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八百零一章 滚开!
    ;
  
      后面静天宗静凡偷袭,前面千行诡异寒芒,聂云一瞬间就陷入两面夹击的状况中。.. ¤文学吧:xba.¤
  
      “本来不想杀你的,这是你自己找死!”
  
      面对两面夹击,聂云并不慌张,反而淡淡一笑,防御之气一转,身体立刻被一个圆形的防御龟甲笼罩,手掌一用力。
  
      咔嚓!
  
      千行的头颅就从肩膀上掉了下来,双眼圆瞪,断绝呼吸。
  
      叮叮!
  
      同一时刻,两个脆响打在防御龟甲上,宛如两个蚊子钉在了上面,没伤害聂云分毫。
  
      防御天赋达到第三形态,除非对方战斗力超过他,否则,想要给聂云造成伤害,根本不可能!
  
      正因为由此依仗,聂云根本不在乎千行会反水。
  
      “防御师天赋,可恶,倾城,还不动手?”
  
      静凡一下偷袭不成,连聂云防御都没刺破,脸色一下狰狞起来,长嘶一声,双掌翻转,整个人头上冒着青烟,力量翻倍增加,再次击来。
  
      “燃烧气海?这家伙疯了吧?”
  
      听到对方呼喊倾城,聂云知道这家伙可能是洛倾城的师父,不想下杀手,没想到她竟然全身冒出青烟,双眼赤红,跟疯了一样,心中不由一阵郁闷。
  
      燃烧气海,是一种自残的行为,等于将自己的所有前途,潜力,甚至修为一瞬间耗尽,除非有深仇大恨,不然,谁也不会这样做。
  
      自己和这个静凡第一次见到,怎么让她这样凶狠?
  
      难道强奸她徒弟了?
  
      咳咳,貌似真要这么做,按照洛倾城对自己的心意,只能算“奸”,根本不用“强”吧!
  
      再说。强奸她徒弟管她鸟事,又不是把她**了……
  
      咳咳,难不成千行是这老女人的老相好,杀了千行,让她开始发疯?
  
      静天宗,开派宗师是位无相师,一切法无有外在表相,一切法不受执著。
  
      无相师研究灵魂大道,讲究不动如山。看世间生、住、异、灭,一切生与死、存在与毁灭,都只是事物正常的发展变化规律,于己无关!
  
      端坐浪潮观其水流,不动不摇。这是静天宗传下的法门,这件事,前世自己就知道,怎么重生以后,见到两回静天宗弟子,第一次是在玄金城的鉴宝大会,那人嚣张至极。本以为普通长老心思不稳倒也罢了,怎么这个无上长老,静天宗无上人物,居然也是这副模样?
  
      聂云一阵郁闷。
  
      不过。这种想法还没结束,聂云还没想清楚怎样处置这个老女人,就感到一股疯狂的杀意,汇聚起来。笔直向自己狂涌而来。
  
      心中猛地一跳。
  
      达到他这种修为,已经能够对攻击力有明确的判断。聂云清晰的感觉到这股杀意要是真的打在自己身上,绝对抵挡不住!
  
      即便防御师第三形态都不行!
  
      转头一看,只见洛倾城手持一张大弓,弯弓如满月,上面一柄满是龙鳞的箭矢,对准自己眼见就要射出。
  
      “陨落之弓,折翼之箭?”
  
      看到这个大弓和上面的箭矢,一个名字陡然跳入脑海。
  
      传说静天宗最强悍的宝贝,除了掌教印之外,就是这个陨落之弓、折翼之箭。
  
      这对弓箭,和剑神之剑一样,属于天地所生的灵宝,一箭射出,就算是丹田穴窍境巅峰,都无法抵挡!
  
      而且传说陨落之弓,不是任何人都能拉开的,必须心灵纯洁的处子,方可完成。
  
      看到洛倾城弯弓如满月,聂云知道静凡之所以收她为弟子,肯定和这个陨落之弓有关。
  
      否则,即便洛倾城天赋极佳,也不至于她一个堂堂无上长老,硬生生收为弟子。
  
      虽然陨落之弓威力无穷,也有限制,那就是箭矢的数量极少,只有三只,而且射一只少一只。
  
      正因为如此,陨落之弓对于静天宗来说,是一种威慑,几乎没拿出来过,怎么……自己连解释都没解释,就毫不顾忌的要射过来?
  
