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永夜君王 > 章二零八 不过前行

      西陆芜北行省半空中,突然出现一个椭圆形黑色漩涡,普瑞特蒂克箭一般地窜了出来,在他前方又一个黑色漩涡正在成形。
  
      两次穿梭之间,普瑞特蒂克百忙中回头看了一眼,脸色陡变,差点一头撞到穿梭门外去。
  
      张伯谦根本没管那些沙兵,一击开路后,就直接穿阵而过。在他前进的方向上,赫然是皓帝和哈布斯正在交手的石堡!
  
      爱玛之城犹如一只倾斜的圣杯,源源不断地向外倒着各族战士,仿佛无穷无尽。那些战士顺着光幕滑向大地,直扑幽潼关的城墙,地面上很快就汇聚成了一支公爵级大军的规模,已经足够对任何目标发起一次猛烈进攻。
  
      严阵以待的幽潼关立刻开始反击,城墙上喷射出火药武器和原力枪的火舌,空中数艘炮艇起飞、俯冲。地面上忽然有一名高大战士跃起,手中长枪投掷而出,轰然一声,炮艇被扎了个对穿,余力未歇,如炮弹般砸向城门。
  
      一颗原力弹从角楼上飞出,将那团燃烧的钢铁在半空中轰成了尘埃。赵君度垂下手中枪口,目注沙兵大军,不易觉察地微微皱眉。
  
      幽潼关的帝国众将则没有那么镇定,全都有些微微色变。
  
      他们尚不能判断,那座浮空之城里涌出的战士究竟是何种存在,可是看死后的状态应该不是真人。然而就方才那一记投枪,至少是伯爵威力。难道这支部队战士强者的配置比例与真实部队一样?
  
      再看方才张伯谦破阵的边缘处,有几个沙兵并没死透,或是缺胳膊或是少腿,还有的只剩一半身体,可还在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若敌人都是这种不知道疼痛的存在,那可不是一场轻松的战斗。
  
      前方空中,普瑞特蒂克在进穿梭门的前一刻,一个回翔暂停了一刻,双手握着法杖,就像拎着一根长棍,朝天一指,遥遥劈向张伯谦。一道浓黑魔气匹练般跨空击出,远远看去,就像一个只有脑袋的怪兽张开了大口。
  
      张伯谦的速度天下闻名,普瑞特蒂克决不能让张伯谦这么继续肆无忌惮地加速,否则就连虚空穿梭都会追不上。发出这一击后,普瑞特蒂克都来不及转身,倒飞着冲进即将消失的穿梭门。
  
      张伯谦对劈面而来的黑气看也不看,随手一挥,“嘭”地一声巨响,仿佛一个无形拳头打在那团魔气上。
  
      但是魔气居然没有立刻消散,反而像是被碾压的面团,“轰”然平铺开来,在张伯谦面前升起一道黑墙。墙上有无数张面孔若隐若现,全都紧闭双目,嘴唇开合,脸上线条在剧烈变动,都分辨不出是什么表情。
  
      “幽冥”,普瑞特蒂克在还是侯爵时候,就觉醒了的大君级始祖技能。进攻时名为“叹息之链”,防守时化作“无信之墙”。
  
      饶是以张伯谦的见多识广都微微一怔,他居然看见一名穿着大巫师袍的魔裔,像使用长兵器般拿着一柄法杖,隔空打出了一个攻防技能?
  
      不过这点小插曲对张伯谦来说,丝毫不是障碍。他又是一记“裂空击”挥出,墙面顿时稀薄,上面的脸孔像是要睁开眼睛。张伯谦哪会给它变幻的机会,再一记“裂空击”,将所有魔气扫除得干干净净。
  
      石堡顶端的露台上,皓帝和哈布斯鏖战未休。
  
      只看周围环境,地面和栏杆都几乎没有什么破坏,就连近在咫尺的落地窗玻璃也没碎,像是战况并不激烈,可若看两人的状态,就绝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了。
  
      就在刚才几分钟里,两人全都带了伤。
  
      皓帝的伤势轻些,腰肋、臂膀有数道切割痕迹,其中两三处洇出了血渍。而哈布斯的半身甲其余地方都完好,唯有胸前从左胸被斜切横过整个腹部,露出的亚麻内衬已被鲜血浸透。
  
      血族的身体恢复能力极强,即使在战斗中都能不断修复损伤的肌体,所以只看这血量,就可知道哈布斯中的这一击有多严重。
  
      当张伯谦以无比高速冲入西陆近地空间的时候,激斗中的两人不约而同转头望去。皓帝眼中闪过一抹意外,哈布斯却是神色漠然,似乎又一位人族天王到场都不能让他情绪有丝毫波动。
  
      直到附近空中突然冒出一个黑色漩涡,哈布斯眼睛陡然睁大,再保持不住镇定之色。
  
      普瑞特蒂克几乎是从穿梭门中摔出来的,所幸进门角度不对没有其它影响,普瑞特蒂克很快就在空中找到了平衡,与此同时,远处一点流星以恐怖的速度放大,张伯谦已经快到了。
  
      人影还看不清晰,雷霆之声却在露台上炸开,一记“裂空击”隔空轰来,直取哈布斯。
  
      哈布斯身周闪烁的符语陡然血光大盛,随即“砰”地一声被击飞,身体撞断露台栏杆摔了出去。普瑞特蒂克凌空扑过去抓住他,两人又一起横飞出去十多米,才在空中站稳。
  
      普瑞特蒂克怒极,叫道:“大秦的天王就是这么不要脸的吗?!”
  
