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六百九十七章 各方汇聚
    凌天盟的总部,凌天峰。
  
  
  
      化云宗核心弟子,和剑神宗核心弟子一样,都有资格修炼一个独立的山峰,凌天峰即使凌天盟的总部,也是萧凌的私人场所。
  
  
  
      山峰上面一个巨大奢华的宫殿内,萧凌身下压着一个千娇百媚宛如游蛇般的女子,疯狂的前后运动,脸上血管暴起,显得狰狞可怖。
  
  
  
      “让你不理我,让你不理我,你以为你是谁啊,跟老子装清高,老子干死你!”
  
  
  
      想起之前在那个山峰那抹身影对他的无视,萧凌更加疯狂,身下的女子因为承受不住,眼睛开始泛白。
  
  
  
      啊!
  
  
  
      一声达到巅峰的呼喊,萧凌从游蛇般的女子身上站起,缓缓穿上了衣服。
  
  
  
      “萧凌师兄,不好了……”
  
  
  
      刚将衣服穿起,就听到房间外外面传来一声急促的呼喊,眉头一皱,声音阴寒冷漠。
  
  
  
      “不跟你说过,我在这个房间的时候,不许打扰吗?”
  
  
  
      “是……”听到这个声音外面的弟子这才想起之前他的吩咐,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不过想起刚刚得到的消息,还是忍不住一咬牙“师兄,出大事了!”
  
  
  
      “什么事?”
  
  
  
      萧凌见对方说的急促,转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有气无力的游蛇女子,大步走了出去。
  
  
  
      “刚才我们凌天盟派谢军去搜刮那些新入门弟子,顺便拉一些盟众过来,结果……”说到这这个弟子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浑身颤抖。
  
  
  
      “结果怎么了?”看到堂堂纳虚境强者竟然如此胆小,萧凌脸色一沉。
  
  
  
      “结果……谢军被人削成了人棍,其他几个盟众也全被打昏,挂在树上,现在还在那里挂着……”
  
  
  
      “什么?削成人棍?谁干的?幻戈盟?章雨盟?还是陈远盟?他们难道想发生大战吗?”
  
  
  
      萧凌牙齿咬紧,怒火一下窜了上来。
  
  
  
      幻戈盟、章雨盟、陈远盟,都是宗门和他有矛盾的联盟,大家就算有矛盾,也都暗地里出手,这样光明正大,看来真是想闹大吧!
  
  
  
      “不是……不是他们!是一个……新入门的弟子!”看到盟主的怒火,这位弟子再次哆嗦了一下,说出了让他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的事实。
  
  
  
      “新入门的弟子?”萧凌也是一愣“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是新入门的弟子,叫做云风,是位仙音师,正是他出的手!而且还扬言,如果老牌弟子还管过去,这就是下场……”
  
  
  
      这位弟子连忙道。
  
  
  
      “可恶,可恶,找死,找死!老虎不发威,真把老子当成病猫了!今天我就拿这个新入门弟子开刀,让所有人都知道,得罪我凌天盟将要付出的代价!”
  
  
  
      萧凌火气一下冲出,旋风般在整个大殿激荡,嘶吼声中,带着浓烈的怒意。
  
  
  
      于此相同的一幕,也发生在了幻戈盟内部,盟主葛欢听到属下铁合被削成人棍挂在树上的时候,彻底怒了。
  
  
  
      凭借破空潜力榜第九的实力,还从没有人敢这样,现在被一个新入门弟子打脸,要是不将气出了,以后在老牌弟子面前也不用混了!
  
  
  
      两大联盟的盟主亲自动身,立刻引起了所有核心弟子的震惊,人头涌动,浩浩荡荡的人群全部向天外天边缘入门弟子暂居的地方走去。
  
  
  
      …………………………………………………………………………
  
  
  
      “一个新入门弟子竟然闹出这么大动静,这下有的玩了,景洪你怎么看?”
  
  
  
      看到核心弟子区发生的暴动,一个身体修长,眉毛斜竖的青年转头看向身边的一个白衣人。
  
  
  
      这个白衣人身体虽然只是纳虚境巅峰,但身体隐隐于周围的空间融合,看样子即便一般的破空境强者都未必能是对手!
  
  
  
      景洪,破空潜力榜无可争议的第一名!
  
  
  
      据说他随时都可以突破到破空境,甚至突破后,还能挣脱初期的桎梏,直接达到破空境中期!
  
  
  
      但他一直没突破,是想将体内一门功法彻底修炼到大成,然后一鸣惊人。
  
  
  
      “呵呵,新入门就敢这样阴狠,说明两种可能,要么他实力足够强大,要么他是傻子,但我更觉得像是前者,所以,我想去看看!”
  
  
  
      叫做景洪的白衣人淡淡说道,眼中露出一丝感兴趣的味道。
  
  
  
      他并没有属于自己的联盟,并不是没人效忠,而是达到他这种实力,要联盟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那好,我正好也有兴趣,一起去看看吧!”
  
