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九百二十章 谁先死?
readx();    “好了,鸣儿,这次是咱们魏家的大灾难,灭门在即,魏家只有你的天赋最好,是我们唯一的希望了,魏俊,我知道你对魏家忠心不二,现在将鸣儿交托与你,想办法将他带出去,保存魏家最后的香火……”
  
      见青年说完,老祖叹息着摇摇头,露出浓浓的落寞之色。
  
      “爷爷,我不走,我要和家族共存亡!”青年魏鸣急忙喊道,略显稚嫩的脸上带着坚毅。
  
      这个青年一看就知道没见过什么场面,不然心性也不会这么不稳,见到魏俊便把所有事情都说出来了。
  
      “胡闹,你难道连爷爷的话都不听了?”老者气得一拍扶手,似乎引动了伤势,脸色一红,“你是我们家族唯一的希望,只要你活着,我们家族就有希望翻盘,魏俊,你不是在**宗有亲戚吗?一定想办法让他进入宗门,哪怕成为一个最普通的外门弟子,也不是张家敢对付的!”
  
      “这……是!”魏俊拳头捏紧,点头同意。
  
      目前这种情况,保留香火为家族留下一条后路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反抗,已经力有不逮。
  
      “少爷,咱们从后门走!”魏俊抬头看向魏鸣,说完转“聂云前辈,这次真是连累你了,也请和我一起悄悄离开吧,不然一旦被张家发现,再想逃走就难了!”
  
      刚才众人陷入悲痛之中,并未注意聂云和老酒鬼,此时听魏俊称呼前辈,都将目光转移过来。
  
      能被称呼“前辈”,说明说明实力要比他高,而眼前这两个人,一个秘境九重。一个仙力境初期,怎么看都不会比魏俊仙体境初期要强。
  
      “魏俊,这位是……”魏家老祖疑惑的问道。
  
      “禀告老祖,我们路上遇到了苍穹石猿,正是这位聂云前辈将我们救下,免遭杀身之祸!”魏俊忙道。
  
      “将拥有仙体境中期实力的苍穹石猿击杀?果真英雄年少!”魏家老祖先是一愣,感慨一句,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在孙子魏鸣身上“鸣儿,路上要好好听魏俊叔叔的话。千万不要意气用事!”
  
      他虽然觉得眼前这个聂云仙力境初期就能击杀仙体境中期妖兽有些奇怪,但并不在意,灵界的人手段很多,偷袭的话未尝不能杀死,这些在绝对实力面前都是小手段。仙级第二重仙体境和第三重真仙境有很大的鸿沟,不是这些手段能够逾越的。
  
      张家拥有一位真仙境初期巅峰的老祖,比他真仙级初期高了一个小等级,在加上本身受伤,已经没有了抵抗,灭门在即。
  
      “爷爷……”魏鸣眼圈一红。
  
      看到诀别,灭门在即。所有人都脸色黯淡下来。
  
      “魏俊,你不是找药材吗?既然回来,将这位前辈的伤势治好不就行了?”
  
      就在整个殿堂被一阵悲哀气氛笼罩的时候,突然人群中响起一个疑惑的声音。正是聂云。
  
      魏俊等人费劲千辛万苦去乱金山采集药材,目的就是为了给这位老祖治伤,现在药材拿来,为什么不想着治疗。反而想要逃走?
  
      “治疗?”众人看向聂云,脸上都露出古怪之色。见他的确不是成心这样说之后,魏俊一脸尴尬的道:“老祖修罗杀气侵入体内,无法祛除……必须借助药材和驱修师才能将其治好,而现在林强前辈被逼离开,实在没有办法……”
  
      “哦!”聂云刚到灵界几天时间,对这些懂得不多,听到这位老祖居然是被修罗杀气入侵,忍不住天眼开启看了过去。
  
      果然,天眼照射下,他体内一股诡异的气流四处乱乱撞,带着凶悍的杀机,破坏细胞内脏。
  
      这股杀气能隐藏在修炼的仙力中,除非驱修师,普通人无法清除。
  
      “哎,魏俊你们赶快走吧!现在张家暂时退去,是因为林强誓死保护,一旦他那位银纹驱修师控制住林强,肯定会反扑过来,到时候就算想走都难了!”
  
      魏家老祖叹息一声,道。
  
      “哈哈,想走?魏野老匹夫,你以为我们动手不赶尽杀绝,还会留下后患?”突然,殿外响起一声尖锐的冷笑,随即一群人大步走了过来。
  
      当先一个老者脸型瘦长一看双眼秃鹫般看向众人,宛如看着一群死人。
  
      和他并行的是一个长须中年人,一身暗灰色长袍,额头上一个银色的纹路闪闪发光,无论走到哪都显示出高人一等的味道。
  
      “这位应该就是那个一品银纹驱修师……”
  
      看到纹路中带着一丝淡淡的特殊天赋气息,聂云知道这个中年人应该就是那个所谓的一品银纹驱修师。
  
      “林强呢?你们把他怎么了?”
  
