一个连领域境都不到的小喽啰能够低档的?
  
  
  
      “你……好,好,几位前辈,这人不懂礼数,一看就是妖人奸细,还请几位出手,以正我浮天大陆的威风……”
  
  
  
      似乎也看出眼前这个少年实力不俗,不过包同并不害怕,转头对胡奎等人说道,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觉得脸上一疼,脑袋一下扭成麻花,瞬间横着飞了出去,一头插在酒楼的一根粗大柱子上。
  
  
  
      “奸细、妖人?妖人你妈啊!”
  
  
  
      头插进柱子里,才听到一个不屑的声音缓缓响起。
  
  
  
      聂云最讨厌给别人扣帽子,打不过就打不过,装什么打尾巴狼!你赶我没走,就是妖人奸细了,你强行赶人,这么无礼,岂不更是妖人?
  
  
  
      “仙音师天赋?不错!如果不嫌弃,可否和我们一起喝几杯?”臧红衣看了一眼,刚才滚出去的家伙,又看了一眼被一巴掌抽飞的城主,目光一闪,不知想些什么,突然开口。
  
  
  
      “一起喝酒?高攀不起!”将他眼中的目光看在眼里,聂云轻笑一声,不加理会。
  
  
  
      “狗东西,你嚣张什么?我红衣师兄能和你说话,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竟然在这里装逼,我看你是找死!”
  
  
  
      臧红衣身后一个化云宗弟子似乎受到了某种指示,直接跳了出来,大吼一声,手掌向前一伸,一个拳印就呼啸冲了过来。
  
  
  
      这个弟子身为化云宗核心弟子,实力并不低,虽然赶不上胡奎、臧红衣,也已经达到纳虚境初期,这种实力,在其他宗门已经算得上太上长老级别,权霸一方的人物,全力打出的攻击,带着压迫空间的力量,还没来到跟前,就将周围一圈桌椅,扫成粉末。
  
  
  
      “找死?跳梁小丑,既然如此,你就给我跪下吧!”原本喝酒的手停下来,聂云身体不动,眉毛一扬,双眼中陡然射出一道光芒。
  
  
  
      滋啦!
  
  
  
      一道浓烈的精神波动就猛然向这个弟子的拳印迎了上来。
  
  
  
      哗啦!
  
  
  
      精神波动一下就冲过拳印,刺入这位弟子的脑海,“啪嗒!”,“啊!”的一声惨呼,这个弟子就跪倒在地。
  
  
  
      化云宗虽然是他心中的羁绊,感情深厚,但大宗门,良莠不齐,这个核心弟子二话不说,就对别人动手,自然属于“莠”之类,对这种仗势欺人的人渣,聂云一向深恶痛绝,出手也就毫不留情。
  
  
  
      “你竟然敢让杜江师弟下跪,挑战我们化云宗的威严,很好,看来你是不想活了……”
  
  
  
      又一个核心弟子跳了出来,眼神凝重的看向聂云,这家伙拥有纳虚境中期的实力,一出来就大喝一声,也和刚才那个一样,身体一拧,全身的力量凝聚,一拳打出!
  
  
  
      轰隆!
  
  
  
      这人的实力明显比刚才那个强了一个档次,拳头打出后,一道狂涌的气浪猛烈冲击而来,瞬间笼罩聂云全身的穴位,似乎已经脱离了教训的范畴,而是直接下了杀手。
  
  
  
      只要被打中,即便同样是纳虚境中期强者,也会筋骨尽碎,凄惨无比。
  
  
  
      嗖!
  
  
  
      不过,他的拳风还没来到少年跟前,就觉得脸色一红,嘴巴一阵疼痛,一个酒杯就钻进了他的嘴里,将牙齿打落了七八颗。
  
  
  
      噗!
  
  
  
      鲜血喷出,噔噔噔噔后退了几步,摔倒在地,刚才强大无比的攻击,也因为力量截断,烟消云散。
  
  
  
      “你找死……”
  
  
  
      这位核心弟子受伤,剩下的人还想冲过来,就被臧红衣拦住。
  
  
  
      “好了,嫌丢人丢的还不够?”挡住众人,臧红衣转头看向聂云“是不是这位朋友和我们化云宗有什么矛盾?如果有的话,我臧红衣虽然实力不济,还可以给你做主!”
  
  
  
      “没有矛盾,只是看不起这些狗仗人势的家伙罢了!”
  
  
  
      见对方并未直接出手,聂云也为臧红衣的稳重惊讶,不过这样并不代表前世的仇恨一笔勾消,哼了一声。
  
  
  
      “看来是误会了, 如果不嫌弃,还请和我们一桌共饮,有什么矛盾和误会,也好澄清一下!”
  
  
  
      臧红衣接着道。
  
  
  
      “和你们一桌共饮,我觉得恶心,好了,不和你们废话了,先走了!”聂云冷哼一声,身体突然一长,“哗!”的就从原地消失,再也看不见踪迹。
  
  
  
      特殊天赋使用后,拥有一个小时的使用时间段,当初生成伪装丹田的时候,将伪装之气借给小风使用,聂云就知道这个特点了。
  
  
  
      之前天行师天赋还未失去效果的时候,他便趁机将【疾风玄天步】修炼成了,此时施展出来,速度之快,即便是臧红衣和胡奎也难以发现他什么时候已经离开。
  
  
  
      当然,还想将轻絮身法练成,可惜这种级别的武技,一道特殊天赋之气,只能修炼成一样,和当初的剑道之气修炼无上剑术相同道理,要是一道特殊天赋之气能修炼无数这种级别的武技,剑道之气也不会如此珍贵了。
  
  
  
      咯吱!咯吱!
  
  
  
      聂云刚离开,寂静的酒楼就听到臧红衣拳头捏紧的声音,此时他的眼睛冰寒,似乎能结出冰来。
  
  
  
      “红衣,看样子这人并不领你的情,这样都忍住,不像你的性格啊!”
  
  
  
      胡奎笑了笑。
  
  
  
      被打伤的几个核心弟子都是臧红衣的属下,所以胡奎并不在意。
  
  
  
      “忍住?呵呵,我只是不想给宗门那些竞争对手找到借口罢了,放心吧,我已经在他身上留下了灵魂痕迹,就算逃到天涯海角,杀他,也易如反掌,等到了没人的地方,直接斩杀了就是……嗯?噗!”
  
  
  
      臧红衣本来一脸毫不在意的自信,不过话还没说完,突然脸色一红,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怎么了?”
  
  
  
      看到突然出现的变故,胡奎也忍不住脸色一变。
  
  
  
      “我的灵魂印记竟然被他……抹杀了?这……这怎么可能?”
  
  
  
      臧红衣原本自信的脸上露出了难看之色,脸色涨红,全身颤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