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纠结的领主 > 第九百九十五章 ‘打赌’
    “说来真是惭愧,以爱德陛下那样的年纪,他居然很多地方都比我这个老头子看得更加透彻!”说到这里,辛普森忽然想到了什么:
  
      “这次要不是弗吉尔陛下恰好在这个时候离开,也许我们就不会这么艰难了!”
  
      “总归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自己,如果我们自己足够强大,借维克多个胆子,他也不敢如此欺辱我们!”
  
      “不说这个啦,越说越生气!舅舅,我的兄弟们都在那儿,我要见见他们!”
  
      “这个时候你见他们,合适吗?”
  
      “你觉得还有比现在更合适的时间吗?”马卡斯看着辛普森微微一笑:
  
      “愿意帮我挑担子的,我感谢;想要保命的,我得要给他们机会!只要他们不拖我的后腿,我会尽可能满足他们的所有要求!”
  
      “好吧,那我现在就去让他们进来!”辛普森略一迟疑,转身走了出去。
  
      一会儿的功夫,几位王子都走了进来,他们依次坐上了各自的位置后,马卡斯挥手将其他人清楚了这个房间,只留下了他的兄弟!
  
      没人知道马卡斯说了什么,更没人知道房间内具体发生了什么,人们唯一知道的是,几位王子最后都安全的离开了这里。
  
      稍有不同的是,大王子格尔图和八王子凯尔在返回他们各自的府邸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而其他几位王子,则是回府换上盔甲,率领他们府内所有能够战斗的壮丁,一同登上了城墙!
  
      今天的黎明来得有些晚,天色也有些怪,本应早就露出面孔的太阳迟迟没有跃出海平面,只是把天边的云朵染得通红,鲜血一般的腥红!
  
      “奶奶的,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了,兄弟们,你们都准备好了吗?”马卡斯看了一眼围绕着他的傲金士兵,大声向他们问道。
  
      “誓与圣克鲁斯共存亡!”面对着越来越近的凤齐军,傲金将士一同喊出了他们的心声!
  
      “殿下,您看?”感受到城头傲金将士的斗志,波特不禁有了些许犹豫。
  
      “困兽犹斗罢了!这注定就是个充满鲜血的一天,没什么可在意的,下命令吧!”与波特的担忧不同,维克多的脸上更多的则是兴奋,即将开疆扩土的兴奋!
  
      “进攻!”波特见维克多毫无改变想法的意思,他挥手下达了全军进攻的命令。
  
      早已彼此熟悉的双方,没有任何试探,直接就狠狠地撞到了一起,一场极为残酷的杀戮也由此展开!
  
      刚刚露出半边脸孔的太阳,像是被地上的‘惨状’吓了一跳,他赶忙又躲到了云朵的后面,只给地下的人们留下了一片残红的天空!
  
      映衬间,本已被染成红色的地面显得更加阴沉,整个世界仿佛都进入了血的颜色!
  
      只是现在地上的人们根本没人留意这些,他们唯一关心的就是,如何尽快杀掉对方!仅此而已,他们甚至已经忘记了保护自己,好像他们此生唯一的目标就是‘杀戮’!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你很难相信,面前这一整片城墙居然会彻底变成红色。虽稍有身前之分,但任何人都不能否定,这片城墙业已彻头彻尾地变成了‘血墙’!
  
      人们似乎已然忘记了这个世界的其他,他们的眼中只有杀戮、‘杀戮’!他们从黎明杀入了黄昏,又从黄昏杀入了子夜!
  
      “维克多是不是疯了?难不成他准备让他的士兵就这么一直战斗下去、不让他们休息?”重伤初愈的辛普森终于有些坚持不住了,他大声地向马卡斯发着牢骚。
  
      “他不是疯了,他是看准了我们没有兵力进行轮换,准备与我们拼消耗!”马卡斯射出手中弓箭,看着城下恨恨道。
  
      “拼就拼,谁怕谁啊,大不了我们就跟他们来个鱼死网破!我们完蛋了,也决不让他们好过!”
  
      “我们完蛋不了!维克多如此不计损失的攻击我们,除了说明他这个人冷血之外,还说明了一件事。”说到这里,马卡斯忽然提高了他的声音:
  
      “那就是凤齐在北部的战事极其不利,如若我没猜错的话,维克多就快要彻底撤兵啦!”马卡斯这一声尤为响亮,城头的每一个士兵都听清了他的话!
  
      傲金军斗志猛增、凤齐军瞬间意志消沉,傲金军迅速将城头残留的凤齐军赶下了城墙!
  
