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黑巫师朱鹏 > 第三十五章:最后真相,世界死亡
亲~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166xs.com,很好记哦!www.166xs.com好看的小说强烈推荐:    一代军神,拥有圣龙帝国国姓的盟军总帅威廉,声望隆重的血色大公,最后死的时候就连一口薄棺都没有,日后背负着的恐怕也将是千千万万的谩骂之声。
  
      但朱鹏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在放水晶球时他的手与老威廉的手掌轻轻相触,就已经反反复复得检查过这具尸体……太干净了,干净得就如同从来就没有一缕怨魂在其中挣扎过一样。
  
      那一刻,朱鹏就知道这次威廉之死,这次盟军溃败,这里面的水深得恐怕超乎自己想象。
  
      无尽深渊世界的入侵的确是很可怕,超凡恶魔领主也的确是很可怕,但若说整个不死世界全然没有抵抗力,这就过分了。
  
      人类、兽人、矮人乃至龙族,他们全部都有着各自的神明,虽然较之朱鹏当年经历过的信仰神明世界而言,是弱小的、不成熟的,并没有完善的建立好各自神系,但毕竟也都是高举神国的存在,现在世界大战都已经打成这样了,那些神呢?
  
      虽然,在这个世界深渊战场并不只这一处,但兽人帝国这边的这个应该是规模最大,危险性最高的,结果别说神明,自己连大陆排名前五强的人类都没见到过。
  
      事情的发展处处都透着一股令朱鹏感到不适的诡秘味道,把疑点重新转回到老元帅威廉-索罗斯-李身上。
  
      其实早在二十年前,深感自己已经支撑不住的老头就已经开始服用死灵魔药“僵化药剂”了。
  
      朱鹏本身就是药剂学大师,虽然因为食巫术体系的风格倾向他擅长养,而不擅长杀,但以朱鹏的眼光,他可以看得出老元帅威廉虽然痛苦,但再坚持几年甚至十几年并没有什么问题,因为朱鹏为缓解其痛苦,甚至还给他特意配制了一些辅助药剂。
  
      这样的双管齐下,结果老头还是死掉了,朱鹏从一开始就觉得有问题,于是他特意下来以出错率最小的接触形式,检查一下老头的魂体状态,尸体内空空如也。
  
      一个人越不想死,他的灵魂越是死死拽着自己的身体,留下来的“痕迹”也就会越多,当然,最后抗争不过死亡时,死的也就越痛苦。只有那些心愿已了,乃至于大彻大悟之人,他们的身体都会出现这种“干净”的状态,意指丝毫没有灵魂在躯体上留下的“抓痕”。
  
      问题是,如果是世界大战已经结束,老元帅威廉已经打出一片朗朗乾坤,在胜利确认的那一刻,他精神一松毫无遗憾的回归死国怀抱,出现这样尸体状态,朱鹏是信的。
  
      然而在全军大溃败的背景下,威廉这样毫无挣扎的死掉了,却诡异得令朱鹏都背后生寒。
  
      在埋葬老元帅威廉后,盟军暂时解散,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至于入侵进来的恶魔潮……目前来说也只能先以空间换时间了,说穿,就是管不了,那就暂时放手不管了。
  
      朱鹏与五人组的其它几人告别后,直接飞回了安斯坦恩岛、维克托家族的基业所在,他开始布置魔阵,收集物资,买断产业,将全部的力量都集中回安斯坦恩岛上,天塌由高个的顶着,面对无尽深渊位面,即便强悍如朱鹏也做不到兼济天下,能够做到独善其身就已经不容易了。
  
      这样的思索着,低语着,随着时间的流逝,形势开始急转直下,在这个过程中通过外界残留的一些情报网络,朱鹏得知随着恶魔的大举入侵,末日真理神教或者说自杀教,正在疯狂得蔓延并盛行着。
  
      支持信徒自杀,这恐怕是任何拥有真神的教会都不可能会接受的一种信仰形式,因为有物质载体的灵魂才是可以提供强大信仰,并促进信徒灵魂强大茁壮。
  
      自杀者的灵魂对于神明来说恐怕是早熟甚至生有蛀虫的毒苹果,不但缺乏营养反而对自身有伤害。
  
      然而,在多方探究之后,朱鹏渐渐发现这个末日真理神教居然是不死帝国冥神正教的扭曲与变种。
  
      冥神教,是由不死帝王直接控制着的,这位大佬长年游荡于人间,就算平常不怎么管事,冥神大主教也不应该、不可能会出现这样教义理解偏差。但如果他的理解没有错误,那么末日真理教这个讲究以自杀来奉献真神的教派……就tm是由不死帝王授意建立的。
  
