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永夜君王 > 章二二三 围攻
    面对原初之枪,即使是索萨也不敢大意,抬手格挡,同时大步后退。然而速度并非他所擅长,即使没有新世界的加成,索萨的预判依然有些偏差,大手还没有拦截到位,黑色光羽已经没入他的胸口。
      索萨哼了一声,脸色变得有些古怪,身体也晃了几晃,不过转眼间就恢复如常。
      压下伤势后,索萨没有理会千夜,而是望向了霍华德,沉喝一声:“找死!”他一步跨到霍华德面前,重拳直击霍华德头胸。
      霍华德笑道:“这可就不厚道了。”他手中多了一根长长手杖,在地上一顿,原地腾起一团血云。
      在索萨拳锋引力下,血云被压缩成一滴血珠,然后又被压成一粒微不可察的晶体,然而霍华德不知去向。
      索萨扫视周围,看到霍华德在百米外现身,哼了一声,道:“你们血族就只会藏头露尾。霍华德,你怎么说都号称是二代始祖,只会一直逃吗?”
      “逃也是要花力气的,我也许逃不了几次了,你要不要来抓我试试?”
      索萨哼了一声,并未接口。霍华德以精血代替自身抵抗索萨牵引,让本体逃跑,每次施展都有代价。可是索萨却不会小看他,霍华德成就始祖也有几千年了,积累异常丰厚,虽然他现在受了重创,可谁知道能够施展多少次逃遁。
      索萨见霍华德依然一昧回避,于是腾空而起,直奔千夜而去。千夜自然不会再让他近身,转身闪避,拉开距离。
      然而索萨一声狞笑,身体猛然间再次膨胀,又长高了足足一米。他大手虚握,一道无形引力隔空落在千夜身上。索萨发力一拉,千夜非但没有飞远,反而被不断扯向索萨。
      同时索萨左手虚按,又是一团斥力,推得夜瞳翻翻滚滚的飞向远方。至于霍华德,索萨都没有正眼看过他。
      待将千夜拖近,索萨就是一拳凌空击来,拳锋上凝聚出一颗墨青色巨拳,正面轰向千夜。
      千夜横持青金佩剑,左手平按剑脊,以剑为盾,挡住了青色巨拳。
      千夜本是在飞退,可是退势却忽然变慢。索萨这一拳,竟生出两道截然相反的巨力,一道牵引力锁住千夜,让他无处逃遁。
      结果就是千夜后退速度近乎停滞,然后结结实实地被巨拳迎面砸中!
      砰的一声闷响,千夜瞬间被砸得倒飞百米,如炮弹般射在地上,坚硬岩面上留下一道渐深的犁沟。
      千夜挣扎着爬了起来,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这一拳实在是太重了,几乎无从卸力。生挨大君一击,滋味绝不好受,哪怕千夜是上古血族体质,也是承受不住。
      索萨毫不放松,一跃百米,如同一颗流星坠落,合身将千夜再次砸入地底。不过这一次他却是哼了一声,爬了起来,胸腹间多了一道伤口,不大但相当之深,都切穿了肋骨。
      这次千夜从坑底爬出,动作明显迟缓,连遭两次重击,让他也受伤不轻。
      不过索萨却更是惊讶,道:“普通公爵可挨不了我两下,更别提还能伤到我了。看来布洛克斯那个蠢货栽在你们手上不冤。”
      千夜晃了几下,方才站稳,然后气息开始回升。
      索萨不急于追杀,而是始终在打量千夜的状态,见状道:“又是沸血。你们血族这个能力,看起来很有用,可实际上却让你们败得更快。血气又不是无限的。”
      这话本也没错,不过索萨想了想,又道:“不对,你有黑之书。这才是我来抓你的原因。这样看来,还不能多让你休息,先打到半死再说吧。”
      他大步上前,又是一模一样的一掌拍下。
      然而千夜身后忽然出现一个高大血族的幻影。幻影直接扑到千夜身上,就与他动作同步。千夜双手持剑,剑锋指天,迎向索萨巨掌。
      这一掌拍下,千夜的反抗力量意外的强,索萨居然没有象前几次那样,将千夜直接砸进岩地里。而他的大手则是被剑锋再一次洞穿。
      索萨收手,千夜趁此机会立刻施展虚空闪烁,把距离拉到百米之外。但是这个距离对于普通强者来说可能够了,对大君却远远不够。
      索萨一大步就是百米,然后大手一挥,引力范围也是百米,抬手就将千夜抓住,再次将他从虚空闪烁中拉了出来。
      但这一次当索萨挥拳重击时,千夜身上与之同步的血族幻影突然膨胀,然后被引力剥离。千夜却是脱开束缚,重获自由,瞬间远离同时还以一记原初之枪。
      索萨在这上头已经吃过两次亏,知道这个距离以他的速度根本躲不开,索性不费力去回避,硬受了一记原初之枪。
      他若无其事,转头望向霍华德,道:“不愧是黑暗福音,这样都能插手战局,看来还是要先杀了你才行。”
      那血色幻影是霍华德给千夜的秘法加持,不光能增幅千夜的力量,还能以自己为诱饵,骗过索萨的控制牵引。这两大能力简直就是为索萨当前战况量身订制,一下让原本只能被动挨打的千夜有了反击能力。
