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第九百二十五章 剧毒丹田晋级

  
      灵界,诸天万界之首,无论为了弟弟、弥静还是澹台凌月,都需要尽快提升实力,从城主府送来的这箱东西就能看出对方财大气粗,如果能将他女儿治好,得到这些物资,聂云绝对不会拒绝。.
  
      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和时间赛跑,用最短的时间尽快提升实力。
  
      “那好,我现在就安排一下!”听眼前的少年一口答应下来,并没有拒绝,魏野松了口气。
  
      很多驱修师都有怪毛病,他生怕眼前的少年提出令人难以接受的要求,让他陷入两难之地。
  
      “去吧!”聂云点头。
  
      不一会魏野就将事情安排妥当,城主听到愿意治疗,兴奋的打算过来亲自迎接,不过被聂云拒绝了。
  
      在魏野的陪同下,来到城主府。
  
      城主府在铁龙城的间,府邸里的建筑古色古香,一看就知道存在年数已久,底蕴十足。
  
      府邸外的城墙密布了不少阵法,全部开启的话,就连真仙境初期强者都无法强行进入。
  
      “前辈请进!”
  
      刚进入城主府,就看到城主闵彦迎了过来,脸上带着激动之色。
  
      “不知道令嫒什么情况,能带我去看看嘛?”
  
      聂云不理会城主的热情,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她在这里……”
  
      见他如此直接,闵彦微微一愣,随即心一喜,忙在前面带路。
  
      一般的驱修师,通常不是先看病,而是先要钱,不管能不能将病看好,都要先把价钱谈下来,即便失败也会同样收取报酬。
  
      眼前这个少年居然要先看病,让他心多了几分期待。
  
      “我女儿是上次在九阳山历练被修罗杀气侵袭的,当时她才十六岁,这股修罗杀气非常怪异,我一品血纹驱修师、银纹驱修师甚至二品血纹驱修师都请了,看过之后都没有办法……”
  
      闵彦一边走路一边将女儿的病情详细说了一遍。
  
      听到解释,聂云明白过来。
  
      他女儿闵惜惜是被修罗杀气侵入后,陷入了疯癫状态,后来被他强行用仙力压制住,但因为修罗杀气侵入了脑海,破坏了一些结构,让她陷入昏迷,如同植物人。
  
      而且这股修罗杀气他也无法彻底压制,时不时还会出来,让她的病情反复,更难治疗。
  
      听到闵彦的详细解释,聂云心把握增大了几分。
  
      这股修罗杀气闵彦能够压制,说明并不是特别厉害,至于侵入脑海破坏结构,拥有木生师天赋,只要能将修罗杀气驱除出来,治疗起来并不困难。
  
      说话间,几人来到一个安静的小院,刚推开房门,就听到里面一个有些疯狂的声音响了起来。
  
      “闵彦,你是不是又找了什么不三不四的驱修师过来?赶快让他滚!”
  
      说话的是一个年妇人,看向聂云眼带着鄙夷之色。
  
      正常修炼者是不敢和驱修师这样说话的,毕竟身份地位不同,代表的权利也不同,但这个女人似乎因为闵惜惜的事,有些疯癫了,说话口无遮拦,并不好听。
  
      驱修师驱除修罗杀气弄好了皆大欢喜,弄不好反而等于给杀气赠送补品,让其威力大增。
  
      恐怕前几个驱修师非但没治好闵惜惜,反而让其病情加重,正因为如此,才让这个女人出现这种态度。
  
      “闭嘴,这位聂云前辈是位金纹驱修师,一定能将惜惜治好……”
  
      听到年妇人的话,闵彦吓了一跳,生怕眼前这位驱修师前辈发怒,偷偷看了聂云一眼,发现他面色如常这才松了口气解释道:“这位是我的妻子,她因为关心女儿才说出这话,还请前辈见谅……”
  
      “无妨!”聂云随意摆摆手。
  
      可怜天下父母心,这个女人会这样说,他并不在意。
  
      “金纹驱修师又怎么样?上次那个二品驱修师不也没成功,反而将我女儿害得更加严重……”年妇人哭了起来。
  
      “来人,快将夫人带走!”
  
      见妻子嚎啕大哭,闵彦连忙叫喊一句,让人把她带了出去。
  
      不理会哭闹的年夫人,聂云几步来到房间,抬眼看去,只见一个妙龄少女平躺在床上,眼睛紧闭,因为常年饱受修罗杀气侵袭显得非常瘦弱。
  
      “你们都退出去,我单独看看!”
  
      因为对方是妙龄少女,聂云不方便用天眼照射,转头吩咐一声。
  
      “是!”闵彦、魏野等人退了出去,顺手将门关上。
  
      两步来到女孩跟前,聂云手指轻轻在她脉搏上一搭,一股木生之气沿着经脉输送过去。
  
      “嗯?奇怪,这股修罗杀气居然拥有剧毒?”
  