      哈布斯脸色苍白,唇角渗出一滴鲜血,随即被他抬手擦去。哈布斯没有看对面的两位人族天王,只是无奈地拍了拍普瑞特蒂克抓在他右臂上的手。
  
      张伯谦立在露台边缘,神色冷峻,淡道:“本王以仇血祭奠故友,谁要拦我?”
  
      哈布斯静静抬眼望去,只见张伯谦眼中即使雷霆灼灼也不掩哀色。与此同时,他感觉到普瑞特蒂克将他的手臂抓得更紧了,不由心中叹息,低声道:“普普,松手。”
  
      “不。”
  
      普瑞特蒂克一直拎在手中的法杖,陡然向前劈出,这次没再任何转化,露台边缘一道“无信之墙”直接升起。
  
      而普瑞特蒂克和哈布斯身后,穿梭门徐徐张开。
  
      露台上青黑迷雾忽起,完全无视“无信之墙”的阻碍,向前席卷扑去。而张伯谦只简单一拳击出,无声无息中,“无信之墙”的滚滚魔气犹如向阳之雪般融化。
  
      普瑞特蒂克一击出手,立刻拖着哈布斯跑向穿梭门。而哈布斯忽然目光凝于一点,手上一用力,与普瑞特蒂克换了一个位置,噗地一声轻响,穿透“无信之墙”的拳锋余劲击中了他的后背。
  
      哈布斯再忍不住咳出一口血雾,但他角度调整得好,受了这一击,又将两人的速度向着穿梭门推快了一点,但是那边张伯谦已是身形微动,眼看只需迈出一步就会出现在两人面前。
  
      就在这时,普瑞特蒂克手中法杖头上,微光转了两转,像是有一只眼睛徐徐张开。
  
      随即黑日升起。
  
      完全是黑暗的领域瞬间吞噬了青黑迷雾,爬上露台,将整个大营遗址包裹起来,也将张伯谦和皓帝两人一起笼罩进去。
  
      无尽黑暗中,有一个男子负手静立,他的身形并不如何高大伟岸,气势却充斥着整个领域,仿佛他与黑暗即为一体。
  
      “魔皇?”张伯谦只说了这两个字,就要再次出手。
  
      然而,这一次他刚刚握掌成拳,黑暗领域连同那男子身影就消失,比来时还迅速,陡然间就云开月散,眼前唯余一片清明。
  
      当然,被这么一阻,即使仅一个呼吸的功夫,哈布斯和普瑞特蒂克就已经消失在穿梭门后。
  
      张伯谦“哼”了一声,身形急射而出,数息间就到了另一边的战场上。沙兵已停止补充兵员,正在猛烈攻城,与任何一场战争的激烈程度都一般无二。
  
      而爱玛之城的轮廓已经开始模糊,似乎即将遁入虚空。
  
      张伯谦陡然再次加速,身周破空声轻响,甚至开始划出火花,然后就是一拳轰向爱玛之城。
  
      整块大地都晃动了一下,爱玛之城的光幕忽然一个停顿,像是实体化了一般,原本光的流线看上去就像不甚坚固的缝隙,而有几处开始出现横向的裂纹。然而这个停顿只是刹那,下一刻爱玛之城就只剩下一个虚影,然后缓缓消散在天地之间。
  
      张伯谦凌空虚立,望着爱玛之城消失的地方,没有再试图出手。而在他一侧,现出皓帝的身影。
  
      皓帝道:“那座浮空之城防御如何?”
  
      张伯谦道:“我九成力一击尚不能破防。”
  
      皓帝又道:“从魔皇的投影中能否估出他本体力量?”
  
      张伯谦道:“刚才那只是个被动投影,可能是储存在法杖中给那个魔裔亲王保命的,也就是你我一击之力。不过我遇到过蛛后的主动投影,魔皇本体应比蛛后强。”
  
      皓帝点点头,道:“记得天鬼铁幕时,指极王曾试探过夜之女王的力量,以老王爷之能也只敢说可以抗衡一二。不知魔皇比较夜之女王又如何?”
  
      张伯谦想了想,道:“不好说。”
  
      皓帝道:“永夜目前形势很是蹊跷。现在我差不多可以肯定,议会那边一些针对帝国行动的幕后主持人不是火之冠冕,很大可能是无光君王。不过我总觉得主持者后面还有人。”
  
      张伯谦目光一凝,立刻明白了皓帝的言下之意,“大君背后只会是圣山,可你觉得不一定是莉莉丝?”
  
