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永夜君王 > 章三零七 收服
     鲜血王座慢慢站直,转身,看着站在门口的千夜。
       他猛一咬牙,叫了声“我和你拼了!”,然后鱼跃而起,闪电般扑向千夜。
       然而才到半途,鲜血王座血核脉动突然凝滞,一身血气几乎来了个急刹车,四肢酥软无力,然后身体突然重了数十倍,结果扑通一声,重重栽在地上。
       “你!怎么可能……”鲜血王座艰难爬起,看着千夜手中一团静静燃烧的暗金血气,满脸骇然。
       “梅丹佐他们做不到的,可不代表我做不到。你过去确实战绩很不错,但可惜了,你毕竟是血族。”
       鲜血王座感受到血核深处的战栗,所有血气都变成半凝固状态,运转得无比艰涩。
       他知道,这是因为恐惧,来自血脉深处本能的恐惧,是对上位者的敬畏。
       也就是说,他的血脉已经被千夜全方位地压制,现在能够发挥出的实力恐怕连子爵都不如。他终于明白,身为血族,在千夜面前连拼命的资格都没有。
       到了这个地步,鲜血王座也就冷静下来,看着千夜手中那团暗金血火,神色复杂,说:“如果我没记错,你比我要小得多,或许年纪还不到我的一个零头。”
       “也许。”
       “你居然能够拥有如此纯净的血火,真是让人……嫉妒。”鲜血王座一声长叹。
       千夜淡淡一笑,道:“它压制血族比较方便,所以我才用用。平常时候,一般都是不用的。”
       鲜血王座一声长笑,道:“这是大君凭依,就连圣山也不是不可能。你却想说,这并不是你最厉害的手段?”
       “还真不是。”
       “你可以压制我,但不要妄想愚弄我!若是你觉得我如此好骗,那就错了。还有,我也不像其他长生种那样怕死!”
       千夜道:“也罢,就让你看看,什么是鲜血长河中的第一滴血。”
       “你,你说什么?”鲜血王座声音都在颤抖。第一滴血是所有血族的梦想源头,可是迄今为止,还没有任何血族能够知道第一滴血究竟是什么样。
       可是他有种直觉,千夜并没有说谎。
       千夜伸出了手,手中似乎出现了什么。
       鲜血王座揉揉眼睛,想要看得再清楚一点,忽然眼前一黑,就此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悠悠醒来,只觉全身酸软,没有一点力气。而血核脉动得极为缓慢,他凝神一看,骇然发现血核上竟然遍布细小裂口,只差一点就要粉碎。血核一碎,哪怕大君也会陨落,更不要说他了。
       鲜血王座挣扎着想要坐起来,但一只手按住他的肩膀,不让他起身。
       “先躺一会,现在起来会伤到血核,退回到侯爵可别怪我。”
       “让我起来!刚才那肯定就是第一滴血!我知道,我已经感觉到了。“
       千夜摇了摇头,“你只是触碰到一点气息,就差点血核爆碎。要是真看到了,就算不死,眼睛肯定是别再想要了。真想要看,等你成大君再说。”
       鲜血长河转头,死死盯着千夜,一字一句地道:“你就是第一滴血!”
       “可以说是,不过好像没什么大用,未必打得过第二滴血。”千夜笑得很温和。
       “等等,先让我冷静一下。”鲜血长河闭上双眼,仰卧于地,身上血气渐渐加速涌动,进入沸血状态。
       片刻之后,他睁开双眼,挣扎着站起,说:“千夜陛下,您若有吩咐,我会尽力去办。如果想要治我什么罪,那么我就算不敌,也绝不会投降。哪怕只是挥下拳头,也是抵抗。”
       “你以前可是杀出血族的,怎么会愿意为我办事?”
       “您是鲜血长河的第一滴血,是所有血族的天生首领。哪怕夜之女王也要排在您的身后。为您效力,是铭刻于每个血族血核深处的烙印。”
       千夜道:“我怎么知道,你不是为了掩盖向夜瞳开枪一事而取悦于我?”
       鲜血王座一惊,低头道:“那时我也是为势所逼,而且并不知道夜瞳陛下的身份。好在她并没有因此受到太多的伤害。”
       千夜点了点头,伸手:“拿来吧。”
       “什么?”
       “你用来射夜瞳的那把枪。”
       鲜血王座有些许犹豫,然后从行李箱里翻出一把装在老式皮套里的枪,递给千夜。
       千夜掂了掂枪套,说:“这就是破碎流年?”
       “是的。”
       “好,那我走了,你继续收拾行李。以后有事,我会再来找你的,说不定会让你搬个家。”千夜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你会去找夜之女王吗?”
       “为什么不。”千夜身影消失。
       鲜血王座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直到千夜身影彻底消失,他才小声说:“我本想问,能不能带上我……算了,我就算去了也没什么用,大概他们还没开打,我就要昏倒了。”
       他回到行李箱前,搓了搓手,说:“好了!继续理行李。”
       收了两件衣服,他才想起一事:“陛下不打算杀我了,我为什么还要理行李?嗯?”
       
       千夜正行走于虚空,他将破碎流年的枪套抛去,掂了掂这把当世名枪,手中升起一团光华,将它收于其内,然后就见破碎流年上浮现一双光翼。片刻之后,光翼变得更加饱满,而破碎流年上的光芒则显得有些暗淡。
       千夜收起破碎流年,原初之翼在他指尖展开,在那双亮洁光翼中,他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脸。在这张堪称完美的面容旁边,又浮现一张张熟悉的脸。
       有赵君度,赵若曦,有姬天晴、李狂澜,也有赵雨樱,魏破天,浮现的面容越来越多。不仅仅是人族,也有青之君王,安文,以及众多投靠他的强者。
       千夜收起了原初之翼,翼面上无数面容也就随之消失。
       若要了断,这些似乎都是需要了断一下的,可若是细想,却又没什么必要。了与不了,都是一样。
       千夜望向虚空深处,寻找圣山所在。只是一眼扫过,他双眼微眯,感觉星空似乎变得更刺眼了。
       他皱了皱眉,一时有些无法确定是不是应该先去见一见安文。这位天才魔裔想必对星空变化更加敏感,而不像千夜,空有一身混沌原力,却找不出星空有何变化,更不知道变化原因。
  

Ps:书友们,我是烟雨江南,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