      在刚刚得到这一连串消息的时候,就连朱鹏整个人都是懵的,信仰神明体系下的神明,是不可以脱离信徒基础的,不然终有一日神国会崩塌,万物皆将毁灭,神明也将被拖入星界,陷入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永眠。
  
      然而,朱鹏的阅历相比这个世界的人丰富太多,他终于渐渐理顺了思路:在饥荒即将到来的情况下,不熟的苹果、有蛀虫的苹果也是好苹果,同样的道理,如果天界诸神认为不死世界这次根本挡不住深渊的侵蚀,那么捞上最后一把跑路,似乎也是最为理智的选择!
  
      与其让老威廉继续在前线死扛着,给世人一种虚假的希望,不如让他们直接堕落到绝望当中,也方面即将要跑路的此世界神明最后捞上一笔。
  
      信仰神明虽然无法在脱离物质信徒的基础条件下独存,但因为神国内的神力与祈并者储备,短时间内的存续还是没有问题的,只要在神力、祈并者储备全部消耗之前找到一个新的世界,降下神迹或者圣者降临,重新改组再生也并无问题。
  
      朱鹏并没有浪费自己太多时间思虑这个问题,因为目前的自己既无法参与进去也无法阻止或者改变什么,更何况上述的这一切都仅仅只是自己的推衍而已,为今之计,做好自己能够做好才是最明智的选择。命运卡牌的力量储备仅仅只差临门一脚了,已经翻转暗金强度的命运卡牌向深渊恶魔牌注入过一次力量,再加上深渊恶魔牌本身也有自身的恢复力,只要这张核心牌能量储备完成可以翻转,自身进取退守都将会从容得多。
  
      除非拥有超凡级别的魔力定住一片土地,不然整个无尽深渊世界就是一个大型搅拌机,每一寸土地都会“流淌”也因此在那上面架设魔阵、搭建防御工事都是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魔阵会被扭曲撕裂、防御工事会崩塌,唯一的用处恐怕就是砸死自己人。
  
      接下来的几年时间,来自于兽人帝国的无尽深渊入侵就如同倾倒入水中的浓浓黑墨般迅速扩散,朱鹏总算确认天界众神捞一把就打算撤的心态,只是不知道他们是已经选择好下一个替代位面,还是已发现根本无法抵抗的深渊力量,因此不得不踏上流浪之路。
  
      达秀-维克托在安斯坦恩岛上静修着,储备着深渊恶魔牌与命运卡牌的力量,等待着最后时刻的到来,他不时提剑去斩杀胆敢靠近安斯坦恩岛的恶魔群,朱鹏心底里很清楚,这是深渊恶魔最狂欢放纵的时刻,它们肆意杀戮,纵意焚烧,宣泄着杀戮与破坏的**。
  
      人类会感到奇怪,为恶魔没有“经营”意识,难道无尽深渊的环境还不够残酷,不足以激发它们以“经营”来抵抗恶劣自然环境的概念?
  
      但事实上,除非是五阶超凡恶魔领主境界的大恶魔,否则根本就没有在无尽深渊世界经营的权力,无论恶魔们耕种了一片土地亦或者是搭建一处石头房子,无尽深渊本身的运作就会将之缓缓得、不可违逆得全部绞碎,亿万年这样下来后,恶魔们也都清楚了,哪怕刚刚被攻略下来的新世界有肥沃的土地,舒适的房屋,成群的牛羊与美丽的雌性。
  
      无尽深渊终究还是会毁掉眼前这一切,因此……尽情放纵吧,今天你不吃明天就被无尽深渊吃掉了,今天你不杀明天被无尽深渊杀掉了,今天你不烧,明天就被无尽深渊毁灭了。对于恶魔来说,可能就只有吞吃、交配、杀戮、毁灭这四个瞬间,才是它们真正拥有某种东西的时刻吧?
  