      “呕吼!”肃清城头的一瞬,傲金军中爆出了一阵欢呼。
  
      “垂死挣扎!马卡斯,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士气可鼓不可泄,不远处的维克多也发出了声音。
  
      “笑话,我有什么不敢赌的!维克多,你说吧,你想赌什么?”这个时候马卡斯自然不能退缩,他立刻大声做出了回应。
  
      布赫等圣阶高手担心马卡斯有事,赶忙都挡到了他的面前。
  
      “七天之内,我必拿下圣克鲁斯!否则,我向你磕三个响头,由此撤军离开傲金帝国,此生不再踏入一步!”
  
      “七天?七十天你也拿不下圣克鲁斯!”
  
      “说大话没有任何意义,我只问你:你敢不敢赌?”
  
      “赌我当然要赌,但七天不行!”
  
      “七天不行我们可以改作五天!”
  
      “维克多,你误会啦!我说不行不是因为七天太‘长’,而是七天太‘短’!”
  
      “这样,我再给你十五天,十五天之内,你只要攻下圣克鲁斯,我会向你磕三个响头,并俯首称臣!怎么样,你敢赌吗?”马卡斯硬生生将赌注时间增加了一倍。
  
      “大言不惭!我赌了!不过我只会继续攻击七天,七天攻不下圣克鲁斯就算是我输!”
  
      “七天七夜吗?哈哈哈!”马卡斯率领傲金士兵,在城头爆出了震天的笑声。
  
      “笑吧,马卡斯,用不了多久,我就让你看清,谁才是那个最可笑的人!攻城!”随着维克多这一声令下,刚刚有些停顿的攻城再次启动,双方又一次跳入到了‘血域’当中!
  
      “大师,您能否答应我一个请求?”看了一眼已经越来越疯狂的战场,马卡斯上前半步,在布赫耳边低声道。
  
      “陛下,我想我知道您想要说什么,请您不要开口,我也是傲金的一员,守家卫国也是我的责任!我不会离开,也不能离开!”
  
      “大师,您误会了,我并没想让您现在就离开,我只是想请您在圣克鲁斯被攻破后,帮我向他带句话!”
  
      “还有很多人能够给陛下带话,您就不要难为我了!”
  
      “能够带话的人是不少,可能够在这种情况下杀出重围的,只怕就是在这圣克鲁斯也没有几个了!”
  
      “没有几个可还是有几个!陛下,您还是找其他人吧!”
  
      “一二个人不行,我担心出现什么差错,是你们所有人!”马卡斯边说边从怀中取出一个信封递给了布赫:
  
      “麻烦您带领他们,将这封信送给爱德!拜托啦!”说着,马卡斯深深地向布赫鞠了一躬。
  
      “陛下!”
  
      “您如果不答应我,我就当着所有人的面,跪在您的面前!”
  
      “好,我答应你!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您说!”
  
      “我们一定会坚持到城破那一刻!”
  
      “大师!”听到布赫的话,马卡斯眼圈立刻红了。
  
      “陛下,要不要我们将小王子也带走?”
  
      “不必了!他生于斯、长于斯,也只能死于斯,这是我们的宿命,更是我们的责任!”
  
      “不过如果方便,我想请大师帮我三哥和四哥带走他们的一个孩子,将他们送到爱德那里去?”
  
      “陛下放心,我们一定完成这个任务!只是小王子他”
  
      “我意已决,大师您就不要再劝我啦!”马卡斯苦笑一声,轻轻摆了摆手。
  
      “也罢!”布赫见马卡斯心意已决,放弃了对他的劝说。
  
      “我去跟其他人沟通一下,务必保证两位小王子万无一失!”
  
      “您去忙吧,我这里没问题!”马卡斯示意布赫离开,他再次加入到了战斗当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马卡斯只感觉他身边的人越来越少、越来越少,最后,他竟然不得不直接凤齐军的攻击!
  
      强烈的疲倦不断涌上马卡斯的心头,他只感觉他的双脚、双手越来越沉,双眼的眼皮也不听使唤地不住落下!
  
      完了!我真的要完了!早知道这样,昨天出门的时候,我应该多亲亲我那对儿女!
  
      面对着距离额头越来越近的长刀,马卡斯的脑海中,不断浮现出他那对襁褓中的子女的笑脸,他也跟着笑了起来!
  
      “当!”就在这时,一条长枪挡住了那柄长刀,随即从城内冲出一群人,将刚刚攻上城头的凤齐军又一次赶了下去。
  
      “大哥,八弟,你们怎么来了?”看清救了自己的‘救星’,马卡斯不由得微微一愣。
  
      “我们是傲金帝国的王子,就算是死,也只能以这个身份离开!之前是我们错了,但现在我们已经想明白啦!”
  
      “大哥!”
  
      “别说了!你先下去休息一会儿,弟妹带着两个孩子正在下面等你,去”格尔图犹豫了一下:
  
      “去看看他们吧!”‘看看’替换了‘告别’!虽然已经想通一切,可格尔图还是忍不住轻轻地叹了口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