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永夜君王 > 章二七六 仅仅是工具
     命运殿堂的大门开启,里面竟是一片虚空。
       深邃虚空中,时时有数道流光划过,映出数道闪亮的银色金属构件。
       随着普瑞特蒂克和哈布斯的走进,虚空中的流光显著增多,慢慢将整个殿堂内景呈现。
       在虚空中,飘浮着一架奇异的机械,无数弧型轨臂沿着自己的无形轨迹,绕着虚空中某个不变的点在缓缓旋转。每个轨臂的轨道和速度都不一样,有些彼此之间还有交叉,但是无数复杂轨迹重叠一处,却绝不会发生碰撞。
       这些仪轨不知由何驱动,也不知依何而变化。它们看似简单,却又玄奥之极,即使强如哈布斯,注视得久了,也会感觉到阵阵眩晕。
       普瑞特蒂克叹道:“不得不说,自然的力量非常神奇。我以前怎么都想不到会有命运仪轨这种存在,仅仅依靠虚空本身存在的种种神秘力量,就能够维持自身运转,并且为我们揭示世界最底层的命运轨迹。”
       哈布斯忍着不适,仔细观看着命运仪轨,隐隐有所感悟,道:“陛下多年来规避蒸汽动力和原力阵列,是为了更好的掌握虚空深处的力量?”
      “正是如此。”普瑞特蒂克点头。
       哈布斯若有所思,道:“陛下难道是想,再进一步?”
       普瑞特蒂克苦笑,道:“何止陛下,谁不想再进一步。你,我,不都是如此?可惜我们的血脉赋与我们强大的力量,也同时给我们戴上了镣铐。从出生一刻起,我们的天穹已经固定。只是想要找到一种能够替代血脉的力量,谈何容易?千年以来,惟一成功的,就只是在新世界之战中陨落的那一位吧?”
       哈布斯默然片刻,显然并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而是道:“或许在新世界,更容易寻找到替代力量吧?”
       这其实也是永夜顶级强者们的共识,但出乎意料,普瑞特蒂克却道:“其实新世界中并不一定有我们需要的力量,永夜内也不是一定没有这种力量。我们在过去万年中或许都陷入了误区。等我介绍个小家伙给你认识,你就知道了。”
       普瑞特蒂克提高了声音,对着虚空喊了一声:“安文!”
       虚空一角打开了一扇门,安文从里面走出。透过半开的门,可以看到里面也是一个奇妙空间,有地面,却没有墙壁和天花板。房间内除了桌椅,还有无数复杂奇异的机械部件,放眼望去,至少有数以千计的齿轮绞合在一起,相互之间运动之复杂,哪怕想一想都会头痛。
       不光哈布斯注视着房间内的机械,连普瑞特蒂克也是一脸好奇,安文则是抓了抓有些凌乱的头发,无奈道:“是这样,最近的计算量有些大,我的魔气和秘法都有些不够用,所以没有办法,只能想办法造些东西出来,辅助我的计算。”
       哈布斯点头,一脸木然地看着安文房间中那些复杂到极致的机械。以火之冠冕的能力,也看不出哪怕其中一小部分的运行规律,更不知道安文口中的计算是什么意思。永夜强者,不都是靠着感悟血脉力量,提升境界的吗?至于感悟这个词,还是从人族那里学来的。
       感悟之所以叫感悟,就是因为有所感,却没法说。否则为何人族会将顿悟放在如此高的位置,推崇不已。
       到了安文这里,好像原力运行不光能说,还能被量化和计算?
       好在哈布斯偷偷瞄了眼普瑞特蒂克,见他也是一脸懵懂,心下顿时松了口气。看来并不是血族格外的笨,而是安文太过奇怪。没看到连魔裔这一代的大预言师都搞不懂安文在干什么吗?
       看到普瑞特蒂克和哈布斯的表情,安文又抓了抓头发,决定好好解释一下自己究竟在干什么。毕竟能够在命运殿堂内工作,时刻接触命运仪轨的机会可是仅此一回。而这都要依靠普瑞特蒂克,并且,安文在命运殿堂中的开销可着实不小,都要普瑞特蒂克点头才行。
       哪怕所谓魔裔少主,以一已之力开辟独特道路的天才,也深知要对金主负责的道理。
       “其实是这样,我现在还没有到探索未知力量的阶段……等等,听我解释!”安文马上就看到普瑞特蒂克的眼中有了杀气。
       普瑞特蒂克道:“好,我就听听你的解释。正好哈布斯陛下也在,也一起听听。你一个月的时间就用掉了整个命运殿堂过去三年的维护费,却还没有开始主要进程,我们都很好奇,你究竟干了什么。”
       哈布斯忍不住插口,“命运殿堂一年的维护费用是多少?”