      而千夜手中的青金血剑,也是霍华德之物,能够破开狼人大君的防御,屡屡给索萨身上添伤,就算只是些小口子,犹如蚊叮虫咬,也相当烦人。
      见索萨向自己而来,霍华德毫不惊慌,手杖一挥,两个血族少女幻影在千夜身后出现,然后与千夜融为一体。
      “血之双子,原本是专门为你准备的,不过现在我暂时用不了,只能让千夜代替我,让你体会一下双子少女的威力。”
      索萨充耳未闻,也不转头去看,直接一掌扫向霍华德。霍华德则是故技重施,以一滴精血为代价遁到远处,避开了索萨重击。
      远处千夜见索萨竟然大意至此,让他拉开到可以用原力枪的距离,实在机不可失,立刻取出龙葬,双翼舒展,以晨曦启明灌注的原力弹呼啸而出,直接轰在索萨后背上。
      这一枪轰得索萨向前一倾,背上则是直接炸开水桶般的伤口,伤口青色原力和晨曦启明激烈战斗,也令伤口不断扩大。
      然而对其它大公来说都是重伤的伤口,放在索萨庞大身躯上就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他放下霍华德,回望千夜,眼中开始燃起怒火。
      索萨一声长啸,身周多了一层青色武装,再向千夜冲来。他人还未到,牵引力场已经牢牢将千夜束缚原地。千夜拔出青金佩剑,一剑斩向索萨的青色拳锋。
      双子少女则是一左一右,如推重物,居然把牵引力场排开,让千夜有了发挥全部力量的空间。
      此际千夜已经顾不上将混沌原力分拆成暗金血气和晨曦启明,就原原本本的送入青金长剑,剑锋上泛起一层朦朦光华,反而将原本亮眼的青金色压了下去。
      同时千夜全身骨节都在爆响,得自指极王的开山劲层层叠加,瞬息间攀至顶峰,待到一剑斩落,已是无穷大力!
      青金血剑斩落,索萨的巨大拳影竟被一剑剖开,原本凝聚成拳锋的青色原力如同冰雪消融,大片大片融化,转眼溃散。
      千夜自己都没有想到,原本快要将他逼到绝境的重拳,居然就这样被斩破了。而索萨则是面色有异,道:“你这是什么原力?”
      青金剑锋上附着的原力灰蒙蒙的,连索萨都看不太清楚。可是一小片灰气就湮灭了大量索萨的青色原力。索萨征战至今的漫长岁月里,还从来没有看到过类似原力。
      千夜自然不会回答,挥剑而上。双子少女则是做出一模一样的挥剑斩杀动作,千夜这一次明显感觉力量至少有三成的增幅。
      索萨也不再用原力拳锋隔空遥击,而是一步就拉近两人距离,直接以肉掌拍向千夜。
      剑掌相交,千夜再一次被击得倒飞出去。这次他不过飞出十余米,索萨却并未追击,皱眉低头看着手心中出现的一道深深切口。
      伤口上弥漫的灰气,正毫无差别地湮灭着他的血肉与原力,令伤口不断扩大。
      索萨只觉不可思议。他是大君,原力品阶已经靠近黑暗本源。可在灰蒙蒙的神秘原力面前,他自身原力就如没有上过战场的新兵,成片地败下阵来。即使夜瞳的暗金血气,又或千夜原本的晨曦启明,最多也只能让索萨处于下风而已。
      索萨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或许圣山之上,方会有这等原力?
      就在这时,他心生警兆,回头一看,只见滚滚刀光扑面而来。
      夜瞳已经恢复了?
      索萨一声咆哮,全身青色战甲蓦然增厚,然后挥出重重拳影,砸向刀光。只是索萨攻击虽猛,对惊梦的削弱却还比不上布洛克斯大公的叹息之墙。
      叹息之墙在魔裔能力中就如血族生机掠夺的地位,对于布洛克斯来说,他吃亏在位阶上没有足够的优势,而对索萨来说,却是缺乏足够品级的秘技来应对惊梦。
      索萨一通猛攻,也不过将惊梦刀光削下一半,余下一半也将他青色战甲斩得七零八落,然后一道本是隐藏的刀光骤然点亮,直接斩在索萨的胸口!
      索萨低头,胸前战袍破裂,肌肤上却丝毫无损。不过那针刺一般的痛正向身体深处蔓延,说明这伤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索萨正要将刀伤硬压下去,忽然间体内一阵剧痛,一根黑色光羽猛然炸开,刚刚被压制的原初之枪终于找到机会爆发,一下就重创了几处脏器。
      原初之枪的爆发另索萨极为意外,他这才发现,自己的原力不知不觉间竟然下降了一成。
      再一细察,索萨才发现体内多了一种奇异毒素,无声无息地侵蚀着他的原力。若不是原初之枪的爆发,他还要再过一会才能察觉到毒素的存在。
      一发现毒素,如何中的毒就很清楚了。索萨怒道:“霍华德!你也用这么卑鄙的手段?”
      霍华德笑道:“我手段还多得是,针对你的也很多。这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你能活过今日,再说见识其它吧!”
  

Ps:书友们,我是烟雨江南,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