  
  
      问话的人也淡淡一笑,和景洪一起,眨眼功夫就从原地消失。
  
  
  
      如果是老牌弟子,肯定就能认出这个眉毛斜竖的青年是谁,不是别人正是破空潜力榜排行第三的白溪。
  
  
  
      破空潜力榜能排行前三,说明至少拥有了和破空境初期强者战斗的能力,如此实力,堪称可怕!
  
  
  
      …………………………………………………………………………
  
  
  
      “你说什么?云风竟然将前来挑衅的老牌弟子打伤挂在树上?”
  
  
  
      入门弟子居住的小院中,欧阳世雄脸色僵硬,不敢相信听到的话语。
  
  
  
      “是啊,我亲眼所见!”那个叫张柏的入门弟子,似乎知道他会有这种表情,无奈的摇摇头。
  
  
  
      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似乎比欧阳世雄还夸张,直接从原地跳了起来。
  
  
  
      “这……这家伙,不要命了吗?得罪老牌弟子,肯定会遭到报复……”欧阳世雄说到这连忙向外走去“不行,我要告诉他,让他躲躲……”
  
  
  
      “别去,你疯了吗?他如此做法肯定早就被老牌弟子们盯上,想躲肯定躲不过,你现在过去,一旦被认定为他的同伙,麻烦就大了!”
  
  
  
      看到他的动作张柏连忙两步将其拉住,焦急的说道。
  
  
  
      “同伙?被认成同伙也没什么,云风和我战斗的时候给我留了面子,我欠他一个人情,如果不做些什么,就算安全,也不是我欧阳世雄的作风!”
  
  
  
      欧阳世雄一脸正义,挣脱张柏的手掌。
  
  
  
      “你……”看到他坚定的样子,张柏摇摇头“好吧,既然你去,我也陪你一起,不管怎么说,云风出手教训这些老牌弟子也给我们这些入门弟子解了口气!”
  
  
  
      “好!”没想到这时候他竟然还敢跟在自己身后,欧阳世雄一阵感动,点点头,二人大步走了出去。
  
  
  
      …………………………………………………………………………
  
  
  
      “老大,这样……真的没事?”
  
  
  
      看着眼前本来高高在上的老牌弟子,此时完全没有尊严,布袋子一样的挂在树上,竹音眼珠瞪得快要掉下来,咽了口唾沫。
  
  
  
      “有事?有什么事?这是他们自己找麻烦,没杀已经很给面子了!”
  
  
  
      聂云淡淡说道,毫不在意。
  
  
  
      根据他对化云宗的门规了解,只要不明面上将这些人杀死,长老团就不会出面干涉,毕竟这属于弟子间的争斗,你受到侮辱,只能说你实力不行。
  
  
  
      堂堂化云宗弟子,在宗门修炼了这么多年被一个新入门弟子收拾了,如果长老再出面的话,实在丢不起这个人。
  
  
  
      既然他们不干涉,聂云就没什么可害怕的。
  
  
  
      即便现在的实力可能不是破空境前几名强者的对手,但对方想要杀死自己,也没那么容易。
  
  
  
      “你……竟然敢把我们挂在这里,你这是找死……”
  
  
  
      二人正在说话的功夫,一个纳虚境中期的老牌弟子醒了过来,看到自己竟然被人挂在树上,气得脸色透红,喊了出来。
  
  
  
      “我们盟主很快就会过来,只要他过来,你肯定要死!”
  
  
  
      聂云之前只是用仙音师天赋将其震昏,并没下狠手,昏迷的时间并不长,一个醒过来,很快其他人也悠悠醒转。
  
  
  
      他们和第一个醒来的人一样,看到居然被人挂在树上,都觉得七窍生烟,快要疯了。
  
  
  
      有史以来都是老牌弟子教训入门弟子,现在不但被入门弟子揍了,还挂在树上颜面尽失……这件事恐怕开创了化云宗的历史,只是自己等人成了反面教材。
  
  
  
      “小虎你去抽这些人的耳光,不要下死手,抽的让他们不废话就行!”
  
  
  
      身体一晃,小虎就从紫华洞府飞了出来。
  
  
  
      从剑神宗出来到现在足有三个多月了,小虎已经服用了【妖虎淬骨丹】一路晋级,不但成功突破了纳虚境,关键时刻五爪金龙还帮了一下忙,现在的它,不但有了妖虎的体质,实力更是达到了纳虚境巅峰,即便聂云与之战斗,都未必能将其战胜。
  
  
  
      “是!”小虎一向天不怕地不怕,完全听从聂云的吩咐,“嗖!”的一下,飞了过去,紧接着就听到一阵噼里啪啦抽耳光的脆响。
  
  
  
      “你……好狠!”
  
  
  
      没想到这个少年不但将他们这些老牌弟子挂在树上,还敢让妖兽抽他们耳光,一个个脸色涨红,却也没办法。
  
  
  
      被人挂在树上身上就被下了禁制,无法离开,而且就算能够离开,也肯定不是这个少年的对手。
  
  
  
      “可恶!敢将我凌天盟的人挂在树上,你找死!”
  
  
  
      突然,一声愤怒的吼叫从远处响起,一个巨大的手印,对小虎狠狠压了下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