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八百一十六章 配合

  
      入眼处并未和想象的一样看清楚对方的招数和力量运转方向,而是一个个不大的红点。
  
      这些红点连成一条线,在眼不停闪烁。
  
      刚看到聂云还不知道这些红点是什么,眨眼功夫就明白过来,饶是他达到灵级大圆满的灵魂,都惊讶的都快疯了。
  
      融合天赋之气运转让他看到的红点,不是错觉,而是妖皇即将进行的攻击路线!
  
      天眼和武道师两大天赋融合,竟然能预知对方招数,将对方的攻击,提前“看到”!
  
      这已经不能用修炼和常理来度量了。
  
      “月儿,虚波横渡!”
  
      看到红点进行的方向,聂云知道再有千分之一个呼吸,对方的拳法就能打到自己上,再不做出对策,肯定受伤,当即一声长呼。
  
      从天眼晋级到与武道天赋融合,全部在体内进行,说起来复杂,实际上时间并不长,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此时的澹台凌月正手持幽冥剑,化作一道剑芒向妖皇的攻击打去,听到聂云的声音,想都不想,剑锋一抖,瞬间变招。
  
      她对聂云太信任了,没有丝毫犹豫。
  
      虚波横渡是化云宗一个非常有名的武技,虽然用的手段是手指,但澹台凌月力量一转就将攻击力全部集在幽冥剑的剑尖。
  
      “灵犀破天!”
  
      见澹台凌月施展出自己所说的招数,聂云也长啸一声,一剑刺出。
  
      他这招不是化云宗的绝招,而是剑神宗的无上剑术,灵犀破天剑,两招看起来毫不相干,但不知为何,同时使出一招剑气直冲而出,威力瞬间翻了好几倍。
  
      滋啦!
  
      融合的剑气,和妖皇的招数碰在一起,一下击要害,刺在绝招新力刚生,旧力已去的瞬间,混乱的时空随之恢复正常,聂云和澹台凌月同时后退了一步,青鳞妖皇的手掌则鲜血淋漓,受了不轻的伤害。
  
      “你们竟然能伤害我?两个纳虚境的人竟然能伤害我?”
  
      青鳞妖皇紧盯着受伤的手掌,双眼变得赤红,他怎么都想不通,这两个实力如此弱的人,如何看穿了他的攻击方式,一举找到弱点,将其打伤。
  
      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
  
      丹田穴窍境之力,激荡时空,让时空产生混乱,这种攻击,没达到相同境界,不可能看穿,而现在的事实,对方不但看穿了,还将自己打伤,这种情况让他难以相信。
  
      “这……两人施展不同的招数居然也能融合?”
  
      别说青鳞妖皇震惊,就连聂云都觉得不可思议。
  
      刚才让澹台凌月施展虚波横渡只是觉得这招的攻击力大,并没想其他的,没想到这招和灵犀破天完美融合,让单纯的力量增大了好几倍。
  
      以前曾试过两套无上大剑术融合,聂云没想过化云宗的武技和剑神宗的剑招居然也能融合在一起。
  
      “也对,当初慕青、慕霞才是至尊的时候,就能将剑招融合,威力大增……”
  
      突然聂云想到一件事,也就恍然。
  
      当初只有至尊境界的慕青慕霞,因为是双生姐妹,意念想通,施展剑法就能融合,从而战斗力大增,现在看来自己和澹台凌月也是这种情况。
  
      “月儿,凌霄翔天!”
  
      想到这些,聂云再次传音,同时自己的长剑一横,又一招剑神宗剑法,天地玄阳。
  
      凌霄翔天依旧是化云宗武技,双臂滚动发力,犹如双翅,澹台凌月听到传音施展出来,手臂柔软的宛如鞭子,带动幽冥剑,破浪而出。
  
      天地玄阳是剑神宗无上剑术,天地玄阳剑,一招刺出,法力集在一点,犹如玄阳烈曰。
  
      “敢对我攻击?找死!”
  
      青鳞妖皇没想到两个小辈一招得手后,居然还敢抢先出手,气得哇哇乱叫,变爪为拳,轰然而下。
  
      依旧是时空乱流,纷乱的拳风将面前的空间全部震碎。
  
      下方看到这拳的诸多弟子,包括四大无上长老在内,都觉得眼前一阵阵眩晕,想要呕吐。
  
      时空乱流不能长时间观看,修为不够,灵魂都会被纷乱的时间搅碎,让人生死不知。
  
      轰隆!!
  
      青鳞妖皇的攻击和聂云澹台凌月的剑招碰在一起,锋利的光芒刺破血肉。
  
      扑哧!
  
      青鳞妖皇一声惨呼,右手就被剑芒硬生生削了下来。
  
      “好强!”
  
      看到这招果然和想象的一样,迸发出更强的威力,聂云眼睛亮了。
  
      看来他和澹台凌月配合好了,不是一加一等于二,而是等于三,等于四,甚至等于十!
  
      单独交手的话,就算十个聂云加上十个澹台凌月恐怕也不是这个青鳞妖皇的对手,而现在配合,居然能将其手掌削断,足见力量翻倍程度。
  
      “古怪,青鳞,如果不行就换我上!”
  
