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永夜君王 > 章一七六 待恩怨两清,你我再聚

      旗舰上,宋子宁忽如疯了一样的吼道:“进攻!全军进攻!我要把这些黑血杂种全部杀光!!”
  
      几名随从将军急忙抱住宋子宁,叫道:“元帅,不行啊!舰队还在后面,您身体还没有好。这样过去是送死啊!”
  
      宋子宁拼命挣扎,叫道:“都给我滚,把军令给我,我要进攻!”
  
      几名将军按手的按手,抱腿的抱腿,拼命压住宋子宁。旗舰的航速也慢了下来,等待后续舰队跟上。
  
      看到航速放缓,宋子宁更是如欲癫狂,拼命挣扎,咆哮道:“你等竟敢抗命,若误我大事,我必诛尔等九族!”
  
      众军官丝毫不理,只是用力压着他。宋子宁此刻明显还没有复原,身为有数神将,居然被几个战将按住就挣脱不了。
  
      眼见旗舰慢慢悬停,宋子宁焦急不已,忽然道:“好,你们可以不去,都放开手,拿我战甲龙枪过来,我自己过去,总可以了吧?”
  
      一名将军道:“大人乃是帝国栋梁,今后三十年帝国国运还要仰仗大人您哪!大人,切不可意气用事,家国大业为重!”
  
      “我的兄弟就在那里,生死未卜!他一个人对抗整个永夜,整整四天!那时候你们怎么不谈什么家国大业?!”
  
      那将军只道:“大人息怒,我等也只是奉命行事,身不由已。大人还是不要让我们为难的好。”
  
      宋子宁的挣扎力道越来越是虚弱,忽然不动了,冷笑道:“我知道了,放我起来吧。”
  
      几名将军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不该放他起来。
  
      宋子宁淡道:“放心吧,我会好好活着的。你们既然还想把未来三十年国运交给我,那就不应该得罪我,不是吗?我这个人惟一不好的,就是记仇。”
  
      几名将军吓了一跳,赶紧松手,但还是将宋子宁团团围住,生怕他做点什么出格的事。
  
      宋子宁拍拍身上衣服,道:“这件外袍脏了,去给我换件新的来。另外,备茶!”
  
      一名将军奔进去取衣,另一人则去准备茶点,其余四名将军依旧贴身站着,与宋子宁寸步不离。
  
      宋子宁神色如常,换衣饮茶,静静坐在那里,就好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几名将军暗中松了口气,却又有莫名的寒意。
  
      这时旗舰终于与帝国禁卫舰队汇合,上百战舰集结一处,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着黑暗种族压去。
  
      此役帝国精锐舰队悉数出动,永夜部队人数虽多,可是刚被千夜重创,士气早就降至谷底,而且又都是地面部队,万没想到帝国竟会倾举国之力,以舰队来攻。
  
      因此一场大战后,黑暗种族不出意料地战败,全部退回要塞。帝国舰队怎肯罢休?在空中摆出对地阵型,就欲再度进攻,以优势空中火力一举摧毁这座永夜的核心要塞。
  
      就在这时,所有人忽如被拎出水面的鱼,连气都喘不上来。他们扼住自己的咽喉,徒劳地呼吸着,可是却一口气都吸不进去。
  
      帝国舰队顿时一片混乱,好几艘战舰开始在空中打转,有的撞到了一起,更有的缓缓坠向地面。
  
      好在帝国禁卫舰队中人才济济,当下几名指挥运起原力,声音传遍整个舰队:“这是威压!快用原力护住心神!所有战将,保护下属。”
  
      命令一下,效果立杆见影。帝国舰队渐渐恢复了秩序,可是众多舰员需要上位者保护,明显支撑不了多久,更不要说打仗了。
  
      黑暗种族那边的情形明显也好不到哪里去,要塞内一片寂静,原本猛烈的防空火力已经全停,就如被脱光的少女,再无抵御之力。只是攻击者此刻也只能勉强自保,再无侵占之力。
  
      宋子宁坐于船头,丝毫不受影响,只是冷笑。
  
      一名龙行虎步的大汉走上甲板,施礼道:“宋帅想必胸有成竹,不知可否指点一二。”
  
      宋子宁也不起身,品一口茶,方道:“方指挥使第一次来新世界,对这里不熟也很正常。刚刚那道威压,即是我们所说新世界恶意。它既然来了,那我们若是再打,就等如是掳它虎须了。”
  
      方指挥使有些惊疑不定,只得再讨教,“那现在怎么办?”
  
      “等。”
  
      “等多久。”
  
      “一般一两天功夫,它也就该走了。”
  
      “一两天!”方指挥使咬了咬牙,道:“舰队最多只能再支撑半天!再久的话,所有战舰都要报废在这里了!”
  
