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七百四十九章 凌霄顶

  
      在聂云印象里,眼前这个女孩,沉稳冷静,对任何事情都不关心,怎么会突然出手?
  
      而且一下手这么狠,将两大太上长老同时抽翻在地,这种实力,也太可怕了吧!
  
      “真是无法无天,可恶,可恶!”
  
      “武勋长老,这次你们都看到了,这种人再不管教,以后还怎么得了……”
  
      卢啸二人从地上站起身来,全都气得哇哇乱叫,脸色涨红,气得快要吐血。
  
      堂堂太上长老,化云宗至高无上的人物,竟然被核心弟子抽脸,这种侮辱实在太大了。
  
      他们的喊声和遭遇,全部落在了凌霄顶众人的眼里,众人正想出手,就被武勋长老拦住。
  
      “澹台凌月是东长老的弟子,不要动手,最好能让云风独自来到凌霄顶!”
  
      澹台凌月和云风不同,她拥有极强的靠山,就是东长老。
  
      东长老在四大无上长老中实力最强,又非常护短,要处决他的弟子,众人虽是天上长老,却还没有这个胆量。
  
      “小畜生,以前看你挺嚣张,难道要一直待在女人背后,让她保护你?”
  
      吼完,卢啸得到了武勋长老的授意,看向聂云,一声咆哮。
  
      “有本事就跟我们去凌霄顶,有没有罪,诸位太上长老自然会给出最明确的判断,让澹台出头,你惹了事,难道要她保护吗?”
  
      祁宏喝道。
  
      二人话语处处挤兑聂云,目的非常简单,就是让澹台凌月不要插手此事。
  
      “还敢骂……”听到卢啸继续辱骂聂云,澹台凌月眼中布满了寒霜,正想继续动手,突然觉得手掌一紧,被人拉住。
  
      转头看向拉住她的少年,脸色一红,手掌一滑,就从他的手里落了出来。
  
      “你在这里等一会。让我来吧!”
  
      见她的手掌滑走,聂云并不追去,淡淡一笑。
  
      “小心些!”
  
      见他眼神中的光芒自信还冷厉,似乎有足够的依仗。并不害怕去凌霄顶,澹台凌月不再阻拦,点了点头,脸上再次恢复冷漠之意,不过乌黑的眼眸中。带着浓浓的关心之意,只要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一直以冷漠著称的澹台仙子竟然对这家伙动情了?可恶啊!”
  
      看到这一幕,凌霄顶中的臧硕气得三尸神跳,差点没一口血吐出来,活活气死。
  
      他弟子臧红衣追求澹台凌月的事,他知道的很清楚,为了拉拢东长老这个关系,他还大力支持过,臧红衣追求了好多年,一点作用都没有。没想到这个云风才来宗门时间不久,就俘获芳心!
  
      同样是核心弟子,这个云风长的还没臧红衣好看,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
  
      “呵呵!”
  
      看到女孩像是叮嘱出门的丈夫一样,聂云眼中露出一丝感动,点点头,也不多说,两步来到卢啸等人面前。
  
      “我可以跟你们去凌霄顶,走吧!”
  
      “盟主……小心!”
  
      听到聂云同意,风云盟的众人全都一脸紧张。但也知道这次过去,在所难免,担忧全部化成两个字“小心!”
  
      身为化云宗弟子,太上长老议会让你过去。肯定无法拒绝!
  
      “太上长老议会,当然是公平公正的,放心吧!你们好好修炼,我很快就会回来!”聂云淡淡一笑。
  
      卢啸二人见云风答应,也不再废话,嘴角各自露出一丝得意和阴笑。快速向凌霄等飞了过去。
  
      “盟主……不会有事吧!看卢啸的样子,应该早就准备好了,八大太上长老一起出手,就算盟主实力再强也抵挡不住吧!”
  
      见聂云离开,欧阳世雄才忍不住将心中的担忧说了出来。
  
      “放心吧,盟主既然敢去,肯定有把握,他是个善于创造奇迹的人,大家难道忘了上次去执法堂?咱们一样担心,结果盟主不但毫发无损的回来,还弄的天翻地覆!”
  