      ………………………
  
      朱鹏作为达秀-维克托并不想找事,但他无法躲避,无法不让事情找到他的身上。
  
      不死大陆的规模也不小,无尽深渊方面目前就只有一个超凡领主带队,即便侵蚀也要侵蚀上一段时间,几年后的一天,朱鹏守护着的安斯坦恩岛突然有两位女士拜访。
  
      如果是寻常普通的女士,安斯坦恩岛当然是不接纳的,这些年岛屿已经与外面的世界相隔绝了,岛上的人有渠道知道外面世界的惨烈,愿意走的话也没人会拦,因此他们满足于岛上安稳平静的生活,同时也服从于维克托家族的统治。
  
      因为,所有人的心里都清楚的知道:没有那个每日都会山崖上负手而立的男人,这一切的一切美好都将不复存在。
  
      虽然,没人知道这份美好可以延续多久。
  
      光雷双翼展动,前来拜访的两位女人之一,其中的一名是多年前与达秀-维克托并肩作战的光雷双系法师菲蕾,然而今日这位强大的女半神却隐隐然如侍女一般,守卫在这里的士兵以及将官,只是注视对方一眼,就完全服从了,这并不是心智类法术,而是一种生命本能,未入圣域,只要注视菲蕾身前的金发女人,就会直接跪倒于地唱征服。
  
      “菲蕾,好久不见了。”朱鹏得到通报,从实验室走出来到会课室时,看到菲蕾正在为一名白袍金发的典雅的女子倒茶。
  
      看着的眼前的女人,朱鹏确定自己一定是在哪里见过她,但居然诡异得一时找不到相对应的记忆,反倒是这位优雅的女士放下茶盏后站起,优雅的一个淑女礼后轻声言道:“您好,觉醒了恶魔之血却依然选择光明之路的黑暗卫道者,达秀-维克托伯爵。”这个女人的笑容,刹那间让原本不动声色的朱鹏想起了对方是谁。
  
      并不是大陆十强者中的任何一位,自己之所以一时不起她的来历,是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有见过她的真人,自己偶然间所看到的,仅仅是光明女神的油画像,若非眼前女士慈爱的笑容与油画像上的完美契合,恐怕此时此刻自己都无法回想起对方。
  
      “我早就该反应过来,除陛下以外,哪还有其它人能够让菲蕾心甘情愿,毕恭毕敬的服侍左右,毫无怨色。”对于光明女神一语点破自己身份的事,朱鹏毫不介意在乎,在这深渊全面入侵这种位面世界的倾覆之祸面前,某个人的恶魔血统这根本就是无所谓的事,尽管神圣帝国传送着猎杀巫女、火刑魔血的传统。
  
      在个人的角度来看,神圣帝国不分青红皂白,四处执行审判、猎杀与火刑,当然是疯子一样的残暴作法,过程中以权谋私、冤假错案等等事情更不知道有多少,但从位面的角度看,这种做法其实是碾杀害虫,其益大矣的。各大国其实都享受着神圣帝国这一传统带来的好处,同时端着碗吃饭,放下碗骂娘。
  
      “我就直接说了,维克托伯爵,我希望您能帮助我阻止不死帝王的阴谋,他要毁了这个世界。”
  
      “…………”朱鹏闻言,既没有说同意,也没有说拒绝,他伸手端起面前的茶盏品尝一口,目光注视着面前的女神,并不是形容词,眼前这位真的是货真价实的真神。
  
      “当年,是不死帝王首先提出进行最后收割的,他说他感受到黑暗中的窥视,如果再不摆脱这个世界的话,就连众神都会成为深渊猎食者的食物。侵吞一个世界固然爽快,但对于无尽深渊世界的超凡领主而言,唯有猎杀作为世界‘瑰宝’的神明才能让它们真正满足。”
  
      “神明因此分立为两派,一派支持不死帝王的诊断,另一派认为不应背弃信徒……但无可否认的,作为诸神当中的最强者,不死帝王的话得到了大多数同伴的认同,兽神、黑暗之主,他们都在暗中开始着手着最后的收割。”
  
      “但,无论谁都没想到,原来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一场庞大骇人的骗局!”言说到这里时,脸色苍白光明女神话语停顿,她深深注视眼前的男人一眼,见他依然是丝毫不动声色,也只能继续往下言说道,眼前的男人已经是她最后的救命稻草了。
  