      魏家老祖想到他们会回来,显然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环顾一周,突然问道。
  
      “林强,哈哈,他已经被我送走了,还想指望他?做梦吧!”银纹驱修师冷笑起来。
  
      “送走?你……”听到这话,魏家老祖脸色一下涨红。
  
      别人听不懂送走的意思,他久经沙场知道的很清楚,恐怕林强已经遭到毒手了。
  
      一般人不敢对驱修师动手,因为牵扯驱修塔的保护条例,但驱修师击杀驱修师就不同了,级别越高权限越大,即便杀了级别低的,只当是私人恩怨,不会有人说什么。
  
      “没了驱修师,你们魏家什么都不是,马上给我跪下,我心情好的话,可以饶你们不死,否则,你们应该知道得罪以为驱修师的代价,就算将你们灭门,也不敢有人替你们说话!”
  
      不理会魏家老祖魏野的暴怒,中年人冷笑一声,向前走了一步,额头上的银纹不停闪烁。
  
      驱修师的地位尊崇,得罪这种人,等于和驱修塔作对,即便被灭门,也没人敢说话。
  
      “可恶……”
  
      听到让众人跪下,青年魏鸣气得全身发抖。
  
      这个驱修师的本身实力只是仙力境,并不强,真正战斗力的话,肯定连他都不如,如此低级实力,就想一句话让他们全部跪下,侮辱实在太大了。
  
      “鸣儿别冲动,这是他故意的,咱们魏家不管怎么说都是大家族,光明正大对咱们进行灭族,张家胆子虽大也怕议论,但一旦得罪驱修师就不同了!稍微忍不住出手,咱们家族肯定会立刻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见魏鸣的样子,魏家老祖连忙喝道。
  
      张家之所以敢对魏家动手,就是因为拥有这个银纹驱修师,这就好像起义拥有一位皇子一样,占据大义名分,一旦魏家敢对这个驱修师动手,绝对会被判下死刑,没人敢违背。
  
      “怎么,还想对我动手?有本事来啊?如果不想魏家全部死亡鸡犬不留,就对我动手!”
  
      看到魏鸣的模样,中年人哈哈笑了起来,向前两步来到魏鸣跟前。
  
      “你……”魏鸣脸上青筋迸出,拳头捏的“咯咯!”作响,却不敢动弹。
  
      啪!
  
      中年人一巴掌抽在魏鸣脸上“不知死活的东西,如果没有我们驱修师保护灵界,你们有什么资格活下来?还不给我跪下?”
  
      “你……”
  
      魏鸣年轻人火气大,但并不是傻子,知道得罪这人的后果,嘶吼一声,最终膝盖一软跪了下来。
  
      “这还差不多,你们也一起吧!”
  
      见魏家最核心的少爷下跪,中年人哈哈大笑,眼中露出浓烈的兴奋,看向魏俊等人,一步步走了过来,驱修师不需要实力多强,单是身份,就让人不敢反抗,就好像天子巡查一样,天子的实力未必有多高,但让人跪下,没人敢不从。
  
      这就是威,这就是势!这就是驱修师在灵界的地位。
  
      哗啦啦!
  
      魏家的人跪倒一大片。
  
      尽管一个个满心侮辱,却没人敢反抗。
  
      连少爷都跪下来了,他们还有什么资格站着?
  
      “很识趣吗?既然……嗯?你们两个,怎么还不跪下,看来是真的想死了!”
  
      中年人正在得意,突然发现人群中竟然还有两个人影站的笔直,并未下跪,脸色一下绿了。
  
      这两个一个年轻看起来十**岁,一个苍老,看不出具体年龄,实力只有仙力境和秘境第九重。
  
      这种实力然敢违背命令,顿时让他怒火中烧。
  
      “一句话就让人跪下,好大的威风,如果我不跪呢?”
  
      聂云摇摇头。
  
      没下跪的自然就是聂云和老酒鬼。
  
      魏俊虽然帮忙把他们带出乱金山,但击杀苍穹石猿已经将恩情回报过了,魏家的事本不想牵扯,此时见对方一来到就要人跪下,还逼迫自己,忍不住眉毛扬起。
  
      “不跪,那你是找死!”
  
      中年人长啸,手掌猛地向前抓来。
  
      轰隆!
  
      烈风呼啸,仙力境中期的仙力轰鸣袭来,带着狂暴之力。
  
      驱修师都拥有特殊天赋,本身战斗力远超一般人,虽然这个中年人只有仙力境中期,战斗力却不下仙力境后期强者。
  
      “我找死?我看还是你先死吧!”
  
      中年人的手掌还没来到聂云跟前,众人就听到一个冷哼,随即后者一脚踢来,正中他的胸口。
  
      啪嗒!
  
      肋骨断裂,中年人倒飞了十几米撞在大殿的一个柱子上。
  
      ps:求年度最佳作品票,虽然评不上,投多点好看不是。。只要正版订阅,应该会有几张免费的,请将这些投给老涯。。。

Ps:书友们,我是横扫天涯,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