       “大约可以造三个熔岩古堡。”
       哈布斯顿时不说话了,而是注视着安文。他也想知道,安文是怎么做到在三天内就挥霍掉他花了几百年修葺完善过的古堡的。
       在两大顶级强者的注视下,安文也感受到无形的压力。他定了定神,无奈道:“我可以解释,不过你们要有耐心。因为接下来我要说的东西,可能……不太好理解。”
       哈布斯倒还好,毕竟是加冕亲王的气度。普瑞特蒂克可是出名的小心眼,安文这话等于是在质疑他的无上智慧了,脸顿时就绿了,一双漂亮的眼眸里闪现着丝丝怒意。
       安文马上意识道自己说错了话,有心补救已经来不及了,只得赶紧整理思路。不过想要从满脑袋极为抽象的图形和数字中总结出让他们听得懂的结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我们的世界中,有许多种原力。或者确切点说,黑暗原力有很多种表现形式,我们掌握的只不过是其中极少数的几种。所谓血脉之力,其实就是对应着某种特定的原力形式。”
       这是所有永夜顶级强者都知道的常识,年轻一代入门的第一课就是这个。
       然而安文话风一转,“但是,更多的原力表现形式还不为我们所知。也许,不,不是也许,我们所掌握的原力,只是所有原力形式中极少的一部分。还有无数的新的表现形式,需要我们去探索。甚至在虚空中,有些原力表现形式就在那里,我们却是一无所知。”
       引入表现形式这一概念后,安文见普瑞特蒂克和哈布斯暂时没有太大不适,便继续道:“我们可以把原力分为本质和表现形式两个部分,某种意义上,黑暗原力也可以视为一种表现形式。它肯定还有更底层的本质。”
       接下来安文老毛病又犯了,随手弄出无数数字公式以及模型。普瑞特蒂克不得不打断他,“你还没有说,现在在做的究竟是什么。”
       “是这样,如果我们想要打破加诸在血脉上的枷锁,就需要寻找新的力量,或者确切点说,我们需要找到的是更多的原力表现形式。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找到新的道路,尤其是适合我们自己的道路。如黑翼君王,不,永夜之主安度亚的道路,并不适合我们。”安文道。
       普瑞特蒂克和哈布斯都是点头,认真倾听。他们原本都以为在永夜世界已经没有了前进可能,但是安文慢慢给他们点燃了希望。原来原力并非只有永夜和黎明之分,原来原力还可以有无数种存在的方式。
       “简而言之,我们需要找到更多的表现形式,或者说,存在的模式。但是,大多原力存在的领域超出我们的感知之外,甚至于,有些表现形式是我们根本无法通过正常途径感知的,它们的存在,只是我们理论上的推测。想要验证它们是否真的存在,就成了一件非常困难的事。但是,这又是必要的,甚至无可回避。只有对原力所有表现形式有深入了解,我们才能真正了解我们所处的世界,进而了解我们的血脉,找到突破的方式。”
       哈布斯和普瑞特蒂克听得越来越激动,而普瑞特蒂克这位预言大师甚至手都有些颤抖,充满希冀地问:“难道说,你一直在做的工作,就是……”
       “是的,那就是为找到这些原力表现形式而设计的工具,它们就快完成了!”安文响亮地道。
       普瑞特蒂克瞬间一脸茫然,他看看哈布斯,这位加冕亲王的火之冠冕,也显然处在瞬间熄灭的状态。
       “等等……”普瑞特蒂克试图让自己冷静,再冷静,就算要爆发,也得等问明白了,再打死安文这小子不迟。
       “你刚刚是说,还没有开始寻找黑暗原力的表现形式,而仅仅是建造了寻找它们的工具?”
       “在进山砍柴之前,不是应该先磨利斧头吗?”安文说得非常有哲理。
       大预言师感觉命运和自己开了个玩笑,一时之间怒火无抑止,咆哮道:“你花了相当于黑日山谷四分之一的军费,足够建造九个熔岩古堡的资金,又让命运仪轨的运行整整推迟了半个月,就造出了这些……工具?!”
       “还没有造完。”安文坦然道。
       “还没有造完?!!”一向温和的大预言师吼出了生平最高的音量,连虚空都有撕裂趋势。
       安文很是镇定,摊手:“现在钱花都花了,你还能不让我造完吗?”
       普瑞特蒂克的脸瞬间阴沉。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无论如何,他都得咬牙让安文造完那该死的计算工具。
       不过他毕竟是大预言师,转眼间就看准了安文的弱点,阴沉道:“好,我会继续给钱。不过,如果你成功找到所说的原力表现形式也就算了。如果没有找到……”
       “怎样?”安文忽然有些不安。
       “这笔钱会记到你的帐上。”
  

Ps:书友们,我是烟雨江南,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