      “感受到深渊猎食者的窥视是假,其实无尽深渊世界入侵过来的恶魔领主就仅仅只有百首魔神阿杜达斯,在几乎所有神明都切断与人间的信仰连接后,在一次诸神聚会中不死帝王成功暗算了所有人,也侵吞了所有人的遗产……”
  
      “这么说你是勉强在陛下的手中捡回一条命喽?那按照理智、立场与利益选择我现在应该立刻把你擒下,送给陛下啊。我本身就是不死帝国的伯爵,不能参加陛下的千秋大计就已经是遗憾,现在你一个丧家之犬想纯凭口活,就让我举剑指向冥神陛下?您怎么想的?”朱鹏笑着站起身边,淡淡的如是言道,不仅仅是说话而言,他的身上真的有可怕的杀机敌意在涌现出来,甚至菲蕾都因此信以为真,横身挡在自己信仰的女神面前。
  
      “如果,你的不死帝王仅仅只是想统一神界,成为至高神,那我今天根本就不会来这里,向他臣服也没什么,相信凭我的水准那位陛下会赏我一个不错的位置的。”
  
      “但,并不是啊……那个男人想要摆脱信仰束缚,见证世界的死亡,领略毁灭的真理,消化掉所有的神国资粮,突破束缚自己已经千万年岁月的境界极限……他,是要以这个世界毁灭为代价,换取自身的超脱的机会啊!”伸走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女法师菲蕾,光明女神站立起来,注视着面前的男人然后解开了自己的衣衫。
  
      作为神明,光明女神当然有着完美的,超越人类极限的**。然而在衣衫落地后展露在朱鹏眼前的却并不是美好,而是恐怖、可怕、纵横交错的黑红色剑痕伤疤!
  
      “看吧,这就是他所理解的死亡,那个男人已经完全疯了,或者说他为了自己可以前进一步,已经不惜一切代价!”伸展着那布满恐怖剑痕的身躯,缓缓向前,将之完美展露在朱鹏面前。
  
      “在你之前,我已经拜访过大陆十强者中另外的四位,以及神圣古龙卓亚。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了,挽救这个世界最后的机会……不死他亲手杀了兽神、黑暗之主、精灵神、矮人之神……他现在也受着伤,否则我也没有能力在那柄死亡之剑下逃生。等到他完全消化了诸神遗产,这个世界就完全没有人能阻止他参悟死亡的真理了,然而代价却是这个世界的覆亡!”
  
      不疯魔,不成活。
  
      古往今来,诸天世界的大师,巨匠,但凡能够成就一番大作为者,大多都是痴狂疯魔之辈,但也只有这种痴迷投入才有一线可能终成大器,完成伟业。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的寂寞。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打磨付出,需要注意的是,很多时候你即便付出所有,也未必能成功的。或者说,成功其实是一种小几率事件。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抵达这个境界,返璞归真升华自我,已经不是所有求道者都有机会抵达的了,至少现在的不死帝王还处在第二重境界上,他孤注一掷的付出与疯狂,谁也不知道最后是否能助他证得超脱。
  
      作为超凡生命体,五阶真神,这个家伙其实是没有寿命限制的,其实不死帝王完全可以像其它神明一样浪到飞起,享受再享受,从各族美女玩到珍奇异兽,乃至于最后再财富自己的血亲下手……神明荒唐起来,人类终究是难以企及的。
  
      然而并没有,从可以考证的历史上来看,不死帝王生平履历其绝大部分光阴岁月都是在苦修、苦修再苦修中度过的,灯红酒绿荒唐放纵的时候非常之少,这造就了他普通神明根本就难以企及的可怕实力,但似乎也最终逼疯了他。
  
      见证一个世界的死亡,以此来获得启发,无论最后他能否成功,这个世界位面肯定是毁定了。
  
      光明女神与菲蕾离去了,只是给他留下一个地址,神明该死的死,该重伤的重伤,现在只能是作为第二梯队的大陆十强者决定是否顶上了。如果成功则可以获得诸神遗产,最后活下来的人只要愿意,封神是肯定的。
  