      “这我可说的不算。哪怕它不发威,只是注视着这里,就象现在这样,你就能打了吗?”
  
      方指挥使终于不淡定了,“它只是注视?”
  
      “不然呢?”
  
      方指挥使脸色阴晴不定,片刻后方道:“若是如此,那恐怕我们不得不撤退了。”
  
      宋子宁这时才起身,指了指头顶,淡道:“也不急这一时半会,上面大概正在谈着呢,用不了多久,就该有结果了。”
  
      “上面在谈?”方指挥使明显一怔。
  
      宋子宁也不解释,走到船边,道:“我要去看看兄弟临终之地,不是寻死,指挥使不必派人跟着。”
  
      说罢,宋子宁跃出甲板,大袖飘飘,如一片柳絮,飘向残留的半段孤峰。
  
      “好本事!”方指挥使暗赞一声。宋子宁此刻仍十分虚弱,正常根本是飞不起来的。可是他将一点点原力驾驭得出神入化,更能引动新世界原力为助,有若飞鸟翱翔,趋退自如。
  
      这份原力驾驭,方指挥使自愧不如。他转念一想,又是一惊。宋子宁如此本事,与夜瞳隔空对决,却是当场重伤不起,直到最近方才有所缓解。那夜瞳又该是何等厉害?
  
      方指挥使忽然有些庆幸,好在禁卫舰队以前从来没有进入新世界,否则的话就算是他遇上夜瞳,怕也是凶多吉少。
  
      宋子宁大袖如翼,飞到孤峰断缘上,来来回回地走着。他所过之处,时时会出现一片画面片段。其中大多是四处倒伏的黑暗种族尸体,时时可见尸体当空坠落。大多则是无可分辨的杂乱光点。
  
      宋子宁一圈圈走着,默默看着,然后到了某个高处,停下脚步。
  
      这里是曾经的峰顶,是千夜最终一战之地。宋子宁面前,就是曾经的王旗所立之地。他抬起头,望向空中,仿佛又看到了那面飞扬的王旗。
  
      当千夜单人只剑,于这绝峰之上插下大旗,向整个黑暗种族宣战时,又是怎样的心情?
  
      那面大旗,就和孤峰一样,已灰飞湮灭。
  
      宋子宁双膝落下,跪在曾经的王旗前,轻声道:“是我来得迟了。千夜,再让我苟活三十年。有这三十年,无论什么恩怨,我都必会将它清理干净。所有欠你的,我都会帮你讨回来。三十年后,世间恩怨两清,你我再聚。”
  
      他缓缓起身,大袖一拂,一声冷笑,“自此之后,世间再无规则可以束缚我。若论权谋之道,我宋子宁怕过谁来?!”
  
      重回指挥舰时,宋子宁已是若无其事。方指挥使一直在舰上暗中观察,其实一直没有弄明白他想要干什么,且也不敢过于拂逆,此刻见他完好回来,方松了口气。
  
      “宋帅,上面什么时候会谈妥?我的人快要支撑不住了。”
  
      “你支撑不住,黑暗种族更是撑不住,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方指挥使有些狐疑,道:“您怎么知道黑暗种族撑不住了?”
  
      宋子宁道:“因为他们强者更多,更容易引起世界恶意的注意。”
  
      方指挥使先是松了口气,旋即越想越觉得不对,道:“宋帅意思,是若真打起来,我们可能会输?”
  
      “从目前看,很有可能。”
  
      “可是,那千夜不是斩杀了十万黑暗种族?尸体都还在那?”
  
      宋子宁转身望向永夜要塞,以免神色变化泄露心事。他声音变得格外柔和,道:“千夜纵是斩杀半数黑暗种族,可也还剩下魔裔和血族的大半强者。就是两族合力,我们也要处在下风。”
  
      方指挥使恍然,施礼道:“受教了。”
  
      宋子宁再转身,已是满面春风,含笑道:“指挥使这话就见外了,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方指挥使忙道:“哪里话,今后还得宋帅多多提携。”
  
      宋子宁用兵如神,早有公论。在他重伤不起后,战局立刻崩溃,也从侧面证明了他的能力。
  
      经历过之后的艰难时刻,帝国许多人才明白,宋子宁当年以有限兵力,能打出那样辉煌战果是多么不易。
  
      现下宋子宁终于醒来,根基也未受损,早晚能够康复。到时候,帝**事大权迟早要入他之手。
  
      方指挥使正是看明白了这一点,才要刻意结交宋子宁。今后哪怕在时局复杂时得他指点一两句,也就受用无穷。
  
      而宋子宁也有自己想法,对方指挥使一改初时冷嘲热讽,热情结纳,一时间两人打得火热。
  
      就在这时,空中忽然传来定玄王的声音:“令!将辎重和部队卸于如下地点,在此建立基地,然后禁卫舰队返回帝国。”
  
