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六百九十八章 谁来赔偿?

  
      这个手印十几米长宽,还没落下就汇聚了无数道罡风,形成周天混元之势,气息骇人。
  
      “一气混元掌,竟然达到混元境界了?”
  
      聂云脸色一沉。
  
      一气混元掌,至尊巅峰掌法,化云宗最靠近无上掌法的十大武技之一,一气朝元,纵横八方,周而复始,绵绵不绝。
  
      这套掌法一共三种境界,朝元、汇元、混元,现在看这招的样子,形成周天混元之势,很显然已然达到最高级别,虽然凌厉上未必赶得上无上武技,给人造成的威慑和攻击力,却也相差不大了!
  
      不愧是能排到破空潜力榜前十的人物,能将一套掌法理解成这样,打出如此威力,就比臧红衣、胡奎两个强大太多了!
  
      “好强!”
  
      聂云眼神凝重,一侧的竹音更是觉得天地崩塌了一般,心升起一股无力感。
  
      虽然他的实力已经达到纳虚境初期巅峰,底牌尽出或许也能与纳虚境后期、乃至巅峰的人战斗,但他的修为基本都是靠丹药、灌顶之类的方法堆积上来的,生死搏杀、对境界领悟上,还输了一筹。
  
      拥有一万斤的力量,却不知道这一万斤从何而来,强攻强打可以,运转如意就差了不少。
  
      能进入化云宗的弟子,每一个都得到过大机遇,很多二十岁左右就达到了天桥境、纳虚境,但进入宗门后,待上十年、二十年、乃至百年、千年依旧在纳虚境徘徊,就好像臧红衣、胡奎他们,年龄绝对有几百岁了。
  
      并不是进入宗门以后,修炼反而慢了,而是更加扎牢了基础,更多了领悟了生死意境,让修为变得更加凝练,将力量更好的施展。
  
      达到天桥境,心沟通天地之桥,就已经开始接触天地大道,纳虚境更是要求对境界的领悟,单纯的力量在这种实力面前基本已经没用了。
  
      想在纳虚境晋级,每一个小级别,都需要对境界有极深的理解,正因为如此,即便臧红衣等天才,几百年,上千年都依旧困在纳虚境巅峰,无法晋级。
  
      而聂云这点和他们就完全不同,前世对境界的领悟足够,差的是机遇!
  
      所谓的机遇,和精神、状态、运气、心理有关,这和辕门射戟、李广夜引弓相同,吕布有好箭术不假,但如果不是运气,能在一百五十步之外射方天画戟的枝尖?李广即便神力,也不是每箭都没在石棱吧!
  
      (如果依旧不太懂,可以这样理解,丁俊晖能打出147分,只是代表他有这种实力,并不代表每次比赛都能打出来,也和当时的精神、状态、运气、心理有关!)
  
      所以,聂云即便有前世对境界的领悟,只代表他成功突破的几率比别人大,还需要机遇,机遇一到,才能成功晋级,水到渠成。
  
      “哈哈,是我们盟主来了,你们这些新入门的跳梁小丑,该死的家伙,这次死定了!”
  
      看到来者一出面就发出惊天动地的一招,小虎面前的一个弟子用扭曲红肿的脸放声大吼。
  
      不过吼声还没结束就觉得脖子一紧,就被眼前的小虎提到前面,挡了挡箭牌。
  
      “啊……不要,萧凌师兄不要动手……”嚣张的笑声一瞬间被噎在喉咙里,这些兴奋的弟子,吓得腿都软了。
  
      小虎早就得到了聂云的授意,一旦有人来阻止,不管实力强弱,把这些老牌弟子拿出来挡着就行,他可不相信,对方敢将这些属下击杀。
  
      “你……”
  
      轰隆!
  
      果然,庞大犹如天地倾覆的掌力还没彻底落下,就发出一个愤怒的极点的怒哼,随即“哗啦!”一下,掌印消失,一个人影出现在众人面前。
  
      正是一路急冲而来的萧凌。
  
      此时的萧凌,脸色难看,面皮抽动,本来因为澹台仙子拒绝而有些发怒的心情更是火上浇油,要不是顾忌将属下击杀,恐怕早就用**力将这地方彻底摧毁了。
  
      “你叫云风?”
  