      如果失败……那么也就没有什么如果了。
  
      ………………………
  
      一星期后,在一处神秘的山谷当中。
  
      整个大陆最强大的野蛮人战士,亚马逊女猎手,超古巫妖或者说亡灵大帝,堕落天使长,以及一头神圣古龙齐齐汇聚于此,与这些不是神明却胜似神明的怪物相处于一处,绝对不算弱者的菲蕾几乎觉得自己有些站不稳。
  
      曾经经历上一个文明纪元,从远古蛮荒时期延续至今的高地野蛮人王。据说是兽神与神性猎豹结合诞生的半神亚马逊猎手,虽然是人形,但其实本质就是神孽。
  
      在这个世界并没有亡灵大帝这个阶位称呼,因此几乎是这个世界第一位巫妖的超古巫妖站在那里,据说连不死帝王年青时都向它求教过,这位超古巫妖/亡灵大帝鼎盛时期,连神明都要绕着它走,在巫师世界巫妖对应着传奇阶位,亡灵大帝对应着半神阶位,但亡灵大帝恐怕也是唯一无法按阶位来计算实力的存在,活的足够久远的亡灵大帝完全可以硬撼超凡。
  
      当然,亡灵大帝几乎是巫师世界的特产,死者潜力已尽,由不死巫妖向上晋升的难度实在太高了,因此其它位面即便有一两位不死巫妖晋升为亡灵大帝,也不足以被世人认可为一个晋升阶位,像这个不死世界位面,死灵法术体系已经发展的足够繁荣昌盛了,但整个位面世界唯一亡灵大帝的唯超古巫妖一人。
  
      而不死帝王,人家并没有放弃肉身转化巫妖,直接是肉身封为冥神的,却和这一晋升体系完全是两回事。
  
      堕落天使长,同样是上一个文明的遗留物,或者说大陆前五强中:野蛮人之王、超古巫妖、堕落天使长全部都是上一个文明的遗留,经历一个文明的破灭依然能够残存至今,这本身就已然佐证了他们的强大。
  
      唯独“神孽”亚马逊女猎手是这个文明纪元的产物,不过人家的出身实在够猛,以神孽活跃在主位面,能够有绝伦的实力也说得过去。至于神圣古龙卓亚,在这个龙神缺位的世界,它已经是巨龙一族的最强者了,按寿命算,同样也是上一个文明纪元的遗留。
  
      “光明,不要再等下去了。那个新晋的小子,即便能格杀八名半神恶魔,在真正的力量上也不可能与我们比肩,反倒是不死邪神那边,时间拖得越久,他伤势恢复的就越快,力量恐怕也就越强大!”神圣古龙轰隆隆得低语,虽然声音不小,但对于它来说真的已经是低语了。
  
      “时间还没有到,再稍等片刻吧。这一去,真的不知道是死是活,卓亚,你不怕吗?巨龙,不是最怕死的吗?”光明女神估算一下时间后,这样笑着言道,然而换来的却是神圣古龙卓亚有些关切的眼神。
  
      “看来不死那个家伙对你的伤害真的很严重,我记忆里的光明,可是个开朗,自信,从不言败的强者……小心,死亡的剑意也许伤害的不仅仅是你的身体,还有你的心灵!”
  
      “至于巨龙怕死?活的好好的,谁会想去死呢?我还有那么多美好的食物没有吃过,那么多强壮的雄性没有上过,我还想回到自己的巢穴当中好好再睡上一千年,在我看来,不怕死的生命是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而龙族,从来都不会有这样的弱者。”
  
      “您说的好有道理,我居然无言以对了。”一道突兀的话语声,陡然如利剑般撕裂了现场的气氛,当场的几个人悚然一惊,然后他们才看到一名周身法师袍的黑发黑瞳男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自己等人中间。
  
      “……维克托伯爵,您是什么时候?”
  
      “我啊?我在你们谈话时就已经到了,就是这位巨龙大妈说我在绝对力量上不及大家时,我以为时间还早,大家都不急呢。”这个男人明明就站在那里淡然笑语,然而在握所有人却觉得他似乎就不存在于眼前,换而言之只要闭上眼睛,自身强大的感知就对其一无所察了。
  
      脑海中冒出这样念头的不仅仅只是一两人而已,然而恍恍然然,想起不死魔魂的职业似乎是……死灵法师吧?
  