      在帝国舰队中央,原力汇聚,形成一幅巨大地图。地图中央是天坑,旁边有个标记,即是新基地选址。
  
      新基地距离永夜中央基地约有数百公里,和天坑成鼎足之势。
  
      能够把基地建在这里,显是与永夜达成了一定交易。方指挥使愕然之余,对宋子宁佩服得五体投地。
  
      宋子宁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只有杯袖之下,才露出一抹冷笑。
  
      而在永夜要塞那一侧,也有类似命令下达,并且还有一名永夜议会巨头现身,接管了要塞指挥权。
  
      至于要塞里残存的各族强者和黑暗战士们,对这突如其来的停战协议,是如何迷茫,如何惊讶,如何忿忿,那就完全不重要了。
  
      数道力量波动从这一方天空散向四面八方。其中有一路直穿魔裔掌控的新世界大门,随即在另一头大陆的虚空中影影绰绰现出几个人影。
  
      魔皇依然掩在一团黑暗迷雾中,“哈布斯卿那边,怎么样了?”
  
      “火之冠冕仍然闭门谢客。”回话的人裹在连帽黑袍里,竟是永夜议会的现任议长。
  
      魔皇轻笑道:“哈布斯卿这次养伤的时间挺长啊,长到当中好像还去新世界打了一圈?”
  
      议长沉吟道:“他一开始就对参加浮陆之战有点不……呃……想法,战后也一直不肯前往议会述职,听说他为此和梅丹佐之间也搞得很不愉快。陛下,是否需要就此征询夜之女王的意见呢?”
  
      魔皇道:“浮陆战争都已经结束了,还需要述什么职,更不用去惊动莉莉丝,血族自己内部分不清贡献权重,我们有什么必要去管?亲爱的马克尔,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想要哈布斯获得的一件战利品,这是私人交易,只是私人交易。”
  
      议长躬了躬身,道:“是的,至尊的陛下,这是我的疏忽。我这就再次派人,带上更丰厚的礼物,去求见哈布斯殿下。”
  
      魔皇转向一名高大青年,道:“普瑞特蒂克卿,你已经很久没见过哈布斯了吧?”
  
      被点名的青年穿着一身大巫师袍,他发色淡金,眉宇间带着一丝与生俱来的傲慢,只看外形更像彪悍的战士,而非大预言师。
  
      大部分永夜贵族可能都对他很陌生,但是在顶层的小圈子里,这个极为年轻的魔裔却十分有名。他是无辉之魇最后的瑰宝,有着的‘预言者的末日’称号,很大可能在足够成熟之后,戴上永夜第一预言师的冠冕。
  
      普瑞特蒂克眼皮一跳,躬身道:“臣下认识哈布斯的时候大家都没成年呢,差不多几十年没见了吧?臣下这次觉醒后,还没出过传统领地。”
  
      魔皇道:“那就一起跟去看看吧。”
  
      “是。”
  
      “如果,嗯,如果哈布斯卿仍然有什么想法,我也可以去见见他。”说完,魔皇就冲着议长点点头,身影就此消失。
  
      等面前的那团黑色迷雾彻底散去,普瑞特蒂克才望向面目全罩在黑袍里的议长,“怎么回事?”
  
      魔皇的口吻再客气,都不能忽视他身为黑暗至尊的威严,普瑞特蒂克因为出身的缘故与这位陛下算得上关系密切,更清楚他温和平易近人表相下的坚韧决断。
  
      而近期魔裔和血族之间暗流汹涌,方才在新世界里,有人族天王在场的场合都没怎么收敛和掩饰。魔皇若得不到想要的东西,真的亲自去见哈布斯,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
  
      事实上,议会巨头以上的大人物都有些惴惴不安,是否终有一日,年轻的魔裔皇帝与高踞圣山万年之久的夜之女王间会产生不可调和的矛盾。
  
      议长显然有同样的担心,他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尊敬的普瑞特蒂克阁下,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魔皇陛下向哈布斯殿下开出丰厚条件,要求交换一件战利品,我不知道那是什么,陛下并未明示,但哈布斯应该是清楚的。他前几次答复都是,没有那件东西。”
  
      普瑞特蒂克忍不住伸手拍了下额头,“我的天……”不过随即他就不说话了。
  
      议长向他投去不解的一瞥,有些怀疑普瑞特蒂克可能知道答案。
  
      不过今年已经超过千岁的议长,并没有什么好奇心,他耐心等了等,见普瑞特蒂克不再说话,就招来旁边的属下分派任务。
  
      百度搜索【云来阁】小说网站,让你体验更新最新最快的章节小说,所有小说秒更新。

Ps:书友们,我是烟雨江南,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