      皓帝点头道:“说起来或许有些匪夷所思,但我确实是这么认为的。”
  
      “再过几日新世界黑火就会熄灭,到时候永夜议会总有行动。”张伯谦看了一眼远处幽潼关的战场,道:“我先前感应到西陆这边虚空振荡,就过来看看。现在既已事了,就向陛下告辞。”
  
      皓帝道:“张王之前进入新世界多次,虽说都是压抑实力,可总有损伤,还是要注意休养才好。”
  
      张伯谦嗤笑道:“你这又是和他学的,既成天王,如何敢死的那一套?在我耳边唠叨这话的人,自己都去死了,想来也不会怪我。”
  
      皓帝吐出一口气,无奈地道:“张王……”然而他顿了顿,竟是发觉无话可说。
  
      张伯谦已是回转身离去,只摆了摆手道:“你是怕我走上一条歧路?可是不到终点,谁又能知道自己走的路是否正确。武道即本心,不过前行耳,何须张顾相观。”
  
      皓帝没再试图说什么,立在原地目送张伯谦消失在外虚空,然后方把目光投向激战中的幽潼关。
  
      战斗已近尾声。
  
      哈布斯和普瑞特蒂克的身影在爱玛之城深处的一个角落里浮出,两人一出现就一起摔在地上。谁都没有马上站起来,就那样躺在有些砂砾感的地面上喘息平复,同时面对两位人族天王,实在是太过刺激的经验。
  
      哈布斯道:“普普,以后不要干这么危险的事。”
  
      普瑞特蒂克的声音像是平静下来了,不再愤怒,只是有些隐约的小委屈,“那你自己呢?凯恩陛下对你从无恶意,他这次派我来,也就是想要你平安回去的。”
  
      哈布斯没有说话,他可以相信魔皇是不打算让他死在这次任务中,否则换了任何一个魔裔来督军,哪怕是大君,刚才都不会选择去近距离面对两位人族天王。张伯谦出了名的速度快,出手重,没事谁愿意和他拼命。然而,魔皇善意的背后又掩藏着什么呢?
  
      这时,巷道尽头传来脚步声,魔裔大公焦急地奔过来,当他看见两人基本完好,不由大大松了一口气,报告道:“普瑞特蒂克殿下,我们已经进入虚空。”
  
      普瑞特蒂克点点头,爬起来拍拍袍子下摆的灰尘,犹豫了一下,道:“先在虚空里待一会儿吧,大秦青阳王有空间绝技,太早在陆间冒头,有被他发现的危险。”
  
      魔裔大公不疑有他,见两位殿下不需要他帮忙,又奔回去执行命令。
  
      哈布斯却疑惑地看了普瑞特蒂克一眼,等魔裔大公背影消失在巷道转弯去,方问:“为什么?”
  
      普瑞特蒂克嘴唇动了动,没有回答,只是拉着哈布斯越过城市街区,进入一处高塔,里面有数名巫师和研究员正在忙碌。大殿里到处都是没见过的仪器,原力法阵光芒此起彼落。看来这里就是爱玛之城的中枢。
  
      普瑞特蒂克带着哈布斯走进入门后左边一座小厅,那里全部的空间都用来摆放一个直径有十多米的圆盘状物体,有人从圆盘面前转过身来,竟是一个魔皇的影像!
  
      魔皇柔和地望着两人,道:“哈布斯卿,过来见我吧!”说完,那个影像就徐徐敛去。
  
      这时哈布斯突然就明白了普瑞特蒂克吩咐爱玛之城暂时停留虚空的用意,可是拖着不返航根本没有任何意义。魔皇投影能够准确到达大部分有坐标和锚定点的地方。
  
      普瑞特蒂克开口了,他的声音有点嘶哑和紧绷,“哈布斯,你不想回去的话,就离开这里,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凯恩陛下并没在你身上留印记,所以,只要你现在离开,不管去哪里,都很难被追踪到。”
  
      哈布斯沉默了很久,伸手拂去普瑞特蒂克头发上沾着的一蓬灰尘,道:“返航吧,那是我的命运。”
  
      普瑞特蒂克的手掌陡然握紧,恳求地道:“那么哈布斯,请你耐心倾听凯恩陛下的话好吗?他实际上十分尊重你,不管怎么样,请你听听他怎么说,再能够仔细想一想!”
  
      哈布斯想说什么,但是看见普瑞特蒂克的眼睛,又全部咽了回去,只点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普瑞特蒂克抓住哈布斯的手握了握就放开,大步走去外厅下达命令,将爱玛之城的下一次跃迁目的地定位在暮光大陆正南方的外虚空。
  
      ps:又是4500字,俺陷入了沉思。顺便说一下,还是喝酒有气氛。

Ps:书友们,我是烟雨江南,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