      无论如何,众人聚齐:光明女神、高地野蛮人王、神孽亚马逊猎手、超古巫妖、堕落天使长、神圣古龙卓亚、不死魔魂朱鹏他们一行七人通过光明女神留下的后手暗门,重新潜回入众神殿,大陆第一强者不死帝王正在其中炼化着诸神的遗产。
  
      菲蕾是被留在山谷当中的,虽然光雷双系半神女法师的水准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但在这种层次的战斗中似乎还是插不上什么手,再加上她这段时间全力为光明女神疗伤耗损过重,因此也就没机会参加这场旷世之战了。
  
      但凡是在信仰神明位面世界,基本上都会存在一个众神殿,一方面是神明一般来说是不会缺乏资源的,另一方面众神彼此之间也的确有这样的硬性需求,一个“绝对安全”的磋商地点。
  
      但,这个世界,这个宇宙当中事实上哪有“绝对”这个概念存在,大道恒常始终都需要运转不休,如力士转轮,在这个位面世界,几乎所有神明都被不死帝王算计了,然后几乎被尽数绞杀,只留下光明女神因为属性相对克制,勉勉强强逃出生天,但不想被拖入星界永眠,也不想失去自己的神国与力量,因此她也只能拉上人间最强者再次与不死帝王刚一波。
  
      正常来说,这是铁定没有任何胜算的,但不死帝王弄死那么多神明也不是自身分毫不受损的,至少它积累的英灵、变异死灵召唤覆灭掉大半,自身也受了不轻的伤,若非如此,光明女神真的是连一丝一毫的反抗勇气都提不起来了。
  
      一座庞大如山的神殿,漂浮运行于外宇宙空间当中,尽管此时此刻它已经破破烂烂像一座超大型废墟,但仅仅只凭剩下的残余,也隐约可见其昔日的壮阔与辉煌。
  
      在光明女神的带领下,六人穿过层层殿宇终于找到了坐在众神王座上的不死帝王,事实上作为这个位面世界的最强神,他早已经坐在那个位置上不知多少岁月,兽神、黑暗之主、精灵神,包括光明女神不知道有多少神明想取而代之,然而他们都没想到的是,不死帝王早就在这张椅子上面坐腻味了,当他们的目光还牢牢盯在着张椅上时,不死的目光早已然落在,或者说始终落在更高层次的生命境界上。
  
      “光明,以前我可没发现你居然如此可笑。诸神都在我面前战败了,你跑回人间带回一堆残次品,幻想可以以此战胜我?”在众神殿的最深处,高座于神之王座上的黑甲人,他的头顶上有一颗介于真实与虚幻之间的紫色燃烧状光球。
  
      不死帝王正在以自身的神火炼化着诸神的遗产,以此为助力,再加上观看世界被深渊侵蚀的末日与死亡……连朱鹏都暗自觉得,只要一切顺利,眼前这位突破为六阶辰星的可能性相当之大。
  
      到时候进可攻,退可守,无论是想去其它位面重新建立体系传播信仰,还是攻击无尽深渊,虎口夺食夺回一部分不死位面,都是颇有操作空间的。
  
      “再说这些废话是没有好处的,你不可能现在就炼化了全部的神格,杀了你,我们全部都能晋升,你成功,我们全部都去死……倒是,公平的很!”伴随着光明女神的话语,周身肌肉膨胀如山的古代野蛮人之王持双石斧旋风般杀上去。
  
      他每一寸肌肉上都流溢着神性的光泽,充满一种坚不可摧的质感,而其它人也各施手段,在不死帝王的畅快大笑声中,为生命的进化决死而战。
  
      “我,就是死亡的真理!”
  
      巨大的紫色光阵横挡在不死帝王的面前,不久前死在这家伙手上的神尸一具具缓缓站起,兽人之神、黑暗之主、矮人之神、精灵神乃至于曾经与朱鹏交过手的海神辛德拉,它们的身后还有萦绕漂浮的死灵幻影,不死帝王的恐怖威势,如狱,如海,无边,无际,仅仅只是直面他,就需要拥有直视死亡的勇气!
  
      长剑落手,朱鹏,挺身迎战。166小说阅读网

Ps:书友们,我是狂翻的咸鱼2,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