      竹音笑道。
  
      “可……凌霄顶不是执法堂……”欧阳世雄疑惑的道。
  
      “凌霄顶的确不是执法堂,但现在的盟主也不是以前的盟主,肯定有办法的!”竹音说到这里,露出自信的光芒。
  
      “不错,盟主什么事都能做到,对别人来说危险无比,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咱们还是尽快修炼吧,做为风云盟的人,不能让盟主拉的太远了啊……”
  
      听到竹音的话,其他人都兴奋的眼睛一亮,高声吼叫。
  
      是啊,盟主什么时候让人失望过?就算是八大太上长老议会,也不可能让他受伤!
  
      “这家伙,带着强烈的渲染,总能给人自信和力量……”
  
      看着刚才还有些担心的众人,此时群情激奋,兴奋的恨不得马上修炼,一侧的澹台凌月,无奈的摇摇头,手掌一翻,无人注意的情况下,掌心多出了一个粉红色的玉牌。
  
      玉牌里面倒映着一个和香一样的东西,而这东西,冒着青烟,已然快要烧到尽头,随时都会熄灭。
  
      “哎,但愿我能和你在一起多几年相处……”
  
      叹息一声,一直沉稳的澹台凌月,不知为何,眼中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
  
      “天外天,凌霄顶!”
  
      跟在卢啸二人身后,聂云抬头看向眼前的高大建筑,流露出复杂之色。
  
      天外天凌霄顶,前世曾在这里和丹王管休大战炼丹之术,曾在这里一起为了保卫化云宗和妖人战斗,曾在这里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没想到今生再次来了!
  
      只不过,前世过来,受万人敬仰,今生第一次来到,却是受到审判。
  
      实际上凌霄顶不但是个建筑,更是个强大的灵兵,只不过掌控这件灵兵的核心在掌教印上,而掌教印伴随掌教的失踪,已经消失了!
  
      “进去吧!”
  
      见聂云站在凌霄顶前,眼神迷离,卢啸还以为他害怕了,冷喝一声。
  
      摇摇头将心中的复杂情绪抛开,聂云抬脚走了进去。
  
      凌霄顶虽然没有掌控的掌教印,其中依旧阵法森严,威势惊人,做为浮天大陆第一宗门的核心所在,这里的防御力量即便是丹田穴窍境强者,恐怕都不可能突破。
  
      走进凌霄顶,一个宽阔的大殿就出现在面前。
  
      轰隆隆!
  
      刚进入大殿,就听到一声轰鸣。
  
      凌霄殿的大门缓缓关闭,整个大殿空间立刻像封闭了一般,即便破空境巅峰强者,想要逃出去,都非常困难。
  
      “哈哈,小畜生,既然来了就别想走了,给我跪下道歉,慢慢忏悔吧!”
  
      看到大门关闭,前面带路的卢啸长老仿佛计谋得逞一般,新仇旧恨瞬间燃烧起来,猛然转身,手掌一抓,漫天的法力就轰然冲击而来。
  
      他似乎知道眼前这个云风的实力,不容小觑,一出手就施展了最强的攻击,一瞬间,天翻地覆,一个巨大的掌印,宛如九天而降,带着破碎空间的威慑,倾覆而下,要不是凌霄顶内的空间比外界更加稳固,恐怕都要被震出一道道裂缝。
  
      天外天,凌霄顶,化云宗掌教朝圣,驯化万方的神圣地方,在这里,宗门弟子别说出手,连大声说话都不允许,卢啸长老毫无顾忌直接出手,正是依仗了这点,只要云风出手,就是大逆不道,破坏规矩,无论再有理由,也无法反驳,任由宰割。
  
      “跪下道歉?我看还是你跪下吧!”
  
      根本不理会这一套,聂云早就知道这家伙会动手,手掌一翻,一拳迎了上来。
  
      没有任何招数,却带着令人不能阻挡的力量,前方的空间缓缓压缩,凝固起来。
  
      啪嗒!
  
      卢啸惨呼一声,就直挺挺跪在地上,宛如僵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