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尽丹田 > 山寨 前世番外 洛倾城之殇 二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Www.Shumilou.Co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M.Shumilou.Co
  【山寨】前世番外洛倾城之殇(二)作者:小时候就很懒
  “嗯”洛倾城低声应道。
  嗤,聂云运起丹火照亮了漆黑一片的山洞。方才暗夜雨雾中,聂云并没有看清楚洛倾城的容貌,此刻点点烛火照耀下,终于看清了眼前少女的模样。只见少女头戴白玉芷兰花簪,湿漉的长发散落在鬓边,以鬓云欲渡香諰雪来形容,却是再好不过了。虽然脸色略有苍白,却更惹人怜爱。连心志坚定的聂云都不禁呆滞,双眸直直的盯着眼前跪坐于地上,呼吸急促的少女。
  “聂公子?”看到聂云呆在原地,洛倾城不但没有那种被人盯着看的厌恶感,反而心里有丝丝欢喜,私心想着自己的容貌能让眼前男子呆在原地,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得意的微笑。
  听见洛倾城的呼唤,聂云才一下醒过神来,不由尴尬道“失礼了,姑娘伤势如何?”
  看见聂云惊慌的岔开话题,洛倾城心中欢悦之情更盛,毕竟她还是一个小女孩,从小除了爹爹就甚少见过异性,而聂云在危难之刻伸出援手,又与自己同来自洛水城,论长相实力更是人中龙凤,一直处于想象中的英雄救美的浪漫桥段发生在自己身上,让她怎能不春心动荡?
  洛倾城哪肯轻易放过聂云,随即掩面噗嗤一笑道“想不到聂公子方才英雄无敌,此刻竟会害羞。”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聂云也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年,面对洛倾城的调侃,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姑娘的伤势很重,得马上治疗才好。”不知所措的聂云竟重复了一次刚才的话。
  “可是,我此刻全身酸软无力,连手臂都抬不起来,倒是怎么治疗。”
  “那倒简单,若姑娘不嫌弃,聂某倒是可以代劳。”
  闻言,洛倾城脸色突然变得通红,因为要包扎伤口,必要脱去衣衫,自己从小除了父亲就没和别的男子独处过,此刻竟要在一男子面前赤身露体,怎能不羞,何况有处最重要的伤口还在很敏感的部位,虽然自己有意于眼前之人,也不能抛弃礼义廉耻在不是夫君的男子面前宽衣解带啊。“可是,可是。。。。”
  恰好聂云也是从小除了母亲姐姐就没和别的女子接触过,一时竟忘记了男女授受不亲之说,看着洛倾城脸蛋羞得通红,还以为对方不放心自己的疗伤技巧。“姑娘放心,我从小就经常受伤,对于疗伤之法甚是精通,伤着哪了?姑娘可否告知?”
  此刻洛倾城在心里骂了聂云成千上万遍,你到底是有多迟钝啊!!“可是聂公子,你我男女授受不亲,有一处重要伤口便在。。便在那里。。。这如何了得?”
  此时就是聂云再迟钝也反映过来了,此人不是自己的母亲姐姐,孤男寡女独处一处已是不妥,方才自己竟还提出要为对方宽衣疗伤。一时尴尬的无地自容。“那姑娘说到底如何是好。。。”聂云挠着头问到。
  如果不尽快治疗好伤势,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碰到敌人,自己如此状况岂不是要成为他的拖累?想到这里,洛倾城银牙轻咬樱唇,羞涩道“你。。。你不许张开眼睛!”
  “那当然!那当然!”虽说闭上眼睛不大方便,但还是无大碍的。“那。。我便开始了。”
  说着聂云便缓缓把手伸到洛倾城的衣衫上,自己平时疗伤无数,但此刻不知为何,手竟有点发颤。。。
  “你。。。你倒是闭上眼睛啊!”
  “是。。是。。。”聂云忙尴尬的闭上双眼,轻轻的解开了洛倾城的衣衫,和染有些许血迹的亵衣。可是此时聂云犯难了,方才竟然忘了问伤在何处,总不能将药物往全身都涂一遍吧。。。便问道“姑娘,你。。到底伤在何处。。。”
  闻言洛倾城几乎晕死过去,你将我衣服褪去才问我伤口在哪。。?你真是。。。“胸。。胸口左边两寸的地方,伤口约两寸。。。”洛倾城已是羞得脖子都红了,“你。。倒是快点啊。。”
  按着洛倾城的指示,聂云正要将药物涂抹到伤口处,没想到刚一碰到,洛倾城便啊的一声惊呼起来。“怎么,很疼吗?”