      “两个纳虚境的小子把你弄成这样,你也真够丢人的!”
  
      “不能这样说,这两个人配合起来的招数古怪,似乎蕴含了某种大道至理,比单独一人强大太多了!”
  
      [***]妖皇剩下的十七人看到青鳞妖皇如此狼狈,有嘲笑的也有帮忙的,言语不一。
  
      [***]妖皇同时受命于天妖圣皇,他们之间也是有矛盾的,并非关系和睦,精诚合作。
  
      正因为如此,看到青鳞妖皇受伤,他们并未冲过来帮忙,而是站在一侧看着,说些风凉话。
  
      “可恶,可恶,今天不杀了你们,我不叫青鳞!”
  
      青鳞妖皇气得哇哇乱叫,身上一道黑光闪烁,断掉的手上重新长出一个。
  
      妖人掌握大道七千,比人族的三千强大太多了,所以很多绝招,人类都没有,就好像这衍生手掌的方法,人类不是治疗师的话,根本不可能完成,而对方却轻松自如,似乎只损耗一些精血法力,这点人类就无法做到。
  
      “死!”
  
      伴随呼声,青鳞妖皇掌心一个巨大的磨盘飞了出来,逐渐增大,压了下来。
  
      磨盘一出现周围就荡漾出一阵浓烈的妖风,四处鬼哭狼嚎,时空失去了原有的法则和规矩,更加**,场面宛如失控。
  
      “夕阳西下!”
  
      看到对方拿出兵器,聂云眼神也凝重起来,一声低呼,本身后退一步,手掌挥舞一瞬间,面前的空间形成春夏秋冬四个不同的季节,剑神之剑形成的剑光和澹台凌月打出的绝招再次融合。
  
      夕阳西下、四季剑法!
  
      两大绝招融合带着时空错乱的味道,横贯千古,好像从时空深处而来,跨越了数万年的时光和历史,与磨盘对碰在一起。
  
      嘶啦!
  
      威力强大到极点的磨盘被剑法一震,就退了数十米,凶威大减。
  
      聂云和澹台凌月也同时后退,法力翻滚,胸内沸腾。
  
      谁也没胜谁,平手!
  
      “大磨天!”
  
      青鳞妖皇脸色抽搐,磨盘再次呼啸而下。
  
      “月儿,破天惊仙拳!”
  
      聂云左手在澹台凌月腰上一抓,猛地一推,同时自己的剑神之剑挥洒,大悲七仙剑施展出来。
  
      二人越配合越默契,战斗了一会,聂云往往只喊出招数的第一个字,澹台凌月就施展出招数,化云宗拳法配合剑神宗剑术,刚柔并济,威力无穷。
  
      就算青鳞妖皇实力强劲到极点,与之对战,都只是平手,想要获胜,几乎不可能!
  
      “好默契的配合!”
  
      “只有心灵相通的人才能做到这样,看来聂云真正喜欢的,是她!”
  
      “恐怕也只有这样出尘脱俗的人才能配的上聂云……我们的确差了一丝……”
  
      “看他们的眼神、举止、动作,我终于知道聂云为什么不喜欢我了,因为他们的眼,只有对方,对方才是整个世界,也只有这样,才能配合的这么好,不想着如何保护自己,一心想着保护对方……”
  
      看到空配合天衣无缝与青鳞妖皇战斗的二人,七女终于明白,聂云为何和她们若即若离了,原来他真正的爱人在这里!
  
      爱是什么?爱是毫无保留的为对方付出,无怨无悔。
  
      聂云施展出的招数,对自己没有丝毫保护,甚至用身体为澹台凌月抵挡危险,而澹台凌月的招数同样不顾姓命,只为能替聂云挡住对方的攻击。
  
      生命危险迫在眉睫之间,只想着对方,而不考虑自己,恐怕也只有这样的配合才能让平淡无奇的招数发挥出超强的威力,也只有这样的心心相映,毫无保留的交流,才能让他们凭借纳虚境实力,就挡住丹田穴窍境巅峰的妖皇。
  
      滋滋滋滋!
  
      二人的配合越来越娴熟,青鳞妖皇越来越狼狈,很快身上就出现了数十个口子,鲜血淋漓,看样子失败只在旦夕之间。
  
      “可恶,可恶,你们难道一直要看笑话吗?别忘了天妖圣皇的交代!”
  
      感受到身上的伤势越来越多,青鳞妖皇突然放声大吼。
  
      “好了,别看了大家一起动手吧,先将这小子杀了,把八大掌教印拿来再说!”
  
      听到吼声,人群一个妖皇淡淡说道。
  
      似乎他是十八妖皇实力最强者,一句话说出,本来看热闹的众人,同时收敛了笑容,鬼爪扬起,十七人同时出手。
  
      轰隆!
  
      十七人联手的威力有多大,单从青鳞妖皇一个就能看出,同时出手,天崩地裂。
  
      “哼?”
  
      看到上方坍塌的空间犹如黑洞席卷,澹台凌月的眉毛陡然皱了起来。
  
      ps:别忘了零点投月票哦,老涯会更新等着你们。。嘿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