      站定了身子,萧凌转头看向聂云。
  
      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小虎、小虎是妖兽,而主人正是这个叫做云风的少年。
  
      “不错!”聂云点点头。
  
      “好,很好!”萧凌脸色狰狞,看到小虎等兽抓住自己的属下,深吸了一口气将怒火压下,眼神冷漠的看了聂云一眼,冷哼:“看来这次新入门的弟子,越来越没规矩了,我还以为有多高的实力,纳虚境初期巅峰?哼,也不怎么样嘛!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马上将人放了,拿出一百万绝品灵石给我凌天盟赔礼道歉,这件事既往不咎!第二,我不介意以大欺小,让你为今天的事,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
  
      “一百万绝品灵石?你失心疯吧?”听到他的话,聂云一脸古怪。
  
      一百万绝品灵石,化云宗太上长老都拿不出来的财富,让自己拿出来赔礼道歉,这人脑子是不是坏掉了?
  
      “好,好,既然你选择第二条路,那么我就成全你!”向前踏了一步,萧凌双目微缩,身上一股滔天的气势笔直冲上云霄。
  
      “萧凌,这小子得罪了我们幻戈盟,还是交给我处理吧!”
  
      他还没来得及动手,就听到身后一个急促的风鸣,紧接着一个人影也风尘仆仆的飞了过来。
  
      这人一过来,其他前来观看热闹的老牌弟子也都飞了过来,密密麻麻的战成了一圈,足有数百。
  
      新入门弟子挑战老牌弟子尊严,这件事闹得轰动实在太大了,所有弟子都想过来看看,到底是哪位牛人敢这样做,又如何收场。
  
      “葛欢?”萧凌转头看向来者,一甩衣袖。
  
      他和葛欢是老对手,二人的组成的联盟更是针锋相对,尽管这次拥有共同的“敌人”,仇人见面依旧没什么好脸色。
  
      “小子,我不得不承认,你的确很嚣张!”葛欢落在地上看到树上挂满的属下,也是满脸阴冷“不过,嚣张要有与之匹配的实力,就怕你的实力还远远不够!”
  
      葛欢并未像萧凌一样,直接出手,而是看了眼前有恃无恐的少年一眼,搓了搓手指上的戒指,轻哼。
  
      “实力匹不匹配不是你说了算的,试试就知道了!”无视诸多老牌弟子的环绕,聂云淡淡的说道,转头一看,却见一侧的竹音已经双腿颤抖,脸色苍白,吓得快要站不起来了,看起来这家伙平时口若悬河,关键时刻也不怎么样嘛……
  
      “好多老牌弟子……”
  
      不但竹音变成这样,就连从后面敢来想要帮忙的欧阳世雄、张柏二人也全都觉得眼前发黑,快要昏倒。
  
      数百位老牌弟子……完了,这次真的完了!
  
      想到事情肯定会闹得很大,却没想到,闹得这么大!
  
      被这么多纳虚境的老牌弟子围住,就算是破空境强者也无法逃脱吧!
  
      想到这,二人同时为这个云风升起了浓浓的担忧。
  
      “很好,无知者无谓,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不知道天高地厚啊!萧凌,是你出手,还是我出手?”听到少年的话,葛欢脸色更加阴沉,拳头一紧,声音冷漠充满着杀意。
  
      “我凌天盟的事,当然要亲自出手……”萧凌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前方的少年,突然向前走了一步。
  
      “闭嘴!”
  
      一声冷喝,宛如金石交击,震得二人头脑同时发晕。
  
      “你……”没想到这个对方居然敢呵斥他们,而且声音如此不留情面,二人的脸色一下涨红,差点炸了。
  
      “好了,既然凌天盟、幻戈盟的盟主都来了,咱们就商议一下你们的人随便闯进我院子的赔偿问题!”
  
      将他们的废话打断,聂云淡淡的说道。
  
      “什么?”
  
      所有老牌弟子全都一愣,眼睛差点掉在地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