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华夏大宗师 > 第六百三十一章 毒与火

  
  药王庄上空,原本蓝天白云,此刻已经荡然无存,黑暗的苍穹位于魔族一方之上,而药王庄老祖宗的身后,却是一片炽热的火焰。
  
  “地火,起。”他打手一招,药王炉出现在手中,一团火焰从炉中飞出。
  
  “咉”火焰在空中发出一声清鸣,化作一只千丈大小的火焰神鸟。
  
  “去。”火焰神鸟扇着翅膀,在空中化作一道流光,在即将抵达那尸鬼魔龙身前之际,突然仰着身子冲上云霄。
  
  “不好,老匹夫狠毒。”尸天霸面色一变,下一刻,尸天绝所化的天尸火魃突然出现在那火鸟的前方,双手一抓,便要徒手擒住这火焰神鸟。
  
  然而,火焰神鸟的速度却不是它的依仗,火光闪烁,竟是在周身火焰接触到天尸双手的时候,直接炸开。
  
  “轰……”恐怖的火焰,瞬间吞噬了天尸。
  
  “拥有玄都神火的火魃,是不怕你这些凡火的。”尸天霸冷笑一声,下一秒,就看到了天边的一场流星雨。
  
  魔族修炼的功法,自古以来,就害怕阳刚的火焰功法,这一场流星雨,一开始的目标,就不是尸天绝。
  
  听着身后魔族的惨叫声,不用回头,尸天绝就能够猜测到己方的伤亡。
  
  出来的时候,五百万尸鬼魔窟精锐,缥缈峰一役,阵亡八成,在这药王庄,先是被青帝一击,斩了七八十万,再有这一场流星雨,剩下的,只怕十万也不到。
  
  “老匹夫”尸天霸眼看着如同浴火重生归来的火魃,“去,缠住那个老匹夫。”
  
  “吼……”火魃摇身一变,身形猛地暴涨数十倍,凭空化作百丈巨人。
  
  “万变不离其宗,我有一毒,名为蝼蚁。”老者随手取出一个小盅,在空中一撒。
  
  万千砂砾随风起舞,竟是全部落到那火魃身上。
  
  这砂砾透体黝黑,肉眼几乎只能看到细密的模样,只能用灵识观察,才能看到,那是一粒粒细小的朱砂。
  
  “嘭嘭嘭”砂砾落到火魃身上,那玄都神火如遭重创,原本百丈高大的身体,也变为了本体。
  
  “嘶……”观战的无数修士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这不就是我们炼丹时候所用的朱砂吗?怎么还能有如此妙用,破了魔族的神通道法?”
  
  “这应该是药王炉中的朱砂,是用来调和药性的,但是,长年累月的沉淀,却是让我药王庄的先祖,发现了其中的价值。”
  
  “朱砂辟邪,自然是可以破除这些魔崽子的阴险手段。”
  
  “嘿嘿,自寻死路而已,变大数十倍,以为就可以横行无阻,没想到,被我药王庄老祖宗随手一击,便给破了。”
  
  “我有一毒,号称丹毒。”老祖宗手腕一翻,一粒黝黑的丹丸出现在他的手中。
  
  丹丸被他抛出,落在空中,突然碎裂,一股臭气伴随着他双手卷起的劲风,朝着对面扩散。
  
  “屏息凝神。”尸天霸面色一变,火魃已然是在咆哮着冲向了老者,老者一手拿着药王炉,神色淡定地和他交手,丝毫不落下风。
  
  “昂……”尸鬼魔龙突然脱离尸天霸的脚掌,也是冲向老者。
  
  “唰”尸天霸翻掌之中,手上已然是多了一物,此物透体黝黑,如同天边圆月的月盘,目光落到此物之上,会逐渐被其上蕴含的力量给吸引,便是灵识,也会被吞噬得一干二净。
  
  “寂灭天轮”老者在交战之中,晃眼之间看到黑轮之上六道金色的纹络,面色大变。
  
  道劫有九重,法宝之上的道劫之宝,自然也有九重的说法,每百年可渡过一次雷劫,能够渡过,便能晋升,反之,毁灭。
  
  所以,无数大能者,在将本命法宝渡劫的时候,早已是提前做足了万分准备。
  
  世间四劫法宝,就已经是极为罕见,而五劫,已经是作为镇派之宝,便如药王庄的药王炉,便是五劫法宝,至于这六劫法宝,上面的大道只纹,已经是衍变为金色,威力,和五道银色云纹的药王炉,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疾”寂灭天轮,在这家伙的手中化作一道黑色的闪电,一击,便是撞到了阻拦尸鬼魔龙和火魃的药王炉之上。
  