      聂云都觉得郁闷了。
  
      要是别人对自己这样,他绝对一拳先打死静凡再说,然后凭借诸多天赋,将拉弓的人击杀,没任何问题。
  
      但拉弓的是洛倾城,发疯的是她师父,让他有些难办了。
  
      把洛倾城杀了?
  
      他就算在狠辣也做不出,要是将这个疯癫的静凡杀了,恐怕又会让洛倾城难过……
  
      “算了……”
  
      这些想法在脑海一转,聂云心中就有了处理办法,眼睛一下瞪圆,猛然对洛倾城传音过去。
  
      “我是聂云!”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让洛倾城别动手,而让她停止的唯一办法,就是说出自己的真正身份。
  
      “聂云?”
  
      手中的箭矢随时都会射出,洛倾城听到这个传音,忍不住一愣,拉开弓箭的手松了下来。
  
      虽然眼前这个云风和聂云长的完全不像,灵魂气质也没有任何可比之处,但洛倾城知道他拥有伪装之气,这副模样肯定是伪装的。
  
      明白这些,眼圈微微一红,正想劝解师父停手,突然觉得手臂一紧。
  
      “还不动手,犹豫什么!”
  
      转头一看只见静天宗掌教静安不知何时已经来到身后,强大的力量控制着自己的手臂,满月般的箭矢,“嗡!”的一声就射了出去。
  
      “不要……”
  
      没想到静安的动作这么快,洛倾城瞳孔一缩,吓得呆立当场。
  
      陨落之弓,折翼之箭的威力,她身为掌控者,知道的很清楚,丹田穴窍境巅峰强者都抵挡不住,聂云怎么可能挡住?
  
      滋啦啦!
  
      折翼之箭化作一道黑线,笔直射来,速度甚至超过了光速,在天眼看来,都只是一道幻影。
  
      聂云正在抵挡疯狂的静凡,随即就看到箭矢射过来,瞳孔一下变得针尖大小,全身轻颤。
  
      在射来的箭矢中,他感到了浓浓的杀意,知道就算现在的他,想要挡住,也几乎不可能!
  
      “走!”
  
      情况危急,聂云顾不上在和静凡战斗,凤凰之翼猛地一闪,划破层层空间,向一侧躲过了过去,同时,手掌一抖,仙武宗的掌教印扔了出去。
  
      仙武宗掌教印,擅长防御,挡住不难!
  
      轰隆!
  
      他躲闪的速度快,箭矢的速度更快,一下打在仙武宗掌教印上。
  
      掌教印还没来得及变大,折翼之箭疯狂的力量,顿时电钻一般狂涌,透过防御直冲而来。
  
      折翼之箭尽管不能将掌教印打碎,但透射而出的力量,还是聂云难以抵挡的。
  
      嘭!
  
      聂云胸口炸出一个窟窿,鲜血狂喷。
  
      “治疗之气!”治疗之气狂涌。
  
      滋滋!
  
      “什么?”
  
      治疗之气刚来到胸口的窟窿前,聂云就感到一股强烈的腐蚀力量,将其阻止,根本无法治疗!
  
      治疗师不能治疗,这种事还是第一次遇到,难怪陨落之弓、折翼之箭名气这么大,果然强大的可怕!
  
      单透过掌教印射来的暗劲,都有如此威力,真要被刺中,恐怕已然殒命。
  
      “竟然还没死?再来!”
  
      聂云受伤只是一瞬间的事,随即就看到掌教静安再次把洛倾城的手臂拉起,第二只折翼之箭瞄准了过来。
  
      洛倾城的实力本身就不如静安,再加上她一遇到着急的事情有些慌乱,待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了。
  
      聂云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被妖人追杀,慌乱中剑丢了,不顾危险去找剑,让他笑了好久,现在虽然实力增加了,心智却和当初一样,单纯至极。
  
      哗啦!
  
      搭弯弓如满月,一股必杀气息将聂云笼罩,看现在的样子,知道再被打一下,不死也差不多了,当即舌抵下颚,猛地一声暴喝。
  
      “滚开!”
  
      轰隆!
  
      响亮的声音犹如天籁,在空中一下炸开。
  
      啪嗒!
  
      堂堂静天宗宗主静安摔倒在地,滴溜溜滚了出去。
  
      看到这诡异的一幕,周围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