      感应了一下,聂云忍不住一愣。
  
      这个闵惜惜体内的修罗杀气凶悍带着一股灰蒙蒙的毒气,这种毒气很是古怪,并不能将其毒死,却让她无法醒过来。
  
      “这是修罗将特有的【煞毒】,看样这股女孩应该是误入修罗将特有的地方,被杀气侵袭了!”
  
      将心的疑惑和精神感应传递给星宫之灵。
  
      星宫之灵不知活了多久,又跟过九品金纹驱修师北斗星君,无论见识还是什么都比他要渊博的多。
  
      “煞毒?修罗将?”聂云愣住。
  
      “修罗和人类一样,也分为许多等级,其最低等的是修罗兵,高一级别就是所谓的修罗将,然后是修罗皇、修罗帝,当然最强大的,就是所谓的修罗王!”
  
      星宫之灵解释。
  
      “修罗王?”听到这个名字,聂云脑海一下陷入九龙拉辇空间。
  
      当时根据辇车上的记述,似乎修罗王和那位皇就在那里。
  
      “嗯,修罗王是所有修罗的最强者,也是血脉最纯净者,据说拥有第六等级血统,一出生就非常强大,能够战天战地,就连当初的老主人,也谈之色变!”
  
      星宫之灵道。
  
      “哦!”聂云点点头。
  
      “修罗兵在修罗之算是最低等的,身上的修罗杀气虽然对人有危害,一般的驱修师就能解除,但级别高一等的修罗将就不同了,它们体内蕴含所谓的【煞毒】,很难祛除,一旦沾染,生不如死!”星宫之灵继续道。
  
      “修罗……还真够可怕的!”听到第二级别的修罗就这样厉害,聂云忍不住感慨,来灵界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他已经深深体会到了修罗的可怕。
  
      真不知道上天为何会有这种生命诞生。
  
      单凭身上的杀气就能让人陷入昏迷,生不如死,真不知道一头真正的修罗会有多厉害。
  
      “这种【煞毒】必须达到三品驱修师级别才能消除,否则,一旦引动,会让毒之人受到更大痛苦!”
  
      星宫之灵最后道。
  
      “嗯!”聂云意念一动,停止了和她的交谈,精神集向昏迷的闵惜惜看去,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眼睛不由自主的亮了起来。
  
      这个闵惜惜虽然昏睡不醒,没有任何打扮,但皮肤白皙光滑,吹弹可破,居然是个不可多见的美女。
  
      美女见得多了,对于聂云来说,并不会因此动心,而是她脖子上戴着的一个吊坠,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个吊坠和澹台凌月给他的并不相同,而是带着一丝淡淡的味道,似乎能让他体内的无名法诀随之运转。
  
      只不过这种感觉非常弱小,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这个吊坠里应该蕴含能让无名法诀运转的特殊气息,只不过太稀薄了,这才让我感应不到!”
  
      仔细看了一会,聂云明白过来。
  
      “不说其他宝贝,但这个吊坠的来源,这种矿石叫什么,就值得让我救你了!”
  
      深吸一口气,聂云平稳住心境。
  
      虽然吊坠的特殊气息很少,并不能让无名法诀运转,但这个吊坠来源,用什么矿石雕刻,单从这一点,就值得他出手救下这个女孩。
  
      “天眼剑道武道之气,进入身躯,取出修罗杀气!”
  
      集精神,聂云手指一点就将融合后的三种天赋之气钻入女孩经脉。
  
      精确控制下融合之气很快来到修罗杀气跟前。
  
      滋滋滋滋!
  
      这股修罗将留下的杀气,似乎感受到了聂云融合之气的强大,剧烈跳动起来,猛然冲击释放出一股股让人沾上一点就会死亡的煞毒。
  
      “剧毒之气融合【煞毒】,吞噬!”
  
      聂云不敢后退,剧毒丹田运转,剧毒之气缓缓向前靠近。
  
      他之所以听到星宫之灵介绍后,依旧对治疗有信心,就是因为拥有剧毒丹田。
  
      剧毒天赋,排行第21位,虽然没和其他丹田融合成功,但万毒不侵,足可以让他轻松对付所谓的【煞毒】。
  
      呼呼呼呼!
  
      果然,剧毒之气靠近煞毒后,突然一动,狩猎的灵蛇一般,将【煞毒】包裹在内。
  
      “嗯,煞毒虽然厉害,依旧不是剧毒之气的对手,融合……”
  
      见剧毒之气将【煞毒】吞噬后,并未出现问题,聂云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将【煞毒】收了回来,带入丹田。
  
      毒对其他人来说足以致命,对毒师来说却是大补之物。
  
      咔嚓!
  
      刚将【煞毒】收进丹田,聂云就觉得耳边一个脆声响起,低头看去,只见剧毒丹田在气海悬浮,表面一层淡青色光环萦绕。
  
      剧毒丹田终于晋级到第三形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