  “嘭”药王炉庞大的体型被击飞出数百丈之外,那黑色闪电来势不减,更是落到了老者的胸前。
  
  “嘭”老者的身体,在空中炸开,当他落到百丈低空的时候,胸前被破开了一个大口子,心肝脾肺,都可一眼看得清楚,血肉模糊一片,那肌肉又在新生。
  
  “很快的修复的速度,不过,你能抗下一击,又能抗下第二击吗?老匹夫。”尸天霸怒喝一声,再次祭出那黑色闪电。
  
  “哼”老者沉声一喝,随手一招,那药王炉在他操控之下再次恢复神彩,再次撞向那黑色的闪电。
  
  “封”然而,这一次,在黑色闪电到来的时候,那顶上的盖子,却是突然掀开。
  
  “嗖”黑色闪电被收入顶盖之中,随后,盖子盖上,那黑色闪电化作的寂灭天轮,便被庞大的药王炉给纳入腹中。
  
  尸天霸面色一变,努力用灵识沟通寂灭天轮,然而,连续数十次尝试,法宝根本没有丝毫回应。
  
  “你找死。”在他大怒之下,那魔龙已然在老者身上抓下一大片血肉,在老者快要落向地面的时候,火魃已然是来到了他的身后。
  
  尸天霸眼中露出几分阴狠之色,“既然你想封禁本魔主的法宝,也罢,那就拿老匹夫你自个儿的性命来代替吧。”
  
  火魃周身火焰突然暴涨,将老者的身体也给包裹在内。
  
  “玄都神火,触之必死,老东西,你的神魂也别想留下。”
  
  老者淡然一笑,“老夫即便身死,又能如何,你那尸鬼魔窟至宝寂灭天轮,被我以药王炉本源封禁,百年之内,寂灭天轮难以恢复元气,如今,你魔族三大魔窟联手,方能抗衡那天魔圣麾下的势力,一旦你尸鬼魔窟失去了寂灭天轮,哼哼,那两大魔窟,岂会再和你们联手。”
  
  “你该死。”尸天霸听得三尸神暴跳,寂灭天轮若是当真被封印,以他四劫神通境的力量,绝对难以抗衡恢复了半步合道境修为的那些上古老魔头。
  
  火焰,将老者吞噬,下方,传来阵阵悲呼。
  
  “老祖宗”
  
  “恶魔,住手。”
  
  他们脸上流露出来的悲痛和泪水,却显得格外的无力,就算是远在天边交战的药王庄大能,也插不上手。
  
  五毒魔尊死死地牵制着程一海,他老辣的魔功,时不时还会给程一海留下伤势,之前拥有药王炉的时候他尚可压制五毒魔尊,如今,却是落入了下风。
  
  而程毅已然是和那旱魃大战到一起,近身搏杀,难分难解,以旱魃的速度,只要他露出丁点儿破绽,就会被站在一旁操控旱魃的老魔出手重创。
  
  至于恢复了几分元气的苏倩云,此刻则是守在大殿之前,眼看着一位三劫神通境的魔修和自家那一位客卿长老对战,准备随时出手援救。
  
  “老祖宗”她看了一眼苍穹之上的火焰,脚下一点,就朝着那一处冲去。
  
  她嫁入药王庄数千年,自然也将自己当成了药王庄的守护者,更不会坐视不管,看着药王庄的老祖宗陨落。
  
  然而,一道流光却比他的速度更快,径直撞上了那站在空中的火魃。
  
  “轰”火魃的身体,被直接洞穿,胸口出现一个大洞,他眼神空洞地朝着地面栽倒,似乎,身体内的力量被剥夺。
  
  而原本包裹药王庄老祖的火焰,也渐渐消散,在那一处空间,露出衣衫破烂,气息低迷的老者,一名青年,伸手将他扶起,“前辈,老了,就别逞能。”
  
  “臭小子,老夫是白救你了。”
  
  陈宇目光精光闪烁,这玄都神火的威力,丝毫不弱于昊阳真炎,全部纳入双瞳之中,他此刻,只感觉双目有些刺痛,“前辈还是稍作歇息吧,这些魔头,便交给小子罢。”陈宇用巧力将老者送到地面,眼看着程玥和叶飘雪上前将他护下,方才回头。
  
  那跌入大地的火魃,双目空洞,已然被陈宇重创,而在他对面,还有一头尸鬼魔龙,这魔龙,身前便是妖神境界的存在,传承有数十代魔主,乃是尸鬼魔尊天尸之法制作出来的珍宝之一。威力不凡,有其生来的神通龙息,还有无比强横的肉身。
  
  “着”陈宇双眼聚焦,刚刚到手的玄都神火,突然在魔龙身上引燃,转眼间,魔龙便被火海给吞噬在内,它惨叫着跌落远处的山林,而陈宇对面,也就只剩下尸天霸。
  
  “只剩你了。”陈宇眼看着尸天霸伸手将药王炉禁锢在掌中,也没有出手阻拦,此刻,失去神性的不仅仅是寂灭天轮,药王炉也是一样,想要禁锢一件比起品阶更高的法宝,所要消耗的,除却体内原本就设下的远古阵法,便是自身的神性。
  
  “你便是那日在六重道劫之下被重创的小子?”尸天霸脑中回想起陈宇的模样来,面色有些凝重。