  “你。。。你碰到我了!”
  “不碰到如何擦药啊?”
  “可是你碰到我那里了啊!”
  “可是你伤口在那啊。。。”
  “啊,你怎么张开了眼睛!”方才聂云正要涂药,没想到洛倾城忽然娇呼起来,一时便忘记了此刻洛倾城可是赤身裸体,下意识的便张开了眼睛询问。方才一番很蠢得对话中,也没注意到,但此刻洛倾城一提醒,聂云才回过神来,一片迷人心智的雪白映入眼帘。。。当即便闭上了眼睛,耳根羞得通红道.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真不是有意的。”
  但你是不是有意你也看到了,洛倾城羞的眼泪如断线珠帘一般哗哗落下,哭喊道“算了。。你。。你快点啊。”
  “哦。。哦。。”指尖传来的美妙的柔软滑嫩感觉,甚至让聂云差点把持不住,脑海中不断的浮现方才那一幅幅使人迷醉的画面。
  虽然感受到眼前这男人的手指在自己胸前乱划,却是再也不敢叫出来了,谁知道会不会又发生方才一幕。。。
  片刻后,聂云便熟练的为洛倾城包扎好了伤口。。。这才缓缓的松了一口气。。。山洞里气氛一片尴尬,沉寂了良久后,洛倾城才用那轻如蚊鸣的声音问道“聂公子如此舍命救我,到底是为何,即便是同乡,也没有谁会轻易的为一个萍水相逢的人冒丧命之险。”虽然不可能,但少女心事总是如出一辙的,她多希望眼前这个英气逼人的男子会说出我是对你一见钟情了之类的话。可是事实总是事与愿违。
  “因为你我同乡,你的父亲又是洛水城的英雄,所以我便想救的你,而且我从没想过我会受伤,若不是你反转而来,我早已成功逃之夭夭了。”
  “没有其他理由了吗?到刚才为止。。”带着一丝希冀,洛倾城鼓足了勇气才问出了这个问题,其实便是一般人都能听出这少女春心了,可是眼前的聂云对感情方面迟钝的程度可远超一般人。
  “还需要什么理由吗?。。。。”洛倾城闻言不由眼神黯淡,私心想着,你救过我,看过我,摸过我,让我对你意动,明明这一生我都不可能再恋上别人,可你却不恋慕我。
  难道你已经有爱慕之人了?越想便越觉得委屈,不由得便低声啜泣起来。
  美人泪,断肠水!聂云一看就慌了,他最见不得女人哭,特别是眼前的少女落起泪来当真是让人不由怜惜。便问道“怎么了?想你父亲了?别太伤心了,人死不能复生。。。。”如果天道有思想,此时也许都想抽聂云几巴掌
  为何落泪?还不是为你啊,连我为何落泪都不知道,看来他真的不在乎我。。。想到此处,洛倾城更是伤心了几分,连带着想起父亲的逝去的苦楚,泪水便再也忍不住,竟不顾失态,哇哇的哭了起来。
  聂云没想到自己安慰了两句,洛倾城竟哭的更为伤感,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便只好轻轻将洛倾城搂入怀中,像小时候母亲哄自己一样拍着洛倾城的后背。。。良久,洛倾城终是停止了哭泣,聂云看着眼前的泪人儿,怜悯之情大盛,也不管什么男女有别,便伸手为洛倾城拂去泪痕说道“其实,姑娘笑起来更美。。。”
  “我哭的时候很丑吗?”
  “不是,唉,我也不知如何表达,都美,都美!”
  洛倾城闻言随即莞尔一笑,便歪头依偎到聂云肩上,轻声道“让我靠靠,从小到大除了我父亲,便没有人把肩膀给我了。。。”心想着,你我便如日月,我只能遥而望之,永远不可能在一起,你是如此耀眼,而我是如此黯淡,想必你心中那个人定是胜我千百倍,日月是不可相见的,更不可能相互依恋,可是,可是即使只有今晚也罢,让我在你身边。。。只求你多年后不要忘记,有一个女子叫洛倾城便好。。。“聂云,你说月亮不见了,太阳会去寻找吗?”洛倾城的声音轻如微风,近乎不可耳闻,聂云一时也没听清楚。
  “什么?”
  “没,没什么,我困了。”两天两夜的逃亡早已让洛倾城身心俱疲,感受着聂云暖人的体温,洛倾城嘴角浮出一抹淡淡的微笑,便昏昏沉沉的睡去了。也许只有在梦中,洛倾城才能实现自己的愿望。
  C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